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12章

    暮夏的夜里,空气中依旧残留着白日的酷热。

    用完晚饭后罗氏带着谢玥去屋内练字,谢璇跟谢澹便去了谢珺的东跨院,姐弟三人围坐在一处,在石桌上摆上清凉瓜果,每人一把竹椅,姐妹俩各自摇着团扇,谢澹却不知从哪里搜罗了一把蒲扇,小小的人儿摇着大蒲扇,十分可爱。

    “明儿就去舅舅家了,澹儿高不高兴?”谢珺逗弟弟。

    谢澹拿竹签子挑着西瓜吃,腮帮子鼓囊囊的,“当然高兴啊!很久没见舅舅了。”

    谢珺便是一笑,侧头见谢璇有些出神,便拿团扇去拍她,“想什么呢?”

    谢璇抬起头来,看了看姐姐和弟弟,突兀问道:“姐姐,你还记得母亲长什么样子么?”

    “她?”谢珺唇边的笑意骤然收敛,仿佛想起了极其不愉快的事情,“早就忘了。”

    这样的反应在谢璇的预料之内。她前世也曾怨过丢下姐弟三人不管的陶氏,以谢珺的角度设身处地的想想,那时候谢珺已经五岁了,能记得些人事,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抛下她离开,恐怕更是怨恨吧。

    可除了陶氏,谢璇真的想不到还有谁能在这公府中保护谢澹。

    她前世时大致听过当年的事情,其间误会重重,陶氏会因为丈夫的背叛而决然离去,也很符合她的性子。只是怀胎十月生下孩子,陶氏到底是有多么狠心、多么决绝,才会毫不留恋的离去,再也不看孩子一眼?

    “姐姐明年就要出阁了,老夫人、夫人待我和澹儿一向不是很好,父亲又没空照顾咱们,”谢璇慢慢的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谢珺一眼,“我想着……”

    “你想让她回来?”谢珺猜透她的心思,立马打断了她,一改往常的端庄模样,声音十分冷淡,“我宁可咱们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也不必她再回来怜悯。”

    从没见过姐姐这样说话,谢璇有些讪讪的,“不是回来,而是……”

    “璇璇,那时候你还小,不知道她有多狠心!”谢珺打断她,握紧了手里的团扇,“我一声声的恳求她留下,她却像是没听见,那时候你和澹儿刚出生还没几天,她竟然就那样走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人!”

    融融的气氛一时间冷落下来,谢璇抿了抿唇。

    她又何尝不恨呢?陶氏决绝离开,自己和弟弟受了多少委屈?哪怕她嫁到了靖宁侯府中,被婆母韩夫人针对的时候,大半也是因为韩夫人对陶氏不可告人的隐秘仇怨,而那个时候,她却只能独自承受。

    这样的母亲,谁都不想去留恋。

    可一边是对陶氏的恨,另一边却是对弟弟的爱。

    长大后才知道候门公府的后宅里有多少的曲折埋伏、多少见不得人的肮脏手段和龌龊心思。这府里老夫人处事不公,罗氏和岳氏沆瀣一气,谢缜那里又是个耳根子软拎不清的,谢澹身边的埋伏防不胜防,若没有一个有身份的人牵制着罗氏,公府爵位的厮杀之中,谢澹又如何能够安然长大?

    一旦想到前世谢澹那痴呆的模样,谢璇便觉得心中绞痛。

    那是她同胎而生,血脉相连的弟弟啊!

    就算陶氏狠心丢弃,她又怎能坐视不管?

    陶氏和谢缜之间的爱恨纠葛没有她置喙的余地,她也不觉得陶氏那样决绝的人会回心转意,但是,就算不能要求她回来尽母亲之责,至少该帮着改变现状吧?

    反正母子间并无情分,她只想看看,那个女人到底还是否关心儿子的死活。但凡陶氏能为儿子而稍稍回头,就算不会回来,叫谢缜不再如现在这般荒唐也就足够。

    毕竟谢缜的心结,只有她一人能打开。

    姐弟三个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各自默了片刻,却又说起了谢池上的那一片接天的莲叶。

    *

    谢璇的舅舅陶从时是个非常有趣可亲的人,这一日恰好休沐,听说几个外甥们过来府里玩,便推了一切应酬,跟高阳郡主备了满满一桌吃食,等待三个小家伙。

    等表姐妹兄弟们聚在一起将美食风卷残云,谢璇便提出想去谢池赏花。

    陶家出了个太傅,又娶了位郡主,虽说没什么侯爵传家,却也是京城中排得上号的人物,听谢珺和谢璇说想去谢池赏荷花,当下不说二话,同管着谢池一带的衙门打个招呼,借着高阳郡主的名头,顺畅的踏上了谢池的画舫。

    不过那守船的官员也劝了一句,“今日越王和三公主摆驾谢池,就在那边的芳汀临渚上,还望陶大人尽量避开,莫冲撞了。”

    ——越王是个傻王爷,每天闲着游山玩水,被人冲撞讥讽了也无动于衷,那三公主却是个刺头,谁招惹了谁倒霉。

    陶从时便道了声谢,带着谢珺和谢璇姐妹俩、谢澹,以及自家的闺女陶媛和小儿子,慢慢的乘着画舫游湖。

    谢池占地广,越王和三公主都在北边靠近南御苑的那一带,中间有一片的荷田,又隔着一道谢堤,倒还真不怕冲撞了。画舫慢慢在清波上划行,湖面上水波荡漾起涟漪,徐徐清风拂动柳丝,天地高阔旷远,近处是碧水绿树并接天的莲叶,远处可看到皇城中巍峨的城墙宫阙,实为赏心悦目。

    陶从时的长女姿容出众,嫁给了太子做侧妃,次女陶媛如今十二岁,脸颊上尚且带着点婴儿肥,笑起来漩出个酒窝,十分可爱。

    表姐妹几个说说笑笑,绕着荷田转了一圈,瞧着越王等人似乎是往南御苑那里去了,便将画舫靠往谢堤附近,就着堤上一排柳树划过去,一侧是湖面水波,另一侧是谢堤上的精致雅舍,荫凉清净,惬意之甚。

    五公主的排场很大,今日摆驾谢池,在谢堤上安排了不少侍卫把守。

    画舫靠近印社的时候,陶从时目光一错,忽然指着远处一抹高挑的背影,“那不是靖宁侯府的二公子,那个叫……韩玠的?”

    谢璇循着他的指点看过去,只见那里十来步设一名侍卫,个个站姿严整。韩玠穿着青衣卫特赐的麒麟服,腰间悬着月华刀,正巡逻般慢慢走着,他本就生得修长高大,虽然平素是懒洋洋的,但多年习武自有精干的气质,被后头跟班的两个青衣侍卫一衬托,贵气威武、挺拔俊秀。

    陶从时啧啧叹了两声,“刚听见他进了青衣卫的时候,所有人都差点掉下眼珠子,没想到如今这幅打扮,看着还真是出类拔萃。唉,他若是能立稳脚跟,或许还能把青衣卫的风气改改。”

    陶媛是夫妻俩的掌上明珠,有高阳郡主熏陶着,对这些事情也略知一二,惋惜道:“其实他将门之后,从军报国多好。”

    陶从时也似乎有点惋惜,“青衣卫虽然体面,但能当统领的却都是心狠手辣的人。世家子弟们进去大多是充门面,真想在这条路上走得远,恐怕就得像蔡宗、高诚那样,心狠手黑,受尽骂名。这孩子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旁边谢璇有些怔怔的看着远处那道挺拔修长的身影,心里也是叹息。

    韩玠是个有抱负的人,跟父兄那样从军报国一直是他最想做的事情,所以前世才会将她扔在京城四年,驻守在雁鸣关外。武将以战功而闻名,那是最体面的出路,可青衣卫中……

    谢璇摇了摇头,就听陶从时问她——“你跟她的婚约,当真退掉了?”

    “额……退了。”谢璇稍稍尴尬。

    陶从时倒是没觉得什么,“退了好啊。在青衣卫里混,比在沙场凶险多了,腰间悬着的不止是自己的人头,还有阖府上下的性命,咱们璇璇还是该找个安稳的人家。”

    谢璇咬着唇笑了笑,并没多说。

    陶从时也适可而止。

    再走一段,谢璇终于鼓足了勇气,抬头看向陶从时,“舅舅,我想去玄妙观走走,你能带我去么?”

    一语道出,周围的气息瞬间凝滞。

    玄妙观,在场的人都知道却从未提起过的名字——陶氏修行的道观。

    谢珺的脸色当即变了,斥道:“璇璇!”

    “我就是想去看看……”谢璇硬着头皮看向陶从时,不需要太多的解释,目光里全是恳求。

    旁边陶媛察言观色闭口不言,谢澹仿佛是想阻止,可心里又很信赖这个同胞而生的姐姐,一时间犹豫着没敢说话。只有谢珺生气的看着谢璇,仿佛看着一块冥顽不灵的臭石头。

    陶从时倒是镇定,问道:“真的想去?”

    “想去!”谢璇使劲点头,又小声道:“要是舅舅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

    “胆子不小啊,还敢独自往外跑。”陶从时戏谑,瞧见谢珺那怒气冲冲的样子,再瞧瞧犹豫不决的谢澹,便道:“珺儿和澹儿都不想去?”

    “不去!”谢珺断然拒绝,冲着谢璇生气道:“你也不许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