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09章

    香舍里已经聚了不少人,上下二十余间独立的香室,每一间都焚着不同的香。姐妹两个走了两间,不出意外的遇见了韩采衣。

    韩采衣将门之女,天然一段磊落风姿,头发简简单单的挽着,并没有多少钗簪,身上也是精干的打扮,见着谢璇的时候便三两步冲了过来,“珺姐姐,璇璇!”打完招呼便将谢璇往边上拉,“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两个人到了僻静的角落,韩采衣便倒豆子似的,“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把玉珏退掉了?”

    谢璇虽不欲再嫁入韩家,但韩采衣却是最好的朋友,并不想因前世的惨淡收场而疏离了她,便解释道:“这是清虚真人算出来的,说我跟玉玠哥哥命格不合,我自己又是命薄,承受不住大福气,如今年纪大了,便多有妨碍。若不退了这婚事,恐怕没等我长大,就……”

    “呸呸呸!说什么长不大的话。再说我哥哥哪就那么克人了?”

    “不是玉玠哥哥克人。是我自己福薄,承受不住大福气。”谢璇无奈的纠正,赶紧转移韩采衣的注意,“就算做不成姑嫂,咱们都还是在京城里待着的,其实也没什么两样。”

    “可我一直盼着你当我嫂子呢。”韩采衣闷闷的扯着旁边的柳枝,“你是不知道,哥哥听见了这个消息就急冲冲的往母亲那里去了,硬是不同意退亲。不过么,若真是对你不好,咱们也不能强求了。”

    谢璇便是一笑,顺便画了个大饼,“这就是了。我若是成了你嫂子,将来等你出阁,两个人就又聚不到一处了。若是想不跟你分开呢,嘿嘿,还不如当妯娌的好。”

    “这样自然更好,只是可怜了哥哥,而且——”韩采衣一把捏在谢璇腰间的痒痒肉上,打趣道:“你才多大,就想到这些了!”

    谢璇被她挠着,笑得花枝乱颤,认真一想,以二十岁的心思回到十岁的身体里,刚才说话的时候还真是没想到这些。好在韩采衣没有深究,两个人玩闹在一处,笑得叽叽喳喳,后头韩玠走过来,看到明媚阳光下含笑的双靥,眼底终于有了点温暖的笑意——

    “璇璇。”他站在两人的身后,修长的身材拉出长长的影子,轻易将谢璇覆盖住,缓步上前时,嘴角轻轻挑起,“你瞧着高兴得很?”

    “终于不生病了,当然高兴啊。”谢璇避开他的目光。

    哪怕是已经过了一个月,她还是不太敢跟韩玠对视,生怕一时忍不住,泄露了情绪,于是指着远处一处小院,道:“姐姐去那边了,咱们也去吧?”不容韩采衣分说,拉起她就跑了。

    小院外绿柳拂堤,门口停着几架肩舆。

    这谢堤之上不许车马往来,能够乘肩舆过来的,必是极尊贵的人,想来是天字号的哪位贵人。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默默的退后几步,正想着离开,却听后头有人叫道:“璇表姐?”

    谢璇诧异转过头去,等看清了那人,掩不住的诧异,“五公主?你怎么来也来了?”

    “在宫里闷得慌,特意求了平宁姑姑带我来的。”五公主的母亲婉贵妃是谢璇的姑姑谢绨,因为谢璇跟五公主年纪相若,以前五公主在宫里闷了,便会召谢璇和谢玥进去陪伴。谢玥是个骄纵的,五公主又比她更骄横,两个人玩不到一处,渐渐的便只召谢璇一人前去了。

    这会儿难得在谢池边碰见,谢璇下意识的就向四处瞧着,看有没有宫人和侍卫跟随。五公主嘻嘻一笑道:“别瞧了,今儿没带随从,只有晋王哥哥带着我。”

    晋王?谢璇看向旁边沉默自持的少年。

    元靖皇帝膝下共有三子,长子越王是宫女所出,幼时在冷宫里煎熬度日,十四岁时被送到铁勒做质子,后来安然返回,人却是痴痴傻傻的,如今三十多岁的年纪,在旁人跟前从来都是呆笨的模样。恐怕只有谢璇一个人知道,那副呆笨模样的背后,藏着怎样深沉的心机和恶毒的手段。

    次子是皇后所出,便名正言顺的立作太子。

    这位晋王是玉贵妃所出,今年十二岁,许是因为先天不足,虽然有宫里成群的太医伺候、天下最名贵的药材保养,身子却还是孱弱得很。只是比起两位兄长来,晋王却颇有佛性,出众的容貌配着平和的心境,光是往那里一站,便叫人觉得如沐春风。

    谢璇前世困于道观,对晋王的了解少之又少,只知道他极有才华,却是少年夭折,叫人十分遗憾。如今见着了,行礼之余,不免格外多看两眼。

    晋王便温和而笑,“这位就是恒国公府的姑娘了?”

    “嗯,她叫谢璇,是我大舅舅的女儿。”五公主又看向韩采衣,并不认识。

    韩采衣倒是乖觉,行了礼,道:“靖宁侯韩遂之女韩采衣,见过晋王和五公主。”

    “靖宁侯是个英雄。”晋王赞许一句,又将目光落到谢璇身上,“平宁姑姑在里头品茗,两位要去瞧瞧么?”他出身皇家,自有一段贵气,多年来受佛学熏陶后更有平和温润,加上容貌出众,言语温和,一句话说出来,委实叫人无法拒绝。

    谢璇和韩采衣异口同声,“殿下先请。”

    四个人里,十二岁的晋王年纪最长,谢璇和韩采衣均是十岁,五公主也止九岁,并肩同行在柳丝低拂的谢堤之上,就着周围的热闹风流,颇有“总角之宴,言笑晏晏”的况味。

    晋王兴许是从五公主那里听说过关于谢璇的一些消息,如今见着了,不免侧头闲谈。他比谢璇高了一头,略微低头瞧过去,十分亲近从容。

    谁知道还没走两步,忽然有一大把毛毛虫从天而降,毫无预兆的落在众人的身上,继而撒了一地。

    五公主年纪最小,看那一团黑影掠过眼前,察觉有绵绵软软的东西落在脖颈中时,立时一声惊呼,扑向晋王。晋王很照顾妹妹,先是将妹妹护在怀里,等瞧清了是毛毛虫,便笑着帮她抖落,安慰道:“没什么,不怕不怕。”

    一抬头,就见有个少年蹲在顶头的树枝上,正咧嘴笑着。

    而在另一边,韩采衣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捉弄,左右瞧了瞧,自个儿将肩头的虫子扫落,继而看向树顶,唇边噙着笑意。

    最惨的当数谢璇。

    她虽说是活过一世,但两世中都怕这些软软的虫子,尤其是像毛毛虫这样又软还有很多脚的小东西,光是想想就觉得全身恶寒,避之不及。上辈子在道观的时候,潮湿的草丛里就有种绿色的软虫子,长了数不清的小脚一缩一缩的往前爬,谢璇每回看到都要跑走,甚至还有一回被吓哭过。

    如今虽是二十岁的心,本性却是没怎么变的。瞧着那簌簌而落的东西时倒没觉得怎样,等看清了地上那一团软软的毛毛虫,顿时一股恶寒从脊背升起,几乎冲散理智。她强忍着尖叫的冲动,慌忙伸手去拂身上的虫子。

    正手忙脚乱之间,韩玠疾掠而至,迅速的帮她抖了衣裳,呼吸有些急促,安慰道:“没事没事。”

    宽厚的手掌压在她瘦弱的肩头,掌心热热的温度隔着轻薄的衣衫传过来,莫名叫人觉得心安。

    谢璇抖了好半天才镇定下来,只觉浑身全都是鸡皮疙瘩,要不是顾忌着众目睽睽,恨不得此时就钻到韩玠怀里蹭一通,将那满身恶寒都去掉。

    树顶上的少年还在咧嘴笑着,目光一偏,对上韩玠那恶狠狠的眼神时,不由一呆,“表哥我……”声音被卡在喉咙里,他惊讶的看着韩玠猛然飞身而起,而后肩头一沉,便被韩玠揪着跌落在地。

    少年也是有功夫在身的,一扭身就想反抗,却抵不过韩玠重重的力道,胳膊被他反扭住,动弹不得。

    “道歉!”韩玠沉声。

    “我只是想吓吓采衣。”少年讪笑着。

    “可你吓到了别人。”韩玠虎着脸。他的身材本就修长,屈膝时正好压住少年的脊背,叫他毫无反抗之力的蹲跪在众人跟前。少年身上锦衣玉服,腰间悬着上好的玉佩,也是养尊处优的人物,被他这样压制着,登时脸涨得通红。

    五公主满心的愤怒,正要开口斥责,却被晋王拦住了。

    这头韩采衣泰然自若,哈哈笑着拍手掌,“表哥你这是自讨苦吃知道么,敢在我哥哥面前欺负咱们,又想挨打啦?”见谢璇正一脸愤然的瞪着那少年,便道:“这是我表哥,平远伯家的唐灵钧。”

    唐灵钧通红着一张脸,咬紧了牙关不肯道歉,“她自己胆小,怪得了谁!”

    谢璇瞧着他这幅顽劣模样,恨得咬牙切齿。刚才的那一阵惊恐淡去,她咬了咬牙,忽然转身到旁边折了两支柳条子,强忍着恶寒,小心翼翼的夹了一只毛毛虫,塞进了唐灵钧的衣裳。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

    软软的小虫子滑落到脊背上,唐灵钧顿时大叫起来,“喂,你做什么!!”

    谢璇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旁边五公主瞧着唐灵钧浑身不适的模样,心里的愤怒稍稍减了些,于是听了晋王的劝解,强压下怒惩这个混蛋少年的心思。

    唐灵钧不认得晋王和五公主,韩玠却是认得的,见他们并没有要处罚的意思,这才敢松开唐灵钧,斥道:“还不走!”赶走了唐灵钧再回头看时,谢璇却又拉着韩采衣,跟晋王和五公主扬长走了。

    韩玠嘘一口气,无奈的跟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