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46章

    谢缜没料到陶氏竟还能停下来听他说话,欣喜之余,便又是愧疚,“我最对不起的是你,青青。当年是我小肚鸡肠,又……”

    “谢缜。”陶氏打断了他,“新年伊始,我并不想说这些陈年旧事。”

    晨风瑟瑟的掠过,陶氏满头青丝皆高高束起,这十年中虽不用昂贵的胭脂水粉保养,然她天生丽质,加上每日吃的清淡,心境又平和安然,所谓相由心生,此时不止肌肤柔腻如旧,面相中更增几分仙姿。

    一袭崭新的道袍衬得她身材修长,就着道馆里的钟声,眼前的女人出尘如仙。然而她脸上的表情却是冷淡的,看向谢缜的时候,也早已没了旧日的浓烈爱恨,只剩寂灭后的平静,“当年是非无需再论,我离开谢府没能尽到母亲的责任,是我的过失。可是谢缜,你当时是怎么说的?”

    她步下台阶,站得与谢缜齐平,“你说那是你的亲骨肉,必然会好生照看,不叫他们受委屈。可现在几个孩子过得如何?你要娶谁,要喜欢谁,那都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只是谢缜,面对孩子的时候,你当真不觉得内疚?”

    “我知道,以前是我逃避,才会疏忽许多事情。”谢缜语含苦涩,“青青,孩子们都很想念你,当年的事情全是我的错,都这么多年了,你能不能回……”

    “不能。”陶氏再次打断了他,“我为何离开谢府,孩子们为何会落入如今的处境,谢缜,你没反思过么?京城之中,也有不少被继母抚养的孩子,缘何只有你堂堂的恒国公府会这样无能。继母谋杀府里的千金,人证物证确凿,到头来却也只是轻飘飘的罚跪祠堂?”

    “青青……”谢缜意图辩解,然而抬头看着那张疏淡的脸时,所有的话语都卡在了喉咙里,好半天才续道:“都是我的错,先是对不起你,又娶了罗氏进来,让孩子们受委屈,哪怕到如今,还是这样懦弱寡断。我愧为人夫,愧为人父。”

    一整夜站在牌楼外反思,谢缜跳出恒国公府,以局外人的身份反思时,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荒唐。

    如同眼前跳出藩篱登上峰顶,拨开那一团绕在头顶的迷雾,才发现原来自己有多混账。谢缜迫不及待的想将这些说出来,希望陶氏能看到他悔改的心,原谅他曾经的愚蠢,仿佛那些悔恨说出来了,便不会再沉甸甸的压在心头。

    但是,他的这些情绪,陶氏凭什么要听呢?

    她并不曾有半点动容,只是将袍袖一拂,道:“既然知道愧为人父,就该好生弥补。谢缜,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呢。”再也不想跟这个男人多待片刻,陶氏没了继续散步的心情,便折身回了道观。

    站在三清像前,袅袅青烟入鼻,陶氏才发现心绪到底是乱了。

    不为谢缜,只为那三个孩子。

    当初决绝的离开谢府,她至今都不曾后悔半分。只是那三个孩子,成了午夜梦回时压在心头的梦,叫人揪心又疼痛。她生下了他们,却没能负起一位母亲的担当,只为一己孤愤而远遁道观,每每想起那时谢珺哭求的样子,陶氏便觉心揪成了一团。

    然而如果说让她回到谢府,那又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陶氏静默着站了好半天,才垂下眼睑——错已酿成,她也只能尽力去弥补,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初那些旧事皆因谢缜和罗氏的春风一度而起,那么,也该是逼着他来收拾这场乱局。

    *

    谢璇跟谢珺坐在藤椅里,正泡了一壶茶慢慢的剥松子吃,旁边谢澹怀里抱着一串玉制的九连环,绞尽脑汁的苦思解法。

    因谢珺定在五月里出阁,如今在府里只剩下四个月的住头,姐弟三人近来便格外珍惜,谢璇黏着姐姐自是不必说了,连谢澹都起了留恋的情绪,一有空就跑到院里来。

    他解了好半天都突然无功,只好泄气的趴在桌上,一双眼睛圆溜溜的看向谢璇,“姐姐……”

    “自己解,实在不会了再问我。”谢璇慢悠悠的继续剥松子,瞧着弟弟那鼓鼓的脸蛋,暗自窃笑。虽然前世的记忆不大愉快,但是偶尔拿来逗逗弟弟,却也各位有趣。

    谢澹也不说话,只是趴在桌上,可怜巴巴的看着谢璇。这般撒娇的谢澹最是让谢璇招架无力,只好拾起那九连环教他怎么解。正说得认真呢,忽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即想起芳洲的声音,“五姑娘,你怎么来了,哎你慢点……”

    声音未落,谢玥的身子就已出现在了谢璇的视线里。

    她今儿穿着一身鹅黄的衫子,原本是最娇嫩的颜色,这会儿却星星点点的染了些尘泥。谢璇诧异的抬头看她,就听谢玥道:“吵吵呢,去哪了!”

    “吵吵不是在你那儿么,问我做什么。”

    “刚才她们都看见了,吵吵来了这跨院里,都有半个时辰了!谢璇,你是不是偷偷把它藏起来了?这都快晌午了,吵吵还没吃饭呢,你想饿死它吗!”谢玥气势汹汹的质问,像是认定了谢璇是“偷猫贼”。

    谢璇也有点恼了,“我藏着吵吵干嘛?”

    “谁知道呢!我院里的丫鬟都看见了,吵吵就在这院里!”谢玥的目光四顾,倒不像是在说谎。

    谢璇固然不喜欢谢玥,然而也心疼那只吵吵,想了想,吵吵那小家伙每天跑来跑去,来到这西跨院也是常事,它又爱闹腾,可别真的卡在哪里伤着了,便朝芳洲道:“带人在屋里找一圈。”

    芳洲应命,带着木叶等人将屋里屋外仔细搜了一遍,终于从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抱出了吵吵。

    待谢璇见到那只蜷成了一团的小猫儿时,心里不由一凉——平常活蹦乱跳,飞檐走壁不在话下的小家伙,此时像是虚弱极了,可怜兮兮的缩成了一团,嘴边像是有一丝血迹,身子微微发抖。

    谢璇见状一惊,忙将它接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找到吵吵的时候,它缩在姑娘书案底下,吓坏奴婢了,这不会是病了吧?”木叶满脸担忧。

    谢璇将那猫儿认真一瞧,抬头同谢珺对视一眼,各自神色凝重——病了么?明明半个时辰前还活蹦乱跳的越过院墙来到西跨院里,怎么如今就会病成这个样子?

    仔细一瞧,吵吵的嘴边还沾着些微灰绿色的糕点粉末,谢璇取了一点在指尖,陡然想起谢澹刚才带进来的糕点,心里便是一颤。对面的谢玥呆愣愣的看着吵吵,像是吓傻了,谢璇并不欲在她面前点破,便将猫儿递到谢珺怀中,而后不发一语的进了屋。

    窗边的书案上,谢澹带进来的板栗糕还码在剔红百福的盘子里,只是不如最初齐整,看那模样,显然是被吵吵吃过了。

    心里只觉咯噔一声,谢璇不动声色的回头看了一眼,就见谢珺和谢玥已经跟到了门口。她因对罗氏起疑,不愿在谢玥跟前流露,忙将伸向板栗糕的手挪到别处,正想着把她支使开,忽听外面传来了罗氏的哭声,接着便是谢缜的冷斥,“你到底要怎样!”

    门口的谢玥格外敏锐,听见罗氏的哭声时便顾不得吵吵,飞快的跑了出去。

    谢璇这才舒了口气,叫人将那板栗糕拿袋子装起来,而后送到谢珺跟前,声音低沉,“姐姐,吵吵怕是吃了这个。”

    “这不是我的板栗糕吗?”谢澹一惊之下连忙噤声,见两位姐姐神色不对,霎时也猜到了什么,不由蜷缩起小小的拳头。

    谢珺伸手拿了一块板栗糕仔细瞧过,像谢澹问道:“这是哪儿来的?”

    “是我让厨房做的,这点拿来给姐姐吃,我那儿还有呢。”谢澹仰头回答。

    谢珺回头一瞧瑟瑟直抖的吵吵,听着外头罗氏和谢缜像是要吵起来的架势,便道:“走,过去瞧瞧。流霜,到澹儿那里去,把剩下的板栗糕全都拿来,别叫人知道。”随即让芳洲和木叶抱了吵吵,拿着托盘,一起来到正院。

    正院里,罗氏正凄楚的站在谢缜的身后,满面泪痕,“……我这般忍辱负重,为的还不是玥儿和泽儿?老爷也说了,这几个都是你的孩子,原本就该一视同仁的……”

    她这里还没哭诉完,谢缜已然注意到了神色怪异的姐弟三人,大步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吵吵吃了澹儿的板栗糕,不太对劲。”谢珺压低了声音,将吵吵递过去给他瞧,眼角余光瞥过罗氏,有厉色闪过,低声道:“这板栗糕是厨房专门为澹儿做的,我已吩咐流霜去澹儿那里把板栗糕都取了过来,爹,要不要请个郎中过来瞧瞧?”

    谢缜哪能猜不到后头的事情,脸色一寒,转头冷冷瞪了罗氏一眼。

    罗氏哭诉的间隙里一直注意着谢缜的动静,这会子猛然被他冷眼一瞪,倒是吓得哭声一顿,继而“嗝”的一声,又用力去调理气息。

    谢缜才没心思管这个,瞧着那张满面泪痕的脸时,忍不由得想起去年罗氏想在玄妙观外害谢璇的事情,心中益发厌恶,冷着脸环视一圈,吩咐道:“所有人待在院里不许出去,何妈妈,去请郎中到我的书房!”

    何妈妈是当年陶氏留下来的老仆,如今在东跨院里伺候谢珺,闻言立马出发。

    满院子的人都觉出了不对劲,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出,各自站在原地,等候谢缜的吩咐。谢缜自然也不会在众人面前做什么,只叫谢珺、谢璇和谢澹跟着他出去,旁人一律不得走出棠梨院。

    几个人到得谢缜的外书房,因谢缜时常会在这里歇息,书房后头便有个小院。这会儿何妈妈已经将郎中请到了小院里,谢缜将那小猫儿递过去,叫他细瞧。

    何妈妈办事爽利,请的这位郎中不止会给人看病,也能给动物瞧。他取了些粪便看过,又将那板栗糕验看了一遍,末了,起身拱手道:“大人,这是误食了乌头和苦杏仁之故,老夫开一剂药给它灌下去,也就没事了。”

    “乌头?”谢缜皱眉。

    他记得罗氏最近因为胸满痰多,血虚津枯之故,便寻了些苦杏仁来迟,因为怕吃多了中毒,每日也只吃几颗而已,其他都在盘子里盛着,这吵吵在棠梨院里上天入地无处不去,误吃了也是有的,可是那乌头是什么东西?

    郎中便拱手道:“乌头是一味草药,也叫附子,因其配伍和炮制方法的不同,会有强弱不同的毒性。这板栗糕老夫验看过了,里面掺了附子,寻常人吃了没什么大事,只是这猫儿弱小,又是跟苦杏仁混在一处,才会有此症状。”

    谢缜盯着那板栗糕看了片刻,道:“你说着糕点中有附子?”

    “是。”郎中微微垂下头去。

    “可有什么坏处?”

    “若是吃的不多,倒是无碍,还有人以此入药,取其回阳逐冷之效,只是此物有大毒,不可多用。”郎中捋着胡须,仿佛不是很在意,忽又想起什么来,补充道:“这板栗糕里的乌头也不算多,吃了倒是无妨,只是不可久用,否则便会渐渐面色苍白,言语不清,日久天长,会叫人成痴傻之状。”

    “痴……”谢璇惊讶之下连忙咽下了后面的话语,神色已然大变——前世谢澹便是因变得痴傻而被老太爷所厌弃,难道就是这乌头所致?

    一时间面色变得极为难看,谢璇下意识的牵住了谢澹的手,微微颤抖。

    谢缜倒是镇定,朝郎中道了声谢,就要送他出去。

    谢璇连忙跨步上前,道:“爹,澹儿喜食糕点,这板栗糕吃的怕是不少,要不要叫郎中帮着看看?”

    这么一说,谢缜倒是意识到了什么,忙叫郎中帮谢澹看看。

    那郎中诊脉完了,脸色由最初的镇静渐渐变得惊疑不定,他又确认了两遍,道声得罪,自谢澹指尖取了几滴血,认真验看了两遍才道:“奇怪,奇怪!小公子体内有乌头之毒,只是时日未久,不超十日。可这板栗糕里虽有乌头,即便每天吃它两三盘,也未必能有这样多……”他毕竟是惯于在候门公府中行走的人,点到即止——

    体内有不少的乌头,既然板栗糕中的乌头有限,那必然是在其他饮食里也有此物了!

    若只是板栗糕中误掺了此物,那还好说,可若是所有饮食里都有了乌头,那事情可就太蹊跷了!

    谢缜的面色已然阴沉下来,打发人送了郎中出去,转头便朝姐弟三人吩咐道:“这事不可张扬,我自会去查明。澹儿最近先住到棠梨院里去,珺儿你亲自照看着,饮食都用你的小厨房。”

    谢珺忙应了是,谢缜见谢璇仰头瞧着,似是有话要说,心里便是一阵内疚。

    若是搁在以前,谢璇这般反应,他只会当做是小姑娘害怕,不会放在心上,可自打那日跟韩玠师徒二人饮酒谈心之后,他才知道这个小女儿心里到底装了多少事情,到底存着多少担忧与害怕。

    他躬身,朝谢璇道:“别担心,我知道这事有多严重,你只管看好弟弟就是。”

    谢璇抿了抿唇,头一次被谢缜这样正经的安慰,有些不习惯,只能点头道:“嗯。”而后带着谢缜回棠梨院里,心有余悸——若不是今日误打误撞的被吵吵吃了那板栗糕,谁能知道谢澹的饮食里会有乌头?

    这东西每天少吃时不会见异状,久而久之却叫人变得痴傻,可真真是杀人不见血!

    只是可怜了吵吵,小猫儿受这样的罪,灌了药之后将毒物排出来,难受得直叫唤。回头可得好好给它补偿补偿。

    姐弟三人回到棠梨院的时候,罗氏那里早已停止了闹腾。因为事发突然,她一时也闹不清是怎么回事,谢玥不晓得那盘板栗糕的蹊跷,母女二人只知是吵吵吃坏了东西,还想着是不是谢璇那里出了毛病,只是不知具体的事情,只能两眼一抹黑。

    谢璇也不去透露什么,简单行礼过后,姐弟三人便去了东跨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