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17章

    谢璇瞧着姐姐脸上变幻的神色,再次问道:“姐姐,你有没有跟她说?除了二夫人,有没有跟旁人说过?”

    “我是跟二夫人提了,可是——”谢珺猛然站起身来,摇着头喃喃道:“二夫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不可能。璇璇,昨天在谢池边上,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少,未必就是她,她从小就照顾着咱们,怎么可能给夫人通风报信,叫夫人去杀你?”

    “除了她,还能是谁?”谢璇想到二夫人那满脸堆笑、慈眉善目的模样时,便觉脊背发寒。

    上一世谢澹变得痴呆,谢泽意外身亡,恒国公府的位子最终落在了二房的谢鸿手里,这只是巧合吗?而且据她前世在靖宁侯府中听到的议论,当年罗氏能跟父亲谢缜勾搭在一起,其中似乎也有二夫人的身影。

    这些事情谢璇甚至不敢细想——

    谢鸿虽是出自二房,却是府里的长子,二夫人会不会因此生出野心?当年谢缜跟罗氏搅在一处气得陶氏和离出走,不止毁了谢府跟陶府的关系,还叫恒国公府成了外人耻笑的话柄。如果陶氏气怒之下出了岔子,没生下孩子呢?如果当年老太爷更生气、更狠心一点,是不是就可能上奏废了谢缜的世子之位,转而立老二谢纡为世子?

    但凡在当年的事情里加一些推测,谢璇便觉得胆寒。

    那个二夫人岳氏,平时对谁都是笑眯眯的,和蔼可亲,甚至还能体恤下人们的疾苦,在府里很有贤惠的名声。谢珺和谢璇小时候也多承她照料,尤其是谢珺,在陶氏刚离开的那段时间里,是靠着岳氏的照料才能挺过来,她的心里,对岳氏恐怕是极亲近的吧?

    人的感情太过复杂,哪怕是血脉相连的兄弟姐妹,也未必能摸透另一人的心思。

    谢璇合上眼睛,觉得疲倦,“这些事情父亲那里自然会去探问,我们先不说了。姐姐,你不想知道她过得怎样吗?”

    “不想。”谢珺冷然打断,看着谢璇的时候有负气也有关怀,在她榻边坐下,避开所有叫人不愉快的话题,道:“你折腾了一整个日夜,先歇一歇,我在你旁边守着。”

    谢璇便钻进被窝,又伸出手来跟谢珺握着,“姐姐也上来吧?这里有书可以打发时间。”

    “好。”谢珺也不叫丫鬟们伺候,自己除掉鞋袜,同谢璇并肩躺着。她并没有拿起书来看,只是阖目养神,脸色却是变幻着,怕是在慢慢琢磨这整件事情。

    过了好半天,谢璇睡意朦胧的时候,忽然察觉谢珺的手指渐渐缩起来,像是要握拳强忍的模样。她诧异的睁开眼睛,自下而望,看到谢珺紧闭着的眼睫下有泪花,渐渐的泪花积累多了,化作泪珠滚落。

    “姐姐?”谢璇捏了捏她的手。

    谢珺没有睁眼,略略发哑的声音有些压抑,“你不知道我有多恨她,璇璇,你永远体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亲生母亲抛弃你,是多痛苦的事情。我恨她,不管她有没有苦衷,我都恨她,永远恨她!”

    压抑着的怨恨自唇齿间挤出来,伴着泪珠一起落在谢璇的耳畔。

    谢璇叹了口气,侧过身将谢珺的手捧在掌心,“我明白了,姐姐。”

    ——那时候的她只是个襁褓里的婴儿,对陶氏没有任何的感情,所以后来即便知道了身世,会怨陶氏,却也不会有多刻骨、多强烈。可谢珺不同,五岁之前,她是在陶氏膝下承欢的公府千金,她的心里有多爱陶氏、多依赖陶氏,恐怕只有谢珺知道。也所以,当陶氏狠心离开的时候,已渐渐懂事的谢珺才会恨她。

    曾经深深爱着一个人,当期待落空、温情不再的时候,爱便会化作怨恨。

    如同她临死时对韩玠的怨与恨。

    更何况,谢珺是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抛弃自己。

    谢璇的心渐渐揪成了一团,有些歉疚,“是我没考虑周全,姐姐别伤心了。”

    “没事。”谢珺睁开眼睛,眼中犹有泪水雾气,唇边却扯起了笑意,“我都十五岁了,这十年,不还是好好的长大了么。快睡吧,等爹爹回来,还有事要做呢。”

    *

    谢璇再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芳洲她们怕打搅她睡觉,也没敢掌灯,这会儿屋里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动静。

    伸手摸了摸旁边,空空荡荡的,显然谢珺已经离开。

    谢璇撑起身子,唤道:“芳洲?”

    “姑娘醒啦?木叶快掌灯。”芳洲的声音就在榻边,谢璇借着漏入屋中昏暗微弱的月光一瞧,就见芳洲屈腿坐在榻边的箱笼跟前,正翻身爬起。

    外头木叶拿着灯烛过来,将烛台上参差错落的十几盏灯烛点燃,整个屋里便渐渐明亮起来。

    谢璇任由芳洲帮她套了衣服鞋袜,问道:“姐姐呢?”

    “天擦黑的时候老爷回来,带着大姑娘去外头了,我听人说是去了老太爷那里,现在还没回来。”芳洲拿着石兰端来的水递到谢璇手里,服侍她漱口完了,又道:“老爷吩咐不许打搅姑娘,说姑娘醒了就先在屋里呆着,他会处理那些事情。”

    谢璇闻言,便也不去追问,泡了一壶茶到中庭的梨树下坐着。

    将近子时,谢缜才带了谢珺回来,见谢璇还在院里等着,便带着姐妹俩到了屋里。

    谢缜的脸色有些发白,神魂不定似的,屏退了丫鬟们,叫姐妹俩在凳子上坐着,他叹了口气,“今日的事情是我疏忽,老太爷那里请了家法,今儿夜深了不便折腾,明儿把北角上的院子腾出来,带她过去关上几个月。”

    “什么家法?”谢璇有些好奇。

    “就是四十板子,由婆子们来动手,用在当家夫人身上,是很重很重的了。”谢珺握着妹妹的手,像是体念谢缜似的,起身道:“父亲若是累了,先回去歇息吧?今晚我陪着璇璇睡下,顺便说说今晚的经过。”

    谢缜疲惫的叹了口气,点一点头,对着谢璇欲言又止,终究是出去了。

    姐妹两个便叫来丫鬟们服侍着洗漱。一起躺在床榻上的时候,谢璇才睡起来没多久,精神奕奕,谢珺则是心里装了很多事情,没什么困意,正好靠着软枕并头说话。

    谢珺将今晚老太爷处罚罗氏的经过详细说了,叹道:“没想到她居心如此恶毒,要不是韩玉玠恰好去了那里碰上,真真是不敢想象。父亲今儿又被老太爷责罚了一通,连着旧账一起算,心里恐怕不好受。他也跟老太爷保证了,往后会对你和澹儿更上心,不叫夫人猖狂。”

    “那夫人有没有说是谁通风报信的?”

    “说是个丫鬟,是她派了跟着咱们的。”谢珺在老太爷那里费神,这会儿也没心思跟谢璇接着之前的争论,轻轻巧巧的提过去,又道:“我实在是没想到,夫人竟会这样恶毒,就算你去了玄妙观,她……又怎能杀你!”

    谢璇其实也觉得疑惑,问道:“她没说么?”

    “没说,老太爷当着我的面也没逼问,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查,先罚夫人到北边思过几个月。”谢珺后怕的将妹妹揽在怀里,“你先前说的时候粗略简单,我还只是心惊,刚才听韩玉玠说了当时的场景,才是越想越可怕。要不是他恰巧路过,我真不知道……”

    “玉玠哥哥?他刚才也在?”

    谢珺点头,“他对你也算是有心,一直待到入夜,把事情说清楚了才走的。我想他从昨天到今晚应该也没合眼,却硬是撑着。璇璇,其实他待你很好,真的。”

    谢璇咬了咬唇,轻轻点头。

    在一起的时候是很好啊,前世她独自在观中的时候,也是韩玠时常来看她。成婚后两个人难得在一起几天,他确实待她很好很好,体贴温存之外常会做些趣事,缱绻纠缠的时候,叫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可那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美好而已,如同空中的烟火,绽放的时候璀璨夺目,过后却是更长、更深的沉寂。她嫁给他四年,一千多个日夜,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却不足两个月。他远在边关的时候,她只能独守空房,承受韩夫人的有意刁难,独自熬过许多个孤单的日夜。

    那样的思念与煎熬、期待与失望,谢璇没有勇气去承受第二次。

    他心里装着的是家国天下,便该去他的天空里翱翔。而她,只想找个能朝夕相伴的人,携手走过每一个春夏、共渡每一个难关。

    心绪忽然低落了下来,谢璇靠在谢珺的肩膀上,“夜深了,咱们睡吧。”

    *

    罗氏被关起来之后,谢玥那里哭着闹了好几回,最终却没半点作用,反被谢缜斥责了一顿,吩咐妈妈们好好看管着她读书写字,谢玥没闹出个结果,便安生了许多。

    谢璇这里一直在酝酿,想找个合适的时候,想办法从罗氏嘴里套话,叫谢珺看清二夫人的真面目。还没找到时机呢,谢缜却找上门来了。

    出乎意料的,他竟然是来跟女儿探问关于陶氏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