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30章

    出宫的路上谢玥一直在压抑着哭泣的声音,好容易出了宫门,谢玥怕是忍不住了,捂着嘴便往前跑,像是要赶紧逃离一样。

    谢璇乐得她吃瘪,好叫罗氏往后不敢随便让她来沾光。

    慢悠悠的走到护城河边,水面上波光粼粼、柳丝低垂,瞧向柳荫下自家的马车时,却见那里站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又是阴魂不散的韩玠。

    他必然又是刚当完值,身上还是那套光鲜的麒麟服,只是摘下了冠帽,月华刀也不在身上。似乎是诧异于谢玥哭着跑进车厢的样子,他一见了谢璇便递个眼色,以嘴型问道:“怎么回事?”

    “被公主嫌弃了。”谢璇低声一笑,问道:“玉玠哥哥怎么在这里?”

    “我正要去拜访谢叔叔,看府上的马车在这里,便等一等正好同行。”

    这自然又是守株待兔的伎俩了,谢璇踩着矮凳进了车厢,就见谢玥屈膝坐在角落里,正抱着膝盖在那里哭。她今儿来的时候满怀期待、兴致昂扬,却不料被五公主奚落嫌弃,这时候越哭越伤心,连谢璇进了马车时都没注意。

    外头车夫扬起鞭子,马车辘辘而行,韩玠策马在旁边跟着。

    谢璇坐了片刻,见谢玥还在那里哭个不停,她对罗氏算是恨之入骨,对谢玥也没什么好心肠,于是充耳不闻,闭目养神。养了半天神,到底是被谢玥的哭声吵得心烦,便掀起侧帘看外面的风景,谁知往外一瞧,没见着道旁风景,却被一道侧影拦住了视线。

    这个韩玠!

    他的马跟车子步调一致,走了一段路,始终端端正正的将修长的腿和挺拔的腰身堵在谢璇的跟前。谢璇不想跟他搭话,便赌气摔下帘子,继续闭目养神。

    耳边是谢玥断断续续的抽泣声,眼前晃来晃去的却还是韩玠的腰身。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曾经无比熟悉,腰上有箭伤,腿面有刀疤,他曾经将她抱在腿上,夫妻密语,耳鬓厮磨。

    这些讨厌的记忆!

    谢璇烦躁的翻个身,努力让自己想些别的。

    回到恒国公府的时候已是红日西倾,韩玠自去拜访谢缜,谢璇便跟谢玥回棠梨院。

    谢玥红着个眼圈一路跑回去,等谢璇到了的时候就听到她在屋里跟罗氏哭诉“……她们都不喜欢我,五公主只跟谢璇玩……”

    西跨院里谢珺已经等着了,见得谢璇回来,便将她拉进屋里,“怎么回事,谢玥回来就开始哭,说你挑拨生事,让五公主不跟她玩?”

    “她的话也能信啊。”谢璇撇嘴,将外裳解下来递给芳洲,拿温水擦了脸后由木叶帮着重新梳妆,又解释道:“五公主本来就被贵妃娘娘捧在手心里,自然是要事事以自己为先,可今儿她俩一起的时候,最初谢玥还能把持住,后来见着好东西就要抢在五公主前面,五公主怎么会高兴?”

    “不是你的错就好,就只怕她又去老夫人那里告恶状,反而委屈了你。”

    谢璇哼了一声,“她倒是去告状啊,难道我还怕她?今儿她在晋王跟前抢五公主的风头,惹得五公主不高兴,抖露出来,理亏的又不是我。”

    一直等到用晚饭的时候,罗氏和谢玥那里也没闹出什么动静来,想必是罗氏夹着尾巴做人,并不敢再惹是生非。

    只有谢玥那里不高兴,吃饭的时候眼睛里还含着泪包,到底也没去告状。

    之后谢缜问起来,罗氏也抢着掩饰,没提谢玥受的委屈,更不再提让谢玥进宫的话。

    然而她这里虽压下了,谢老夫人那里却未必不知情。

    当日谢玥出宫后就哭着跑了出来,随行的婆子受了老夫人嘱咐,自然是要如实禀报的。

    恒国公府虽是承袭爵位,如今的三位老爷却都没什么建树,当家的谢缜更是有荒唐之名,府里还能保持着如今的地位荣华,多半是靠着宫里的婉贵妃,那可是万万不能得罪的。是以谢老夫人在有关婉贵妃的事情上格外留心,打点人跟那日的宫人一问,才知道是谢玥惹得五公主生气了。

    这哪里得了!

    谢老夫人本就不是真心疼爱谁,不过是谁肯奉承她就多给谁几颗糖罢了,往日里虽偏袒着罗氏和谢玥,但事情一旦涉及皇家,那可就完全不同了——跟五公主比起来,谢玥根本不值一提!

    这日众人往荣喜阁中问安的时候,谢老夫人便提起此事,将谢玥重重斥责了一番,连带着夹了尾巴赔小心的罗氏都受了数落,想着辩解几句,却也只招来更多的怒气。

    老夫人斥责完了,怒哼了一声,丢下满屋子的人,到内室去了。

    罗氏母女极少被老夫人这样斥责,一时间慌了神,想跟着进去跟谢老夫人解释,却被人拦在帘外。

    谢玥嘲讽的看罢了好戏,转头一瞧,恰在岳氏脸上捕捉到一闪即逝的冷笑。

    沆瀣一气的两个人起了内讧?这绝对是好事!

    *

    没过几天,宫里便有消息传来,说是圣驾要到虞山行宫去住上一程子,按照往年惯例,会带功勋大臣及其家眷,在行宫举办射猎赛马等事。

    恒国公府中谢老夫人上了年纪,罗氏屡犯错误后正在受罚,便议定由岳氏带着姐妹们前往。

    八月初七那天,御驾出了皇宫,一路浩浩荡荡的往虞山而行。

    虞山在京城的东北边儿,离最近的阜成门也就二十余里的路程,只因那里建了皇帝的行宫,便将方圆十数里的百姓都迁往别处,皇帝选了最好的地段建行宫,周围山环水绕,零星的一些庄园赏赐给勋贵大臣们,地方宽敞、风景又好,委实是个赏景行乐的好地方。

    元靖帝年已五十,最是喜欢热闹,这一路又带了宫里的乐队随行,加上六局随从和卫队倚仗,行宫外早已是旌旗飘飘,人马往来繁忙。

    谢家的马车自然是要跟在御驾后面很远的地方,到得庄园里休整一番,便往行宫中去。

    行宫在东西南北四方都设有门,岳氏带着谢璇、谢珺、谢珊、谢玖姐妹几个慢慢的走着,不时就能碰见几个面熟的人。罗氏还受着每天正午跪祠堂的责罚,谢玥又因惹怒五公主的事情而被谢老夫人斥责,这回就没来。至于三房的谢珮,她跟其母隋氏一样安静淡然,这回也没来。

    前面谢缜和谢纡并肩而行,带着谢鸿、谢泽和谢澹。

    这会儿正是晌午,京城的豪贵世家云集一处,触目便是绫罗绸缎,金钗银簪,男子们因要单独领宴,但凡有官阶的都穿了朝服前来,有些命妇们因要先去拜见皇后和两位随驾而来的贵妃,虽不必穿着正经的翟衣珮绶,却也都打扮得严整贵气,一眼看过去,叫人眼花缭乱。

    这虞山行宫占地极广,诸多宫殿亭台随地形布置,中间是一方极宽广的湖,随了山名唤作“虞湖”。

    湖的西侧是马球、赛马的场地,北边一大片树林山丘直通背后的虞山诸峰,正宜射猎,南面儿是规制内的一些殿堂楼阁,并有恢弘宽敞的临水场地,可用于赐宴。东边则是成片的秀气宅院,仿了南边流水人家的景致,将虞湖的水引过去,穿插着建许多独门院落,情致盎然。

    这会儿正是晌午的时候,恰巧天气晴好,几朵薄薄的云偶尔飘过,夹杂清风送爽,叫人精神舒畅。

    宴会早已准备妥当,一眼看过去,清一色的收腰圆桌配六张圆凳,沿着虞湖的水岸铺设迤逦,看不到尽头。

    光禄寺专事赐宴等事,事先已根据各家上报的名单分好了席位,这会儿宫女太监们引众人入座,井然有序。

    谢璇穿行在桌椅之间,啧啧称叹不止。

    要说如今太平盛世,当真是繁华富庶、绮丽奢靡,这一场赐宴下来,世家里的上千号人白享受一顿皇家盛宴,若是折算成银子,怕不轻易过万?

    元靖帝对子嗣宫妃如何姑且不论,对于这朝政天下,却也尽了十分的心思。虽说这些年渐渐的让太监和首辅坐大,但多年来勤政爱民的根底使然,国库里充盈富庶、百姓大多也能安居乐业,着实是难得。

    只是想到将来越王上位后的种种,谢璇唇边的笑意便收敛了几分。

    这一世她想自保,也想保护好谢澹。前世恒国公府最终被越王抄家,是那二叔惹的祸事,此生若是谢澹能顺利承袭家业,自然不能再叫二叔去与越王兜搭,招来灭顶之灾。

    其实谢璇更盼着越王出点意外,不叫他登基。可她一介十来岁女儿家,要自保都费力呢,又哪有能力去扭转这些?

    好在越王登基还得十来年,中间会出什么变故还是说不准的。

    谢璇也只能先解决了目前的困境再说。

    女眷们依次入座,谢家五位女眷的桌上缺着一人,安排的正是韩采衣——

    韩采衣的母亲韩夫人是正经有品有位的侯夫人,自然有别桌安排。她上头倒是有个庶出的姐姐,却是跟谢珊一样的沉默温柔,轻易不会出门,这回也是没来的。

    因两家是世交,韩采衣跟她们坐在一处,自然也是高兴的,问候过了岳氏和姐妹们,韩采衣便跟谢璇坐在了一处,捏着她的手,“又见面啦。”

    谢璇一笑,只听岳氏问道:“采衣,你母亲也来了吧?”

    “嗯,她就在那边——”韩采衣指着贵妇云集之处,笑道:“我母亲路上还念叨呢,说是许久没见夫人,很是想念。”

    “确实是许久没见,回头得好好说会儿话。”

    说话间上头的礼官宣布赐宴,一套繁琐仪程之后,便是开宴。

    待得宴会结束,皇帝今儿车马劳顿自然要去休息,便叫众人且散去,入暮再来赴夜宴——元靖皇帝早年做皇子的时候曾亲自率兵在北边征战,见过铁勒人夜间在草原上点起篝火烤羊肉的情形,虽说不能在京城中照搬,却也按捺不住,仿照此形式来开夜宴,以篝火宫灯取亮,配以歌舞百戏,也是热闹。

    这里岳氏等人坐了一阵,就见韩夫人在小内监的指引下来找韩采衣了。

    见着岳氏和谢家的几位姑娘,韩夫人自是一脸的笑意,同岳氏相互问候过,又将姑娘们夸了一遍,什么谢珺的端庄大方,谢珊的柔顺秀气,谢玖的俏美多姿,谢璇的漂亮玲珑。

    末了,韩夫人特地坐在凳子上拉了谢璇的手,“璇璇如今都大好了吧?上回国公爷亲自过来,可把我担心坏了,只是这几个月事忙,虽往府上去了两遭,却没见着你,着实叫人挂心。”

    谢璇小木头一样站在她跟前,嗯嗯啊啊的应着,道:“谢夫人关怀。”

    “瞧这孩子客气得,”岳氏一笑,“若不是缘分不够,你往后就该叫她做娘了。”

    谢璇低垂着头,暗暗撇嘴。

    阿弥陀佛,幸亏缘分不够,她难得重活一回,半点都不想再跟韩夫人这个女人当婆媳!前世韩夫人的诸般暗里刁难历历在目,她很清楚这个女人比谢老夫人还要看她不顺眼,虽说心肠不似岳氏这般歹毒,但不间断的折腾之下,也叫人心力交瘁、抑郁难当。

    跟她当婆媳?那完全就是折磨!

    心绪起伏之间,谢璇怕人看出她的情绪,便拉着谢珺的手慢慢走。

    旁边韩采衣察觉了她的不对劲,问道:“不舒服么?”

    “可能刚才喝了太多茶。”谢璇偏头冲她一笑,一抬头就见迎面韩玠走了过来。他今日只在宴上当值,宴散后可以休息到明儿早上,这会子已经换下了青衣卫的麒麟服,只穿一身玄色暗纹织锦的夏衣,底下踏着墨色皂靴,头顶是精雕细刻的铜簪,整个人修长挺拔、精神奕奕。

    韩夫人见了他,便道:“终于得空了?”

    “母亲,二夫人。”韩玠拱手行礼,眼神自然而然的落在了谢璇和韩采衣这边,“唐灵钧刚捉了许多斑鸠,正张罗要烤着吃,一起走吧?”

    谢璇正待拒绝,韩采衣已经拉着她的手高兴道:“好啊!”

    前头岳氏和韩夫人笑得慈爱,谢璇瞅着韩夫人那张脸就觉得膈应。看这情形,恐怕二夫人当真要和韩夫人一起去说话,到时候难免拉着她作陪,那简直就是折磨!与其看这俩夫人的脸生厌,相比起来,还是烤斑鸠有趣些。

    谢璇便扭头问谢珺,“姐姐你去么?”

    谢珺原本并没打算去,她毕竟是要出阁的人了,不好跟着一群孩子们胡闹。只是放心不下谢璇,想着过去散散心也好,便道:“那我陪你过去,二妹妹和三妹妹要去么?”

    “我们不去了吧。”谢玖和谢珊倒是一致。

    谢珊素来沉默低调,在二夫人跟前更是不敢胡闹,谢玖则是高傲自负习惯了,才不屑跟顽皮的孩子们去做烤斑鸠这样无趣的事情!于是姐妹俩跟着岳氏和韩夫人,一路谈笑风生的走了。

    这里谢璇、谢珺和韩采衣跟着韩玠往北面的树林那边走,韩采衣按捺不住,“哥哥,今晚的夜宴你知道要做什么吗?”

    “无非点了宫灯篝火,歌舞取乐罢了。”

    “我瞧虞湖边已经备了好些船只呢。”

    “那就游湖。”韩玠偏头叮嘱谢璇和韩采衣,“晚上游湖太危险,你和璇璇都小,不许独自乱跑,得叫我跟着。”

    谢璇撇了撇嘴,“我才不乘船!”拉着韩采衣跑了两步,到前面去了。

    韩玠失笑,又向谢珺道:“今晚人多事杂,若非必要,还是别乘船的好,你劝着璇璇些。”谢珺自非谢璇那样容易对韩玠使性子的脾气,略一深思,觉得韩玠三番五次的叮嘱,或许是有暗藏的情由,便道:“请放心。”

    *

    唐灵钧捉的斑鸠竟有二十来只,此外还打了两只兔子。

    谢璇在烧了那一幅毛毛虫的画之后,对唐灵钧稍有改观,觉得这少年虽顽劣,却也挺有趣,瞧着那一地已收拾好的猎物,啧啧称叹,“不是明日才会狩猎么?你这么早就动手,不怕皇上怪罪。”

    “午宴没吃饱,还不许我打点野味垫肚子?”唐灵钧说得理直气壮。

    谢璇闻言诧异,韩采衣却心直口快,“表哥你就在御前领宴,那可都是御厨做出来的,还没吃饱!”说着摇头叹息揶揄道:“瞧着这样精干,原来食量那么大,是不是要给你一只关外的烤全羊你才能吃饱?”

    “你知道什么,御前领宴那简直就是……额……”他瞅着附近没旁人,便压低声音道:“受罪。”

    韩玠仿佛心有同感,但笑不语,韩采衣却好奇道:“怎么这样说?”

    底下的火堆已经架好,韩玠正蹲在那里生火,唐灵钧一面帮忙,一面解释道:“规矩太大,没时间用饭呗。皇上一说赐宴,你们远远的站在桌边谢恩也就是了,我还得跪下了谢恩。等皇上赐酒、赐茶或者赐一道菜,每回都还得跟大家一起跪地谢恩,听他们说好多恭维的话,谢完了恩再起来菜都凉了!”

    他这般口无遮拦,逗得韩采衣咯咯直笑,韩玠瞧他一眼,告诫道:“别太放肆。”

    韩采衣斜睨着唐灵钧,依旧是打趣,“他敢抢在狩猎前偷着打斑鸠,还有什么不敢放肆的。”

    唐灵钧嘿嘿一笑,依旧没有要收敛的意思。

    谢璇只知道唐灵钧的父亲曾是个大英雄,对平远伯府的事情却知之甚少,瞧他们几个围在那里热热闹闹的烤兔子燎斑鸠,便退到谢珺身边,好奇道:“姐姐,怎么他敢这么放肆?”

    “他的父亲唐樽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后来他为国捐躯,皇上一直念念不忘,对唐灵钧也格外宽容。”谢珺是常受谢老太爷点拨的人,对这些事了解的不少,便拉着谢璇到亭子里坐下,娓娓道来。

    “是在大概二十多年前,皇上虽励精图治,但边关的积弊还未消除,百姓虽然渐渐富庶,战事上却经常吃亏。那时候铁勒有个南苑王勇猛无比,每年春秋都要带人劫掠,甚至一度逼近京城。我朝武将几乎都往北边去过,却无人能够胜他,后来皇上迫于无奈,便将越王殿下送到铁勒为质,并答应每年送布匹银两等物。”

    ——其实与岁贡无异,只是不好说那么难听罢了。

    谢璇点了点头,那个南苑王她听说过,上辈子韩家父子三人驻守雁鸣关外,就是为了防着那个据说是凶神恶煞的铁勒人。

    谢珺续道:“直到大概元靖十九年的时候,唐樽将军头一次打败了南苑王。之后他愈战愈勇,用兵神出鬼没,作战又英勇无敌,打得铁勒人闻风丧胆。到第二年,越王殿下因他得以回朝,我朝的腰杆子也挺了起来。之后的几年他驻守雁鸣关,非但铁勒人,就连西边的那些小国都深惧他的威名。没了边关之忧,皇上又勤理朝政,才能叫百姓安居乐业,无人敢犯境欺凌。”

    “那他怎么又战死了?”

    “这个谁也说不清楚,元靖二十五年的时候他才二十七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却不幸战死沙场,叫人十分惋惜。不过他驻守在雁鸣关六七年,带出了一支无人能敌的铁骑,南苑王在他战死后曾率兵犯境,却大败而归,险些丢了性命,此后再无人敢造次。”

    谢珺说起那些铁血激荡,神情中全是钦佩,“唐樽将军是这几百年中难得一见的将才,他出身草莽,战死后追封伯位,而且跟其他追封的爵位不同,这是能世袭的。皇上隔了这么多年都惦记着他,所以唐灵钧格外受照拂。”

    “难怪唐灵钧有恃无恐……”谢璇心下感慨,转头瞧向正在烤斑鸠的那群人,就见唐灵钧正好站起身来,手里挑着一只刚烤好的斑鸠。

    他是寻常贵公子的打扮,腰间锦带上悬着一枚玉佩,更显其高挑,少年郎的勃勃生机混着那顽劣笑容,像是四野间不羁的狂风,举止随性。

    谢璇和谢珺本就坐在下风口,那香味儿飘过来,着实诱人。她原本没打算吃的,闻着香味儿不由心动,想着要不要过去烤一只。

    那边唐灵钧已经朝她走过来,举着手里烤好的斑鸠,还是和从前一样咧嘴笑得欢畅,“嘿,那天吓到你了,今儿送个斑鸠赔罪。”

    他还没走到谢璇跟前,后面韩玠也举着一只斑鸠走来,看那神情,分明也是想先给谢璇尝鲜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