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27章

    姐妹俩各自沉默着到了正屋,饭桌早就摆好了,谢缜居中而坐,一侧是殷勤端盘递水的罗氏,另一侧谢玥晃着两条腿坐在板凳上,脸上全是笑意。

    谢璇姐妹俩自然是没有这个心情的,只是碍于谢缜的吩咐不能不来用饭,于是沉默着入座,气氛冷涩凝滞。倒是罗氏脸上又是堆笑又是歉疚,说了好些以前照顾不周之类的话,又信誓旦旦的说往后必定要以谢璇姐弟为重,必不叫任何一个孩子吃亏云云。

    谢璇口中应付着,心里会信她才怪。

    谢缜似乎也觉得尴尬,扒拉了两口饭,想起一件事,便道:“对了,昨儿娘娘传旨,召你七月底的时候入宫陪伴五公主,你记着这事儿,不可耽误了。”

    罗氏闻言,便陪笑道:“六儿玲珑乖巧,最会讨贵妃喜欢,可真是叫人省心。玥儿这孩子一天天的大了,既然是去陪伴五公主,不如一同进去给贵妃请个安吧?进了宫也好学些规矩,见识眉眼高低,将来总有益处。”便又殷勤的给谢缜和孩子们布菜。

    谢缜道:“叫玥儿到时候乖一些,万不可冲撞了公主。”

    罗氏忙不迭的答应着,谢璇瞧着那嘴脸,心里便是冷笑,却也没开口推辞。

    想叫谢玥也进宫去陪五公主么?好哇,叫她笑着进去哭着出来!当初一起哄五公主玩耍的时候,谢玥端着千金小姐的架子闹脾气,气得五公主好几次迁怒于她,如今她好不容易跟五公主处好了关系,谢玥就想去沾光?休想。

    五公主天之骄女,谢玥素日骄纵还不会看眼色,都不必她出力,五公主便能收拾了她。

    扭头看一眼罗氏那刻意堆砌出来的笑容,心里又觉得快慰——

    前两天罗氏去跪祠堂的时候,虽然刻意低调,却还是被不少人瞧见,阖府上下暗地里指指点点的不在少数。当年她的未婚先孕、谢缜的荒唐行事再次被人翻出来悄悄议论,早晚都得传到谢缜耳中。

    棠梨院又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届时谢缜难道不会稍有厌弃?

    谢璇所等待的,不过是谢缜对罗氏的耐心耗尽,弃之脑后。

    她默默的用完了饭,拿水漱口完了,才抬头道:“爹爹,上回在玄妙观外遇见事情,玉虚散人得知后很担心,当时跟舅舅约了一月后再去看她,既然还要入宫,不如我这两天先去玄妙观一趟吧?”

    玄妙观是每个人心头的病,罗氏脸上的笑容一僵,扭头看向谢缜。

    谢缜低垂着头吃饭,倒看不清神情变化,只是道:“那我送你去。”

    “不用了,爹爹事务繁忙,舅舅送我就好。”谢璇想都不想的拒绝。

    谢缜抬起头看她,眼神有些晦暗难辨,只是闷闷的“嗯”了一声。

    *

    谢璇在陶从时的带领下到了玄妙观的时候,陶氏还是跟上回一样,到对面山头的观中论道去了。这回陶从时为免谢璇落单,还带了女儿陶媛过来作伴,三人总不好翻山越岭的追过去,便又去山庄里歇下。

    这是谢璇第二回来玄妙观,瞧着那牌楼山门、飞鹤灵芝时,眼前浮现的全是陶氏的模样。她闷头走着,不时的会抬头望四处看看。

    陶从时见她如此,忍不住问道:“在找什么?”

    “没找什么。”谢璇收回视线——

    总觉得有人跟着他们,难道还真是如她所料,谢缜不敢明着来看陶氏,想跟在他们背后,悄悄的看前妻一眼么?虽然这种行为委实令人不齿,谢璇却还是盼着如此,至少谢缜的心思活泛起来之后,后面的事情就能顺利很多。

    可惜她从后晌等到入暮,一直也没见谢缜的影子,也不知是不是她想多了。

    是夜风清月明,谢璇没什么睡意,便跟陶媛盘膝坐在中庭的竹椅上,对着不远处的玄妙观发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陶从时将两人的披风递过来,向谢璇问道:“还在怨她吗?”

    “嗯。”谢璇坦诚不讳,系好披风,轻轻吐了口气,瞧着月明如水、满山银光,便慢慢在院中踱步。不知不觉的出了中庭,站在山庄门口远远的瞧着观中几座大殿,见陶从时还跟在她后面,不由一笑,“舅舅先歇着吧,我们就在山庄里走走,不用担心。”

    “只许在山庄里转,也不能跟你表姐走散了!”陶从时不放心。

    谢璇拍着胸脯保证,“上回已经够吓人了,我可不敢再来那么一回。”

    其实这山庄也不大,只因临近道观,便有不少道家的风物,其间书法诗词,大有可观玩之处。

    陶媛是书香门第、皇家后裔,自然很有底蕴,谢璇也是两世的修习,如今碰上这些东西,表姐妹俩自然看得津津有味。且陶媛作为高阳郡主的女儿,出门时也会有人护卫,倒不怕什么小毛贼。

    正自乐在其中,忽觉一阵风过,婆娑的竹影后忽然多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谢璇惊而回头,就见韩玠不知是何时出现,身上还穿着麒麟服,连头上的冠帽都没摘,正在竹林下站着。他本就生得俊美,修长的身段懒洋洋的站在那里,就着月影清风,磊落出尘。

    她这里松了口气,陶媛却是一惊,想开口时就见韩玠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陶媛转头看向谢璇,是询问的意思。

    谢璇看了韩玠一眼,张口就道:“救……”

    “命”字还没喊出来,韩玠就已如疾风般上前捂住了她的嘴,低声道:“璇璇,别闹!”继而朝陶媛歉然致意,“靖宁侯府韩玠,有事想跟璇璇说,能否借一步说话?”

    他身材颀长,即便躬身时也比陶媛高出很多,陶媛呆呆的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韩玠是谁,谢璇以前不离嘴边的“玉玠哥哥”,刚被退婚的那位。把谢璇交给他,实在没什么不放心的。

    这边厢韩玠也不管谢璇正瞪他捶打他,伸手往她腰间揽住,扭身便跃过竹丛。像是故意似的,他的手掌贴着她的嘴唇,始终没有松开。

    见到他的时候居然在喊救命,这小丫头是想干什么?

    几个起伏之后,两人已然出了山庄越过道观,到了山腰的一块巨石之上。

    韩玠解下披风再给谢璇裹了一层,一指山下风景,“带你来看风景,怕什么?”

    谢璇闻言瞧过去,但见朗月高照,清辉洒遍,这巨石上视野开阔,可以瞧见陡峭的山坡和半隐半现的亭台观宇。侧面的峰上有一道瀑布飞珠溅玉,没入层层林叶之间,而往下看,却有溪流自林木间蜿蜒而出。

    两封夹峙之外,便是农田桑陌,茅舍庄园,暗夜里静谧无声。

    谢璇反抗的动作一顿,将远近风景看着,只听韩玠问道:“你想把玉虚散人请回谢府?”

    “跟你什么关系!”谢璇扭过头去,见他坐得近,便往旁边挪了挪。

    韩玠倒没有立时跟过来,只是道:“其实你不必冒险各处跑,我能帮你。”

    “不需要。”谢璇冷冷淡淡的,“我的家事,不需外人插手。”

    仿佛有一根钢针扎在心尖,韩玠明知道她也是重生之人,明知她这是刻意的疏离,然而“外人”二字还是如利剑剜心。

    诸般滋味涌上心间,韩玠忽然挪过去将谢璇箍到怀里,“我是你的玉玠哥哥,怎么就成外人了?我以前就承诺过,会好好护着你,你忘了?”

    紧紧的拥抱里,他的鼻息、他的声音、他的胸膛全都是熟悉的。曾经也是这样的夜晚,两人在道观外并肩坐着,他教她认北斗七星,告诉她会好生守护。可是后来呢?后来他不还是将她丢在京城,四载的孤单苦熬之后,哪怕她临死,都没再见到他一眼。

    有这样照顾人的吗?

    谢璇心里恨极了,别过脸去,“鬼才信这些!爹以前也说过会照顾好我,娘以前说过会照顾好姐姐,谁做到了?”

    ——至于你的承诺,早就在前世支离破碎!

    韩玠自然知她言下之意,心中大痛,紧紧将她揉在怀里,道:“为人父,为人母,为人夫,不能保护该保护的人,确实都该死!”他咬着牙关,将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手臂,仿佛他稍稍松懈,谢璇就会跑走了再也不回头一般,“璇璇,我绝对绝对,不会失诺!”

    受尽了苦难才换来这一场重来的机会,他爱她胜过生命,胜过一切。

    紧密的相拥中,他胸膛的温度真切传来,四目相对的时候,一切都熟悉得宛如昨日。像是玄真观里的许约,像是新婚夜的承诺,像是无数次颠鸾倒凤时的呢喃温情。

    那时她信了,等来的却是那一场凄风冷雨和母子俱亡。怨意席卷而来,随着韩玠愈收愈紧的怀抱酝酿发酵,终至无法控制。

    谢璇猛然抽出发间的金簪,用力刺入他的胸膛。

    眼中泪水滚落,扑簌簌的落在韩玠的衣襟,谢璇紧咬牙关,不肯哭出声音。他知道她临死的时候有多痛,有多害怕,有多……想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