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章 前世番外

    十月的雁鸣关,风寒如刀。

    在京城里,此时也许只是薄雪初落,林木萧萧,而在塞北大地,苍茫起伏的原野之间草木早已凋零,只剩一片枯黄萧瑟,偶尔立着几株老树,也是秃了枝桠,身无片叶。

    子夜里冷冽的风呼啸着卷过,掠起地上的黄沙,将那月色搅成一团浑浊。

    韩玠骑马独自立在苍茫原野间,身上的铁甲冰寒透骨。

    他的战袍早已成了碎片,斑驳的血迹自铁甲的缝隙里渗出,此时已然冻得僵硬。肩上、背上、腿上、手臂,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他握剑的手也是血红色,在寒风里冻得麻木。

    然而更麻木的却是原本藏着热血的胸腔,赤诚的报国之心早已被撕得粉碎,此时此刻,心中眉间,刻着的全都是愤恨——远在京城的靖宁侯府举家被斩,雁鸣关外追随韩家父子的将士无一例外的被人暗算清洗,短短一夜之间,这座固若金汤的城池里,鲜血染遍。

    韩玠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父子三人苦守塞外,拼了性命守着这座北地要塞,防住了铁勒人无数次的猛烈攻击,却未能防住那位新帝不知何时布下的罗网。

    昨夜入睡前还没有半点异常,然而就在半夜,父亲韩遂被人在营帐内暗杀,随即由副将拿出新帝的圣旨,宣布了靖宁侯府谋逆的罪名。天知道,他们父子人全心全意的保家卫国,何时有过谋逆之举?

    新帝的屠刀已然举起,他和兄长韩瑜冒死杀出重围,一路向西逃亡,随行的八百将士被人斩杀殆尽,到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冷月寒风之中,濒临死亡。

    摸向胸口,那颗心还在砰砰跳着,指尖拂过冰冷粗粝的铁甲,往内一探,却是一枚温润暖和的玉璧——那是谢璇在成婚时送给他的信物,祈求佑护他平安回京。

    璇璇,璇璇。

    想到那道倩影,韩玠握紧了宝剑,手臂开始颤抖。

    他的怀里还揣着那封半年前寄来的家书,上面是谢璇熟悉的笔迹,说大夫已经诊断出了她的身孕,希望他能赶在十一月前回来,亲眼见证孩子的诞生。字里行间,满满的全是期待和喜悦,他甚至能想象道她写信的样子——安安静静的坐在窗边的桌案前,娇美的容颜上是掩藏不住的笑意,她欢喜雀跃的执笔写信,旁边芳洲为她磨墨,主仆二人分享欢喜。

    韩玠整整盼了七个多月,在求得父亲韩遂的允许后已经整理好了行囊,只等十月中旬启程,如飞的赶回京城,去将娇妻稚子拥在怀里,狠狠的拥抱,亲吻。

    可数日之内□□陡生,如今靖宁侯府举家被抄,据那递信的人说,无一人逃脱。

    那么她呢?她和孩子,是不是也……

    那样娇弱的女人,还怀着身孕,哪里经受得住任何摧残折磨?

    身子猛然颤抖起来,韩玠只觉得浑身痉挛般疼痛,不忍再深想,他猛然催动战马,在漆黑的夜色里疯狂奔驰起来。风呼啸着掠过耳边,仿佛是天地间无形的怒吼,韩玠身上的伤口崩裂,便有温热的血渗出,而后在寒风里凝结。

    眼前晃来晃去的全是她的影子,小时候的俏丽与依赖,新婚后的娇羞与温柔,仿佛能听到她在耳边叫着“玉玠哥哥”,似喜似嗔,似凄似绝。她从小就那样依赖他,嫁入韩家时托付了全部,可他是怎样回报的呢?

    四年苦等,一年有孕,她在京城翘首等待他的归影,他却来不及兑现所有的诺言和许约,便猝不及防的失去全部。此后,哪里还能有机会去弥补?

    心中绞痛,如被沸油煎熬,韩玠痛苦躬身,唇边有血丝渗出。

    冷风依旧呼啸,一时间又是将士们的怒吼与战歌在耳边回响,那些昔日同生共死的兄弟,却最终刀剑相向,手足屠戮。

    至亲已别,兄弟散尽,这世间苍茫,却不知该去往何方。

    思念与愤恨交织,韩玠最终将目光落向南方——那里有靖宁侯府内的安静小院,有大内皇宫中的酷烈皇者。死去的人无法复生,他所能做的唯有复仇。

    哪怕将那条毒蛇斩成碎片,也难以泄尽愤恨!

    夜风刺骨,重伤中的韩玠滚落马下,铺天盖地的寒冷中,只有胸口的玉璧温热,一如她柔软温暖的手,轻轻抚在胸口。

    *

    偷偷潜回京城已是除夕,记忆里繁华昌盛、热闹鲜活的京城早已改头换面,前朝的豪门世家大多被清洗,新帝的狠厉手腕之下,朝堂凋敝、百姓胆颤,人人噤若寒蝉。明明只刚入暮,各家各户却早早的就关了门窗,贩夫走卒也是匆匆归家,陌路擦肩,各自防备。

    哪怕是一年中最喜庆的除夕,也没多少欢庆的氛围。

    韩玠身上是粗布短打,锋利的短刀藏在袍袖中,乍一看去,除了身材高健之外,与普通行客无异。

    他低垂着眉目,脚步匆匆的穿街走巷,渐渐走近熟悉的府邸。

    靖宁侯府的门匾早已被摘下,双扇朱漆大门前结着蛛网,那门上的封条被风雨侵蚀,早已剥落无踪。

    韩玠翻墙入内,那一切假山屋宇皆是熟悉的,只是格外凌乱——院子里的盆景多被打翻,屋内值钱的物事早已被劫掠一空,地上尽是破碎的瓷片,昔日里辉煌阔朗的靖宁侯府,如今只余破败空荡。

    阴沉的夜里渐渐飘起了雪花,韩玠走回他和谢璇所居住的院落,里面是同样的狼藉,他带回来的关外物件尽数被毁,谢璇最爱的字画多被撕碎在地,连同胭脂浓墨和折坏的金簪玉钗洒了一地。

    韩玠踉跄着进去,一只野猫自桌底钻出,如风般窜了出去。

    心里满满的全是痛楚,他拂过熟悉的桌椅旧物,神情恍惚之间,仿佛能够看到她就站在榻边,晨起后慵慵懒懒的妆容未理,却对着他嫣然而笑,唤一声“玉玠哥哥”。

    那海棠红的衫子娇丽华美,却半点都不如她的盛美容颜。

    他的璇璇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是心底最深的温柔,是如今最痛的伤口。

    叫了一声“璇璇”,回应韩玠的却只有空荡冷寂。

    数月来的苦痛压抑渐渐崩溃,韩玠伏在榻前,死死的揪着锦被。

    从来都没有像如今这样后悔过,他抱紧她惯用的软枕,想要寻找熟悉的体温。那时候只想着保家卫国、建功立业,为她挣得荣耀,可以昂首挺胸的走在人前,风光无限,然而朝夕翻覆,荣华路断,他却再也没有机会给她这些。

    再也没有机会握住她柔软的手,将她拥入怀里,亲吻疼爱。

    再也没有机会交颈而卧,夜半私语,耳鬓厮磨。

    再也没有机会听她软语娇笑,赏春花秋菊,游温山软水。

    早知如此,他绝对绝对不会远游!更不会苦守在雁鸣关外求那虚无的功名,却将她丢在京城中孤独守候。

    原来那些尚未兑现的荣华浮梦,半点都比不过平实温厚的朝夕陪伴。

    手里还握着刚才在院门捡到的碎裂玉珏,上面的丝线早已被泥水浸得脏污不堪,只是玉珏依旧温润,拿衣衫轻轻擦净,仿佛还能触到她的体温。

    璇璇,璇璇。

    一旦想到靖宁侯府的弃尸荒野,想到谢璇临终怀着身孕的绝望和孤独,韩玠便觉得心如刀绞,原本想给她最繁华的绮梦,最终却连一座坟冢都没有给她。那是他从小就藏在心间的小姑娘,是他在雁鸣关外的风沙里深藏于心的温暖,是无时无刻不思念的妻子啊!

    他所承诺过的恩爱相伴,他所许诺过的煮酒栽花,一字一句,尽如利刃刺在心头。

    越王惟雍,那个疯子一样的毒蛇,杀尽了忠良,残害尽无辜,他凭什么安然无恙的居于深宫,坐拥天下?

    韩玠将短刀重重刺入地面,目中恨意翻腾。

    新帝以阴谋算计登上皇位,宫廷内外的防备便格外森严,想要潜入皇宫刺杀那条毒蛇,无异于以卵击石。韩玠便藏身在城外废弃的农舍里,静候时机——靖宁侯府上下无人幸免,恒国公府也早已崩塌,昔日的故交旧友恐怕都不想看到他这个已经葬身塞外的“叛贼”,他唯一能放在心上的,只有谢璇留下的旧物。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许多个深夜,韩玠沉默着坐在屋外翻看旧物,月光下背影英挺,却格外寥落。

    *

    六月中旬,暑气正浓,新帝出了皇宫,前往行宫避暑,一路上仪仗开道,百姓避让,声势浩大,风光无两。却在接近行宫时,意外遇到刺客,被人在两百步之外用强弩射穿脑袋,死死的钉在车厢壁上,一命呜呼,死不瞑目。

    国丧之时,京城内外举哀追悼,暗地里却有种种流言传开,不少人为之拍手称快。

    而在千里之外,韩玠独乘一骑,包裹里背着谢璇留下的旧物,趁着混乱出了雁鸣关,一路往西,到曾经潜藏过的河谷古寺里,祈求出家。

    住持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慈眉善目之间却隐然威仪,待看到韩玠那沉沉的包裹时,便断然摇头,“施主尘缘未断,还进不得空门。”随即老僧入定,再不看韩玠一眼。

    韩玠却断然留了下来。

    这天地苍茫,妻子已丧,大仇得报,除了刻骨的悔恨与思念,心中似乎已没有任何挂碍。他留在古寺之中,帮着砍柴挑水,闲时扫地听禅,虽未落发,却如居士修行,每日跟着诵经。

    只是经文深奥广博,教人断爱去念,每每诵到一半,韩玠便无法继续——

    脑海里翻来覆去的全是旧时的记忆,她在恒国公府巧笑如花,在玄真观里寂寞清修,孤身抱膝坐在竹林里,只在他去探望时才会欢喜雀跃;她怀着满满的期待嫁入韩家,新婚之夜的甜蜜纠缠,他恨不能将她揉入身体,从此再不离弃;她熟睡时整个人蜷缩在他怀里,手臂攀在脖间,像是怕他离她而去。

    许下了许多的誓言,点燃了许多的期许,他远赴雁鸣关寻求功名,想让她风风光光的行走在京城的贵妇之间,却不料功业未成,姻缘先断。

    悔痛与思念压在心头,是所有经文都无法解开的心结。

    经文里包罗万象,却独独无法告诉他想寻求的答案。

    他那样思念她,想要再见她一面,想要补偿所有的亏欠,该虔诚吟诵哪一段经文,才能求得重来一次的机会?

    十年光阴荏苒,年轻俊朗的沙场将领已经成了中年稳重的沉默男人,所有的意气在时光里收敛,只有那一丝执念纠缠。他执着的阅遍所有经卷,似乎都没有答案,直到偶遇那张古老羊皮。

    像是出自极西的苦寒荒凉之地,据说那里曾有辉煌的国度,却最终淹没在黄沙中,留下来的只是一些残破而奇异的古卷。韩玠几乎费尽了平生心力,才渐渐读懂那经卷里的喻示,于是义无反顾的背起行囊,走向更西边的荒漠黄沙。

    跋涉过连绵无尽的沙漠,淌过奔腾冰冷的大河,翻越刀剑般耸立的高山,白天烈日烤炙得人缺水虚脱,夜晚则是如在冰窖般的寒冷。

    韩玠从未想过,远在红尘繁华之外,会有这样苦寒荒凉的不毛之地,除了偶尔掠过的苍鹰,几乎见不到什么活的东西。

    背囊里的食物几乎耗尽,口干舌燥的行走在烫热的沙地上,在身体被炙烤得干裂之前,他终于见到了羊皮上所绘的奇异高山——

    枯黄色的沙滩中,如墨染般乌黑的巨石堆积层叠,环成一座万丈高峰,直耸入云霄。

    韩玠欣喜若狂,几乎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赤足跑到山脚下,仰望那黑色的石峰。

    羊皮卷上说这座石峰连通天地,内有火龙盘踞,喷吐出地狱中的烈焰。据说这里有漆黑虚空的路径通往地狱,而盘踞其中的火龙却有更改造化、重写轮回之力,可以令死者复生,时光倒流。

    韩玠无法判断其中真假,但漫漫数十年苦寂的生命里,这是唯一的希望。

    攀援着巨石向上,黄沙渐渐远离,站在半空中剧烈得几乎无法呼吸的狂风里,他终于看到了一道漆黑色的巨门。那上面绘制着跟羊皮卷相似的诡异花纹,一侧如烈焰炽热,另一侧却比坚冰更冷。

    没有经过任何思考,韩玠推动那扇巨门。

    眼前一团漆黑,他仿佛瞬间陷入昏迷,只觉得在下坠,身体变得很轻,意念却无比沉重,裹挟着那些甜蜜又沉痛的记忆,叫他几乎喘不过气。死一般的沉寂与漆黑,耳边如有风声、火声、雷声,还有谢璇浅淡的呼吸声,仿佛近在耳边。

    韩玠猛然伸出手臂,却没有期待中温软熟悉的身体。

    手指触到了灼热巨烫的东西,眼皮却沉重的无法睁开,只有一道声音强势的钻入脑海——

    “在求什么?”

    “回到过去,珍惜她,陪伴她。”

    “愿意付出什么?”

    “所有的一切,身体、生命,我所拥有的全部。”

    “即便永不入轮回,再无来世?”

    韩玠无法把握轮回的意义,却不期许任何来世,十数年的执念中,他想求的只有她,唯独她。如果没有她,千万次的来世也只是孤寂。身体虚弱得像是随时都会消散,无形的巨大力量压在心头,仿佛稍稍松懈,意念便会涣散。

    他拼尽了力气点头,“我只求她。”

    有滚烫的东西往身体蔓延,缓缓吞噬他的骨血*,如同风拂过沙地,慢慢将砂砾剥离;残存的力量渐渐抽离,仿佛水流过掌心,渐渐消逝,不留踪迹。身体灰飞烟灭,像是粉身碎骨,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所有一切消去的时候,能感受到的,只有那些鲜活而沉重的记忆。

    他愿意背负所有的沉痛过往,独自跋涉回到过去,只求再见她娇美笑靥,再伴她晴日月夜,让她一世安然。

    而他却无从知道,他所背负的记忆,也同样沉痛的,背负在谢璇的脑海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