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36章

    次日清晨谢璇洗漱完了,便先去东跨院找谢珺,准备一起去罗氏那里。谁知道到了东跨院,谢珺的脸色却略微有些沉肃,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谢璇有点担心,低声问她,“姐姐,有什么事吗?”

    “昨晚父亲没回来。”谢珺带着她到内室坐下,眉目间隐然忧色,“昨晚正院里的动静你都知道了么?”

    “我睡得早,并不知道,父亲最近不是经常不回来么?”

    “是经常不回来,可那时候他都会宿在外面的书房。”谢珺叹了口气,似乎有点犹豫要不要告诉十岁的小姑娘,然而一瞧谢璇那眼神儿,却还是没藏着,解释道:“昨晚父亲一直没回来,夫人大概是想趁着他今儿高兴去找他,谁知道去了外面的书房,那边的人却说是父亲一直没回来。后来夫人又派人去紫菱阁找,还是没他的人影。”

    谢璇吐了吐舌头,“那夫人岂不是气坏了?”

    ——要不是气急败坏之下昏了头脑,罗氏是绝不愿意叫人去紫菱阁找人的。

    谢珺道:“昨晚我听着外面的动静,夫人怕是一夜未眠,今早听见谢玥那里在哭,不知道是不是夫人把气撒在了她头上。璇璇,夫人一向对咱们有成见,待会过去,你万万不要与她争执,免得惹祸上身,她毕竟还是长辈,咱们没法明目张胆的跟她作对。”

    “记住了,我除了问安,不跟她多说话就是。”谢璇捏住了嘴唇。

    谢珺便是一笑,“她攒了这么久的脾气,这两天棠梨院里怕是清净不了,你可别再火上浇油,免得再起纠缠。”

    “其实,姐姐……你不觉得火上浇油,逼得她乱了分寸,会更有意思么?”谢璇绞着手帕子笑着。虽说家宅不宁并非什么好事,但罗氏此等行径,谢璇恨不得她立时就发疯了乱来一通,也许还能逼着谢缜下决心将她休了。

    谢珺便点着她的额头,“我就担心你这样想。咱们棠梨院闹得太过了,父亲脸上也不好看。”

    “知道啦。”谢璇撇嘴。

    谢缜会害怕脸上不好看吗?当初他背弃陶氏的时候就不怕不好看?放任罗氏坐大,对两个孩子不公的时候他就不怕不好看?乃至后来罗氏想把她坑去道观,甚至让罗雄安排人刺杀她的时候,他就不怕不好看?

    恒国公府世子爷的风流荒唐之名在外头早已悄悄流传,这些天罗氏去跪祠堂,谢缜宿在书房,阖府上下对棠梨院也是指指点点,债多不压身,谁怕来着。若是拼着一闹,兴许还能闯出新天地呢。

    谢璇在心里默默的哼哼。

    姐妹俩出了屋门,外头芳洲和流霜似乎有什么话想说,还未开口时,正院里就传来了一声狮子吼——“谢缜,你到底想要怎样!”

    这一声暴吼有着奇异的提神和镇压功效,棠梨院上下一干人等立时屏住呼吸,开始小心翼翼的往那园门口挪,想看一看正院里的情形。罗氏自入门后便一直是温顺柔和的模样,待下人们虽有时严苛,然而也从不会大声训斥,尤其是在谢缜面前,她可是连高声说话都没有过的。

    可是如今,她竟是直呼其名,如此大吼?

    姐妹俩对视一眼,各自眼含诧异。

    隔壁正院里传来谢缜含含糊糊的说话声,听得不大清楚,接着便听罗氏道:“你要是对我不满,尽管惩罚我、责备我,一直这样是什么意思?叫我被那些低贱的奴仆们戳着脊梁骨嘲笑,你很高兴么?玥儿最近一直哭着找爹,你也不来看一眼,难道外头那个野女人,当真……”

    “啪”的一声,伴着罗氏陡然停住的声音,谢玥大声的哭了起来,像是十分害怕。而后便是一团乱麻——

    罗氏身边的婆子丫鬟们仿佛是在求情,“老爷息怒啊,求老爷息怒!”

    夹杂着罗氏的哀声哭泣,“你居然……”

    以及谢缜的怒声斥责,“谁许你这样诋毁她!”

    这么一大早的鸡飞狗跳,几乎所有人都清醒了,谢珺和谢璇站了片刻,也躲不下去了,便携手走到那垂花门前,就见正院里乌压压的跪了一地的人。方才气势汹汹的罗氏委委屈屈的半坐在地上,正在伤心哭泣,谢玥显然是吓坏了,远远地站在厢房的廊下,也是大哭不止。

    然而环视一圈,却没见到谢缜的身影。

    院里跪着的丫鬟婆子们三三两两的起来,想将罗氏扶进屋里,谁知道还没到屋门口,就见谢缜风风火火的走了出来,身上披着件大衣,像是赶着出门。

    罗氏一把拽住了他,哭道:“你去哪里?”

    “玄妙观。”

    “你……!”罗氏原本还在哭泣,一听谢缜是要去陶氏那里,急怒之下气息不顺,便打着嗝儿道:“你要是再去那里,我就死在你跟前!嗝!谢缜,你究竟想做什么?哭也哭了,求也求了,让我去跪祠堂我也忍了,嗝!我对你不够好吗?你要是不满意,好啊,院里这么多丫鬟,你随便挑……”

    “罗绮!”谢缜扭身,狠狠盯住她,“你在我的书房闹,我忍着。但当着孩子的面,你好歹注意身份!”

    “孩子?你还在乎孩子?”罗氏几步过去,把正在朝她怯生生走来的谢玥扯到怀里,“你知道玥儿这两天多害怕吗?你知道别人都是怎么说我们母女吗?谢缜,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你,你到底是被灌了什么*药!”

    谢缜冷然看她一眼,目视前方。

    他大概是一夜没睡,这时候脸色颇显颓败,一双眼睛里却有血丝,站立在初冬冷峭的晨风里,他的声音也显得冷淡,“罗绮,该说的都跟你说了,你若还这样闹,我只能休了你。”他忽然扯出一抹奇怪的笑,像是自嘲,像是讥讽,“这种事情,我绝对做得出来。”

    身后的罗氏像是呆住了,那不畅的气息尚自抽噎,她眼睁睁看着谢缜走出棠梨院,而后无力的委顿在地,一张脸上呆怔灰败,像是所有的希望破灭。

    旋即,抄起旁边小小的花盆便砸在地上,而后便是踢打着廊下的各色摆设,目光扫过谢璇姐妹俩的时候也凶狠异常,吓得谢珺立马把谢璇护在了身后。

    陪嫁妈妈到底不忍看罗氏如此,忙叫丫鬟婆子们扶着罗氏进屋,哄着谢玥回了厢房,剩下谢珺和谢璇面面相觑,不晓得大清早的这两位在发什么疯。

    按说看前几天的样子,谢缜虽然对罗氏冷淡,却也还维持着表面的客气,没到现在这样的程度。可看方才那情形,他对罗氏仿佛已全然没了耐心,不管罗氏哭泣哀求博取同情,还是威逼痛哭,仿佛都没有半点作用。

    谢缜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是被罗氏闹得不耐烦了,还是,因为玄妙观?

    姐妹俩往回走了几步,谢珺忽然嗤笑了一声,“真是有趣,她竟然也有这一天。”

    “姐姐?”谢璇没明白。

    “当年那个女人走了之后,父亲就娶她进门,你不知道那时候的夫人有多得意。哪怕是被人戳着脊梁骨说不守女儿家的本分,她也是满心欢喜,为什么呢?她觉得父亲好啊,嫁进谢府,她高兴啊,她削尖了脑袋,做梦都盼着这一天!”谢珺的眼中全是嘲弄,“可现在呢,不还是被断然抛弃?自作自受!”

    这件事固然让谢璇大感快慰,然而谢珺的语气却有些奇怪,不由握紧了她的手,“姐姐?”

    “璇璇,记住姐姐一句话。”谢珺拉着她走进屋里,也不叫人跟进来,认认真真的道:“你看玄妙观里那人的下场,再看夫人的下场就该知道,女儿家的婚事里,根本容不得一个‘情’字,为了这个字活着的人最是可悲。咱们没有人指点,这些事只能自己摸索,女儿家最要紧的是自己立得住,婚姻之事,只权衡利弊,绝不能掺杂其他。”

    ——否则便如陶氏,在谢缜背叛后难以接受,只能在道观终老;亦如罗氏,那一场镜花水月破灭,曾经温柔缱绻的男人转瞬就可以冷脸相待,弃如敝履,将她所有的尊严践踏在地上。

    谢璇怎么都没想到谢珺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时间怔怔的。

    有些地方似乎过于偏执激愤,然而细细一想,谢珺的有些话却也不无道理。

    诗经上早就说过,“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那些牢固的感情,正因为稀少才会被歌颂,而在这世上,感情中更多的却是变心、猜疑、冷淡、疏离……如果因为感情而嫁入陌生的府邸,待温情不再,又有什么可以倚仗?

    就像前世的她,没有韩玠在身边时,在靖宁侯府里几乎寸步难行。

    临死才明白,人生于世,唯一能指望的只有自己。

    *

    虞山行宫的事情断断续续的闹了两三个月,还是没有结束。

    谢璇被妈妈带到谢缜书房的时候,谢缜跟韩玠正在讨论这件事情,“……太子殿下这两个月严守圣上的训诫,对东宫上下一干人等严加约束,不许随意出入,除了太子妃在冬至那日受召赴宴之外,竟不见人出入。我听说他每天埋头读书,还会写一篇心得,随着请安的奏折递到御案跟前,皇上的态度也没什么变化么?”

    对面韩玠听了,便点头道:“我虽偶尔在御前当值,对这些倒不是太清楚。不过谢叔叔,近来瞧冯大太监那样子,怕是皇上已经有了疑心,未必会将太子置于死地。”

    “冯大太监向来会揣摩皇上的心思,”谢缜抿一口茶,“怕是太子快要出来了吧?”

    “那倒未必,弑君的罪名太大,哪怕不是太子主谋,他的人会卷进去,也足见其驭下不严。说句僭越的话,太子是未来储君,皇上必定对他寄予厚望,如今太子这表现,未免差强人意。”韩玠瞧见谢璇走进来,目光便有些挪不开。

    谢缜倒是没在意,向谢璇道:“玉玠有东西要给你,你先到里间等着。”

    谢璇有些疑惑,不过看他俩的模样,像是不想被打搅,于是乖乖到内间里去,趴在谢缜的书架跟前,正好搜罗些好东西——

    这位爹爹虽然做事荒唐,诗书上确实是有造诣,年少时才名昭著,燥于京华,后来因为陶氏的事情着实颓废了一阵子,如今积年沉淀,在文坛上倒是颇有地位。他这一架书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大部分都是宝贝,看了只有好处。

    外头俩人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的传来。

    “……谢叔叔也知道,有人指证此事的郭首辅所为,因他的两名得力干将都卷在这里面,洗都洗不清,这一点上,倒可以留心。”

    “郭舍?”谢缜觉得意外,“他好端端的去陷害太子做什么?”

    “朝堂之上,想做什么事情还找不到理由?侄儿说这个,不过是想请谢叔叔多加小心。”

    “这自然是的,我做官一向只图清净,这些事情过耳便可,从不会参与。”

    韩玠便是一笑,原还想说,他这番提醒不为谢缜,而是为谢老太爷和谢纡,不过这般提醒已算突兀,坏了青衣卫的规矩,谢缜既然不放在心上,倒不必追着告诉他。

    反正,他做这些不过是为了谢璇的面子。

    里头谢璇听着,却觉得味道不大对劲。谢韩两家固然是世交,但那是两位老太爷的交情,到了谢缜和韩遂的时候,交情已不如祖辈深厚,况韩玠新进入青衣卫中,脚跟都未必站稳呢,为何冒着风险向谢缜提醒这些?

    他这么好心吗?

    撇了撇嘴继续翻书,过了会儿,就听韩玠的脚步声传来,须臾便有高大的人影站在她面前,拦住了光线。稍稍抬起眼脸,可以看到他臂弯里搭着的玄色暗纹大氅,看样子是已跟谢缜辞行过,准备走了。

    谢璇垂下眼睑,闷头看着书页,招呼道:“玉玠哥哥。”

    “瞧这是什么。”头顶的韩玠语声含笑。

    谢璇不得不抬起头看过去,就见他手里捏着两张银票,指尖抖了抖,那银票随之起伏,而后轻飘飘的落在谢璇的面前。

    韩玠俯身撑着桌案,凑到谢璇的跟前,低声问道:“原来我们的婚约,只值六千两银子?”

    ……

    他居然连这个都查到了?青衣卫这么神通广大么!

    谢璇震惊之下无可抵赖,被他灼灼的目光盯着,忽然觉得不自在起来。

    仿佛她的一举一动他都能猜透、看透似的,重活了一辈子,她明明应该是二十岁年纪的阅历,可为何在十七岁的韩玠跟前,还是总落于下风?仿佛不管她怎么变,哪怕她变成了老太婆,韩玠也都是玉玠哥哥一样。

    谢璇心里有点迷茫,这样近距离的对视,他的呼吸落在脸上,像是熟悉的耳鬓厮磨。

    果真是中毒太深,前世爱了他那么多年,哪怕临死时深深怨怼,哪怕时刻记着那一晚的凄风冷雨,然而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却总是在毫无防备的时候,不自觉的想起过去那些许多美好的事情。

    那些早已破碎的、美好的记忆。

    谢璇在心里自嘲了一声,便站直身子,气定神闲的看着韩玠,“这是做什么?”

    “别人诓你的东西,我看不下去。”韩玠将那银票折起来,稳稳的放在她掌心,“璇璇,恒国公府的事情我没法插手太多,但我力所能及之处,绝不会叫别人欺负你。”低眸将她看了片刻,韩玠披起大氅,往外走了。

    谢璇的掌心是那两张银票,还残留着他指尖的温度。

    她低头看了看票面上的数额,收了起来。如今为人女、将来为人妇,她能靠的只有自己,而手里的银钱,自然是越多越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