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29章

    荣喜阁里还是老样子,谢老夫人靠着软枕歪在短榻上,旁边丫鬟拿着美人棰慢慢的为她捶腿。她老人家一副懒懒的模样,见了罗氏带着俩孙女过来,目光便落在了谢玥的身上,“玥儿今儿打扮得好看。”

    岳氏就在旁边坐着,笑道:“老夫人的孙女儿,自然都是好看的。”

    这话老夫人爱听,连带着对谢璇都和颜悦色的几分,叮嘱道:“贵妃娘娘召你们进去陪伴五公主,那是你们的福气,多少世家勋贵的孩子想求都求不来的。玥儿是个乖孩子,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六丫头需得收着性子,万不可顶撞了公主。”

    谢璇心里暗想平时顶撞公主的可就只有谢玥一个人,然而也懒得跟老夫人争,便点头道:“记着了。”

    “上回晋王殿下坠马的事情叫人害怕,要不是你跑去栏边站着,也不会有那些麻烦。这回记得听贵妃的话,一步儿都不要多走,更不许去招惹是非。”

    “记着了。”

    旁边岳氏便笑道:“老夫人为着孙女儿可真是操碎了心,其实璇璇也是个乖孩子,以前不知进宫陪了五公主多少回,回回娘娘那里都只有赏的,满口夸赞不止,这是老夫人教导有方,孙女儿们都识得分寸,多少人家都羡慕不来的呢。”说着便招手叫谢璇过去,道:“让婶子瞧瞧你的衣衫整齐了没。”

    她的脸上一团和气,还是和旧时那样关怀体贴,上上下下的将谢璇看了一遍,又帮她拨正了钗簪,笑道:“再没不妥的了。”

    谢璇以前不懂事,这种时候还能大着胆子撒个娇,如今却是觉得浑身不适。

    二夫人越是笑得人畜无害、亲近关怀,谢璇便越是觉得毛骨悚然——前一刻还能把你当女儿般疼爱,浑身上下都是慈爱,转身就能挑唆人去杀了你,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怕!

    强压着反感任由二夫人打扮完了,谢璇努力端出笑脸,“谢谢婶子。”

    上头谢老夫人也正帮谢玥平整衣袖,被二夫人满口夸赞之下,脸上笑成了堆满褶子的花儿,“那是娘娘有涵养,大度肯包容,几岁的小孩子家家,哪有不犯错的。”就又嘱咐了姐妹俩好些话,等婉贵妃派来的宫人到达时,便送姐妹俩进了马车。

    谢璇跟谢玥如今是谁看谁都不顺眼,坐在同一辆车里的时候,也是各自看着外面不说话。

    谢玥本就是个骄纵的性子,前番罗氏挨罚的时候整日里红着眼睛可怜兮兮,见了谢璇的时候恨不得扑上来撕咬几口,却又不敢。如今罗氏归来,她虽得了罗氏的叮嘱,到底不晓得其中利害,依旧觉得自己有母亲撑腰可以欺负人,便渐渐的将腿撑开,挤占谢璇的半边空间。

    马车里空间毕竟有限,谢玥肆无忌惮的挤占了几回,渐渐将谢璇挤到角落。谢璇斜眼一瞧,便也忽然伸腿,将谢玥的腿踢到边上。

    谢玥大怒,立时道:“谢璇你做什么!”

    “伸懒腰啊,顺便伸腿。”

    “可你踢到我了!”

    “哦,那真是抱歉,是我疏忽了。”谢璇口不对心,道歉也是敷衍了事。

    谢玥哪里肯依,怒道:“你踢了我,只一句道歉就了事?”

    “那还要怎样?以前你欺负我的时候,不也是一句道歉就敷衍过去了么。”谢璇皱眉,“先前谢泽打澹儿的时候,夫人就说过兄友弟恭,做哥哥姐姐的要让着弟弟妹妹,你忘啦?”

    谢玥“你你你”了几句,想不出辩驳的话来,因上回姐妹俩厮打的时候她吃了老大的亏,这会儿没有罗氏在身边,她没有闹起来的胆子,哼哼了半天,才气道:“我告诉后面的姑姑,不跟你一起坐!”

    “好啊。”谢璇笑着看她,“看来老夫人的叮嘱你是半句都没听进去。”

    老夫人临走前百般叮嘱,要两人千万恭顺乖巧,和睦体贴,在宫里人跟前,哪怕是个小宫女小太监,也万万不能失了礼数。谢玥对那位善变的老夫人到底有些畏惧,嚷嚷了半天也没再有动静,直到马车听在宫门前的时候,才对谢璇重重哼了一声。

    待下得马车,谢玥就又是满面笑容起来。

    有二夫人摆在那里,谢玥的这点表里不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谢璇也乐得她不惹是非,便安安静静的到了婉贵妃的宫中。

    五公主这会儿正在练字,姑姑不敢去打搅,就叫两人在外头候着,等五公主练完了字听了宫人的回禀,这才高高兴兴的走出来,“璇表姐你来啦!”一转眼见了谢玥,便道:“你也来啦。”

    “见过五公主。”谢璇跟谢玥异口同声,见着闻声出门的婉贵妃的时候,自然又是问安。

    婉贵妃今日打扮得格外漂亮,彩绣金织的宫装勾勒出曼妙身段,乌黑的发间一只纯金的飞凤斜挑出来,珍珠流苏荡在耳边,贵丽内蕴。她身上衣衫严整妆容精致,完全不同于平常的家常打扮,谢璇正自诧异时,就听她叮嘱五公主道:“你先跟表姐们玩,我待会就回来。”

    “母妃要去哪里?”五公主仰头。

    “去昭仁宫,你父皇和皇后娘娘见召,这就得过去,五儿要乖。”

    “我也想见父皇!”

    “父皇昨儿才来看过你,今儿有正事,五儿跟表姐们玩吧。”婉贵妃低头在五公主脸上亲了一下,又像谢璇姐妹俩道:“你俩都是懂事的好孩子,先在这宫里陪着五儿玩,等我回来。”

    五公主便也乖巧道:“母妃放心。”扭头也在婉贵妃脸上蹭了一下。

    这样的亲昵落在眼中,谢璇竟升腾起些微羡慕。

    婉贵妃在宫中孤身一人,只有五公主这一个依靠,便时时将她放在心尖儿上,含着怕化、捧着怕坏,恨不得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她。前世今生,谢璇从未体味过这样的母女深情,哪怕跟陶氏相认后,母女见也是生疏冷落,从不曾想过这样自然的真情流露会是什么滋味。

    心里叹了口气,等婉贵妃出去了,俩人便跟着五公主入内玩耍。

    可五公主毕竟是个好动的性子,这宫里的一切早已熟悉,玩了片刻就有些心不在焉,到底是忍不住道:“晋王哥哥还在乐阳宫里养伤,咱们过去找他玩好不好?”

    这个疑问无异于命令,谢玥的“不太好吧……”还没说出口,五公主就已拉着谢璇往外头走了,回身瞧见谢玥还站在那里,便不满道:“还愣着做什么!”

    *

    三个人到了乐阳宫的时候,里头静悄悄的,五公主显然是经常来这里玩,堵住一个宫人就问道:“玉娘娘和晋王哥哥呢?”

    “回五公主,贵妃娘娘去了昭仁宫,晋王殿下搬到紫宸殿里去了。”

    三个人闻言折道紫宸殿,晋王正半躺在躺椅里,面前挂着一幅画。他的身边站着个高高的男子,约有三十多岁,身上玉佩绶带俱全,正是人称傻王爷的越王。

    五公主欢天喜地的走进去,见着越王的时候脚步一顿,喜色有所收敛,行礼道:“越王兄。”又朝晋王甜甜了声“晋王哥哥”。

    后头谢璇和谢玥各自诧异,连忙跟着行礼。

    越王原本负手站在晋王身后看画儿的,见了五公主便笑道:“五妹妹好啊,这两人是谁?”他三十出头的年纪,原本该是而立之年,当朝皇子更该有端贵气度,但据说他是在铁勒为质的时候受了惊吓伤了脑子,说话的时候慢吞吞的,对谁都是很和气的神态。

    五公主道:“这是我的表姐。”便走到晋王跟前道:“晋王哥哥在看什么?”

    “越王兄送了我一幅画,正在瞧呢。谢六姑娘要不要也来看看,或许你会喜欢。”晋王侧头,朝谢璇温文一笑。他负伤至今才一月的时间,原本养尊处优的人受了那样重的伤,这个时候都不敢轻易动弹,只在躺椅里冲她招手。

    旁边五公主一笑道:“原来越王兄也会赏画,我也要瞧瞧!”

    谢璇只好走过去,经过越王的时候却记着他前世的狠辣手段,忍不住的低了头,不敢去跟他有任何接触——

    这位可是条暗暗盘踞的毒蛇,登基后雷霆手腕整治了无数人,其中便有一半是当初对他有过言语不敬、或是曾看低过他的人,有些还是隔了十数年的仇怨,据说只是为了当时说错的一句话而已,可见此人太能记仇,半点也不能得罪。

    她夹着尾巴挪过去,站得离越王远远的,往那画上一瞧,倒是赞赏道:“确实是好画。”

    谢玥瞧着晋王如此平易近人,越王又素有草包傻子之名,并不是很惧怕,当下也跟过去,往那画上一瞧,却又没瞧出什么意思,转而开始打量殿内的陈设。

    晋王便扭头看向谢璇,“谢六姑娘看出来了?”

    “野老念牧童,倚杖侯荆扉。”

    “那是我一直神往的,相见语依依是最平和的田园之乐。”晋王的目光在画上流连,而后看向越王,“多谢越王兄费心寻来这幅画,我虽身在皇家,却一向喜欢田园乡野,平淡无争是我的秉性,山河图虽然壮丽辽阔,金戈卷虽豪迈雄浑,田园乐却更合我的心意。”

    越王便道:“你喜欢就好。”

    旁边的五公主和谢玥显然对此没什么兴趣,绕到别处玩去了,谢璇的目光还落在画卷上,回味着晋王的那句话,总觉得仿佛意有所指。

    按说以她对晋王浅薄的了解,这般温润平和之人,说话时便会以和气为上。他喜欢这幅田园图,只需夸赞就是,又何必扯上山河金戈?皇室中人心叵测,山河万里、金戈铁马,未必不会被人当做野心的暗示。

    那么他是在朝越王坦白心意,委屈求存?

    可他只是个十二岁的少年,根本不曾见过越王的真面目,又怎会作此求饶之语?

    谢璇暗暗的思量了一回,见兄弟俩还在观玩画卷,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越王毕竟是三十岁的人,跟三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没什么可说的,站了片刻就走了,还是那副略微有点发傻的样子,笑眯眯的跟众人道别,没半点架子。

    这里五公主便又跑到晋王身边,缠着他讲故事。

    晋王博览群书,虽只十二岁的年纪,腹中却有不少的典故珍藏。他原就是个浪漫的人,有时自己编出个故事来,也能引人入胜。四个人在殿中玩了好半天,就听外面人语依约,却是玉贵妃和婉贵妃一起过来了。

    两位贵妃难免又是就着孩子们的话题一阵寒暄,瞧着时辰不早了,婉贵妃便带五公主和谢璇、谢玥姐妹俩离开。

    *

    紫宸殿里,玉贵妃吩咐人将晋王抬回榻上躺着,瞧他唇边笑意未散,不由道:“果真是觉得这个谢家姑娘投缘么,这段时间就没见你这么高兴过。”

    “只是难得碰见这样的姑娘。”晋王似乎猜到了母妃的打算,并没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道:“那是越王兄送来的画,我跟他说我喜欢田园之乐,不喜欢山河天下。”

    “越王?”玉贵妃一愣,“你说这些是做什么?”

    “我也说不清楚,总觉得越王兄虽然看着痴痴傻傻,但有时候跟他独自站着,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好像背后有阴风似的。”晋王垂下眼睑,“儿臣这回受伤,人人都猜测是太子的手笔,可我总觉得……仿佛跟越王兄有关。”

    “越王……”玉贵妃沉吟,“可三司会审,刑部、大理寺和青衣卫都认真查了,跟越王没有半点关系。”

    “所以我也只是猜测,毕竟越王兄这个样子,手底下连个得力的朝臣都没有,未必能有这手段。”晋王到底是叹了口气,母子俩默然沉思。

    而在紫宸殿外,婉贵妃带着三个女孩儿没走几步,就有小太监匆匆走来,说是皇上召她。婉贵妃无奈,只好叫宫人陪着五公主和谢璇姐妹俩先回去。

    这里谢璇跟着走在五公主身后,见她跟谢玥都不跟对方说话,就觉得有些异样,试探道:“今儿晋王殿下讲的故事很有趣,可惜没讲完,下回公主若是听全了,可要讲给我们听。”

    “好啊。”五公主头一偏,“我只讲给你听!”

    这显然是俩人起了龃龉,想起今儿俩人相处的情形,恐怕是谢玥犯了老毛病,看到好东西就先想着自己玩,刚才又在晋王跟前抢着献殷勤,惹得五公主不高兴了。

    谢璇本来就想叫谢玥受些委屈回去,便惊讶道:“五姐姐又惹公主不高兴了么?”

    谢玥正是一肚子的委屈,被五公主压制了半天后心里憋着气,到底还没那等城府,赌气道:“我哪里敢惹公主!”

    五公主却是个骄横的性子,若有人敢惹她,必会十倍奉还。她本就是天之骄女,不会把谢玥放在眼中,闻言冷笑道:“瞧这委屈劲儿,倒像是我得罪了你似的!”

    九岁的姑娘心性未定,想起谢玥刚才跟她抢晋王哥哥的样子,越想越气,走到半路便吩咐道:“天色不早了,送两位表姐回去吧。对了璇表姐,下回谢池文社我还去,到时候咱们再玩。”

    说完便扬长走了。

    谢玥呆站在那里,眼里瞬时有泪花涌了出来。

    五公主那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