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31章

    唐灵钧走得早,抢先到了谢璇跟前,将那斑鸠往谢璇跟前一递,“喏,烤得香喷喷的,保管你还想吃第二只。料我也撒好了,谢姑娘放心吃就是。”

    后头韩玠也几步走过来,“璇璇吃这个,外酥里嫩,合你的口味。”

    两只诱人的斑鸠放在眼前,谢璇一时间馋虫大动,然而她不想吃韩玠烤的,便想去拿唐灵钧的那只斑鸠。谁知道韩玠猛然俯身握住她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动作——

    “那一只洒了太多芥末,谁都不能吃。”

    额?谢璇诧异的看向唐灵钧,就见他眼中藏有捉弄般的笑意,想必是真的放了许多芥末。

    果然是顽劣不改,一点都不像大英雄的儿子!谢璇扭头,拉着谢珺站起身来,就见韩玠还是不死心的将斑鸠往她跟前递,“不尝尝么?”

    “我和姐姐自己烤。”谢璇小嘴儿一撅,拉着谢珺走到火堆边上,在韩采衣的指点下烤斑鸠,自食其力。

    后头韩玠和唐灵均举着斑鸠面面相觑,唐灵均素来顽劣,那斑鸠上洒了太多芥末没法吃,就四处寻摸着,看能不能骗那个小孩子吃下去。韩玠仿佛能看穿他心思似的,右手一扬,手中的斑鸠连带着插在其间的铁丝飞出去,稳稳钉在了树干上,那斑鸠儿上下颤动,香气四溢。

    唐灵钧愣了一瞬,待回过神时,韩玠已经伸左手握住他的斑鸠,右手伸出卡住他的脖颈,手腕翻转之间,将那涂满了芥末的斑鸠送到他的嘴边。

    这斑鸠当然是没法吃的,唐灵钧咬死了牙关,挣扎着想脱离韩玠的控制。

    可韩玠年长力强,且个头上也占优势,手臂牢牢锁住他,就跟铜套铁箍似的。唐灵钧心下发急,便抬腿踢向韩玠,韩玠随之应变,两人上半身捆在一处,下半身缠斗往来,一时间踢得脚下树叶尘土乱飞,那斑鸠自然没法吃了。

    韩采衣瞧着有趣,将手里的斑鸠交给谢璇帮着烤,站在那儿拍手叫好,笑成一团。

    好在唐灵钧也非庸碌之辈,家传的底子加上这些年顽皮捣蛋后练出的应变身手,且他双臂都是自由的,缠斗半天后,成功逼得韩玠收手应对。

    这一收手,唐灵钧便得了空隙,也顾不上报仇雪恨了,嗷嗷叫着逃到远处,绕个弯子重新到火堆边烤斑鸠去了。

    韩玠也不再纠缠,站在原地哈哈笑了几声,回身取了自家完好无损的斑鸠,优哉游哉的咬起来。

    *

    夜晚的虞湖波纹平静,绕湖遍植柳树老槐,这时候树枝上缀满了五颜六色的宫灯,上头糊着的彩纸折了烛光,便成五彩斑斓的世界。仿佛提前到了元夕夜的花灯会一样,诸般精巧奇趣的宫灯挂上来,如鱼、如兔、如鹰、如虎,如海棠、如牡丹、如梅花、如兰草,但是这些宫灯,就能叫人看大半个夜晚。

    这一夜风清月明,星光朗照,虞湖边的空地上,每个几十步便有一堆熊熊篝火,照得夜空亮如白昼。

    元靖帝携皇后和两位贵妃坐在高台之上,俯身看篝火间的清衣丽影,那一带宫灯蜿蜒在水边,于湖面上映出琉璃世界。

    贵妇们大多聚在高台附近,就着长案上的果点,观赏篝火间的曼妙舞蹈。

    丝竹管弦之声依约,站在湖岸边的时候远近适宜,正好细听。

    谢璇和韩采衣拉着手儿慢行,后头谢珺和谢玖并肩赏灯——谢珊像是白日里累着了,晚上只在住处修养,倒没有来。岳氏因为要跟着韩夫人一同到高台南边去,便叫姐妹三个各自带着丫鬟,她却没空看着了。

    毕竟是夜色之中,元靖帝怕人掉落湖中,沿着湖岸没几步便设一名侍卫,是以虽然男女穿插而行,天子脚下倒没人敢轻薄不轨,谦逊有礼之间,井然有序。对面的韩玠和唐灵均并肩而来,见着谢璇等人时正好凑过来。

    唐灵均脸上笑得神秘兮兮的,“这里人多了太挤,有个好玩的地方你们去不去?”

    “哪里?”韩采衣很感兴趣。

    “就在南边的交泰殿,那儿站得高,跟皇上看到的景致是一样的,还不用挤来挤去看这些木桩子一样的侍卫,对吧,表哥?”

    有时也要做“木桩子般侍卫”的韩玠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谢璇有些犹豫,“怕是不好吧。”

    “无妨。”倒是韩玠开口了,“那边虽说修成了殿,其实平常并没有人去,倒是个观景的好地方。我们只过去赏景,不闹出太大动静就无妨。”

    谢璇瞅了一圈儿——唐灵钧、韩玠、韩采衣、谢珺、谢玖,加上她们带的三个丫鬟也就九个人。这里头除了唐灵钧,其他人都是熟悉的,不会闹出大动静,就是这个唐灵钧……

    狐疑的眼神递过去,唐灵钧立马保证,“小爷识得分寸,怕什么!”

    他识得分寸?谢璇差点哂笑。还没说什么呢,旁边韩玠又劝道:“待会怕是有更多的人来这边,届时湖上画舫开动,来去的人太繁杂,倒不如去交泰殿那里,观景最好。”

    他这样劝说,反倒让谢璇觉得疑惑,仿佛韩玠是非要她离开这湖岸一样。

    忍不住回头看了谢珺一眼,就见谢珺点头道:“既然他们都觉得好,过去瞧瞧也无妨。”旁边韩采衣早已跃跃欲试,谢玖看起来也是挺期待的样子,谢璇也不再犹豫,拉着韩采衣的手便开始走,“那就早点走嘛。”

    站在交泰殿前的玉玠上居高临下,入目的风景果然不同。

    那一带宫灯次第点缀,但见湖岸边柳枝婆娑,丽影照水,星辉月光与宫灯照映入水,果然是别样的景致。几个人都还是头一次到这上头来,各自觉得新奇,或是围着点阁瞧,或是四处观玩,颇有兴致。

    只是毕竟高台上人少又空旷,偶尔夜风拂过来,在仲秋的夜里带着点凉意。

    谢璇极少在入夜后出门,这回想着白日里温暖,就没带外罩,这会子临风而立,才觉肩头微凉,有点瑟瑟的。她原本扶着汉白玉的栏杆,此时觉得触手冰凉,才悻悻的收回了手,忽觉有人站到身后,回身一瞧,竟是韩玠。

    韩玠这次倒是没把披风罩在她身上,只是立在她身后赏景,顺便撑开披风。他本就修长高大,那披风撑开来,轻易能将谢璇罩到里面去,一丝风都漏不进去似的。

    谢璇瞧着远处的华灯流彩,身后韩玠的气息却总是无法忽视,搅得她没法安心赏景,想要转身离去,迎面却碰上了他的胸膛。

    韩玠两手扶着白玉栏杆,故意将披风压在掌下,撑成个小帐篷,外人便也看不到其中的情形。远处灯火辉煌,此处唯独阑珊,谢璇仰头与他四目相对,朦朦胧胧的,只觉其容颜俊美,京城里所有的公子王孙加起来也比不上他。

    可是那又如何?公子如玉,却非良人。

    谢璇盯着韩玠,声音客气,“玉玠哥哥,请让一让。”

    “你还是在躲我?”韩玠躬身,对视她的眼睛,“还在生气。”

    “我为何要生气,只是想往别处去看看。”谢璇声音淡淡,扭过脸不看他。

    “哦。”韩玠低声,“可我不想放你走。”不像是其他纨绔子弟调戏姑娘时的玩笑语调,他的声音沉沉的落在耳中,掺杂着某种情绪,仿佛是心声吐露,诚挚无比。

    呼吸落在谢璇的腮边,韩玠强忍着低头亲过去的冲动,心底里的歉疚与爱意如水火煎熬。

    两人目光交织,韩玠只管悠悠的盯着谢璇,唇角微微挑起,如有无声的话语传来。像是前世两人独处,谢璇专心赏景或者吃糕点或者发呆,偶尔瞥过去,韩玠也是这般看着她,目中微含笑意,如有无数言语。

    渐渐的,谢璇不知为何,竟然有些红了脸。

    她咬了咬唇,试着推搡韩玠的手臂,想要离开。

    “璇璇,以前我若有做错的,我会悔过恕罪。你是我的妻,是祖父们定下的,即便我父亲答应了,我祖父没答应,还是该作数。”韩玠俯身,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会护着你长大,一直到出阁嫁入我韩家,好好的待你,比对谁都好。”

    谢璇听到“悔过恕罪”之语时心里掠过一抹诧异,然听到“嫁入韩家”几个字,便觉刚重生时的那股戾气又回来了,忍都忍不住。

    嫁入韩家,没有夫君,只有那个婆婆么?

    谢璇压低了声音道:“韩玉玠,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愿意嫁进你韩家?对,我是喜欢跟采衣玩,但是你们韩家的门,我半步都不想踏入!”

    韩玠显然一愣,她叫他“韩玉玠”,而不是“玉玠哥哥”,那就说明她真的生气了。就像是前世,她撒娇的时候叫他玉玠哥哥,恼怒的时候会叫他韩二,真正生气了的时候,便会连名带姓的叫他韩玉玠。

    更叫他惊讶的是后面一句话,她不想踏进韩家的门?

    她跟韩采衣的交情如旧,可她如此不喜欢韩家,难道靖宁侯府中,除了他这个不称职的万恶的该下地狱受煎熬的夫君外,还曾有人叫她不快?

    想要低头再问时,谢璇仿佛察觉了刚才的失言,已经撩起他的披风,矮身自他手臂下钻了出去。

    她这会儿还未长高,蹲身一钻,便如小豹子般灵活。

    逃离了韩玠的束缚,谢璇绕过拐角,目光扫过虞湖的湖面,忽然一惊。

    湖面上已经有了十来只画舫,上面多是贵家千金们游湖赏月,华灯相映,各自成趣。只是这会儿仿佛起了什么乱子,那些原本端坐舫中的姑娘们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探出头来,齐齐看向湖心的一艘远离众人的画舫。

    再仔细一瞧,那画舫边上的湖面水花腾起,像是有人落水了的样子。

    谢璇诧异之极。按说元靖帝设的夜宴,那些画舫上除了船工,都有侍卫陪伴,防着的就是有世家千金不慎落水。即便有了危险,那些侍卫也能及时营救。

    可现在瞧着,那艘画舫上似乎并没什么侍卫,倒是周围几艘船的侍卫飞身去救,顾此失彼之间,另一艘船中的姑娘也没站稳,不知怎么的就掉了下去,乱作一团。

    另一侧谢珺、韩采衣等人也瞧见了,齐声道:“怎么回事!”

    众人一起聚到视野最好的地方,见有许多侍卫驾舟过去营救,从湖里捞上来三位淋成了落汤鸡的姑娘。剩余的人自然也没心情再游湖了,各自归岸。而在岸边,发现了异常的众人也都聚在一处,指指点点。

    韩采衣最是吃惊,“不是每艘船都有侍卫么,怎么会落水的!”

    “唐灵钧——”站在最后的韩玠忽然出声,嘱咐道:“我过去看看,你送谢家三位姑娘和采衣回去,路上别耽搁,也别跟任何人提起,就说咱们在这些殿里闲逛,什么都没看见。都记住了?”

    在场的众人都是世家出身,知道韩玠这是要大家都撇清干系,不卷进众说纷纭里,各自点头。唐灵钧更是拍着胸脯保证,“表哥放心,保管一根头发都不少她们的。”

    韩玠无奈而笑,一掠下了高台,往虞湖边走去。

    这里唐灵钧便招呼着众人回去。

    谢璇跟谢珺回到住处的时候,岳氏还没回来,谢玖自回屋去找谢珊,谢璇却拉着谢珺进了内室,满心的好奇,“姐姐,玉玠哥哥是不是知道今晚的事情?”

    “我猜是。今儿去烤斑鸠的路上他就叮嘱我,叫我劝你别去坐船。可能是近来你总是跟他对着干,我猜是他不放心,怕你偏偏去坐船,才会执意招呼咱们去交泰殿。”谢珺沉吟,“恐怕他是早就知道了信儿,不想咱们涉险。”

    “他是青衣卫中的人,消息自然灵通些,不过——”谢璇有些尴尬的看着谢珺,“我跟他对着干,很明显么?”

    “明显啊,今儿连三妹妹和采衣都看出来了,偷偷问我,韩玉玠是不是哪里得罪了你,你像是总跟他对着。”谢珺笑着捏捏妹妹的脸蛋,“我不知情由,只能撒谎,说是为了退婚后避嫌,你年纪太小,才会举止失当。”

    谢璇摸了摸鼻子,她真的表现很明显么……韩采衣也就算了,今儿短短一天,居然连谢玖都看出来了。

    姐妹俩说了会儿话,就见岳氏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岳氏一进院子就招呼谢玖和谢璇姐妹俩聚在一处,问道:“今儿虞湖上发生的事儿,你们都知道了吧?”

    谢珺和谢璇自然记着韩玠的嘱咐,可当时还有个谢玖在,她是岳氏的亲闺女……两人并没吱声,看向谢玖时,就见她面不改色的答道:“当时我们在南边的那些殿宇院落之间闲转,倒是没看见,发生什么事了吗?”

    “好好的一次夜宴,却有人在游湖的时候落水了,听说皇上很生气呢,嗐。”岳氏将当时的经过讲了一遍,念佛道:“幸好你们不在水边,我听说这事儿的时候吓坏了,就怕你们有闪失。这算是什么事儿呢,唉,你们也早点去歇息,明儿还要去兽苑呢。”

    谢璇和谢珺跟着惊诧感叹了一下,便各自回去安歇,院里重归寂静。

    而在元靖帝的寝宫里,却是完全不同的氛围。

    老皇帝这回是心血来潮驾幸行宫,原想着在世家勋贵们跟前彰显皇家恩惠和威仪,谁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

    为了晚上的夜宴,他特地抽调了禁军沿湖守卫,并安排青衣卫的人在每艘船上守护,可平白无故的还是有世家千金落水,叫他颜面何存?

    元靖帝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狠狠将随驾而来的青衣卫指挥使蔡宗训斥了一通,顺手抄起案上的一本文书,便摔到蔡宗身上。底下蔡宗跪得笔直,垂首听训,那文书砸在头上的时候也纹丝不动。

    他的身旁站着首辅郭舍,五十余岁的老狐狸惶恐的请皇帝息怒,抬头时,目光却与元靖帝身后的掌印大太监冯英相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