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15章

    一句话说得陶氏险些让眼泪汹涌而出,她死命的握紧拳头,身子微微颤抖。她是个骄傲决绝的人,当年为了谢缜的背叛,狠心扔下五岁的女儿和尚在襁褓中的龙凤胎,和离出了谢府,这十年中纵然会思念孩子,却从未服软过。

    然而这样的决绝只是在没有见到孩子的时候,等真的再看到孩子,心里那一道冰冷坚硬的屏障却迅速开始崩塌。

    “是我对不住你们。”陶氏声音一哽,连忙顿住,好半天才压下喉咙里的酸疼,声音都有些僵硬,“他……没有好好照顾你们吗?”

    这个他自然是指谢缜了。

    谢璇别开目光,淡声道:“生了我们的人都不要我们,别人又怎么会上心?从老夫人到夫人,谁不是拿我们当眼中钉?夫人进门就带着女儿,后来还生了儿子,他们都是有母亲爱护的人,自然比我们更会讨父亲的欢心。有了后娘就有后爹,你不知道么?”

    满满的怨恨委屈落入耳中,陶氏转头擦拭眼角,低声重复,“是我对不住你们。”

    “我今天来不是想说这些。”谢璇跳下椅子,在静室里走来走去,想要用这种方式冲淡心底澎湃的情绪。

    她走了好半天,才将眼里的泪花憋回去,开口道:“姐姐快要出嫁了,我是个女儿,不管多委屈都能撑过去,可澹儿过得很不好。他是父亲的长子,身后是那个可恶的国公之位。他在府里的处境有多艰难,你还不知道吧?”

    陶氏一愣,开口欲言。

    谢璇却打断了她,“上回他在学堂里被人欺负,胳膊折了,脸也被抓破了,最可怕的是他们还打他的头。你恐怕想不到,有人暗地里做手脚,想把他变成傻子!他才十岁,哪能受得住这些!还有昨天,我前脚才跟着舅舅走了,咱们的夫人和二夫人后脚就合计着要杀我!”

    远处一声炸雷响起,惊得两人各自心中一颤。

    陶氏霍然起身,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你是说……真的?”

    “骗你做什么?”谢璇冷然看着她,想起前世谢澹那痴傻的样子来,怨怼的话脱口而出,“真的,我时常想,既然你不要我们,不愿意养我们,当初何不在襁褓里就掐死我和澹儿,省得让澹儿受那些苦楚!”

    这样的指责太狠厉,陶氏身子一晃,抚着桌沿,脸色已是惨白,“璇璇……”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人常说生恩大过天,你的原则也有你的道理,可是……”谢璇喉头哽咽,后面的话再难说出。渐渐的听到陶氏低声的啜泣,她转过头去,就见陶氏死死咬着牙关仰头看藻井,眼泪却像断线珠子似的往下掉。

    桌面上残留着一丝血迹,像是来自陶氏的掌心。

    她必定……也是极度痛苦的吧?

    谢璇忽然想起上一世,她也曾怀胎十月,几乎就能生下那个孩子。

    那样艰难痛苦的十个月啊,陶氏必然也是熬了无数个日夜才生下她和谢澹,血脉相连、性命相通,她心里难道就没有半点留恋吗?她到底是有多狠心、多决绝、多恨谢缜,才会扔下襁褓里的孩子?她现在这幅样子,是后悔吗?还是,只是怜悯?

    陶氏的眼泪刷刷的落在桌面上冲淡血迹,谢璇咬死了嘴唇忍住哽咽。

    好半晌,陶氏才勉强忍住眼泪,挺直了脊背,“璇璇,那时候的事情你不会明白。我……”陶氏原想说她也有苦衷,可比起孩子所受的苦难,她的情伤似乎根本不值一提,一时间说不下去了。

    “我听说了,是父亲对不住你。他做的孽,自然该有更深的惩罚。”十岁的孩子仰头,问道:“我只想知道,你还是不是希望我和澹儿过得好?”

    “当然希望你们过得好!”陶氏上前一步伸出手臂,似乎想把谢璇抱进怀里。

    谢璇却退后一步躲开她,点头道:“你这样想就好。”

    缓步退到门口,谢璇擦掉眼泪。

    只要陶氏对谢澹还有感情,谢璇便能在谢缜那边用力,让罗氏渐渐失势,继而为弟弟谋个安稳的环境。她不求陶氏能委曲求全的回到谢府,只求这几年能有人牵制着,让谢缜疏远罗氏,对谢澹更加上心,避开种种算计。

    ——若是换作她,跟一个曾背叛了感情的男人重修旧好,恐怕会跟吞了苍蝇差不多。

    走出静室的时候,外头下着瓢泼大雨。

    韩玠和陶从时都站在对面的屋檐下躲雨,似乎正在交谈什么,也不知有没有听到她跟陶氏的对话。

    谢璇沿着长廊绕到他们跟前,风卷着雨丝斜吹近来,已将衣服打得湿透。她抬起头,几缕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颊上,目光却是清明,“舅舅,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等雨停了就回去。”陶从时低头看着她,瞧见了脸蛋上的泪痕,又看一眼静室,问道:“怎么样?”

    “认亲呗,还能怎样。”谢璇低头踢着护栏,显然是躲避的意思。

    陶从时也不再探问,三个人先选了一处屋子进去坐着,等到雨过天晴时,便要启程回城。打开那屋门,就见陶氏还在对面的静室门口站着,身上的道袍依旧齐整,整个人却不再像是先前那样冲淡平和。

    陶从时冲她点了点头,是道别的意思。那边陶氏紧跟着追了两步,又仿佛察觉什么,自嘲的一笑,呆站了片刻,转而往三清殿里去了。

    大雨过后的山路犹为湿滑,从山门到停了马匹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陶从时和韩玠自是不怕,谢璇却是个娇贵的小姑娘,就着那湿滑的台阶走了两步,跌跌撞撞。

    韩玠不能当着陶从时的面将她打横抱着,便默默在她前面蹲下,朝她道:“璇璇上来,我背你。”

    谢璇咬了咬唇,“谢谢玉玠哥哥,我自己能走。”

    陶从时以前就知道谢韩两家的交情,有限的几次见面,谢璇对韩玠算是言听计从,十分乖巧。这回再看两人相处,虽然韩玠有意亲近,谢璇却总像是避着他似的。

    他不晓得谢璇闹的是什么脾气,却觉得小姑娘这模样很有意思,心里暗暗笑了两声,往谢璇跟前蹲身,道:“那让舅舅来背你。”

    谢璇没有拒绝,乖乖的伸手攀在他的脖颈上,“好啊。”

    舅甥两个人万分和谐的走了,韩玠无奈站起身来,朝后面那三个大汉挥刀,“快点!等着爷来带你们?”

    他身上的麒麟服光鲜贵丽,处处昭示青衣卫的威仪,三个大汉昨晚就在他手上吃了好大的亏,知道这懒洋洋的表象下是怎样狠辣的手段,当下忙不迭的说“不敢”,又瘸又拐的跟上。

    到得山腰,陶从时带着谢璇骑马,韩玠自骑一匹,那三个大汉却没得骑,于是又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下山,到农户里雇了辆拉柴禾的简陋马车,三人捆作一团扔在车厢,一路颠簸回城。

    一伙人到了谢府门口的时候已是申时二刻。

    自打陶氏跟谢缜和离后,陶从时就没上过谢府的门,这会子谢府的门房见了他,惊觉太阳是要打东边落山了。再往后一瞧,韩玠身穿麒麟服、腰悬月华刀,凶巴巴的拿绳子捆了三个大汉在后头,叫人诧异。

    因有谢璇在,门房们不敢阻拦,一面派人赶紧去通报,一面迎着众人入府。

    过不多时,谢缜匆匆赶来,将众人迎到厅上。

    陶从时的到来本就叫人觉得意外,待见到韩玠身后那三个身负有伤的汉子时,谢缜心里便是咯噔一声,忙看女儿。好在女儿衣衫严整,表情如常,倒是没什么异常,这才放心道:“舅兄难得赏光,先请喝茶。”

    “不必喝茶,我今日过来,是为了璇璇险些遇害的事情。”陶从时表情冷淡。

    谢缜心下一惊,“璇璇她怎么了?”

    陶从时便道:“这孩子想念母亲,昨日叫我带她去瞧瞧,我想她必是在贵府上受了委屈,便依了她。谁知道咱们前脚刚在玄妙观住下,后脚就有人想害了她的性命,这等无法无天的事情,实在可恶!”

    谢缜闻言,面色大变。

    一则是很久没听见“玄妙观”三个字,乍闻之下便觉心底抽痛,又听说是女儿受了委屈才想去看陶氏,更觉愧疚不安。再则就是为后面的几句话,忙问道:“怎么回事?”

    谢璇便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从她被绑架到韩玠救人、两人审问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出来。待她说出“罗雄”两个字的时候,谢缜手里的茶杯掉落在地,碎成数瓣。

    “是罗雄?”谢缜不可置信,扭头看向那三个大汉,“是罗雄指使的?”

    三个大汉虽不认得谢缜,却认得恒国公府的气派,当下哀告道:“回大人,我等确实是受罗大人的指使,求大人开恩!”

    谢缜哪里会不知道罗雄是什么人,那还是当年罗氏苦苦哀求,让他想办法从边疆调回京城,塞到南城兵马司的人!他气得脸色都青了,愤怒之下将那桌案拍得山响,一叠声的叫道:“去把罗氏给我带来!现在就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