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44章

    这话问得太过突然,谢璇愣了片刻,才矢口否认,“没有啊。”

    到底是醉中不如往常机敏,即便最后否认得以假乱真,然而发愣那瞬间的表情变幻却已尽数落入韩玠眼中。他在青衣卫中历练了半年,刑讯逼问的事情跟着学过不少,最擅长的便是从人的神情变化之中捕捉细节。

    那一瞬,韩玠已无比确信,谢璇不喜欢韩夫人,甚至带着厌恶。

    哪怕对着他这个万恶的夫君时,谢璇都极少露出厌恶的神色,为何提到韩夫人,她脸上会有那般神情?难道前世他在雁鸣关外时,韩夫人曾做过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前世的丽色与眼前的童颜重叠,韩玠险些忍不住将她拥进怀里。

    倒是谢璇心里存了疑窦,问道:“玉玠哥哥怎么会这样问?”

    “看得出你不是很想跟我母亲说话,也许是觉得烦,也许是有其他原因,所以寻个由头带你出来,顺便解开疑惑。”

    “是觉得烦。”谢璇倒没再否认。

    被他勾起过往记忆,谢璇渐渐又觉得戾气涌上来,在酒意催动之下,让人觉得烦躁,想痛痛快快的将所有的委屈和积怨发泄出去,从此一身轻松的过日子,再不计较其他。可她如今还只是个小姑娘,连罗氏都没打压掉,岳氏那里更不必说,又哪有能耐去跟韩夫人较劲?

    看不开的仇怨,摆不脱的*,这便是佛经所说的枷锁吧。

    怨憎会、求不得,甚至那时的爱别离,明知苦恼全是出自心中执念,却还是没法释然。

    谢璇仰头,瞧见树梢有麻雀扑棱棱的飞过,掠过屋檐窜入楼阁。

    她多想如鸟雀自在,然而背负着前世的经历,便无法轻盈腾飞。转头瞧着韩玠的眼神,幽深之中夹杂柔和,与平日里凶名赫赫的青衣卫迥异。

    他也许真的爱着她,可他知道韩夫人曾怎样刁难她吗?

    他不知道,永远不会知道!前世为了不给他添烦忧而选择隐瞒,怪她性子软弱过于委曲求全,才会自讨苦吃,此生早已退了婚事,更是无需多言,反正已经隔了一世,只管尘封起来就是了。

    讨厌的韩玉玠,可恶的韩玉玠,她半点都不愿意想起前世在靖宁侯府的那些经历啊!

    谢璇转身欲走,却忽然被韩玠握住了手腕——

    “璇璇,我以前做错了些事情,那是……”他的声音猛然顿住,略微惊愕的低头,就见谢璇已抬起他的手腕,再一次用力咬下。

    闷重的疼痛袭来,不过片刻就又消失。

    谢璇诧异的看向韩玠的手腕,就见在她浅浅牙印的旁边,还有一道一模一样的牙印,只是印得略深,像是经年的旧伤疤。

    猛然想起去年刚重生的时候,她也是一肚子的怨愤委屈,对着韩玠时情绪失控,便重重的咬了一口。凭着模糊的印象,似乎咬的就是这只手,可是,就算她真如小豹子,也没法留下这么深的伤疤吧?

    诧异的抬头,韩玠像是有些不自在,放下衣袖遮住了伤疤。

    远处隐约传来说话声,谢璇不欲多留,丢开韩玠的手臂,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前面芳洲已经等了好半天,见着她孤身而来,连忙迎到跟前,稳稳扶住了小醉猫。

    回到棠梨院的时候,院子里静寂无声,谢璇跑回西跨院里,将芳洲、木叶等人关在门外,而后将自己甩在床榻上,心突突的跳着。心里烦躁得很,她翻起身跑到桌边连着灌了三杯茶还是没能压下心跳,她又走到书案边上,心烦意乱的翻着上面的书本。

    为什么刚才有一瞬,她会觉得韩玠也是带着记忆重生的人?

    许多疑影浮上心间,叫她越来越凌乱——她记得韩玠浑身上下除了几处伤疤之外,并没半点咬痕,那腕间深深的印记,应当就是她当日的“杰作”。她知道当初自己咬的用力,然而再怎么重,哪怕伤口愈合后回留疤,也不会太过明显。韩玠那伤疤,倒像是被什么东西蚀出来的。

    可是好端端的,韩玠完全可以把那表现理解成是小姑娘耍性子,为何却要蚀成伤疤?闲的没事了自虐吗?

    前世的韩玠立志在沙场上求功名,今生却毅然决然的进了青衣卫,这只是一枚碎裂的玉珏就能改变的吗?

    甚至他看她的眼神……半点都不像以前那个懒洋洋的贵公子!

    一时间只觉得口干舌燥,谢璇脑门儿上突突直跳。

    重生后她并未细想其中玄妙,一门心思的只想先把罗氏打压下去,然后远离韩家。那时毕竟初经生死,对前世的凄风冷雨虽刻骨铭心,却也带着逃避的心态,不敢深想,对于韩玠的种种表现,也没去品咂过。

    而今一件件回想,才发现韩玠跟前世的那位大哥哥已经截然不同。

    这一世里,所有人行为举止都跟前世一样,即便是被她力推了许久的谢缜,虽然有所变化,性情终归是如旧的。可是韩玠,他的言行、他的举止、他的抱负、他的眼神……通通不一样了!

    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有那样天翻地覆的变化,让他从靖宁侯府风光照人的贵公子变成青衣卫中凶神恶煞的玉面修罗?让他向来都温暖的笑容渐渐收敛,眼神也变得幽深凝重?

    或许,他真的是跟自己一样,背负着某些沉重的隔世记忆。

    *

    正月十五的夜里,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

    年节走到尾声,到今晚便算是最后的狂欢,从正月十四开始,京城各处便开始悬挂花灯,几个要紧的地方也都设了灯楼,到十五的傍晚,心急的儿童们早已揣着年节里挣来的压岁钱跑上了街市,就等着花灯绽放、夜市开张。

    恒国公府里自然也是缀满了灯笼,傍晚的时候一家子聚在一起用了饭,待得暮色四合,丫鬟婆子们将各处的花灯点燃,彩纸灯笼与琉璃灯笼交相辉映,一时间光华流彩。

    谢璇瞧着满院华彩,略有些迫不及待。

    好容易等谢珺收拾好了,便由岳氏带着,姐妹几个每人带了婆子丫鬟跟随,一起上街赏灯去。

    这一晚京城的热闹自不必说,四方花灯进献进京,真真将这座城缀成了琉璃世界,天上虽然有薄云遮月,地上却是流光溢彩、亮如白昼,盛装丽服的女儿家涌上街头,夜风过处,香气浅淡。

    岳氏带着谢珺、谢珊、谢玖、谢璇四个人慢慢穿行在灯海之中,笑语盈耳——罗氏近来行事愈发低调,这等盛会上也不打算出门,而是往荣喜阁中陪伴老夫人去了,连带着谢玥都被禁锢,被罗氏强行带去荣喜阁,走的时候满脸不情愿。而三房的谢珮母女则是恬淡惯了,等闲不怎么出门。

    一行人慢慢赏玩过去,姑娘家大多喜欢这些华美的东西,除了即将嫁人的谢珺之外,各自买个有趣的面具戴着,手里拎一盏灯笼,兴致盎然。

    待见到靖宁侯府韩夫人时,便凑在了一处。

    韩夫人身后带着儿媳小田氏,韩采衣和韩湘君姐妹俩,旁边由韩玠护着,再往后蹦蹦跳跳的跟着唐灵钧和一位眼生的小姑娘。

    小田氏是韩夫人的娘家侄女,后来嫁给靖宁侯府长子韩瑜为妻,这对婆媳的关系倒是挺融洽。韩湘君是韩遂的一位姨娘所出,丧母之后便由韩夫人抚养,这位比之谢珊更加内敛温柔,等闲连句话都不肯说。她今年十七岁,婚期就比谢珺晚了两个月,因性子沉默温柔,倒是不怎么惹人注意,谢璇前世跟她的接触也是有限。

    至于跟在唐灵钧后面的那个小姑娘……谢璇并不认识。

    眼瞧着韩采衣鸟儿般飞了过来,谢璇稳稳握住她递过来的手臂,伸手便点她面上薄薄的赤金面具,“呀,这是哪儿找的,手艺不错啊。”

    ——这面具以赤金打造,薄如纸张却又轮廓分明,上面以细细的金线勾勒出繁丽花样,打造成展翅的蝴蝶模样。韩采衣脸颊以下的部分并未遮住,上半边脸则只有一双眼睛滴溜溜的露出来,华灯流照之下,更显辉彩。

    韩采衣颇为得意,将脸凑近谢璇跟前让她观赏了片刻,才道:“是从哥哥手里抢过来的,只是戴着有点小,不过倒是格外精致。”

    比起谢璇等人随手在街边买来玩的面具,这确实是精致的不像话。

    只是韩玠这般已近弱冠的男子,手里居然会有这样玲珑精致的面具?看不出来嘛。

    俩人说话之间,唐灵钧已经带着身后那位姑娘走上前来,韩采衣便道:“这位是我的表妹,唐婉容,是不是人如其名?”

    一听名字便知道是西平伯府上唐灵钧的妹妹,谢璇便笑着招呼,瞧见那秀丽的眉眼,婉转的姿态,倒觉得还真是人如其名。只是这兄妹俩也着实是有趣,哥哥唐灵钧顽劣如火,妹妹却是婉转如水,微微一笑的时候颊边漾开浅浅的酒窝,惹人喜欢。

    两家人聚在一处稍稍站着说了会儿话,因为各自带着不少婆子丫鬟跟随,怕堵了道路,岳氏便跟韩夫人一处,慢慢的继续往前走——

    穿过这条花灯街,往前是京城里有名的赏灯酒楼,再往前赏过两条街,便正是一处小小的码头,可以乘船游河赏灯。

    这样的路线几乎是约定俗成的,前面两位大人打头,小田氏、韩湘君、谢珊紧跟在后,随后是谢珺和谢玖,再往后则是韩玠带着一群孩子——唐灵钧、谢璇、韩采衣和唐婉容。

    花灯繁丽多姿,岳氏等人无非走马观花,谢珺和谢玖却是挨个细赏。

    虽说岳氏暗藏的居心叫谢珺难受了许久,不过时过境迁,如今倒也能把表面功夫做得极好。且谢玖虽是岳氏所出,性情却跟其母截然不同,姐妹俩年纪相近,许多事情上反倒是能说到一处去,挨个评点花灯灯谜,倒是闺中难得的好时光。

    后面这一波可就闹腾多了。

    唐灵钧秉性顽劣,在这等热闹盛会上更是安静不下来,他又身段灵活,窜来窜去的,竟淘漉出不少有趣的玩意儿。他也十分照顾妹妹,母鸡护崽一样将唐婉容护在后面,往两旁的诸般小摊店铺里找些有趣的东西,韩采衣为其吸引,便也跟着逛。

    队伍的最末,就只剩下了韩玠带着谢璇,身后跟着两位丫鬟婆子。

    谢璇还惦记着那一天的疑惑,有心要试探,便也不急着跟上去,只管跟韩玠慢慢赏玩,渐渐的便跟前面的人拉开了不小的距离。

    待岳氏和韩夫人到了码头边的时候,才发现几个孩子早已跟丢了,等了片刻见着谢珺和谢玖赶过来,问了问,才知道韩玠带着一群孩子在后面呢。

    韩夫人便是一笑,“有玉玠在,不会有什么事情,不如咱们先上船去,留一只给他们,孩子们也自在。”

    岳氏想了想,倒也没反对。

    *

    此时的谢璇正跟韩玠漫步在灯海之中,她今晚在衣裳襦裙之外,披了一袭海棠红的披风,刚才跟谢珺她们挑面具的时候,便挑了胭脂红色,腻白的脸颊之上胭脂绽开,于灯光之下更增娇丽。

    韩玠陪在她的身边,走过花灯长街,绕着灯楼转了两圈,到得码头边的时候谢韩二府的大船早已开走,唐灵钧带着两位姑娘正在那儿等着,只好另找两艘小的——唐灵钧带着两位妹妹,韩玠带着谢璇。

    虽说河上的船只有官府管制,今夜不许寻常百姓登船,此时也是舟楫往来,略微拥挤。

    比起那些宽敞高大的画舫,两艘小船倒是灵巧轻便许多,七弯八拐的穿梭在群舟灯海之中,渐渐到了一处三岔口。此处是两道河流汇聚一处,是以船只格外多一些,往来避让之间常有碰撞。

    谢璇稳稳的坐在船头,目光扫过去,就见韩玠坐在对面,不时的瞟向她。

    目光相触的时候,韩玠也不躲避,只是冲她一笑,满目流光之下更显俊美。

    谢璇尽兴游玩了一夜,这时候便暗暗盘算着,是不是可以趁着小船与画舫碰撞的时候就势翻入水中,然而一瞧那冰寒刺骨的河水,到底没有这般勇气。于是心念一转,指着旁边一条巷子,“玉玠哥哥,我饿了。”

    韩玠便吩咐船家靠岸,又让唐灵钧照顾好韩采衣和唐婉容,让两名在岸边随行的稳重仆妇登了他和谢璇的小船,就近看顾着那三个人。

    这会儿夜色渐深,风已经有些冷了。

    谢璇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到底不敢在人流里乱窜,跟着韩玠穿过人海,进了一处酒楼。此处并非观灯的好地方,今晚的生意自然也不算太红火,只是其中张灯挂彩,也别有意趣。

    入得雅间,谢璇随意点了几道小菜,最后报出一道京中少见的关外风味——芥末小羊肉。

    对面韩玠听得菜名,不由将目光投向谢璇,谢璇却仿若未觉,只管跟他闲谈今晚的灯会。

    待得菜上齐了,谢璇随即夹了几口,目光瞧着外头的绚烂灯光,筷箸却伸向了那道芥末小羊肉。对面韩玠出手如电,筷箸探出时,迅速拦住了谢璇,“璇璇,大半夜的吃羊肉不好。”

    “少吃一点没事的。”谢璇扭过头来,目光落在韩玠脸上,想继续夹羊肉。

    韩玠的手却稳稳的拦着她,半点不叫她的筷箸靠近。

    四目相对的时候,韩玠眸色幽深,隐然探问。

    片刻的沉默里,谢璇盯着那张熟悉的脸庞,只觉得心仿佛在往下沉——她果然猜得没错,面前的韩玠并非真正十八岁的韩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