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13章

    谢璇预料到了姐姐的反应,倒不觉得怎么样,只是吐了吐舌头,默默的躲在陶从时的身后。

    陶从时便道:“其实去了也没什么,总归谁都不能躲一辈子,咱们璇璇倒是有胆色。你这个念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是不是?择日不如撞日,等咱们游完了谢池,我便带你去?”

    “好啊。”谢璇点头。

    “舅舅!”谢珺不高兴。不过她虽对陶氏满怀怨恨,对这位舅舅却是十分尊敬的,纵然心里不高兴,然而舅舅决定的事情,她到底不能更改,于是一等画舫靠近岸边,便赌气道:“舅舅,我要回家。”

    这会儿已是后晌,陶从时后日还得去衙署,玄妙观离城又远,自然是越早出发越好,到了观中住上一晚,正好明日从容回城。他于是吩咐随从将谢珺、谢澹和陶媛等人送回去,他自己则找了匹马,直接带着谢璇出城去。

    谢璇上了马背后回望,就见谢珺还生气的瞪着她。没办法解释宽慰,谢璇就只能做个鬼脸。

    等到拐弯处再往那边瞧,就见谢璇等人正准备上马车,韩玠却不知是何时到了那里,正跟谢珺说着话,继而转头朝自己望过来。谢璇已经离得挺远了,隔着湖光水色看过去,柳岸堤畔,韩玠风姿卓然。

    只可惜,她并不想再嫁给他。

    *

    玄妙观距离京城八十余里,陶从时带着谢璇一路疾驰,将近傍晚时才到了玄妙峰下。这里地处偏僻,罕有人至,环境却是清幽,因为曾有位公主在此清修过,整座道观也是修得庄严堂皇,屋舍精美,虽然比不上别处的香火旺盛,却也绝非清苦之地。

    谢璇来之前虽然深思熟虑,此时却难免生出点近乡情怯的心思,任由舅舅带着她缘小径上山,一路上却是沉默不语。

    陶从时倒也没多说话,到得牌楼跟前,才气喘吁吁的道:“总算是到了。”

    这道观建于山顶,骑两人从山腰开始马登山,此时各自汗湿重衫,谢璇也顾不得对陶氏的复杂情绪了,扶着牌楼站了许久才算是恢复过来。

    陶太傅膝下只有一子一女,陶从时对唯一的妹妹自幼便格外珍爱,这些年陶氏在观中修行,虽然谢府众人从没来过,陶从时却是要每隔两三个月就来看一趟的。观里的女道士也认得他,见他又一次气喘吁吁的出现在牌楼跟前,不由一笑,好心道:“玉虚散人今日不在观中。”

    “那她何时回来?”陶从时有点失望。

    “明早吧,”女道士指了指另一处峰头,“她今晚宿在那边的观中,明天午课前赶回来。”

    陶从时便道了声谢,带着谢璇在观中逛了一圈儿,蹭了观里的晚饭。

    这玄妙观因曾有公主修行,本身又修建得庄严整洁,有好几位像陶氏这样的富贵之人前来修行。这样的人不像平常的清苦道士,虽然自身入了道门,却常有友人亲眷来访,因此道观往下便有一座山庄,专供访客们留宿。

    山庄里亦是整洁清净,谢璇前世在观中住了六年,见到这朴素整洁的雅室时,反而比谢府里那富贵气象还要觉得亲近,于是除了外裳,和衣而卧,听外面鸟鸣声声,倒也自在。

    只是毕竟心里记挂着素未谋面的陶氏,犹豫与期待、怨恨与委屈交杂,睡得很不踏实。夜半梦醒,外头天色昏暗,她转个身想要继续安睡,却听到屋子里有别的动静,仿佛是……有人!

    一瞬间觉得毛骨悚然,她转过头去,就见一个黑漆漆的身影猛然向她扑过来,将麻袋套在她的头上,继而有只手伸进来往她口中塞一枚大核桃,而后一手锁住她的双臂,将她扛起来,跳出窗户。

    谢璇口中被核桃膈得生疼,“呜呜”的叫着伸脚踢打这大汉,却并没能闹起半点动静。

    头上的麻袋被夜风吹得噗噗直响,她被人扛着在路上疾奔,夏末的深山中依旧清凉阴翳,夜半时更显得清冷,谢璇手脚冰凉,心里惊慌之极。

    渐渐的到了荒僻之处,那大汉才放缓脚步,穿过茂密的丛林,继而将谢璇重重扔在地上。

    谢璇晕头转向,身上被枝柯刮得生疼,双手一得自由,连忙将口中核桃除去,将那麻袋撕开,昏暗的天光里,就见旁边围着三个络腮胡子的大汉,各自手里提着明晃晃的刀刃。

    “什么人!”谢璇吓傻了,一时间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得罪了谁,只顾往后退。

    那三个大汉也不说话,仿佛只想将她灭口似的,举刀就要往她身上砍。

    谢璇即便是羊入虎口,也还有求生的本能,从地上翻身爬起来就跑。耳后传来兵戈交鸣的声音,她听而不闻,好几步之后听见后面全是哀嚎声,她诧异的回头一看,那三个大汉已然倒在地上抱着膝盖打滚痛呼,正中间站着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

    那个身影有些熟悉。

    谢璇躲在树后面,小心翼翼的窥视。天上有云层堆积,星月之光被遮住,满目的昏暗里,她听见那个人开口叫她,“璇璇。”

    是韩玠!

    一颗心终于落回腹中,谢璇小心翼翼的问道:“是玉玠哥哥?”

    韩玠已经朝她走过来了,将披风解下来裹在她身上,不发一语的将她打横抱在怀里,回到刚才那一片空地。

    三个大汉的钢刀在树上插成了一排,他们似乎是膝盖受伤极重,都还在地上打滚痛嚎。韩玠自树上砍一些枯了的细树枝堆在一起,因为山中潮湿,好半天才拿火石将柴堆点燃。火光亮起来的时候,谢璇才看清楚韩玠身上穿着白日里的那套麒麟服,连腰间的月华刀都还在。

    她心里觉得奇怪,然这时候最要紧的并不是这个,她往那火堆边凑过去取暖,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三个大汉也借着火堆认清了韩玠的服饰,不由大骇,齐声求饶,“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青衣卫是皇上的贴身仪仗卫队,后来又受掌管刑、巡察缉捕之权,刑讯逼问的本事朝野上下无人能及,其狠辣手段自是令人闻风丧胆。久而久之,这代表着青衣卫的麒麟服和月华刀便成了最骇人的标志,见着这个,比见了尚方宝剑还叫人害怕。

    这三个人显然是久经江湖的,见了是青衣卫的人,立马连痛呼都不敢了,噤声卧成一排,脸色均是惨白。

    韩玠点好了火,便将谢璇抱进怀里,拿后背为她挡风,又冷声道:“没听见问话?”

    “我们是……是……南城兵马司的人。”

    “绑她做什么?”

    “是……是有人指使,让我们抓了她灭口。大人……大人饶命啊!!”那络腮胡子的大汉似乎惧怕极了,顾不得膝盖重伤,跪在地上便磕头求饶起来。

    谢璇诧异于他这反应,抬头一瞧,就见韩玠脸色冰寒,冷峻的目光如锋锐的刀剑,叫人触之胆寒。他本就生得极好,如今怒气勃发,被火光一衬,黑漆漆的夜色深林里,活生生一个玉面修罗。

    韩玠将月华刀猛然插入泥土,斥道:“是谁指使!”

    “是……咱们的副指挥……罗雄。”那汉子吓破了胆,供认不讳。

    这个名字很陌生,但其中的“罗”字却让谢璇眉心一跳,她便问道:“只叫你们杀了我,别的什么话都没有?”

    “没……没有,叫我们悄悄的杀了姑娘,就埋在荒僻的地方,不叫人发现。”那汉子战战兢兢,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下来,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

    谢璇调匀了呼吸,尽力让自己镇定,“那个罗雄是什么人?他的家庭、亲族,有什么来头?”

    “他是当年镇远将军罗定西的侄子,后来镇远将军府没落,他在边关当过兵,后来不知怎么的回京进了南城兵马司,当了咱们的头领。”

    “那你们可知我是什么人?”

    “小……小人不知道,求大人饶命啊!小人也只是奉命行事,还望大人开恩。”那汉子们自然不会把十岁的小姑娘放在眼里,一味的只跟韩玠求饶。

    火堆旁,韩玠和谢璇的面色齐齐微变。

    罗雄的名字很陌生,罗定西这个名字却不算陌生,他是当年颇有名气的将才,一度也曾是皇帝的爱将,后来兵败自尽,家道败落。

    谢璇的继母罗氏便是罗定西的庶出女儿,罗定西自尽后,府中虽然受了犒赏,到底失了支柱,日渐衰败,她便是在那里勾搭了谢缜,以黄花闺女之身珠胎暗结。

    而今日罗雄指使这些人将她杀人灭口,除了罗氏,还能是出自谁的指使?

    可罗氏又怎会知道她来了玄妙观,还这样急匆匆的派人过来?今日的玄妙观之行,只有陶从时父女、谢家姐弟三人和韩玠知道,谢珺和谢澹不可能对罗氏说出实情,她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正自疑惑不定,却听韩玠在他耳边低声问道:“你们府上的那位二夫人,待你姐姐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