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32章

    韩玠远远的站在寝宫外,旷地上的篝火渐渐的衰弱下来,照得他脸上忽明忽暗。

    虽说元靖帝已经宣布散去,这附近还是有些顽皮的世家子弟在玩闹,虽没敢发出大动静,不过人来人往,显得坐在桌边尝蜜饯的他也不是很突兀。

    好友卫远道走过来,在他隔壁坐下,“你也觉得不对劲?”

    “当然是有猫腻,只不知他们还有什么打算。”韩玠将一杯酒平平甩过去落在卫远道面前,问道:“你爹呢?”

    “应该也在里面挨骂吧。”卫远道笑了笑,将酒一饮而尽。他的父亲卫忠敏是当朝次辅,这回也随驾前来,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逃脱不掉。

    卫远道年纪轻轻便有才名,虽说不擅长诗词歌赋,于文论史学却极有造诣,年纪轻轻的便是皇帝钦点的探花郎,也是京中许多闺秀的春闺梦里人。

    不过很可惜,这朵名花已经有了主,定的正是谢璇的三姐姐谢玖。

    韩玠饮一口酒,目光落在寝宫门前,“我猜蔡大人定会挨罚,现在只求高大人别挨打,否则底下的兄弟们又该倒霉了。”

    ——高大人是青衣卫副指挥使高诚,秉性酷烈狠毒,在青衣卫中凶名最甚。他出身微末,年过三十还未娶亲,做事随性而为、不受拘束,除了会在皇帝跟前屈服外,连指挥使蔡宗都拿他没办法。不过高诚的任性也有资本,一身功夫和侦缉的本事少有人及,刑讯逼问上更是屡出新招,破了不少要案,若不是他名声太差、出身又太低,恐怕那青衣卫都指挥使的位子早就是他的了。

    卫远道自然听说过高诚的凶名,不由笑道:“他会拿大家出气?”

    “常有的事。”韩玠一笑。

    “那你呢?也被他拿来撒气过?”

    “他不敢。”韩玠勾唇,明灭的火光里,俊美的轮廓却显出狠厉。

    经历过生死,尝受过粉身碎骨之痛,一颗心早已坚硬如铁,除了怕失去谢璇外,这世间再没有令他害怕的事情。所以他虽是养尊处优的贵公子,出手却比谁都能狠,也比谁都坚韧不屈、无所畏惧,仿佛面前是烈火地狱,都能毫不犹豫的走进去。

    连一向没怕过谁的高诚,都曾说过韩玠很可怕。

    卫远道很好奇,“我听说你们没事时会打架比试,难道你把高诚打趴下了,叫他不敢动手脚?高诚的本事据说是青衣卫里数一数二的,打到他不容易啊。”

    他是韩玠的挚友,韩玠也没隐瞒,“倒没打趴下,不过他也打不赢我,自然不敢欺凌。”见四近无人,压低了声音道:“这回的事情,咱们看着就好。”

    卫远道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回去会转告家父。”

    两人又坐了会儿,便见几名侍卫将蔡宗和高诚叉出来,就在寝宫门口施刑,当着元靖帝的面,每人重责五十杖。

    高诚是个硬汉子,虽然打得下半身全都是血,却也吭都没吭一声,挨完打还自己站起来,到底是受了伤不便行走,踉踉跄跄的进入殿中跪下。

    蔡宗却是世家出身的人,能坐到这都指挥使的位子,一面靠的是查访情报的本事厉害,另一面靠的是出身好。他自然没有高诚那样的铁血冷硬,挨到第三十多杖的时候便低低哼着,最后被侍卫拖回了殿里。

    卫远道看完那边的情形,啧啧叹道:“像这样把痛全都憋在肚子里,回头不找人发泄,那就不是个人了,还好你能躲开。”

    韩玠哈哈一笑,再瞧过去的时候,就见首辅郭舍、次辅卫忠敏和蔡宗、高诚都走了出来。高诚那里踉跄着不要人扶,蔡宗到底扶着一名侍卫,走近了还能听到他的声音,“……此番多谢郭大人出言相助。”说的是感激的话,脸上却很别扭,仿佛不愿领这个人情似的——

    蔡宗不愿涉入朝堂派系争斗,对这位首辅一向敬而远之。

    首辅郭舍却是锊着胡须,笑得像个老狐狸,“同朝为官,自该相互扶持,蔡大人客气了。”

    待得众人近前,卫远道便迎到卫忠敏跟前,免不了跟郭舍客气一番。

    韩玠虽跟卫远道交好,但因出身武将家的缘故,跟卫忠敏和郭舍都不熟,他也不想去蔡宗面前撒盐,只是目光与高诚相对时,咧嘴笑了笑。高诚恨恨的握了个拳头,如风走了,仿佛那伤口一点都不痛。

    众人离去,剩下个韩玠还坐在那里,等周遭的火光都灭了,才瞧见越王笨拙的走出元靖帝的寝宫,跟送他出门的冯大太监客气作别,腆着个肚子走了。

    装痴卖傻,蛇蝎之心。

    可怜前世冯英跟郭舍机关算尽,最终却落得兔死狗烹,实在活该!

    韩玠冷笑了一声,起身离开。

    *

    虽有虞湖落水的风波,第二天狩猎时却还是热闹非凡。

    元靖帝虽年过五十,年轻时却也是拉过大弓打过仗的,到如今虽说拉不开硬弓,每年的狩猎上却也格外有兴致,据群臣们夸赞,那是“天赐之命,神力无敌,打个老虎豹子不在话下。”

    谢璇等人是闺中之秀,自然无需去参加那射猎之事,而是由皇后引着,浩浩荡荡的到后山上去观景。站在山腰往下一看,便见整整齐齐的旌旗之下,男儿们穿好了铠甲骑着骏马,颇有神勇之姿。

    元靖帝一马当先,挽弓搭箭,冲入林中。

    侍卫们随行驾侧,亲王功勋子弟们紧随其后,留下朝臣们侯在原地,等着元靖帝的猎物。

    谢璇虽然喜欢跟韩采衣玩,但瞧着岳氏跟韩夫人那分不开的身影,便觉得心烦,于是放慢了脚步,同谢珺、韩采衣走在最后,倒也自在。

    韩采衣出身将门,比起这山间景致,其实更想看林中射猎的情形,一步三回头的瞧着山下丛林,不时的指着外面的空地,“你瞧你瞧,有人打了只豹子!呀,还有鹿!”一时又是期待,“哥哥今天当值,正好跟着去狩猎,不知会不会有什么收获。”

    这般兴致勃勃的走了半天,韩采衣忽然停下脚步,“你们瞧那里怎么了?”

    谢璇和谢珺本来正走在前头,闻言回头看过去,就见那丛林外的人马忽然乱了阵型,正往丛林这边匆匆赶。没一会儿,只见有一匹骏马自林中飞驰而出,上头驮着两人,一人明黄衣袍自是元靖帝无疑,另一个人穿青衣卫的麒麟服,隔得远了却看不清面容。

    看那身形,倒像是韩玠?谢璇揉了揉眼睛,觉得是自己看错了。

    那匹骏马之后,数名侍卫策马而出,随即听到丛林里传来野兽的吼叫,像是老虎。外头元靖帝被人护送着匆匆离开,不多时就有人自丛林中拖出两只打老虎扔在地上。

    这显然是狩猎的时候出了变故,三个姑娘面面相觑、不敢擅动,只好满怀好奇的在原地等着。

    半柱香的功夫后,皇后带着众人匆匆下山,谢璇等人自然又跟到末尾,回住处歇息。

    虽说世家们都不敢张扬此事,关于狩猎时丛林里的变故早已悄悄传开。

    当时的变故太突然,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女眷们虽说离得远不知详细,男人们却就在丛林之外。何况青衣卫和禁军中人员混杂,当时又有许多世家子弟在其中射猎,互相一通消息,当时的情形便梳理了出来——

    说是元靖帝兴致勃勃的前去狩猎,最先猎了一只兔子,后来发现一只豹子,用了几箭都没射中。元靖帝好胜心起,非要追着要那豹子,谁知到了丛林深处,却忽然有两只老虎猛然冲出来扑向元靖帝。这两只老虎出现得突然,又与其他猎物完全不同,凶狠扑过来时虽没伤了老皇帝,却惊了御马,将五十岁的皇帝摔落马下。

    元靖帝身后随即有侍卫飞扑上前将老虎击退,又迅速将元靖帝扶上御马,疾奔出了丛林。

    谢璇也不晓得那人是不是韩玠,听了这些后只觉得心惊。

    这行宫里狩猎用的鸟兽全都是由专人驯养着,虽不及兽苑里那些温顺,却也被磨光了野性,被人追着的时候只会逃跑,根本不晓得反扑。那两只猛然冲出的老虎,到底是哪里来的?

    这恐怕也是大多数人的疑惑,于是愈发叫人心惶惶。

    敢在狩猎中带入野兽,还不就是冲着元靖帝来的?而这行宫内外防守严密,御驾亲临之前更是叫人细细搜查布置过,狩猎前又有例行的检查,进入猎场的每个动物都是驯养过的,如此百密周全的安排下还能悄无声息的安排猛虎进入,可见那人手眼通天。

    到底是什么人?

    纷纭的猜测在私下里传开,元靖皇帝经太医调养后喝了汤药,倒也没有大碍。他一镇定下来,立马便是暴怒,吩咐即刻起驾回宫,严查此事,叫随行而来的世家勋贵们即刻回城,不许多逗留半刻。

    随着最后一辆车马离开,整个虞山行宫便被大队的禁卫军封锁,从行宫的管事头领到最低贱的宫女太监,不放半个人逃脱。随即逮捕了掌管狩猎之事的大小官员,从礼部到太仆寺,无一人幸免。

    谢璇跟谢珺同坐在马车里,瞧着渐渐远去的虞山行宫,各自心内惶然。

    “这两天的事情,回去别跟人提起。”谢珺向来都是不关己时不张口的性子,伸手将妹妹揽在怀里,认真的叮嘱,“哪怕有人议论,咱们也不能掺和。本就是凶险至极的事情,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惊动了人,若是哪句话说得不妥当被人传出去,只会招来祸事,记住了?”

    “记住了。”谢璇点头,有些心不在焉。

    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她早已被骗入玄真观中静修,自然不知道这场狩猎。只模糊记得过了几个月,太子仿佛是被废了,直到两三年后才重回东宫。难道太子被废,是因为这件大事?

    谢璇猜不透,有些头疼的闭上眼睛。

    安安静静的在谢珺怀里养神片刻,脑海里却断断续续的浮现出前世一些奇怪的事情,那段时间的清虚真人格外忙碌,有时候还心惊胆战的,有时候独自站在三清像前发呆,被人呼唤一声,能立时惊得跳起来。

    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谢璇恨不得砸一砸脑袋,将那些旧事给敲出来。可不记得的事情就是不记得,再往深处想,便又是一片空白。

    难道是自己太疑神疑鬼了?

    那清虚真人顶着个御封真人的名号,彩蝶穿花般在京城诸多豪门之间来去自如,几乎将世家勋贵们的门槛踏了个遍,平时自然忙碌。况高门贵府之中多的是龌龊事情,清虚真人的反常也未必就跟这件事有关。

    反正她为了敛财不择手段,没少做过昧良心的事,会心惊胆战也是正常。

    谢璇散漫的想着,脑海中灵光乍现,忽然蹭的一下坐了起来,险些撞到谢珺的下巴。

    谢珺诧异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谢璇低头,心里却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对啊,清虚真人爱敛财,她十岁进入玄真观时她就是如此,往后那么多年之中,没有更改分毫。京城中那样多的豪门世家,天下四方多有豪贵之人,无不慕名而来,想借这位御封真人的神力,为自己求些什么。那些人无不有万贯家财,供奉在玄真观的、暗地里送给清虚真人的,更是数不胜数。若是细算一算,一年之中的银钱加起来,怕能有几十万两之数。

    可是,那些银钱去了哪里?

    清虚真人的饮食起居固然华丽奢靡,却也耗费不掉那么多的银钱,况且观中自有众人供奉的香火,根本无需清虚真人自掏腰包。

    那么剩下那每年几十万两的银钱去了哪里?

    谢璇记得前世她出嫁的时候,清虚真人还是跟现在一样,热衷于穿行在高门贵户之间,敛财不断。那时谢璇万事不曾关心,虽然晓得了清虚真人的性子,却也从未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如今细细一想,便觉心神颤抖得厉害。

    每年几十万两的银子,会凭空消失吗?

    便是几个恒国公府加起来,除非每年都傻兮兮的往道观里塞,否则怎么都花不掉那么多。

    这样巨额的银钱,会用在什么地方?而且用出去之后,居然花落无声、水波不兴?

    谢璇越想越觉得心惊胆战。

    太子被废那肯定是越王等人的手笔,而之后清虚真人这里丝毫没受影响,甚至生意越做越红火,简直成了女神仙,那么……清虚真人会跟越王有关么?

    谢璇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忍不住又钻进了谢珺的怀里。

    前世在玄真观生活了五年多,她从没见过越王跟道观有什么勾结,这一定是她想多了!可如果是真的呢?越王是个痴傻的王爷,在所有人跟前都是如此,包括想把他当做傀儡的郭舍和冯大太监。这个傻子要夺皇位,哪怕是借着郭舍和冯大太监的野心,他必然也要花许多银子。

    他的银子来自哪里?

    谢璇记得前世他登基后便以雷霆手腕收拾了郭舍和冯英,可见暗中已有了极大的势力,他哪来的钱财去培养势力?

    旁边谢珺低头瞧着她变幻不定的脸色,有些担心,“怎么了璇璇?”

    “没什么……”谢璇脸上的震惊还未抹去,只能掩饰道:“就是细想这件事和,越想越可怕。”

    谢珺便叹了口气,“没事,不会牵连咱们府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