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14章

    谢璇闻之诧异,“她么?对姐姐很照顾,有时候也表现得对我很好,当年我母亲走了之后,姐姐一度由她照料着,到现在两人的感情都很亲近。”说到这里的时候,谢璇冷冷哼了一声——明面上对她们姐妹俩百般照拂,暗里却害了谢澹,这样笑里藏刀的人最是可怕!

    韩玠便点头道:“那就对了,昨天我们在谢池边碰见她,我不放心你就跟来瞧瞧,她带着你姐姐和澹儿回府去了。”

    言下之意已十分明了。

    谢珺当时满怀气愤,哪怕再深的城府,恐怕都藏不住心里的事情。岳氏见了必然要问情由,谢珺对岳氏一向亲近,不小心透露实情也是有的。而岳氏跟罗氏显然是已有所勾结,回府后当即将这事告诉罗氏,说她想把陶氏往谢府里拉。

    罗氏岂肯答应?

    于是迅速找上了罗雄,叫罗雄安排人手把她置于死地,到时候不但除了眼中钉,还能把谋害谢家六姑娘的罪名安在陶从时的头上,斩断谢珺、谢澹跟陶家的情谊,可真是一箭双雕!

    这样的主意哪是罗氏能想出来的,恐怕还是出自岳氏的谋划!

    谢珺暗暗咬牙握拳,起身怒道:“可恶!”

    “这事不能善罢甘休。”韩玠冷声,过去将那三名大汉的腰间令牌搜到手中,又自怀中取出一段细索将三人绑在一处,吩咐道:“老实跟我走,若敢耍滑头,取你全家性命!”

    这个威胁很有效,青衣卫中的狠辣人尽皆知,就连有些朝臣都能先斩后奏,取他们这种小喽啰的全家性命的事情还真不是说笑。这三人自然看得出韩玠对小姑娘的关怀,如今在太岁头上动了土,哪里还敢跳弹,当即乖乖的从命,忍痛一瘸一拐的跟着。

    韩玠牵着谢璇走了两步,谢璇一则裙子累赘,再则身上裹了韩玠长长的披风,走路间不时挂到地上的树枝乱石,走得跌跌撞撞。她便想将披风脱下来还回去,谁知道手还没触到呢,韩玠忽然俯身,再度将她抱在怀里。

    谢璇吸一口气,忙道:“放我下去。”

    “你不方便走路。”韩玠自然能察觉到她的推拒,解释道:“山路不好走,咱们得早点赶回观中,免得陶大人担心。”这个理由冠冕堂皇,谢璇无法反驳,于是闭了嘴,低声道:“那谢谢你。”想了想又补充道:“谢谢你救我。”

    韩玠低头看她一眼,收紧了怀抱,没再说什么。

    一路相对无言的走到玄妙观外,天色已近黎明,只是有云层堆积着,不似平常亮堂。

    谢璇一旦到了平地,便挣扎着脱离韩玠的怀抱,原想着将他的披风也还回去,可一看自己那划得乱七八糟的衣裙,到底还是留着了,只将长出的部分撩起来抱在怀里。

    韩玠本就修长高大,那披风裹在谢璇的身上,便格外宽大累赘,山间的风将披风鼓起来,宽敞中裹着纤秀的身体,似要乘风归去。

    两人到了山庄里,陶从时正慌慌张张的四处寻找,见着谢璇时立马奔过来道:“璇璇你去那里了,吓死我了!”

    “舅舅!”谢璇扑过去站在他身边。

    韩玠便朝陶从时拱手行礼,然后指了指后面一瘸一拐跟上来的三个大汉,“陶大人能否借一步说话?”

    那三个大汉身上都有伤,谢璇又是这幅模样,陶从时当下隐约猜到什么,忙道:“韩大人这边请。”

    两人到屋中将前因后果一说,陶从时立时大怒道:“这事情必须得查!明目张胆的敢对璇璇下毒手,罗雄真是好大的胆子,当这京城是他的天下么!哼,谢缜那个混账,原来就是这样照看孩子的,看我回去不找他算账!”

    “那三人的令牌都在我手中,不怕他们不招,陶大人何时回城?”

    “等帮璇璇办完手头的事情,今天后晌就回去。韩大人啊,到时候你可得把经过仔细说说,堂堂恒国公府的六姑娘,竟然有人想把她灭口,真是无法无天了!”陶从时怒火难消。

    韩玠自是答应,又寻了个屋舍住下,等他舅甥二人办事。

    谢璇回屋后请人帮着梳好头发,庆幸睡觉时没穿外裳,如今外裳完好无损,罩在外头的时候,倒也没那么狼狈了。梳妆好后到陶从时那里,一起往玄妙观里去,等陶氏归来。

    到了晌午的时候天气愈发阴沉,竟是山雨欲来的架势。

    两人坐在静室里慢慢喝茶,相对无言的时候,谢璇心里就又思绪翻飞起来。她自出生就没见过陶氏,但前一世支离破碎,委屈受伤的时候不止一次的念叨过陶氏,或怨恨、或委屈,如今猜测她的容颜时,心跳便忍不住的快起来。

    正思绪纷乱呢,就听外头小道姑在说话,“玉虚散人回来了。”

    谢璇猛然一下自椅上站起来,袖子掠过茶盅,险些将它打翻。

    陶从时发现了外甥女的紧张,便走到她身边,手掌按在她的肩头,宽慰道:“就只是看看长相,说两句话,没事的。”然而毕竟也期待着母女二人的会面,心里难免也紧张些。

    门帘子掀起来,一只穿着青布鞋的脚跨进门槛,上头是绣着八卦的道袍,继而伸入一只素手。谢璇只觉得喉咙里又干又紧,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门口,终于看到有人探头进来——

    一张清丽婉转的脸庞,眉目绰约,唇鼻俏丽。她是寻常道姑的打扮,头发束在顶心,不饰钗簪、不涂脂粉,脸色却颇为姣白,在道观待得久了,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清净自持,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如山涧里平静的幽泉。

    不同于清虚真人的华丽贵气,眼前这个女人装饰得颇为朴素,道袍也是八成新的,除了惯常的八卦等图案外,没有浮夸的金丝灵芝、银线飞鹤等物。然而毕竟是太傅之女,自幼习读经典,身上的那股书卷气并未消去,往那里一站,自有冲淡宁静的气度。

    她见着陶从时的时候脸色如常,待目光下移见到谢璇,登时僵住了。

    谢璇也一错不错的看着她,预想中的百般滋味霎时间涌上心头又悄然散去,谢璇看着这张隐然与自己有几分神似的脸庞,觉得十分陌生。

    “这是……”玉虚散人艰难的开口,目光并未挪开。

    ——那样神似的容貌,像极了幼时的自己,再看这年纪打扮,猜都不必猜。

    “这是璇璇。”陶从时牵着谢璇走到玉虚散人跟前,叫的却还是她闺中的小名,“青青,她想看看你。”

    “璇璇?”陶氏目中泪光盈然,蹲身在谢璇跟前,手往前微微一伸,又缩了回去。

    谢璇两手绞着衣襟,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自出生起就分离了没见过面,谢璇对陶氏并没有什么感情,如果有,那也更多的是怨。这个女人生下了她,却半点都没有尽过身为母亲的责任,任由姐弟三人在罗氏手下受委屈,任由谢澹被人害得痴傻,任由她在靖宁侯府挣扎流泪,却没有半点来自母亲的爱护。

    谢璇甚至恨恨的想过,如果生而不养,当初陶氏何不在襁褓里就掐死她?

    那是她曾经耿耿于怀、至死未解的怨恨,原以为这怨恨会像陈年的酒酿般发酵,在启封时用浓烈的酒气呛得人掉泪,然而真的见到了,才发现心里早已没有那么多的情绪了。

    如同一个执念破去,反而觉得一身轻松。

    这个女人对她只有生恩,却没有半点养育的恩情。没有母女相依为命、爱护照顾的拳拳深情,有的只是疏离和陌生,除了血脉和略微相似的容貌,她们之间再没有半点联系一样。

    谢璇深深的吸了口气,抬头道:“舅舅,我能跟她单独说话吗?”

    “我在外面等着。”陶从时点头,看了陶氏一眼,掀帘出去。在外面见着孑然独立的韩玠时,他愣了一瞬,随即仿若无事的走开,到旁边的竹椅上坐着。

    静室里只剩下母女两人相对,谢璇像是没事人一样,转身到桌边冲好茶,倒了一杯给陶氏放在桌上,道:“你也坐么?”

    她不过十岁的年纪,身材比那桌子高不出多少,道观里装水用的是铜壶,提起来的时候颇为费力,她却小大人一样动手张罗,镇定从容,仿佛眼前的女人与她没有半点干系。

    陶氏强忍着眼角汹涌的酸楚发热,接过茶壶给谢璇倒了茶,“别拿手碰杯子,小心烫着。”——谢璇刚才心不在焉,冲茶时用的是热气腾腾的沸水。

    谢璇“嗯”了一声,自己先往椅子上坐了,有好些好些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陶氏紧握的拳头藏在宽大的道袍中,掌心被指甲掐破了也浑然不觉,她深吸了口气,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勉强镇定,问道:“你姐姐和弟弟,他们都好吗?”

    “不好。”谢璇直截了当,转头看陶氏时,声音中带着冷漠的怨意,“没有娘的孩子,哪有过得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