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52章

    四御殿外人语依约,头顶上起了风,吹得树叶梭梭作响。谢璇抬头看着晋王,心里多少觉得惋惜,摇了摇头道:“多谢殿下垂爱,民女不能收。”

    相思子在晋王的掌心颤了颤,最终被珍重收起。

    晋王眉眼微敛,道:“是我唐突了。”

    再待下去怕是有些尴尬,谢璇便行了一礼,“出来的时间久了,怕是五公主要着急,民女先行告退。”而后出了月洞门,一路快步回到精舍里,果然五公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怎么出去这么久?”

    “不小心走迷了路,瞧着各处殿里有趣,贪恋了会儿,公主今儿战果如何?”谢璇笑着凑过去,棋盘上胜负已定,自然是谢珺赢了,不过也只是险胜。对面谢珺笑而不语,五公主便得意道:“虽然还没能赢了珺表姐,不过表姐说我进益很大。”

    谢璇瞧她们也无心再弈棋了,便帮着收拢棋子,“姐姐比公主大好几岁呢,公主能下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厉害。”

    五公主笑得很开心,转头不见了晋王,便问道:“晋王哥哥呢?”

    那宫女儿正想说晋王出去散心了,就见门口人影一晃,晋王抬步进来道:“在这呢。”他并没敢多看谢璇,只是将目光安放在五公主身上,低头道:“我听着你又有进步了?”

    五公主平素最缠晋王,有了高兴事自然也要与之分享,于是兴高采烈的将刚才的战果说了,博得几句夸赞。

    这边谢璇姐妹俩不好再逗留,便告辞退出。

    外头层云堆积,风瑟瑟的刮着,有点冷。不过到了精舍之外,人群熙攘香火正盛,倒也不觉得冷清,姐妹俩瞧着像是天要下雨的样子,站在人群外凑了会儿热闹,瞧见唐灵钧带着谢澹走过来,便正好聚在一处。

    唐灵钧这一日很高兴,他平常喜欢缠着韩玠这样比他厉害的人玩,对文弱的少年们不怎么有耐心,今儿却格外不同,只觉得谢澹长得格外好看,连带着那一身书生气都变得吸引人起来,逗起来乐趣无穷。

    谢澹小时候的性格与谢璇相似,因为没有亲生母亲在身边,便格外胆小一些,这些年养在外院里,谢泽那里经常淘气得能掀翻屋顶,谢澹却从来都是乖巧读书,不敢惹事。

    然而男孩子的天性总是好动,平常虽压抑,这一日被唐灵均带着疯玩,却是格外高兴,这会儿跑得衣裳都乱了,膝盖手肘处似乎还有些泥土,恐怕是不小心摔的。

    他一见了谢珺和谢璇便蹦蹦跳跳的走过来,“姐姐,原来这山上有好多道观,可好玩了!后头还有一片竹林,有人在里面挖竹笋!”

    谢璇自然知道他口中的竹林是哪里,忍不住笑道:“那里头还有几窝野猫呢,见到没有?”

    “哇,姐姐也去过那里?”谢澹满脸惊讶。

    谢璇语声一顿,随即道:“听观里的姑子说的,今儿玩得很高兴么?”

    “嗯!灵钧哥哥带我去了好多地方,玉玠哥哥还说要教我武功!”

    “教你武功?”谢璇举目四顾,并没见到韩玠。

    就听唐灵钧解释道:“今日表哥也在这里,说他拜了令尊学习书法,以后教淘气澹学武功,算是投桃报李。嘿,真没看出来,我还以为这小子文弱,谁知道淘气起来比我还厉害,果然虎姊无犬弟。”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还给起“淘气澹”这么个雅号。

    谢璇无语,却又得意一笑,“澹儿这是深藏不露!”

    心底里多少对唐灵钧有些感激,谢澹这些年郁郁寡欢,平常也只在她这个姐姐跟前肯流露情绪,今日这般蹦蹦跳跳的,倒是少见的高兴。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回了客栈,各自暂歇。

    *

    傍晚的时候春雷乍响,闷闷的自天际传来,随后便是一场酥雨。

    众人用完了晚饭,岳氏今儿在道观里走得累了,这会儿正在屋内安歇。谢珺不喜欢阴沉沉的雨天,便也歪在榻上,随手拿了本书来看,只有谢璇和谢澹坐不住,不时的往外张望——

    谢澹是今儿勾起了淘气的本性,想着出去溜达,谢璇则全然是被玄妙观勾起了旧情,总觉得屋里憋闷,想要出去走走。

    好在外头细雨如酥,不算太大,撑一把竹骨伞出去,雨滴淅淅沥沥的打在上头,天然韵律。客栈里的地面皆是青石铺就,此时蒙了一层水润,走在雨里的时候濛濛雨丝斜吹着扑面,其实挺惬意的。

    谢澹蹦蹦跳跳的走了一阵,忽然偏头问道:“姐姐,咱们还会有娘么?”

    “怎么这样问?”

    “有一天爹带我去老夫人那里问安,我听见有婆婆私下里说,夫人快不行了。”谢澹凑在姐姐耳边,低声道:“后来有一回,我看谢泽偷偷的翻墙去那个小院里,我也偷着看了,夫人那时候就坐在院里晒太阳,像是傻了似的,面色惨白惨白的。我又问爹,他说夫人病得很重,不许任何人去瞧。”

    “她是病得很重,澹儿,谢泽调皮是他的事情,你可不能再跟着去,叫老太爷知道,是要责罚的。至于娘嘛……你想不想要新的娘?”

    “我……不想。”谢澹犹豫着摇了摇头。

    谢璇一笑,就听谢澹又小声道:“那天咱们在舅舅家见到的那个,她会不会继续当我们的娘?”

    “应该不会。”谢璇侧头瞧着弟弟,问道:“你喜欢她?”

    “也不是喜欢,就是觉得那天她很可怜,看起来快要哭了。”

    “那你恨她么?”

    “我不认识她,没有喜欢她,也不恨她,就是觉得她那天挺可怜。”谢澹踢着道旁的野草,雨滴将鞋子浸得湿透也浑不在意,“后来我知道了她是谁,爹说我应该多去看她,可我又怕大姐姐生气。”

    “澹儿如果想去就去吧,大姐姐不会生气。”

    姐弟俩说话之间,忽然见雨幕里有个熟悉的人影朝这边走来。他的身材高大挺拔,走在雨里的时候却仿佛闲庭信步,因为没有打伞,整个衣衫都湿漉漉的,就连那眼神都似乎带着细雨的潮湿气,能叫人溺毙似的。

    谢澹一见了他,便飞奔过去,“玉玠哥哥!”

    韩玠笑着站在他跟前,撩起披风帮他遮住了雨丝,随即带了谢澹走到谢璇跟前,道:“答应教澹儿一些防身健体的功夫,正好现在有空,我先带他过去练练,你要不要去跟采衣坐坐?”

    “今儿有雨,明儿再说吧。”谢璇又嘱咐谢澹,“不许多打搅人家,早点回来。”

    谢澹拍着小胸脯应是,韩玠便道:“到时候我会送他回来,不必担心。”

    “多谢玉玠哥哥。”谢璇这倒是真心实意——

    她自己固然不想再嫁入靖宁侯府,不想与韩玠再续姻缘,却不会因此就阻止谢澹。谢澹是个男孩儿,将来总要道府外去闯一片天地,跟着韩玠学点儿本领,只有好处。而韩玠投身青衣卫中,显然是有所谋划,他愿意抽出时间来教导谢澹,那自然是值得感激的。

    韩玠只低头瞧着她,迷蒙的雨气中,他的目光里却仿佛有火苗在隐隐窜动。凑到谢璇耳边仿佛想问什么,却欲言又止,只拿手帮她理了头发,道:“外头雨凉,回屋里去吧。”

    头发被他沾湿,潮潮的贴在耳边,谢璇有些不自在,缩了缩脖子。

    腻白的肌肤近在唇畔,若不是谢澹还在旁边,韩玠甚至想轻轻触上去回味那温软滋味。到底是压住了内心翻腾的渴望,他不动声色的收回那粒自四御殿后竹椅上拿起的相思子,悄无声息的掷入草丛。

    等谢澹和韩玠走后,谢璇便到凉亭里坐着。

    春雨细密,晚风微凉,透过朦胧的雨幕可以看到不远处耸立的峰峦,那层叠的宫殿屋宇皆藏在雨幕之中,谢璇闭上眼睛,甚至还能看到后山那一片竹林的油润。这是她生活了五年的地方,纵然有许多不快,却也给了她安宁。

    有时候心烦气躁,想到那雨打竹林时,还有凝神静气之效。

    只是凝神静气的久了,就忘记了脾气和反抗,像前世那样的委曲求全、忍气吞声,此生不想再有第二次。

    渐渐的雨歇云散,一轮明月悬在柳梢,清新明亮。

    *

    离开玄妙观的时候,谢澹那里意犹未尽,唐灵钧加上个韩玠,引得他连家都不想回了。谢璇倒是没什么,今儿同韩采衣几乎将整个玄妙观走了一遍,那么多的殿宇台阶走下来,这会儿只觉得小腿肚子在发抖似的。

    回到谢府,一切如常。

    谢珺大婚的日子渐渐来临,罗氏那里“病重”,府里的事情大部分交由岳氏打理,忙得她脚不沾地。也不知是不是老太爷和老夫人有了新的想头,一向不怎么起眼的三夫人隋氏也渐渐的被安排了些事情,开始帮着岳氏打理内务。

    而在谢璇这里,因为知道罗氏要在谢珺出嫁后才能“病逝”,倒也不去往那边花心思,只是将心思放在了岳氏的身上——韩玠借着谢缜和谢澹的名头,来府中的次数日益增多,有时候把谢璇叫过去,便会告诉他一些有关清虚真人和二房的进展。

    只是他毕竟还有公务在身,越王又不是没日没夜折腾的人,几个月下来,线索也是有限。

    转眼便是仲夏时节,谢珺的婚事筹备妥当,便在五月初七这一日与庆国公府的嫡长子许少留完婚。

    许少留探花出身,如今在翰林院中,才华人品皆深得赞许,在京城的同龄人之中出类拔萃,颇有些名头。两处公府的嫡长联姻,排场自然隆重盛大,十里长街红妆铺满,迎亲的人浩浩荡荡的走来时,谢珺正坐在镜前,脸色平淡安静。

    谢璇陪伴在侧,瞧着镜中盛装的姐姐时,只觉得满心欢喜。

    待得花轿上门,谢珺离去,谢澹送嫁后,便只剩下谢璇独自一人坐在谢珺的屋子里。恒国公府热闹忙碌的氛围仿佛也跟着花轿离开了,谢珺屋子里的东西虽然大多还保留着,要紧的一些物事毕竟是被带走了。

    谢璇坐在桌边,把玩着腕间的香珠,多少有些感慨——也不知道谢珺此去,在庆国公府里会是怎样的处境?虽然记得前世她似乎过得不错,不过候门公府,刚嫁入的时候又哪有一帆风顺的?

    想起这些天与谢珺的夜谈,联想到将来自己的婚姻大事,谢璇不免失笑。

    前世在道馆修得清静无为,从未想过同韩夫人反抗,刚重生的时候虽然经历生死,然而有前世的经历放在那里,便还是下意识的想着逃避,不愿与人太过争执。

    这一年的时间过去,磕磕绊绊的,总算将罗氏从棠梨院清了出去,谢璇才蓦然发现,其实与人争斗,也没有那么麻烦。

    人不犯我,我自然不去犯人。可人若犯我,我为何不能以牙还牙?

    譬如婆媳之间,前世是她性格所致,此生若足够幸运能找到好相与的婆家便是最好,若找不到呢?难道她就不嫁了,或者还是跟从前那样忍气吞声?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回想起来,前世她最大的问题便是回避矛盾。对着罗氏和谢玥的时候委曲求全,对着韩夫人的时候也委曲求全,最终吞了满肚子和血的牙齿,那份委屈,如今想来,也算是咎由自取。

    而如今,谢璇才猛然发现,其实直面矛盾,要比逃避有用的多。

    譬如罗氏的失势,譬如谢玥的转变——以前谢玥在她面前张牙舞爪,现在虽然时常得意卖弄,却是连重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的。

    任性恣肆,不就是她临终前想要的么?

    这般想着,便觉豁然开朗,回到西跨院的时候,也不觉得那么孤单了。

    是夜早早的睡下,因为这些天筹备着谢珺的婚礼,难免勾起旧日的回忆,梦里竟又回到了前世初嫁的时候。出乎意料的,这回竟没梦见最后的惨淡收场,只是许多美好的场景,洞房花烛,缱绻相拥,哪怕只是相伴缓行,在梦里也是满满的欢喜。

    午夜梦回,心绪纷乱,却忽然闻到了一股酒气。

    酒气?谢璇心下一惊,连忙睁开眼睛,便见外头黑黢黢的,月光自窗纱漏入,有个熟悉的黑影站在帐外,静静的注视着她。

    谢璇意料之外的镇定,并没发出什么动静,只是看着那个人。

    安静了片刻之后,那人却朝床帐走了过来,酒气随之散入,谢璇想要闭眼假装睡觉的时候韩玠已然开口了,“璇璇,我知道你醒了。”他十分自然的在榻边坐下,握住了谢璇晾在外面的手。

    韩玠酒量很不错,平常几乎不怎么醉的,前世认识那么多年,谢璇也只见他醉过一两回。

    这一日他必定是喝了很多很多的酒,眼神都有些迷乱了,握着谢璇的掌心滚烫,仿佛身体里有火在燃烧。他的力道也不像平常那样控制得当,紧紧的握着谢璇,像是怕她跑了似的。

    兴许是梦里的情绪残留,谢璇一时间有些分辨不清梦境与现实,竟没生出任何叫喊反抗的心思,只管呆呆的看着韩玠。

    韩玠俯身看着她,一双眼睛里只有她的影子。

    “璇璇。”他低声呢喃,在她额头亲了一下,随后向下游移,寻索她从唇瓣。

    如此真实的触感叫谢璇瞬时清醒,连忙使劲挣脱韩玠的手掌,抱紧被子朝里头一滚,蚕宝宝一样缩在了角落,随后揪紧了被子做起来,低声道:“玉玠哥哥,你做什么!”

    “我想你。”韩玠声音低沉,带着醉中的沙哑,如有触角般痒痒的爬上心尖。

    像是意识到了刚才的不妥,他稍稍坐直身子,努力让自己清醒,“是我唐突了。只是今日谢珺大婚,璇璇,我想见你,非常非常想,我忍不住想见你。”

    他并不是个喜欢用语言表达感情的人,通常都是用行动——譬如结实的拥抱,譬如温柔或用力的亲吻,更或者,床榻间极致的疼爱与抚慰,每一种表达都能将情意送到谢璇颤巍巍的心尖。

    她是他的娇妻,从小到大都被放在心尖尖上,被紧抱在怀里,不想让任何人觊觎,温柔又霸道。

    可现在他不能,就算前世曾是夫妻,此时的谢璇却只是个小姑娘。

    她尚未出阁,她也许有旁的打算。

    不管他此时的情感有多复杂浓烈,多想抱着她亲吻疼爱,他也必须克制。

    克制而压抑,压抑而痛苦。

    及至此时四目相对,这种痛苦又渐渐掺杂了甜蜜,如同毒药里撒了蜜糖,能叫他心甘情愿的饮下。

    只是想到那一日在四御殿后瞧见的情形,到底醋意翻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