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51章

    渐渐入了三月,恒国公府的长孙女出阁,自然该好生筹备。谢老夫人指派了岳氏帮忙照料,棠梨院里又有大小徐妈妈和谢珺身边的人打点,倒也不缺什么。

    韩玠那里下值后但凡得空,便跑来谢府里,或是跟着谢缜练字,或是去老太爷那里。他据说是最有老靖宁侯风范的一个孙子,谢老太爷喜欢跟他说话,有时候被韩玠说得动心了,还会趁着春光去外面溜达一圈。

    谢璇倒是没那个兴致,每回听说韩玠来了尽量躲得远远的,有时候韩玠假托韩采衣的名头送些小物件过来,也跟他所赠的那些东西一起束之高阁。

    转眼春.色入暮,这一日玄真观中打平安醮,因有清虚真人的名头放在那里,遂引得京城众世家纷纷前往。谢璇去年借着清虚真人的手故弄玄虚,虽说后来被韩玠看破,但于谢老太爷、谢老夫人而言,清虚真人毕竟还是值得供奉的。

    头一天晚上谢老夫人就下了命令,叫岳氏第二天带着谢璇和谢澹去观中,算是为清虚真人捧场,顺道为恒国公府的祈福。

    谢珺晓得岳氏藏着的坏心,怕谢璇又碰上麻烦,硬是求得老夫人的允许,姐弟三人同行。

    *

    玄真观坐落在城南的群峰之间,这里地势得天独厚,山峰俊秀连绵,流水潺潺蜿蜒,深林之间参差错落的建了十余处道馆,以玄真观最负盛名。

    这一次打平安醮前后共有五天,以第二天和第三天最为热闹,谢璇跟着岳氏抵达的时候正是第二天的前晌,玄真观所处的凌云峰下车马成阵,一眼望过去,随行的家丁仆人熙熙攘攘,拱卫着中间满目的绫罗绸缎。

    道观的牌楼建在山脚,整个道观依山势而建,最高处直达凌云峰的山腰,其间殿宇参差错落,一层一层的交叠遮掩,上百年的树木点缀其间,更觉其清幽庄严。

    因这是皇室贵胄和京城众多世家常来往的地方,离道观五里地处便修了许多园林客栈,一应由朝廷派人主持,每晚千金,求者如云。

    谢府上提前几天就派人定了一处院落,岳氏带着姐弟三人到了之后便先到那里去歇息,一处开阔的庄园门向南开,北边、东边、西边各设一座独门独户的院落,每个院落各自带着花园后.庭,互不干扰。

    毕竟是客栈而非富家别苑,虽说屋内陈设得富丽堂皇,到底屋宇有限。

    为应和此处风光,院中只有五间大屋,此外就是精巧的亭台水榭。岳氏便独居一间,给了谢澹一间,谢珺和谢璇姐妹俩各占一间,随身的要紧妈妈和丫鬟跟了主子,婆子们挤在一间,至于赶车的粗使家丁们,却在另一处安排。

    一切安排停当,谢璇谢珺、谢澹跟着岳氏出了小院,却未料碰上了对面院子里的住客,是个熟人——唐灵钧和唐婉容,兄妹俩的身后跟这个身材高挑的贵妇,虽是一样的绫罗绸缎、金钗玉簪,面容却与京中女子相异,正是西平伯的夫人,那位据说是唐樽从铁勒抢来的女人。

    因唐夫人寻常深居简出,偶尔出席推免不掉的宴会时也格外低调,坐不了多久便会辞去,所以谢璇以前虽远远的见过她格外高挑的身影,却还没见过她的面容。

    此时一见,唐夫人容貌中不见京城女子的温雅柔婉,皮肤也也不算细腻姣白,然而眼神格外明亮,透着种洞察人心的力道。

    韩玠曾说铁勒的女人跟男人一样凶猛,十个里有九个可以上阵杀敌,打起仗的时候比男人还果断英勇,那时候谢璇还不信,如今见着唐夫人,却觉得韩玠也许所言非虚。这个女人浑身上下仿佛都蕴藏着力量,像是兽苑里的母豹子,随时都可能翻起身来伤人的那种。

    哪怕她已经在京城居住了许多年,那独特的气质还是没有泯灭,如同她随身带刀的习惯——

    约有一尺多长的弯刀,就那么别在腰间的锦带里,显得她身材格外英挺。

    纵观京城内外,会随身带刀的妇人,凤毛麟角。

    两下里照面,唐灵钧率先笑着蹦过来,忽视了正在打量唐夫人的岳氏,直接朝谢璇道:“嘿,真巧啊,这就是你那个双胞胎弟弟?嗯,果真长得一模一样,叫谢澹是吧?长这么漂亮,将来怎么娶媳妇?”

    “谁长得漂亮了!”谢澹不高兴。

    “你姐姐漂亮,你当然也漂亮啊,出去打听打听,谁敢说你丑,我揍他!”唐灵钧咧开嘴笑着,像是觉得这个漂亮的男孩很有意思,伸手就想去摸他的头,被谢澹伸手拍掉了。

    后头唐婉容赶上来,腼腆一笑道:“谢姑娘别介意,我哥哥说话就这样。”

    “已经习惯了,不会放在心上。不过——”她抬头看向唐灵钧,纠正道:“澹儿是男孩子,谁会用漂亮来形容男孩子的?”

    “哈哈,口误,口误。”唐灵钧打个哈哈,瞧着岳氏和唐夫人已经朝外面走了,便也跟上去。因这附近建了不少有趣的玩意儿,他便催着唐婉容跟在唐夫人身边,一转身却把谢澹拉了过来,“不是说男孩子吗,藏在姐姐背后干什么!”

    谢澹在姐姐面前虽乖巧,在外也是做着哥哥,会管人的,当下将眼睛一瞪,道:“谁藏在姐姐背后了!”

    “唔,那就跟我走啊,你也认得玉玠表哥吧?他就在那边住着,一起去找他。”唐灵钧一指两百步外的小园,抬步就要走。

    谢澹毕竟记挂姐姐,回头征询,见谢珺点头,便飞奔着跟了过去。

    后头谢珺故意落下几步,将谢璇拉到怀里,低声笑道:“这就是那个唐灵钧吧?上回画了幅毛毛虫出气的那个。”见谢璇点头,便是忍俊不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这顽皮得倒有意思。”

    “他的顽皮姐姐还不知道呢,上回拿假蛇吓唬采衣,据说家里还养着两头豹子。我听采衣说,这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霸王,首辅郭舍家的大公子郭晋宗的恶霸名头姐姐听说过吧?据说上回惹了他,被揍得满地找牙呢。”

    “当真?”谢珺诧异,“郭首辅深得皇上信赖,那个郭晋宗据说也不是肯吃亏的性子,难道没去找麻烦?”

    “找了啊,唐灵钧那里有皇上偏袒,他就找了一群人想暗中教训,却被唐灵钧打得落花流水,据说连着半个月躲在家里没敢出来见人呢。”谢璇想象那场景,便觉得唐灵钧这顽皮气也挺可爱。

    谢珺便点头道:“他能在韩玉玠手里折腾,自然不是寻常之辈。”

    一提到韩玠,谢璇唇边的笑意便收敛了几分。

    韩玠啊……嗯,倒是忘了,这种场合里韩玠应该不会缺席。

    *

    一伙人到了玄真观,那头早已热闹之极,清虚真人自是忙得脚不沾地,岳氏想要去谢府供着的灯前看看,也只能由观内的女道士带路。

    谢璇与谢珺相携而行,走过香炉,走过神像,走过每一道帐幔,莫不透着熟悉的味道。

    前世五年的时光里,她远离家人在此清修,除了随身带来的芳洲、木叶之外,几乎无人可以亲近。那时候她还想不通世事,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是命不好,出生的时候被娘亲抛弃,没长几年,又不得不来道馆清修,远离姐姐和双胞胎弟弟,每常不高兴的时候,就只能独自在这些殿宇中漫步。

    这观中的女道士们她大多都认识,比如眼前正给她们引路的这位,便是一位商户千金在家道败落后入的道馆,不知是不是天生体弱,没事时总喜欢靠着什么支撑自己。

    谢璇跟着走到灯前,就见女道士果然顺势靠在了案台上,忍不住低头一笑。

    刚重生的时候她满怀孤愤,对着谢府里那一堆糟心的事情,也无暇去细思,如今却发觉这其中也有乐趣——譬如你知道这道观里许多人的经历和性格,甚至知道她们往后还会经历些什么,而她们却对你一无所知,这样的感觉十分微妙。

    从殿中出去,自然要去凑一凑打醮的热闹,因为观中人多,谢璇便紧跟着谢珺。

    她心里牵挂着谢澹,左顾右盼的寻了一阵也没见他的踪影,正自张望时,忽觉眼前多了只纤秀的手,一回头就见五公主站在背后,满面笑容,“璇表姐,瞧什么呢?”随即朝谢珺也叫了声“表姐”。

    谢璇姐妹俩连忙见礼,瞧她身后还跟着晋王,自然也是问候。

    这里人多,五公主瞧够了热闹,便跟岳氏打个招呼,欢欢喜喜的拉着两位表姐到皇室贵人歇息的精舍里去,口中抱怨着,“父皇总说这里有趣,我瞧着还不如谢池好玩呢,还好碰见了你们。”

    途中碰见三公主,瞧着五公主那眉开眼笑的样子,她便一笑,“捡到宝贝了?这么高兴。”

    三公主脾气不好,这在宫内外是出了名的,据说是小时候被她那有些疯癫的母妃影响,才会有此性情。

    五公主今儿心情不错,也不去计较,只回以一笑,“是啊!”

    对面三公主嗤笑了一声,带着宫女走了。

    谢璇原本对这些并不太在意,毕竟异母所生的姐妹之间有龃龉是常见的事,淡然处之也就是了。是以她在行礼之后便安静站在后面,冷眼瞧两位天之骄女的往来,等看到三公主那嗤笑的时候,却是眉心一跳。

    那般隐藏着的刻薄似曾相识,曾像是刺一样扎在她心里。

    前世在靖宁侯府的时候,韩夫人在无人处有时也会这般轻蔑的笑,那眉眼神情,竟隐隐与三公主重叠。

    谢璇揉了揉脑袋,努力抛开那些不愉快的记忆。

    这一片精舍专供皇室所用,是以格外精致清净,里头摆设器具也是一应俱全。元靖帝瞧着清虚真人的面子,特批皇子公主们在这里住上几天,五公主昨儿已瞧够了热闹,这会子又开始贪图清净,拉着谢珺便要对弈。

    谢璇和晋王在旁边瞧了会儿,听见外头风吹叶动,飒飒入耳,便又不自觉的走入庭院之中。

    此时天上有薄云遮日,庭院里又有老槐树挡着,阴翳之下便现幽静。

    这是道观里独有的况味,谢璇毕竟在这里住过五年,有时候烦恼于公府里的鸡飞狗跳,也会怀念这里的清净。熟悉的屋宇错落,她忍不住循着旧踪慢慢前行,目光扫过时,又有些好奇,清虚真人和越王到底会不会有联系呢?如果有联系,她收敛的那些银钱,又如何从越王手里流出去呢?

    也不知道韩玠查得怎样了。

    谢璇头一次发觉自己似乎跟韩玠有好些天没见面了。

    缓缓走到走出精舍,便渐渐进入宫殿群众。玄真观受皇家供奉,得元靖帝青睐,修建的格外华丽壮阔、威仪庄严,殿宇墙壁上皆镶嵌着琉璃琼花,玉阶朱栏,金漆细镂,院落重重相接,楼台层叠毗连,如入仙阙。

    这般盛美富丽之处,原该供奉着得道真人,如今却被贪财的清虚真人把持,想来也叫人叹息。

    谢璇慢慢走着,循着旧时记忆,到了一处极隐蔽的所在——

    正前方是四御殿的后墙,左右两侧也是殿宇的墙壁,后面是通向皇家所用精舍的朱漆长廊,站在正中间几丈见方的阴翳里,能听到一殿之外人群的熙攘欢笑,却不会被任何人打搅,如闹市中寻幽静,繁华里藏平淡。

    谢璇熟门熟路的走到中间的藤椅上坐着,惬意的伸个懒腰,闭上眼睛,前世的许多事情便浮上眼前,她还未深思,就听身后有人道:“原来这观里,还有这样的所在?”

    声音有些熟悉,谢璇睁开眼睛,连忙起身道:“晋王殿下?”

    “谢姑娘也喜欢这般清净是不是?”晋王抬头,瞧着那一树老松,挺立在灵芝仙鹤的图案之前,古朴又挺拔,仿佛外界多少喧闹都能被它滤去,只余这一方真意。像是眼前娇美的姑娘,会在皇室公府之间来往,却也会默默的寻找一方清净天地,独自安坐。

    他从第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个处在簪璎繁华里的姑娘,内心深处藏着一方安宁,与其他贵女截然不同。

    幽幽的目光落过去,晋王神色冲淡,经那老松点缀,如在画中。

    谢璇收回目光,敛眉道:“无意间闯入而已。”

    晋王只是看着她,目光柔和如春水。

    无意间闯入这一方天地,也无意间闯入了他的心里,从谢池边的初见至今,将近三百个夜里,她像是窗外的一株海棠,像是天边的一缕月光,像是随风扬起触摸不到的秀丽纱帐,叫情窦初开的他辗转反侧、念念不忘。

    晋王踏前半步,瞧着只及他胸前的姑娘,摊开手掌,手心里是一粒朱红色的相思子。

    “我知道我的处境凶险,身在皇家有些事情身不由己、无法逃脱,所以你会害怕担忧,不愿搅入。但是谢姑娘,我还是不甘心因此就错过你。抱着一点微末的希望,谢姑娘,这粒相思子,你愿意收下么?”

    修长的手指就在眼前,那一粒鲜丽的相思子端端正正的躺在掌心。

    谢璇诧异的抬头看过去,她就这样,被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表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