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43章

    正月初九那天靖宁侯府摆酒,谢璇虽想跟韩采衣玩,却根本不想再踏入靖宁侯府之中,于是装病在家,等岳氏带着几位姐妹走了,便由芳洲陪着,独自在后院里闲逛。

    这一日虽偷闲过去,到了恒国公府摆酒的那天,就没理由躲懒了。

    韩夫人还是跟前世一样会做表面功夫,一见着谢璇,便先关怀道:“前儿听说你病着,如今好了么?采衣一直惦记着呢,要不是事儿缠身,早就飞过来瞧了。”

    谢璇目下还没心思跟韩夫人计较,又不想跟她接触太多,只冲她一笑,转而拉住了韩采衣的手。

    韩采衣对她向来真心实意,这回恐怕是确实以为她病了,谢璇心里多少有点愧疚,“当时看着沉重,其实没什么的。不过这个年节看来吃了不少好东西啊,看着都有点……嘿嘿,圆润了。”

    “谁圆润了?”韩采衣一把掐住她的腰,伸手摸了摸谢璇的脸蛋,“你也长肉了,哈哈。”俩人自□□好,这般打趣也是常事,嬉笑之间,谢璇不着痕迹的避开韩夫人,目光一转,拉着韩采衣寻谢珺去了。

    初春的天气渐渐和暖,宴席就摆在后园的戏台子附近,左边的阁楼上全是女眷,右侧的阁楼上则是男子。

    两座阁楼中间是三四株高壮的雪松,如今已有两丈多高,尖塔一样的树冠繁茂雄伟,往下层层叠叠的松枝如手掌摊开,浓绿茂盛。透过松间缝隙,依稀能看到对面人影晃动,却也看不清面容,恰是天然的插屏。

    谢珺是府中长女,这等宴席上自然有招待闺秀之责,这会儿跟几位姑娘站在二层的栏杆边上,正在赏那雪松,旁边还有谢玖和谢珊。

    韩采衣对这雪松倒是没什么兴趣,瞧着众位妇人们围坐在暖厅里说话,便揪了揪谢璇的衣裳,“我听说你们府上新养了一只关外来的獒犬是不是?听说那家伙又又凶猛又威武,我还没见过呢,带我去看看啊?”

    这事儿谢璇倒是知道的,是前些天二房的谢鸿去他外祖家做客,他舅舅送了给他养着玩的。当时他曾远远的看见谢鸿牵着那獒犬走过去,通身黑色的毛,一双眼睛藏在后面,看着凶神恶煞的。

    这獒犬最初养在谢鸿院里,因为今儿要摆酒,便暂时牵倒后园,免得伤人。

    谢璇毕竟不像韩采衣那般有将门之风,便有些犹豫,“老太爷说那家伙太凶,拿笼子关起来养在后头,不叫我们靠近的。”

    “怕什么,今儿你们府上摆酒,肯定会有人看着它,就你这胆小鬼,见了毛毛虫也怕,见了獒犬更怕。”韩采衣兴致盎然,举目打量了一圈儿,“我去求老夫人好了,你等我啊!”

    她在喜欢的事情上风风火火,果然丢下谢璇,蹦蹦跳跳的到了谢老夫人那里,也不知说了些什么,谢老夫人便点着头允了,又指派两位妈妈跟着。

    韩采衣回来时志得意满,拉着谢璇就往外走,“就说不会有事。说是拿铁链子锁在笼子里的,不妨事,我已经求你们老夫人点头啦。”俩人出了阁楼,外头人来人往,多是今日前来的宾客,有认识的便打个招呼,而后一齐往西北角上走。

    *

    在两位妈妈的指引下到了关押獒犬的地方,那地儿除了看守它的家丁之外,倒没有旁人。精钢所铸的铁笼子之内,半人高的獒犬雄赳赳气昂昂的站着,偶尔朝她们吠两声,怪怕人的。

    谢璇不由缓了脚步,目光四顾,瞅准了附近的假山。

    “咱们去那儿吧。”她有点害怕那凶恶的獒犬,居高临下会有安全感。

    韩采衣毕竟也只是个十多岁的女孩儿,虽说比谢璇胆肥,真个见到了,还真有点害怕,于是点头,“那就到假山上去。”

    好在这一处假山堆得不险,且上面还有一座小亭子,正宜观之。

    俩人上去站了会儿,那獒犬被铁链所缚,困于铁笼的时候颇显烦躁。

    韩采衣看了片刻,叹道:“一向只觉得谢鸿哥哥儒雅,没想到会养这样凶恶的东西。我听说关外只有最凶狠的人才敢养他,有时候这家伙碰见狼,比狼还厉害呢,我大哥说他手下有个士兵有次受伤落单,碰见铁勒人养的獒犬,差点就没回来。”

    提起雁鸣关,谢璇倒是想起什么。

    前世韩玠久在关外,难得回来一趟,也会跟她提些关外的风物,常说的无非四种——盘旋于天空的苍鹰,奔驰在旷野的骏马,幽行于夜色的恶狼,还有关外人养的獒犬。

    他说这獒犬虽然性子忠诚,却难轻易驯服。京城里的公子哥儿养个阿猫阿狗不在话下,但是以谢鸿的手腕和性格,想养一只獒犬,实在是出人意料。

    也许子承母性,谢鸿也是个跟岳氏那样表里反差巨大的人?

    正胡思乱想之间,就听远远的有人声传来,循声望去,就见七八个少年正朝这边走来。

    为首的正是獒犬的主人谢鸿,他的旁边是几个陌生的公子,叽叽喳喳的围着谢鸿,恐怕正在讨论这只京城里少见的獒犬。队伍的末尾是顽皮的唐灵钧,他的后面则是一脸不情愿的韩玠——恐怕是唐灵钧想看獒犬,死皮赖脸的拉了他过来。

    这里谢璇拉起韩采衣,才往下没走两步,忽见前面一道人影疾掠而来,随即唐灵钧那张脸便在眼前放大,“哟,你居然也有胆子来看这个?”

    他今年已经十四岁,性格却没有半点长进,依旧是那副顽劣的模样,脸上全是促狭。

    韩采衣最先站出来,将谢璇护在身后,“表哥少瞧不起人!”

    “我又没瞧不起你,我是说谢六姑娘,居然敢跟你这疯丫头一起来看獒犬,难得难得。”唐灵钧的目光在谢璇脸色逡巡,明亮如星辰,却隐然藏着野性——

    据说他的母亲是铁勒人,当年被唐樽大将军抢来做了妻子,唐灵钧大抵保留着铁勒人的彪悍直爽,性格便与京城里的其他少年截然不同。这些年唐夫人深处内宅,除了推免不过的宫廷宴会,平常也不怎么与人交往,倒是唐灵钧整天风风火火的,调皮捣蛋的事情每隔两三个月就能传到元靖帝耳朵里去。

    这样的少年像是野风、像是猛兽,一旦招惹就是惹火上身。

    谢璇并不想再挑起他的好胜心,也不去争辩什么,便只挪开眼神。

    韩采衣却不同,她本就比普通的侯门闺秀调皮、好争斗一些,一旦碰上了唐灵钧,便表现得愈发明显,像是故意跟这位表哥为难似的。眼瞧着另一道黑影逼近,韩采衣朝唐灵钧挑一挑眉毛,便朝韩玠告状,“哥,他欺负璇璇。”

    “哦?”韩玠不问青红皂白,单手卡在唐灵钧的颈间,“你欺负璇璇?”

    “谁欺负她了!”唐灵钧在韩玠手下吃的亏太多,并不敢反抗,缩着脖子一溜,逃脱了韩玠的淫威,连忙跳下假山,到那铁笼边看獒犬去了。

    *

    假山之上,微风徐徐。

    韩玠低头瞧着谢璇那一身牡丹折枝的披风,料子虽垂顺却不算厚,甚至比韩采衣穿得还单薄些,想来是不怕冷。风掠起她耳际的发丝,轻盈欲飞,柔润的珍珠耳珰之侧,她的脸颊柔腻姣白,幼嫩的唇瓣鲜艳欲滴。

    气色也很好,不像是病中的模样。

    霎时看破了谢璇前天装病的小心思,韩玠既觉得心酸,又觉得可爱,忍不住低头问道:“听说你前儿病了?”

    “嗯,染了风寒。”谢璇说得理直气壮,很奇怪的,竟半点都没因说谎而愧疚。

    韩玠微微抿唇,稍稍牵起披风帮她挡风,道:“往后当心。”

    底下的少年们围着铁笼叽叽喳喳,谢鸿那里即便有意的装谦和,脸上却还是渐渐露出得意,有声有色的朝众人讲述这只獒犬的来源和习性等等。而唐灵钧则完全没把这些放在心上,凑在铁笼便看了半天,便又折身回到假山上,撇嘴道:“没意思,喂药了。”

    “什么意思?”韩采衣没明白。

    “就是喂药了啊,看着长相威猛,其实没什么野性,就跟拔了牙的老虎一样。”唐灵钧在柔暖的春光里打哈欠伸个懒腰,仿佛对这只獒犬意兴尽丧,“半点都不如我养的那只豹子,等小豹崽儿生下来,嘿嘿,谢六姑娘,送你一只如何?”

    “我不要它。”谢璇没兴趣。

    韩采衣却是期待,“到底什么时候能有小豹子啊表哥,我都等好久了!”

    “我又不是那头母豹子,哪说得准啊,不过你那一只早就定好了,不会被人抢走。”唐灵钧摊手,扭头看一眼围着铁笼兴奋探讨的少年们,仿佛有些鄙弃的意思,便折道而返。

    韩玠本就是被他拉来的,谢璇和韩采衣也已看完了,正好一同回戏台子那里去。

    这一日唱戏摆酒,自是热闹非凡,到得后晌宾客渐渐告辞,韩夫人因为和岳氏聊得兴致高昂,倒颇有多坐会儿的意思,顺便拉着谢府几位姑娘的手,挨个儿说话。

    此时的规矩也不似最初严整,虽不至于男女混坐,但如韩玠这般常来往的人还是会来这边阁楼,给老夫人问安。

    厅里的人渐渐变少,谢璇坐在谢珺旁边,正想着偷偷溜出去避开韩夫人,却未料那厢眼尖,已然看见了她——“璇璇,过来坐。”韩夫人喝了点酒,脸上带笑,热情如旧。

    谢璇很想躲开,却也不能不有所顾忌。

    先前谢韩两家退亲,虽然后来都没说什么,到底是埋了点心结。两家的交情当然不能无缘无故的断掉,若她在此时表现得太过疏离,未免不好。

    正自懊恼,就听韩玠忽然开口道:“刚才谢叔叔嘱咐我早点带璇璇去他的书房,有些书法上的事要指点,老夫人和夫人雅兴正浓,韩玠不敢多搅扰,这就告辞了吧?”

    谢老夫人这会儿心情正好,便道:“既是有事就先去吧。”

    韩玠在青衣卫里历练了这半年多,行事愈发有气度,朗然开口的时候就吸引了大部分目光,待和谢老夫人这一往来,便轻易淡化了刚才韩夫人那句话。他也不耽搁,躬身告辞,行至谢璇身边,偏头看她,“走吧?”

    如此良机怎可荒废,谢璇再不犹疑,连忙跟着溜出来。

    阁楼之外,三三两两的还有宾客在笑闹,韩玠今日赴宴,自然也喝了些酒。不过他酒量好,除了身上那淡淡的酒气之外,脸上倒不怎么表现出来,一双眼睛湛亮如初,瞧过来的时候像是能透进人的心里。

    反观谢璇,虽然小姑娘家喝的只是果酒,到底酒量太浅,脸颊早已粉红。

    两人避开宾客走了一阵,谢璇被外头的风一吹,脑子里有些飘忽。芳洲连忙要上前扶着,韩玠却已朝她吩咐道:“去寻醒酒石来。”

    芳洲有些犹豫。

    今儿因为宾客太多,为免阁楼里太拥挤,谢璇只带了芳洲随行,若是此时她依命离开,岂不是就要丢下谢璇一个人了?芳洲还清晰记得上回的事情,她贸然听了韩玠的意思收下短刀,回头就被谢璇数落了一顿,可见韩玠这个人的话是不能听的。

    芳洲连忙上前扶住了自家姑娘,“韩公子放心,咱们院里有醒酒石的。”

    韩玠无奈扶额,低头瞧见谢璇那醉猫般的模样,只好停下脚步,蹲在她跟前,道:“璇璇还能走么?我送你回去?”

    “玉玠哥哥不是要带我去爹的书房么?”谢璇薄醉之中,脑子转得有点慢。

    “那是我随口胡诌的。”韩玠一笑,就势道:“我有话想问你。”

    这样一说,谢璇心里倒是好奇起来。好端端的,韩玠胡诌这个理由把她诓出来做什么?难道是他已经看出了她对韩夫人的不喜?混沌的思绪中,忽然有某种奇异的直觉袭上心间,让她觉得韩玠的行为越来越不可捉摸。

    仿佛此时的他,也跟前世完全不同了一样。

    这个念头只是模糊的闪过,谢璇便朝芳洲道:“你到前头的桥边等我。”

    既然是谢璇开口,芳洲便不再迟疑,先走了。

    剩下韩玠蹲在谢璇面前,微微仰头时,顺着光便觉她的肌肤晶莹剔透,如今面色带红,便如上好的白瓷里晕染了胭脂,又是柔腻可亲,又有朦胧的娇丽。心神一时恍惚,他忍不住伸手抚在她的脸颊,手指触及娇嫩的耳垂,就势摩挲。

    只这一个动作,就叫谢璇陡然清醒了些,退开一步,道:“玉玠哥哥!”

    心思回笼,柔暖的初春阳光里,韩玠觉得自己也有些醉了,脑子混混沌沌的,目光在她脸上流连,怎么都挪不开。仿佛天地之间万般景致尽皆失色,只有这张熟悉的容颜能深入心底,叫人魂牵梦萦。

    “璇璇。”他站起身,复又躬身瞧她,自下而上的姿势,像是随时能把她捞进怀里。

    “什么事。”谢璇侧身,是略微戒备的姿势。

    韩玠只能在心里苦笑,目光锁住谢璇的表情,突兀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