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37章

    冬日的京城格外萧瑟寒冷,哪怕外头挂着个太阳,经了那一层薄薄的云遮掩之后也显得黯淡无光。平地上一阵风刮过,卷起几片残落的叶片,冷瑟瑟的直往脖子里灌。

    谢璇跟着谢珺去荣喜阁里问安的时候,怀里紧抱着手炉,然而那也只能给胸口双手带来温暖,腿上却还是凉飕飕的。她的鼻尖冻得有点发红,今儿早晨飘起了干雪沫子,落在眼睫上晶莹剔透。

    走进荣喜阁里,暖暖的炭气扑面而来,融化了雪沫,随即打湿眼睫。

    谢珺笑着拿帕子帮她擦了擦,又将手炉递给后头的芳洲和流霜,姐妹俩牵着手转过红木嵌大理石的大屏风,就见里头一屋子人都热热闹闹的坐着,气氛十分热络。

    岳氏正在说话,“……老夫人难得有兴致,既是如此,不如咱们就到园子的暖阁里去,烧酒吃肉,也是冬日里的乐趣。”

    “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毕竟麻烦。”谢老夫人意有所动。

    底下姐妹俩问安完了,岳氏就又接着道:“这怕什么,这会儿吩咐下去,不出一个时辰就好了,老夫人意下如何?”

    上头谢老夫人似是想去,可又怕上了年纪受不住,一时间有些犹豫。她们这般探讨了,底下谢璇听得一头雾水,便揪了揪旁边谢珮的衣裳,“四姐姐,这是在商量什么?”

    “外头有人给老太爷送了好些鹿肉,老太爷分了一半到这里,老夫人一时兴起想烤鹿肉吃呢。”谢珮和善的笑着,眼睛里却也有些期待。三房的谢缇是庶出,向来安分守己,三夫人隋氏也是柔善的性子,谢珮从小被这两位熏陶着,便也成了一副柔和善良的性子,任何事情上都是与人为善。

    谢璇对这位堂姐也比较有好感,便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四姐姐也想试试?”

    “以前听人说起过,只是没这般烤着吃,倒有些馋了。”

    旁边谢玖听见,便也凑过来,同谢珺道:“大姐姐,你想不想去?”

    谢珺只抿唇笑了笑,未置是否。

    谢玖便是一笑,款步上前,便在谢老夫人跟前撒起娇来,“老夫人,难得大家都有兴致,不如就一块去吧?孙女儿给您烤肉吃,保管比别的都香,回来再熬点消食调理的汤,不怕什么的。”

    谢老夫人瞅了她一眼,这个高挑的孙女儿虽不及谢珺端庄,平常也稍有女儿家的姿态,偶尔撒娇一回,还真是那么一回事情,不由笑道:“好好好,既然你姐妹们都想去,冬日里闲着也是无事,就玩这一回吧。”

    于是由罗氏和岳氏去安排,姐妹几个怕在这里碍事,便到里间去下棋玩。

    府中姐妹六个,最大的谢珺十五岁,最幼的谢璇十岁,年龄差不太多,倒是能玩到一处去。即便谢玥跟谢璇姐妹俩不睦,这等场合下倒也不会挑衅,两下里各自避让着,倒也算其乐融融。

    等一切准备停当,众人便由丫鬟婆子簇拥着,往后园的暖阁里走。

    这会儿已将近午时了,罗氏跟着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便有些犹豫。

    谢老夫人停下脚步,回头问道:“怎么了?”

    “已经快午时了。”罗氏有些局促,抬头看着天色,继而往远处一望,那是祠堂的方向。从她出了禁闭至今,每天晌午都要去跪祠堂,几乎风雨无阻,有一回病得实在厉害,便求着谢缜空了那天,结果病愈后,还是被谢缜逼着将那时辰补了回来——

    可见这件事上,谢缜毕竟是下了决心的。

    罗氏也是会看脸色的人,经了那一回,认清谢缜的意思后,倒也不敢偷懒,每天按时去吃苦,就盼着有一天谢缜能回心转意,怜她苦心。

    此时大家兴致勃勃的正往后园走,想起她每天跪祠堂的事情来,未免有些扫兴。

    谢老夫人当即将目光投向了谢璇,“六丫头。”

    谢璇闻言抬头,茫然的看过去,仿佛没有听懂她的意思,只是眨巴着眼睛,有迷茫也有冷淡——罗氏自己造的孽,如今恶果自食,凭什么要她去求情?

    心中已准备好了许多推拒的说辞,就等着谢老夫人发话斥责,谁知道谢老夫人一反常态,并没有对她说什么,只是将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继而向罗氏道:“既是如此,我们就先过去,你待会过来吧。”

    不再做任何逗留,老夫人带着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出了荣喜阁,剩下个罗氏呆怔的站在原地,只有同样目瞪口呆的谢玥陪伴。

    “娘……”谢玥仰起脸来,仿佛不可置信,“老夫人她,她怎么不帮我们了?她不是最讨厌谢璇的吗?”

    ……

    罗氏也是愣了好久,才忽然明白些什么,蹲身站在谢玥身边,低声问道:“我记得你说过,冬至那天你们去南御苑的时候,玉贵妃曾找过咱们家贵妃娘娘,还让晋王和谢璇一起去印社?”

    这么一说,谢玥倒是想起来了,“是有这回事情。”

    难怪……难怪……罗氏的脸上陡然灰败下来,握紧拳头蹲了片刻,才将谢玥抱进怀里,身子微微颤抖着,仿佛有怨意亦有怒气。

    谢玥觉得奇怪,低声问道:“娘,怎么了?”

    “这个老妖婆,”罗氏压低了声音,怨怼的声音自牙缝里挤出来,低得几乎随风即逝,“她一定觉得是玉贵妃看上了谢璇,才会转了态度。难怪着两个月她忽然不再挤兑谢璇,原来是这样的打算!哼,我从前所作的那些功夫,难道抵不过人家一句暗示?”

    谢玥声音一颤,低声道:“娘,你说玉贵妃……”

    便在此时,门口有个丫鬟折身回来,见着谢玥还站在那里,便尴尬的笑了笑,朝罗氏道:“夫人,老夫人吩咐奴婢过来接五姑娘过去,怕天冷地滑,她伤着了。”

    罗氏倒是变脸极快,起身时脸上蕴藏笑意,“那就劳烦你看顾了。”将谢玥推到小丫鬟身边,冲她摆了摆手,是让谢玥放心离去的意思。

    待两人离去,罗氏回头看一眼荣喜阁上低垂的团锦门帘,冷笑着咬牙。

    过河拆桥,翻脸无情,这母子俩当真是一样的心性!

    *

    后园的暖阁里,每个角落都烧着银炭,将整间屋子烘烤得暖热。

    正中间的炉上火苗窜动,鹿肉滋滋微响,香气四溢。

    谢璇将一片鹿肉送进嘴里,恨不得将舌头也一块吞下去。好吃啊,真是太好吃了!上一世在道观里吃不到这些东西,后来进了靖宁侯府,韩夫人虽是武将府上的夫人,管辖女眷的时候却十分严格,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时候。

    她吃的兴致盎然,不时将烤好的鹿肉分一些给姐姐妹妹,满厅笑语中,只有谢玥一人脸现落寞,不时的转头望外,像是在等罗氏前来。

    罗氏毕竟没有再赶过来。

    今儿她在荣喜阁外的那一句话,在场的人肯定都懂了她的言下之意,然而谢老夫人并没有顺她的意思,便无异于一个巴掌扇在她脸上,仿佛是在斥责她的痴心妄想。

    罗氏在谢缜面前伏低做小,在谢老夫人跟前溜须拍马,这些年来早已藏了满肚子的委屈。这般严寒的天气里,府上女眷们都在后园烤鹿肉吃,独独她冒着雪渣子去祠堂外受罚,如此鲜明的对比,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哪里还有脸面再来凑这个热闹?

    谢玥一直等到快结束的时候,才明白罗氏是不会来了。

    她的心绪低落到了极致,那满口浓香的鹿肉送到嘴边,也是味同嚼蜡。

    尤其是看着谢珺和谢璇满脸的笑容,便愈发觉得刺眼——

    母亲当初只是一念之差而已,凭什么至今都要受罚?谢珺和谢璇做后辈的,凭什么罔顾罗氏的颜面,这般猖狂?

    愤怒渐渐积攒,若是搁在以前,谢玥恐怕早已过去往谢璇身上发泄了。然而此时看着那位腥膻大嚼的妹妹,她竟有些望而却步,只是那含怨的目光落过去,叫在场所有人都发现了她的情绪。

    然而谢老夫人不开口,便没有人去戳破,于是谢玥一直积攒着怒气。

    直到酒足肉饱,岳氏和隋氏伺候着谢老夫人到隔壁去摸骨牌消食,姐妹们围在后面看热闹。谢玥学乖了些,不去挑起冲突,反而将怀里一枚纯金的戒指掏出来,在掌心慢慢把玩。见没人注意,她还特意加重了动作,低头摩挲时,旁若无人。

    还是谢珮最先发现那枚硕大的戒指,诧异问道:“五妹妹,这是哪来的?”

    纯金打造的戒指,上头还镶了一颗红宝石,看那尺寸,明显是男人用的东西,谢玥拿着它做什么?

    谢玥抬起头来,脸颊浮起红晕,“一枚戒指啊,姐姐你瞧好不好看?”

    “挺好看的,是大伯伯的么?”

    “不是,是有人送给我玩的。”谢玥咬着唇笑了笑。她就坐在谢老夫人的身后,见老人家依旧无动于衷,岳氏朝这边看过来,便拔高了声音,道:“冬至那天去南御苑的时候,我的簪子丢了找不到,快急哭了的时候后来有人看见,就送我这个玩。”

    这话里的味道就不太对了。

    姑娘家没人会拿这样的戒指,送东西的必然是个男子,谢玥这般拿来张扬,似有不妥。若是姐妹们在私底下,或许还能打趣几句,可当着谢老夫人和岳氏、隋氏的面,到底没人敢放肆,一时间虽然满怀好奇,倒没人出声。

    只有谢玖一挑眉,仿若冷嘲一般,嗤笑道:“谁啊?”

    “是越王殿下。”在满屋的安静里,谢玥得意的报出了这个名字,随即看向谢老夫人,期待她态度的转变——谢璇只是因为被玉贵妃青睐,老夫人便态度骤转,这回越王亲自赠了戒指,老夫人该更高兴吧?

    果然谢老夫人转过头来,伸手将那戒指接过去,放在眼前头瞧了瞧,随即将戒指递到身后老妈妈的手里,吩咐道:“封好了收起来。五丫头——”她肃然看向谢玥,“这事就此打住,不许再跟任何人提起,若叫老太爷知道,必会打断你的腿!”

    这样的反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谢玥邀功之意换来冷淡嘱咐,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后头岳氏也是一脸疑惑,道:“越王殿下毕竟也是王爷之尊,老夫人的意思是?”

    “这事你们不必过问,总之,往后碰见越王殿下,恪守规矩就好,若是过从亲密被老太爷知道,我可不会求情。”谢老夫人的目光扫了一圈儿,毕竟是这府里的当家主母,哪怕小事上糊涂偏心,对宫廷世家之间的大事上,她说话还是极有地位的。

    岳氏和隋氏随即站起身,应了声“是”,姐妹几个也都各自惊疑,起身应是。

    谢老夫人仿佛兴致被打搅,回身碰了碰那骨牌,却是没了继续玩的心思,便叫人收了残局,起身回荣喜阁,临走的时候,顺道将谢玥也叫走了。

    *

    回到棠梨院里,一院子都是静悄悄的,也不知罗氏是不是在正屋。

    谢璇没心情去管这个,跟着谢珺进了东跨院,一到了内室,姐妹俩便屏退丫鬟。谢珺倒了两杯茶摆在桌上,谢璇早就忍不住了,“今儿老夫人那是什么意思,咱们府上跟越王有仇么?”

    “算不上有仇。”谢珺喝一口茶,脸色倒是严肃的,“我也只是隐约听老太爷提起过,像是当年为了什么事情,如今的首辅郭舍几乎要丧命,那时候老太爷还是管着事的,郭舍来老太爷跟前求情,老太爷一时善念放过了他。谁知道郭舍是个中山狼,一等风头过去就又威风起来,后来官运亨通,有次险些害了咱们整个恒国公府。”

    “郭舍这个我倒是听说了,爹爹似乎也不怎么与他来往,可是越王殿下……”

    “像是那件事里越王殿下也牵扯了进去,只是老太爷说得含糊,我也不敢问,况那些陈年旧事早就过去了,怕是连二叔、三叔他们都未必知道。”

    “所以老太爷因为那件事,就忌讳着越王?”谢璇依旧满头雾水。

    谢珺点头道:“老太爷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时一时善念救了郭舍这中山狼。越王跟这件事有牵扯,哪怕老太爷未必深恨,必也是不喜的。所以今儿谢玥那般态度,才会被老夫人斥责。”

    “原来是这样。”谢璇慢慢的点着头,梳理思绪。

    按照老太爷的脾气,若是深悔当年对郭舍的出手相救,对此事相关的人有所避忌也是应该的。可是她明明记得前世的时候,二叔谢纡曾与越王有所勾结,最终将整个恒国公府送到了越王的刀下。

    那时谢老太爷尚且在世,难道他不知道二叔跟越王的往来吗?

    是二叔狗胆包天,瞒着老太爷跟越王暗通款曲,还是这其中又有了别的变故?

    谢璇暂时猜不透,只能闷着头喝茶。

    姐妹俩坐了片刻,倒是谢珺笑着提起了一件事情,“前半年刚解了跟韩玉玠的婚约,这会儿又多了个晋王,璇璇,我瞧玉贵妃和老夫人都有这个意思,你呢,是怎样打算的?”

    谢璇没想到姐姐会突然提起这个,一口茶水吞下去,险些呛着自己,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憋红了,“姐姐,你别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