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28章

    慢慢的有血渗出来,染在韩玠暗色的麒麟服上,如同被泪水浸湿了一块。谢璇盯着韩玠的眼睛,那里如有波澜翻滚,一个不慎就能把她卷进去,温暖或冰冷。她的手还握着金簪,渐渐察觉有溽热的东西在手上蜿蜒,低头时才看清了血迹。

    神智猛然回归,谢璇陡然收回了手,惊骇的看着她插在韩玠胸前的金簪。

    她居然会……

    手臂微微颤抖,谢璇下意识的松开手,有点失措。

    刚才的怨恨仿佛随着金簪刺入韩玠,再随血液流逝,她的理智回归后,忍不住低声道:“怎么办?”前世今生,她还是头一次这样失控,却未料第一次出手伤人,却是对着韩玠。

    韩玠看着她变幻的神情,忽然笑了一下,“你还是担心的。”

    “你都受伤了!”谢璇恼怒,抽出锦帕递给他。

    韩玠阴雨翻涌的眼底终于有了一丝丝暖意,不顾插在胸口的金簪,反而握住了谢璇的手掌,低眉看她:“不怕,在青衣卫里什么没见过,这点小伤不足挂齿。”继而接过谢璇的锦帕,控制着力道拔出了金簪,而后解开衣领,露出伤口。

    谢璇只管呆愣愣的看着他解开衣裳,露出结实的肩膀,而后是前胸。

    曾经倚靠温存过的肌肤,此时已染了鲜血,金簪没入足有一寸,可见她刚才有多么用力。谢璇失神的盯着伤口,直到韩玠把药粉递到她跟前,“璇璇,帮我撒上。”

    等谢璇撒完了药粉,韩玠便将锦帕折好,按在胸口。

    谢璇舒了口气,回过神一看,自己虽然没被韩玠箍着,却还是紧靠在他胸前,趁着韩玠还未反应过来,连忙往后一退,站起身来。山间月色明亮,她一番情绪起伏之后,这会儿脸上有泪痕,手上有血迹,实在没心思在这里多待,便道:“咱们回去吧。”

    “可我伤口还没包扎。”韩玠赖在地上。

    谢璇才不管。血都止住了,最多伤口疼一点,她才不帮他包扎!

    韩玠无奈,自己默默的整理好衣领,抬头时就见谢璇已经走到了十几步开外。他身高腿长,轻轻松松就赶上了谢璇,见谢璇没有要理他的意思,便放缓脚步跟随在后。月光下的小姑娘快步行走,玲珑的身子包裹在披风里,却反而透出柔弱,韩玠忍不住叫她,“我背你回去?”

    “不用。”谢璇头都不回。

    两个人闷声走了几步,韩玠又开口了,“要是我惹璇璇不高兴了,别憋着,尽管欺负我,甚至拿剑在我身上戳千百个窟窿,你且随意。上回有人说你像是小豹子,现在看看还真像,我还以为你会在我脸上挠几道印记呢。”声音里带了些调笑的意味。

    谢璇哼了一声,“普天之下谁不是对青衣卫闻风丧胆,我可不敢。”

    “你是例外。”韩玠轻笑了一声,仿佛还是以前温暖懒散的靖宁侯府二公子,语笑随意,亲近唯她。低头瞧着胸口,韩玠喃喃道:“璇璇,我这一颗心,迟早碎在你手里。”

    谢璇撅嘴不理他,走了两步发现韩玠跟了上来,便加快脚步。

    可她人小腿短,哪里甩得掉身高腿长还会轻功的韩玠?再度被他赶上来走在身边的时候,谢璇终于停下脚步,转头认真的道:“玉玠哥哥,我知道你对我好,可谢韩两家的事情是长辈定下的,以后别再做这样的事了。”

    “嗯。”韩玠点头。

    ——哪里是长辈定下的,分明是她谋划退掉的!

    他这次是因为担心才尾随而来,结果在观中勾起了前世的回忆,想带着她去山间清清静静看星星的,谁知道最后闹成了这样。不过谢璇肯主动对他吐露一点心思,毕竟还是有收获。

    腕间有她的牙印,胸前是她的锦帕,虽然磕磕绊绊,但至少,他在慢慢解开她的心结。她愿意说出来,发泄出来,就比闷在心里好很多。

    这是他心爱的妻子,不管受多少苦多少伤害,他都心甘情愿。

    *

    陶氏从隔壁山头的道观论道回来,见着站成一排的四个人时,略微觉得意外——陶从时和谢璇自然是不必说了,那个娇憨贴在陶从时身边的是陶媛,可那个站在谢璇身后的男子是谁?

    陶氏多年静修,对这些身外之事原本不太上心,然而瞧见那人紧贴着站在谢璇的背后,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陶从时便道:“这是靖宁侯府的韩玠,比珺儿大两岁的。”

    这么一说,陶氏倒是想起来了。

    她离开谢府的时候谢珺已经五岁,韩玠也是七岁,两家里有来往,他自然记得那个顽皮的孩子。只是没想到十年过去,当年闹腾不止的小顽童已经长成了身姿修长的贵公子,那一袭麒麟服穿在身上,沐浴着明朗阳光,说不出的挺拔贵气。

    她虽不在谢府中,偶尔也能从陶从时那里得知一些子女们的消息,知道韩玠跟谢璇定亲后又退了亲,如今看着韩玠,猜得他是不愿舍下谢璇,心里百感杂陈。

    瞧着临风玉树般的韩玠,难免想起年轻时候的谢缜,陶氏一时间又觉得心烦意乱,便忙撇开念头,请众人入内。

    其实谢璇这次来,并没打算做什么。

    她跟陶氏也只是刚刚相认,接触的时间有限,自然没多少感情,随意闲扯几句后便没什么话可说了。坐在观中的青竹椅上,谢璇的目光落在窗外起伏的层峦,渐渐出神——

    不知道这招会不会有用呢?

    父亲谢缜是个心软耳软又喜欢逃避的人,一身的文雅温润能够吸引年轻时的陶氏,但遇到事情,却如面糊糊般叫人烦躁。这十年里谢府上将玄妙观视为禁忌,只字不提,谢缜便心安理得的逃避着,一面后悔愧疚,另一面却藏头不敢来玄妙观中。如今玄妙观频繁的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他会不会活泛了心思再来这里?

    一时间觉得心神俱疲,摊上这样的爹,实在叫人心塞。

    正在出神呢,就听陶从时在叫她,“……璇璇,璇璇?发什么呆。”

    “啊?”谢璇回过神,见众人都瞧着自己,一时间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好在韩玠及时提醒了她,“玉虚散人问你是不是喜欢这里,若是喜欢可以多住几天。”

    “不喜欢啊。”谢璇转过头去,一双眼睛落在陶氏身上,语气到底软了些许,“不是很喜欢。”

    陶从时便是一笑,“瞧你刚才那发呆的模样,还以为是沉浸其中。对了,她帮你求了个福袋,挂在身上可保平安,舅舅给你戴上?”

    谢璇跟陶氏相认才多久,本就没什么感情基础,自然不会收她的东西,当即道:“不用了,祖父已经在玄真观里供奉了三清,祈求一家平安,那边的清虚真人据说也很灵验,供奉一个就够了。”

    对面韩玠睇她一眼,开口道:“清虚真人很灵验么?”说着便伸手向陶氏,道:“既然是散人费心求来的,我先保管着,等璇璇想要的时候给她。”

    陶氏却转而交在了陶从时手里,“劳韩公子费心,还是交给她舅舅保管的好。”

    韩玠白献了殷勤,只得缩回手去。

    谢璇坐了一阵子,便跟陶媛去道观里四处转转,剩下陶从时和陶氏兄妹二人,韩玠自然不好杵在那里,便也出门闲逛。

    帘子落下的时候,陶氏收回了视线,问道:“这位韩玠,对璇璇很好么?”

    “我瞧着是不错的,两人自幼定有婚约,韩玠又一向肯照顾璇璇,感情自然深厚些。如今虽退了婚,他也没打退堂鼓,这两回都跟着来这里,想来是真心实意。”

    陶氏摇着头微笑,眼神薄凉,“年轻的时候,谁不是真心实意、矢志不渝?”

    就像那时候温柔重情的谢缜,如精心雕琢的美玉,温润多情、彬彬有礼。京城里那样多来提亲的男子,她唯独中意他的温柔谦雅,于是芳心暗许,应了亲事。曾经也是夫妻缱绻、恩爱情浓,然而到头来,他不还是在外与人勾搭,珠胎暗结?

    身陷其中的时候如在温泉,而今回头再看,却觉冷淡寥落。

    那一切的甜言蜜语、温柔缱绻,无非镜花水月。

    陶从时知道妹妹的心结,没法深劝,便道:“各人自有缘法,且看他们如何吧。”

    “缘法之事太渺然无期,璇璇必定不想听我的劝,还请你多照看些。”陶氏低头,手指落在膝前的八卦上,“时移世易,人心总会变化,等温情在琐碎里消磨殆尽,剩下的就只有猜疑和冷淡。我最后悔的,就是当年听信了他的鬼话,还满怀期待的嫁给他。”

    ——最终却落得情断恩绝,玉碎镜破,十年的冷凝隔绝中,不相往来。

    若是能重来,她必定要摒弃情意,听从父亲的安排,嫁个公婆妯娌皆和睦的人家,再不去想那花前月下、温柔多姿。

    只是这些后悔都已没有意义。

    *

    回城的时候陶从时和韩玠骑马,两个小姑娘乘车,因山间风景极佳,便挂起车帘子,一边赏景一边同陶从时说话,高高兴兴的。后头韩玠虽没插话,听见谢璇不时笑出声时,也觉开朗许多。

    山路蜿蜒盘旋,山坳里有一座八角亭子矗立,韩玠习武之人目光敏锐,原本闲闲赏着风景,瞥过那亭子时却是目光一顿——有人站在亭子里仰头看着山顶,身上一袭平淡无奇的青布长衫,那身形却有些熟悉。

    韩玠不由多看几眼,细细辨认过后,难免吃惊。

    那个人竟是谢缜。

    他一改往日里国公府的繁丽衣饰,只是寻常书生的打扮,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韩玠远远的随他目光瞧过去,可以看到玄妙观里的一角飞檐,渐渐的沿山路向下,角度与他重叠的时候,才发现那里恰好避开了繁茂的树丛,能看到观中的不少殿宇。

    他这是……

    韩玠心念陡转之间,猛然明白过来,谢缜是在远远观望陶氏修行的玄妙观?

    一时间对谢缜的行为疑惑不解,韩玠强自压下心头疑窦,瞧着谢璇等人走得远了,便匆匆打马跟上去,只字都没提看见了谢缜的事情。

    陶从时和韩玠将谢璇送到恒国公府门口才离去,谢璇回到棠梨院时,罗氏正站在中庭,瞧着满院的仆妇丫鬟们四处忙碌——修剪花草的,重糊窗纱的,给鸟雀换笼子的,打理花树的……

    一院子人忙得团团转,罗氏见了谢璇归来,便堆起笑意,“璇璇回来啦?厨房里备下了消暑的绿豆汤,待会打发人给你送过去。”

    “这都快太阳落山了,何必消暑,不过多谢夫人。”谢璇敷衍着进了西跨院,就见谢珺正在那里等她。

    走上前去拉着姐姐的手撒个娇,谢珺便道:“出门一趟又玩疯了么?瞧都什么时辰了。”

    “路上风景好,表姐头一次去那里,难免多驻留看看,耽误了不少时间。姐姐,今儿夫人依旧去祠堂了?”

    “去了,有人暗地里议论还被老夫人斥责了。”

    “还这么护短呀。”谢璇啧啧而叹,“她这样丢棠梨院的脸,爹爹恐怕也恼火吧。”瞧见桌上放着一副画卷,忍不住好奇拿起来,道:“这是什么?”

    “自己瞧吧。”谢珺忍着笑意,吩咐芳洲,“去准备热水伺候她洗脸,出门又不是没马车坐,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多灰尘。怎么样,呆了?”

    “这……这……谁画的!”谢璇惊讶的瞧着画卷,樱口微张。

    画作的技艺不算纯属,甚至显得生涩,仿佛惯于使剑的人拿了毛笔来描摹温山软水,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画上是一个妙龄的小姑娘,站在柳丝低拂的水岸边,正惦着脚尖伸手去折柳枝。虽然没画正脸,然而瞧那身段姿态、衣饰侧脸,上头画着的不是她还能是谁?

    最叫人无语的是,她的脚边还有两只大大的毛毛虫正往她身上爬,画得很不生动。

    谢珺便是一笑,“这是采衣偷偷叫人封了送来的,那丫头性子顽皮,兴许是想好好打趣你一顿,见你不在家才不情愿的回去了。你猜猜是谁?”

    既然是韩采衣能拿到的,那必然就是韩玠了,何况这等拙劣的画技,很符合韩玠那修武不修文的样子。

    谢璇便哼了一声,转手就递给木叶,“拿去烧了!”

    “好好的烧人家画儿做什么?”谢珺倒是没有阻拦,见得木叶走远,才招手叫谢璇凑过来,低声道:“不是韩玉玠画的。”

    不是韩玠,还能是谁?谢璇茫然。

    “采衣的那个表哥,西平伯家的唐灵钧你是不是见过?采衣说这是她从他那里偷来的,说你看了画儿自然能明白,那人记仇得很,叫你往后当心些。”谢珺想起那歪歪扭扭的毛毛虫时就想笑,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还不是上次的谢池文社。那个唐灵钧拿毛毛虫吓唬我和采衣,我气不过就拿了柳条夹了几只塞进他领口。”谢璇舒了口气,“没想到他那么小气,居然还画这么丑的画来泄愤!”

    谢珺听了没什么大事,也是忍俊不禁,“一向只听说唐灵钧顽劣,却也是个有趣的孩子。”

    姐妹俩笑了一阵子,便挽着手用晚饭去了。

    过几日便是婉贵妃宣谢璇入宫陪伴五公主的日子,一大早罗氏就起来收拾,将谢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又到谢璇跟前殷勤关怀了几句,便说老夫人有话要嘱咐,带着姐妹俩往荣喜阁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