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22章

    等谢璇跟着谢老夫人进了荣喜阁的时候,谢老夫人便叫众人都退出去,独独留下谢璇在内,细问当时的境况。这事儿关乎皇家,谢璇倒不敢任性,于是将当时的情况说了,并咬死了一点,她被马球吓得发傻,回过神的时候晋王已经负伤了,并没看见任何细节。

    谢老夫人这才放心,板着脸道:“往后不许你再出去乱跑!像这回的事情,被马球打了事小,若是为此将咱们府卷入这些事情里,那罪过就大了!回头若是有人问起,切不可胡言乱语,记下了?”

    谢璇这会儿也是心有余悸,便点点头。

    她依稀记得前世晋王似乎是在十五岁那年意外病逝,算起来也只有一两年的活头了,看今日被骏马踩的那一脚,恐怕他这短命是另有原因——

    前世晋王早逝、太子失德,最终是痴傻的越王被掌印太监冯英和内阁首辅郭舍联手推上了皇位,焉知晋王之死不是人为?

    只是那两位权臣本想着推个傀儡方便他们弄权,却反被越王这条毒蛇咬死,命丧黄泉,到头来反倒是越王成了赢家。

    不知韩家被抄后,韩玠父子三人结局如何呢?

    可惜那些前世的残败烟云,她永远不会知道。

    谢璇出了一回神,见老夫人还是嫌厌的看着她,她也不乐意在这荣喜阁里多待,既然是相看两厌,便行个礼,自回棠梨院里去。

    到了棠梨院,谢珺那里不免又是一通训话,叫谢璇往后乖巧些,莫再四处乱窜,平白沾惹是非。这一点上谢璇心有戚戚焉,便诚恳的认了错,保证往后不会再这样了——

    皇室的争斗像是一座火焰山,卷入其中的人要么烈火烹油,要么化为灰烬,哪怕只是在旁边靠近一些,也能被烤得浑身是伤、衣衫碎尽。

    谢璇想安安稳稳的过这一世,半点也不想靠近那熏天的火苗。

    今日的事情算她倒霉,好巧不巧的站在了变故的附近,恐怕难免被扰。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宫里就派了人过来,说是玉贵妃有事相询,请谢璇跟他走一遭。

    谢璇错已酿成,一时半会儿是躲不掉的,只好换了整洁衣裳,跟着入宫。

    *

    入宫这件事情也不算陌生,谢璇以前好几次被召去陪五公主说话玩耍,于宫中礼仪也颇为熟悉。只是以前去姑姑婉贵妃那里,如今要去全然陌生的玉贵妃处,还牵扯着晋王重伤的事情,难免心中忐忑。

    玉贵妃住在乐阳宫里,跟婉贵妃的住处隔着两座宫殿,小太监进去通报过了,谢璇低眉顺眼的跟进去,到了殿内,就见婵媛县主和韩采衣已经到了那里,各自一只绣凳,正在桌边喝茶吃点心。

    气氛仿佛不是那么严肃冷厉?

    谢璇心里敲着的小鼓稍微缓了缓,再往里一瞧,透过菱花垂帘门,可以看到里头宫女环侍,衣着贵丽的女人侧身坐在榻边,榻上是正在沉睡的晋王。隔着珠帘看不清贵妃和晋王脸上的表情,然而看那位战战兢兢的太医,似乎贵妃的情绪并不好。

    换了是任何人,亲生儿子被马踩着腰身跑过去,情绪都不会好。

    听见宫女禀报说人已经来齐,玉贵妃转头往外看了一眼,随即由宫女扶着起身,脚步款款的往这边走来。

    不同于婉贵妃的俏丽绰约、婉转风流,玉贵妃的容色虽比不上前者的艳丽,然而整个人却有种卓然高华的气质,与其封号相似,如同质地坚硬、触手温润的美玉,挺拔高华的身姿靠近时,天然的高贵端华。

    谢璇跪拜见礼,玉贵妃亲自将她扶起。

    她的手指纤秀腻白,不需要华丽繁复的护甲装饰,素净的伸到跟前时,自有美态。她整个人也是如此,发间身上皆是普通的钗簪饰物,却独有高华气质,许是性子修养使然。

    这是个与其他宫妃贵妇完全不同的女人,难怪能养成晋王这样的温文少年。

    玉贵妃叫三个小姑娘坐好了,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道:“今日请三位姑娘过来,是为了昨天马球场上的事情。各位不必拘束,先尝尝果点。”

    谢璇、韩采衣、婵媛县主三人虽然年纪有限,却也都是在公府皇室中打滚的人,昨儿的变故人所共睹,回去后必然都受了家中的嘱咐。这会儿三人各自尝着宫中的精致果点,却也都心不在焉。

    玉贵妃一面同三人探讨这茶水果点,一面又将太医等人请出去,状若闲谈的问道:“听说昨儿惟良受伤的时候,几位恰在旁边,我想着小孩子眼神好,有没有瞧清楚那匹马是怎么发疯的?”

    婵媛县主率先道:“我们三个当时被飞过来的马球吓傻了,蹲下去躲着,听见他们惊呼才站起来的,那时候晋王殿下已经摔在地上了。贵妃娘娘,晋王殿下伤得重么?昨儿我母亲没在南御苑,听了这事儿,很担心呢。”

    “伤得很重。”玉贵妃叹了口气,“那些马都是宫苑里驯出来的,最是矫健有力,惟良的三根肋骨被踩断,连着内腑都受了伤,我也是太担心,才会请你们进来问问详情。”

    “晋王殿下真可怜,他原本就是个文人,不必受这伤的。”婵媛县主眼圈儿一红,抬袖拭泪。

    旁边韩采衣也咬着唇,低声道:“贵妃娘娘,昨儿那马球来得突然,我们都避之不及赶紧躲着,起身的时候只看到了晋王殿下落在地上,那匹马飞奔过去,当时我都吓坏了。以前我哥哥习武驯马,也曾被马踩踏过,娘专门寻了这膏药,说是有奇效呢。”

    手掌摊开的时候,韩采衣手里有两个矮胖的暗红色瓷瓶。

    靖宁侯府是将门,子孙们都是习武场上摔打着长大的,自然会有些难得的伤药,玉贵妃便让韩采衣向韩夫人道谢。

    到了谢璇这里的时候,说辞也是一样的。当时谢璇起身时也只看到那匹马已经腾空而起,将晋王甩落在地上,并没看清前因,自然说不出个丁卯来。

    同韩采衣一样,谢璇进宫前也准备了一样物事——

    “这是我们老夫人珍藏着的方子,据说也是从靖宁侯府讨来的,以前我三叔调皮摔断了腿骨的时候就用的这个,续骨生肌十分有用。”谢璇将锦袋里珍重收着的方子拿出来,双手捧到玉贵妃跟前。

    玉贵妃接过去,自然又是道谢。

    毕竟是久在宫闱的人,玉贵妃虽然抱着那么点希冀,倒也不会天真到从几个小姑娘嘴里挖出什么,见她们说辞都一致,虽然失望,却也不再追问,又叫人拿些果点过来。

    三个小姑娘隔着珠帘看了看正在休养的晋王,各自惋惜。

    也不知是不是这里的动静吵到了晋王,里头的少年缓缓睁开眼睛,声音有些虚弱,“母妃……”他的脸色颇为苍白,病中不束玉冠,头发散散的铺在枕上,衬着出众的容貌,正是个病中的美少年。

    玉贵妃匆忙赶到里面去,声音焦急,“怎么样,这里还痛么?”

    晋王皱着眉头,显然正在忍受苦楚,目光一转,瞧见了外头并肩站着的三位姑娘。婵媛县主自然是熟识的,另外两人也在谢堤见过,晋王虽然不记得韩采衣的名字,对谢璇却是印象颇深,见小姑娘站在珠帘外,不知怎么的就咽下了呼痛的声音,转而道:“不痛了。”

    玉贵妃微微觉得诧异,又道:“太医刚刚出去,药还在煎着,你若是痛了,我再叫太医进来看看。”

    “不必了母妃,男孩子哪有不受伤的呢。”晋王苍白的脸上勉强扯出笑意,“那边是?”

    “是婵媛和两个宫外的小姑娘。”

    “我好像见过她们,中间那个是不是恒国公府的姑娘?”晋王的眼神还在谢璇身上,“上回带着五妹妹去谢池,我回来跟母妃说过的那个人就是她。”

    玉贵妃诧异的回身一瞧,还真是。

    正要说什么,外头宫女回禀,说是婉贵妃过来看望晋王。

    玉贵妃又忙迎过去,待婉贵妃入内时自是一番客套。两人同为贵妃,婉贵妃虽得盛宠,膝下只有个公主,于皇嗣无碍,玉贵妃膝下虽有晋王,但从来都是佛口佛心,与世无争,两人住得又近,处得也算是融洽。

    三个小姑娘暂被撇在一旁,婉贵妃到榻边问候晋王的病情,同样是当母亲的人,自然十分了解如今玉贵妃的心情,说话间拿起帕子擦着眼睛,也是觉得这孩子可怜。

    旁边谢璇稍稍舒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