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06章

    谢珺当然惊讶。

    她印象中妹妹一向是乖巧柔弱的,别说是跟人谈交易了,就是跟不认识的人多说几句话,都能害羞半天。可看她跟清虚真人往来,半点都不像是十岁的小姑娘,更何况听方才所言,罗氏确实买通了清虚真人做手脚,谢璇并不是乱说的。她甚至连罗氏出了多少银子都清楚!

    更让谢珺惊讶的是谢璇后来的行为——

    她竟然想搅黄跟靖宁侯府的婚事?那六千银子又是哪里来的?

    满腹狐疑藏在肚子里,谢珺拉着谢璇便进了内室,“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给我说清楚,怎么连舅母都帮着你了?”

    “舅母多聪慧良善的人啊,听说夫人想害我,自然要帮忙了。”谢璇嘻嘻笑着,攀在姐姐的肩头,“可是怎么办,我那六千两银子花出去,剩下的四千还没着落呢。回头我找奶娘要银子,姐姐可要帮着我呀。”

    “银子只是小事,我给你都行。”谢珺快急死了,“你说韩玠妨妻是怎么回事?他这个人你我都清楚,自小就对你很好,将来你进了靖宁侯府自然也能顺畅些,你花一万两银子出去,到底在折腾什么?”

    谢璇规规矩矩的站在姐姐跟前,认真道:“我要退婚,绝对不能嫁给韩玠。”

    “你怎么……”

    “姐姐!”谢璇打断她,“你慢慢听我说。那回落水之后我就和以前不同了是不是?敢跟谢玥厮打,敢跟老夫人和夫人犟嘴,跟以前完全不同是不是?”

    谢珺点头,“我心里也觉得奇怪,尤其是你这两天疯疯癫癫的,愈发叫人担心。”

    “我确实和以前不同了,那天跌进谢池的水里,我几乎到鬼门关走了一趟。”谢璇认认真真的,半点都不是说笑的样子,“我做了个噩梦,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噩梦,姐姐,不管你信不信,我绝对不能嫁给韩玠,绝对不能让夫人得逞。”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着的是前世的支离破碎,含恨而终。

    谢珺瞧着妹妹,那双眼睛里有她不熟悉的悲伤和愤恨,这样的谢璇,确实与以前完全不同。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觉得奇怪,可又觉得心疼,忍不住把妹妹抱进怀里,“姐姐知道了。那个噩梦……能告诉我么?”

    谢璇摇了摇头,将眼角的湿润蹭在谢珺的衣裳上,抬头时已无泪痕。

    “姐姐,如果这次不能退掉跟玉玠哥哥的婚事,往后我还会想法子,一次不成就两次、三次、四次,多难都要退掉这门婚事,我下了决心的。”她抬起头,带着点渴求,“姐姐,你肯不肯帮我?”

    谢珺呆呆的看着妹妹,一时无言。

    她一直很羡慕妹妹的这桩婚事,两家是世交,都知根知底的,韩玠又不是个纨绔子弟,着实是良配,比她那不知根底的夫家强了很多。可是现在,妹妹要退掉这桩婚事?这是谢韩两家的长者定下的,哪就那么容易了?

    可是妹妹的眼神里分明都是恳求,小小的人儿,原本该是千尊万贵的在府里娇养着,如今却要费心筹谋、与人周旋,谢珺又是惊诧又是心疼。

    好半天,她才点了点头,“这婚事关系着你的将来,璇璇,想清楚了么?”

    “想清楚了。姐姐,咱们没有娘亲,爹爹也是那副样子,没人帮咱们打算,就只能自己来谋划。放心,这事儿我想得比什么都清楚。”

    那样坚定而沉着的语气,叫谢珺一时间有种错觉,仿佛谢璇比她更懂事、看得更通透。刚才谢璇那种悲伤又愤恨的眼神浮现,谢珺非常确信,妹妹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了,而且比以前更沉稳会谋算了。

    那么她要这样做,或许真的有原因?

    谢珺安静了许久,最后幽幽的叹了口气,“我就你这一个妹妹,我不帮你,还有谁帮你呢?”

    “那姐姐就是答应啦!”谢璇喜上眉梢,扑进谢珺怀里,“到时候姐姐说几句话,也能帮我很大忙的,一万两银子花出去,可不能打了水漂!”

    凑上去在谢珺耳边嘀咕了好一阵子,才千叮万嘱道:“姐姐别忘啦!”

    *

    五月二十三的那天,清虚真人如约而至。

    谢府的内院里,女眷们几乎聚了个齐全。

    深宅大院的,女眷们出门的机会并不多,虽然清虚真人常在京城贵门之间往来,但到谢府中却是第一次。御封真人的名头很能唬人,况又是老夫人亲自下令请来的,是以从罗氏、岳氏、隋氏到姨娘姑娘们,都赶来瞧热闹。

    清虚真人依旧是仙风道骨,高挑的身子上道袍轻摆,拂尘随风扬起的时候,确如仙姑临凡。

    谢老夫人热情的将她引到内宅里说话,请教了许多道法之论,按着罗氏的安排,闲谈之间说起府上近来之事,帮着罗氏和谢老夫人解了几个难题,一时间叫众人十分信服,深觉此人修为高深,确实不负传言。

    罗氏瞧着差不多了,便冲老夫人请示一眼,谢老夫人便道:“听闻真人修为高明,擅解疑难之事,我府上的孙女儿最近中了邪似的,总说些胡话。真人难得来一趟,能否纡尊降贵,帮着瞧瞧?”

    “老夫人客气。”清虚真人微微欠身,美貌与修为并存,语气叫人如沐春风。

    谢老夫人当即将谢璇带了过来,十岁的女孩儿家常打扮,只是眼神空茫,见着清虚真人的时候也是愣了好半天才打招呼,慢吞吞的样子看着像个傻姑娘。

    “这位就是老夫人所说的那位了?”清虚真人步下座位,将谢璇认真打量了半天,脸色渐渐的严肃起来。

    旁边罗氏见状,便道:“真人瞧着怎样?这孩子近来十分不顺,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看姑娘这模样,近来怕是遭过小灾吧?如今眼神混沌、神识不明……”她转头看向谢老夫人,道袍轻旋之间摆动拂尘,语气却是肃然的,“恕贫道直言,这位姑娘命途不顺,天生福薄,最经不得妨碍,如今年纪尚幼,怕是不宜与人太过亲近。”说着瞑然沉思,不时看谢璇几眼。

    旁边罗氏听了正中下怀,要不是顾忌着自己的身份,怕是就想把谢璇一出生,陶氏就和离的事情硬扯过来佐证了。

    后头谢老夫人也有点悬心,“妨碍”之类的言辞最叫她害怕,忙道:“真人能不能说得明白些?”

    “与人亲近,无非父母兄弟,可观府中之气象,这方面并无妨碍。姑娘订过亲么?”

    这个转折让罗氏有些诧异,却还是道:“五岁的时候跟靖宁侯府的二公子订了亲,还有玉珏信物,她一直都戴着呢。”

    清虚真人便猛然转身看向谢璇,“玉珏呢?能否给我看看?”

    “玉珏……”谢璇犹豫着抬头,惴惴道:“碎了。那天我掉到水池里,玉珏从脖子上掉下来,在水里碎掉了。”

    清虚真人目光一紧,沉吟道:“玉珏在水中碎了?玉器最是有灵性,我手上几件法器也是以玉制成,玉质本来坚硬,靖宁侯府的东西更该是玉中上品,怎会在水中碎掉?这块玉姑娘戴了几年,恐怕是有所兆示。”她转而看向谢老夫人,“若贫道算得没错,姑娘跟靖宁侯府那位公子恐怕命格不合,如今姑娘年纪渐长,才会屡受灾祸。”

    这个说法与罗氏的约定大相径庭,罗氏诧异着就想打断,清虚真人却不容她插嘴,“依贫道之见,婚姻之事中命格不合是大忌,不止姑娘受妨,若是不加阻止,怕是连其父母、老夫人都要受牵累。”

    这个问题可就严重了,谢老夫人霍然坐直了身子,“真人此话怎讲?”

    忽悠人那是清虚真人的本事,她本性其实聪明,于道家经典学习得熟透,拿来跟这些不通道法的老婆子们卖弄,简直轻而易举。一番高深莫测的言论说下来,惊得谢老夫人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乖乖,谢璇受妨还不要紧,若是她老婆子也跟着受牵累,那可真就是作孽!

    当下命人把谢缜叫过来,要退了跟韩家的婚约。

    谢缜一头雾水,立马摇头道:“这是父亲跟韩老侯爷定下来的,岂是说退就退?”

    “这不与你相干,去把国公爷请来。”谢老夫人铁了心。

    等恒国公被请过来,谢老夫人又请清虚真人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立催着要退婚,并拿出了许多的证据。譬如在水池里碎掉的玉珏,譬如谢璇近来的反常和泼辣,这两回都说是谢玥推了谢璇入水,恐怕谢玥也是因为跟妹妹走得近,被迷了心智才会这样做呢!

    恒国公多少也是迷信的,虽然跟靖宁侯府的老侯爷交情甚笃,然靖宁侯府几代将门杀人无数,会有妨妻这样的事情,还真是说不准。

    正在沉吟着难以抉择的时候,谢珺站了起来,煞白着一张脸,低声道:“所以那些噩梦……真的是有缘故的?”

    恒国公不由将目光投过去,“什么噩梦?”

    “梦见璇璇被人害死了,梦见咱们府上分崩离析,梦见韩玠他……掐着璇璇的脖子……还有澹儿,她跟璇璇一起……”谢珺向来都是沉稳端庄之态,如今强压惊恐说这些神神叨叨的话,仿佛惊恐之至,恒国公听了,不由面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