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50章

    谢玥今日心情很好,哪怕被徐妈妈逼着向谢珺问好,听到谢璇叫她“六姐姐”的时候也觉得是赚回来了,不过她这会儿倒不敢哼小曲儿了,只带着丫鬟回屋,瞧着那一摞首饰盒子,眉开眼笑。

    后面谢璇紧随着进屋,目光往那首饰盒子上一落,道:“难怪不肯去谢池玩,原来是去挑首饰了啊。”

    “二婶子带我去的。”谢玥脸上颇为得意,有些挤兑似的笑看谢璇,“听说你今儿是去谢池陪五公主的,必定很辛苦吧?”

    谢璇便是一笑,“陪伴公主,哪能说辛苦呢。”她慢慢踱步过去绕着那首饰转圈儿,啧啧叹了两声,有些炫耀似的,“其实想挑首饰,什么时候不能去呢?今儿我在谢池边上还碰见了晋王殿下和越王殿下。”

    她说话时有意无意的观察谢玥的神色,果然见谢玥眉头一挑,得意的道:“越王殿下?好巧,我今儿在银楼里也见到了他,他夸我眼光好会挑选,喏,这些首饰可全都是他付了银钱送给我的。”

    “我不信。”谢璇摇头,“越王殿下何等人物,哪会帮你付银子。”

    “不信你去问二婶子啊!谁说只有你能跟公主皇子玩的?越王殿下宅心仁厚,眼光独到,谢璇啊,上回他还送我扳指,你不记得么?”谢玥显然是因为上回的事情存着气,必定要踩上谢璇一脚,此时脸上便全是得逞后的喜悦——仿佛越王帮她付了银子,就证明她比谢璇强很多似的。

    谢璇继续套话,“这我就更不信了。上回老夫人还说呢,不叫咱们跟越王来往,当时二婶子也在的,她哪会纵容这些。”

    “真难为你竟记得这个!”谢玥撇了撇嘴。

    那一天的事情谢玥是铭刻于心的,她记得当时谢老夫人对罗氏的舍弃,记得罗氏恶狠狠的叫“老妖精”,更记得谢老夫人如今对她的冷落。这些年中,谢玥仗着罗氏的马屁功夫格外被老夫人偏疼,已经习惯了老夫人对谢璇的厌弃,如今老夫人不厌弃谢璇、不再偏向她了,自然而然的生出了怨念——

    老夫人算什么呢?二夫人说了,她容貌生得好,是天生的美人胚子,若是被越王看上了,将来进越王府做侧妃,那才是滔天的富贵气派,谁还管老夫人的那点嘱托!

    她今日本就得意之极,此时有意在谢璇跟前显摆,说话便不那么口紧了,只得意笑道:“二婶子自然有她的道理,谢璇,这事儿眼红不来的。”

    “是是是,眼红不来。”谢璇已然套出了想要的东西,便也不再逗留。

    出了屋门,她也不再去正屋找谢珺,只闷着头往西跨院走。

    回味咀嚼着刚才的内容,谢璇越来越觉得不安——越王那样金尊玉贵的身份,缘何两次都要青睐于谢玥?上回的扳指还能被理解成是一时兴起,可这回还帮她付银钱,有这么一时兴起的吗?何况谢玥难得出一次门,竟然那么巧就被越王碰上了?

    若说是越王看上了谢玥的容貌,虽说谢玥继承了罗氏的柔媚,可十一岁的女孩子,容貌都没长开呢,怎么偏偏就引起他的注意了?

    更何况,今天居然是岳氏带着谢玥出去的。

    谢玥被罗氏宠得没头没脑,岳氏那样心机深沉的人,难道还不知道老太爷的忌讳?可见她今日是故意带了谢玥出去,甚至往坏了想,她是早已跟越王有勾结,套谢玥这个傻妞入觳!

    经历了上一世的事情,对于二房和越王勾结的事情,谢璇倒没觉得意外。可谢玥一介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岳氏和越王去打主意?

    苦思闷想了许久也没什么头绪,跟谢珺私底下说起来的时候,谢珺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谢珺待嫁之人,如今正在老太爷那里做功夫,想请他对谢璇多家照料,是没多少心思能分给谢玥了。

    谢璇这里冷眼瞧着,岳氏还是跟往常一样,谢老夫人倒是听说了那日的事情,只是岳氏以“偶遇”为借口糊弄着,到底也只是几句警告了事。

    至于谢玥,被岳氏带得无师自通,老夫人跟前阳奉阴违,底下却还是我行我素。白日梦做得多了,连罗氏在荣喜阁“养病”的事情都淡忘了些许,每日里容光焕发,愈发的注重首饰容貌。

    谢璇虽不在乎谢玥的起伏,却害怕岳氏那里曲折婉转,恶毒的心思最终会落在谢澹身上。此时的越王正是培养羽翼的时候,岳氏这里又折腾不止,要说这背后没有利益纠葛,谢璇是打死都不信的。

    然而单凭她的力量,不可能理出背后的隐情,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人还能帮忙——

    同样憎恨越王,还有青衣卫身份之便,可以探查隐情的韩玠。

    *

    自从罗氏进了荣喜阁之后,谢缜便越来越沉默,除了每日里例行的对女儿们过问几句,其他时间多是去书房里带着,或者一个人去紫菱阁,一坐就是好半天。隔两天去一趟玄妙观,想当然的被陶氏拒之门外,回来之后,也只能对着女儿出神。

    这一日谢璇才在窗下练完了字,芳洲帮她收拾了笔墨,见谢璇无意识的甩着手腕,便道:“姑娘,上回不是得了那盒药膏么?抹上去试试?”

    “不想试。”谢璇有些赌气。

    芳洲瞧着她那微微嘟起的嘴,便是笑道:“姑娘这又是怎么了?大姑娘说你这字儿写得越来越有力道,姑娘年纪有限,练久了手腕儿受不住呢,可千万别落下什么毛病,将来没法好好写字,可就得不……偿失了。”

    谢璇瞅着她努力叙述谢珺原话的模样,忍不住一笑。

    低头揉捏酸痛的手腕,不知怎么的,眼前忽然便浮起韩玠的手腕。

    他出身武将之家,那双手惯于握剑,十指修长有力,腕间也像是时刻蓄力待发,两排牙印深深留在上面,像是嵌入骨血的烙印。

    他是故意那么做的么?

    出神之间,芳洲已然将韩玠送赠的药膏寻了过来,揭开盒盖送到谢璇跟前,道:“嗯,闻着好香。姑娘试试吧?”

    谢璇心思还停留在韩玠的伤疤上,便无意识的伸出手去,芳洲取了药膏抹上去,清凉渐渐蔓延开,渐渐驱走酸痛疲惫。这药膏应是特意调制的,有一股极淡的沉香味道。

    熟悉的香味在鼻端氤氲开,像是前世与韩玠熏香读书的时光,安静的燃一盘沉香,小巧精致的熏炉内小篆香尽,外面正是日影下帘钩的光景,他便会携她出去走一圈,在夕阳柔暖的余晖里,晚风掠过,一切恬静又美好。

    也算是韩玠细心吧,知道她喜欢沉香,连一盒药膏都要加上些许。

    谢璇怔怔的瞧着那娇丽的瓷盒,海棠白瓷,应是请人细细描画后再烧制而成。不晓得他那样惯于舞蹈弄剑的人,到底是用怎样的心情去做这些东西?带着后悔?带着希冀?

    可是那又怎样呢,他是靖宁侯府的二公子,是韩夫人的儿子。前世山重水远,姻缘早断,那便是有缘而无份。这一辈子,谁还想去重温那些闷痛的过往?

    像是听到有人叫她,谢璇回过神来,就见芳洲小声提醒着,“……姑娘?是吴妈妈。”

    吴妈妈是在谢缜书房里伺候的人,平常除了传话之外不怎么进内院,想来这回又是奉谢缜之命前来。

    谢璇定了定神,放下衣袖,就听吴妈妈果然道:“姑娘,老爷请你去书房一趟。”

    “多谢妈妈费心,”芳洲含笑,递眼色给木叶,叫她给吴妈妈端茶又送几个金银锞子。因谢璇在屋里练字总是家常打扮,不方便去外院书房,便又服侍她换了套衣裳,这才跟着吴妈妈起身。

    *

    外书房里,春光满院。

    谢璇走进去的时候就见两个人正在花圃旁边赏花,那里几株木棉开得浓烈嫣红,密密匝匝的花朵层叠镶嵌在枝头,阳光映照之下,像是浓妆艳抹的盛妆丽人。

    韩玠和谢缜均是站在花前,却是各自出神。

    听见谢璇问候的声音,谢缜才算是回过神来,回头一瞧,就见谢璇已然站在了紫薇树下。十一岁的姑娘,眉目已然美得不像话,一袭春衫儿被微风撩起,她仰头的时候,眸中清澈如水,却比平常的女孩儿更多一份深意,像是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像极了,当年初见时的陶青青。

    谢缜只觉得心里又闷又痛,拳头不自觉的握了起来,道:“玉玠说你字练得很好?来,写几个我瞧瞧。”说着便往书房里走。

    他虽性格温吞甚至懦弱,书法上却很有造诣,当年便是凭这个本事博得陶太傅的青睐,对书法之事自然上心。谢璇在重生之前是货真价实的十岁小姑娘,虽然写得也工整秀气,却没什么神韵,笔力更是有限,自然入不到谢缜的眼睛里去,如今听得韩玉玠极力夸赞,才起了教导女儿的心思。

    谢璇闻言瞧向韩玠,便见他只微微一笑。

    一霎时明白了韩玠的打算,谢璇默默的撇嘴——韩玠拜了谢缜为师学习书法,若是叫谢缜提出亲自教她,往后可不就有更多的机会来套近乎了?想得倒是挺美!

    谢璇习字也只是兴趣使然,倒没想过跟谢缜讨教什么,存了这样的心思,写字时便着意潦草些。然而毕竟有前世多年的功底放在那里,几个字写出来,已然叫谢缜惊喜,连连赞道:“你这年纪能写到这般地步,实在不易!璇璇,往后爹每日叫你练字如何?”

    “不必了吧。”谢璇搁笔,退开两步。

    对于这位爹爹,她一向存有疏离。对于陶氏,她曾怀有期待、曾偷偷幻想过被母亲疼爱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会有怨、甚至曾有恨。而对于谢缜,因为自小就跟他不亲近,十年的时光里习惯了父女之间的疏淡冷漠,不自觉间对父女之情没了任何期待,渐渐的便只有疏离。

    谢缜对她好、对她坏,仿佛都已不重要。

    他只是她的父亲,她的长辈而已。

    哪怕这辈子希望他能尽作为父亲的责任,谢璇也只是盼着他能照顾好谢澹,而她自己,却是想离得他越远越好——每天用饭时说几句话,维系着单薄的亲情,让他能公正处事就够了,若是父女之间太亲近了,反而让她觉得不适。

    仿佛在心里已经立起了一道屏障,谢缜只能在屏障的对面来去,但是永远,都越不过这道屏障。哪怕有一天陶氏能穿透屏障走过来,谢缜也只能在屏障外徘徊。

    女儿的疏离落在眼中,谢缜眼中闪过黯然,却也没再紧追,只是朝韩玠道:“你不是说有话要问她?”

    韩玠就站在谢璇的身后,闻言朝谢璇道:“采衣托我问你件事情,咱们别打搅谢叔叔了,去外面慢慢说?”

    “好啊。”谢璇乐得逃离书房。

    外头日头和暖,谢璇出门站在廊下,只当韩采衣真的有事要问,便道:“什么事情?”

    “去那边说。”韩玠指着书房后小院子里的八角凉亭。

    凉亭内一张竹制的小桌,摆了两把藤椅。这时节里春花渐渐含苞,旁边一丛迎春花开得正浓,韩玠坐在对面的藤椅里,目光落在谢璇身上,“璇璇,采衣没什么要问的,是我有疑惑。”

    “玉玠哥哥想问什么?”

    “关于府上的夫人,我近来听到了些传闻。澹儿误服乌头,应当无碍吧?”

    “消息可真灵通,不愧是青衣卫的人。”

    “我知道你的担忧,以前澹儿变成那副样子,我当时倒没留心,而今看来,应该是府里有人做手脚吧?”瞧见谢璇撇开了目光,韩玠还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上回在玄妙观,罗雄会出手,府上那位二夫人脱不了干系,璇璇,你打算怎样?”

    “不想澹儿受害,自然得让二房没有插手的余力。不过玉玠哥哥,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不必介入。”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哪怕你想远离我,但是璇璇——”他俯身凑过来,温热的气息落在她耳边,“咱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保护澹儿、铲除越王。既然如此,何必背道而驰?”

    谢璇看着那张陡然凑近了脸,笑了笑,“果然青衣卫名不虚传。”

    ——诱人入觳本就是他们的拿手本事,谢璇明明不想跟韩玠走太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怦然心动。不为其他,只因为这两件事,是她此生最想做的事。

    而韩玠一语中的,轻易击中她的心思。

    亭外有燕儿成对飞过,扑棱棱的衔了春泥去筑巢,和煦的微风里,谢璇豁然一笑,“是不该背道而驰,那么玉玠哥哥,我正好有件事想跟你说。关于越王,也关于我前世的那位师父,清虚真人。”

    ——越王如今正是培养羽翼的时候,若在此时斩断其粮草,便是事半功倍。这是件要紧的大事,相较之下,她那些怨念已微不足道,更容不得她任性。

    主意既定,她便再无犹疑。

    关于清虚真人的猜测自谢璇口中缓缓道出,韩玠认真听着,到了最末,神色到底凝重起来,“我只知她骗了你的银钱,却不料她敛财至此,其中必有猫腻。这事我会去查,不过事涉越王,你务必小心谨慎,万万不能去清虚真人那里打草惊蛇,免得陷入险境,记住了?”

    “我晓得轻重。”

    “还有府上的二房,既然跟越王有了干系,你也不可贸然出手。这些事我都会去查,谢叔叔奈何不得他们,老太爷却可以,我有办法。”韩玠凑近她跟前,低声道:“璇璇,你只需要安心等着。”

    ——等我挨个除掉麻烦,还你清净时光。

    ——越王、郭舍、冯英,还有那位居心险恶的岳氏,一个都别想逃!

    谢璇被包裹在他的气息里,兴许是春深日暖的缘故,连带着心底隐藏的戾气都被化解了不少。她当然不可能毫无作为的等着韩玠帮她完成这件事情,不过能有人与她同行,却不是什么坏事。

    她瞧着熟悉的脸庞,只是一笑,“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