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53章

    谢璇坐在床角里,因为身上只穿了寝衣,便拿锦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仲夏的夜里虽然凉快,捂得久了也觉得有些闷热。

    她瞧着韩玠,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刚重生时的戾气在一年之后慢慢变淡,以不一样的心态面对此生的许多事情,谢璇才发现,前世的事情也未必全都要怪韩玠——那时候的她习惯了对他的依赖,习惯了委曲求全,所以韩玠没能知晓她的委屈,也算她咎由自取。

    如果当时她肯说出来,韩玠应当不会袖手旁观。

    说到底,她可以记恨韩夫人的刻意刁难,但是对于韩玠,却似乎过于苛责。

    此时看着韩玠压抑痛苦的神色,谢璇才发觉,其实韩玠也许比她更痛苦,妻子丧命,举家被斩,那时候的他面临的又是怎样的情景?那一场凄风冷雨深植于心底,曾是折磨了她许久的噩梦,那么他呢?是否也常被前世的记忆困扰?

    深夜里心绪总是格外柔软,谢璇叹了口气,低声道:“玉玠哥哥,夜深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我就是想看看你,坐会儿就走。”韩玠的双手在袖中紧握,像是怕失控,取了矮凳坐着,隔了一道薄薄的纱帘坐在外面——

    坐在她榻上的时候,总是会勾起许多旖旎的回忆,他固然极力自控,但是前世四年分离,十年追悔,那其中的相思滋味像是压在心底的火山,久久酝酿深藏,一个不慎就会喷发出来,燃烧尽他的理智。

    他是真的害怕,怕一时失控将她拥进怀里,任欲念吞噬理智。

    纱帐低垂,月色薄凉,谢璇又何尝不知他的隐忍?

    她下意识的裹紧了锦被,有些尴尬,板起脸来继续赶人,“快点走吧,不然我喊人了。”

    韩玠却仿佛无赖的脾气发作了,全然忽视她的言语,只管盯着她,酒气氤氲进来,几乎让她都有些薄醉。

    “我晓得轻重,不会伤你。”韩玠自顾自的笑了笑,“我怎么舍得。”

    谢璇言语无用,倒是想爬出去拳打脚踢的将韩玠赶走,可身上的锦被不能丢了,只好继续围成粽子坐着。

    韩玠想必是已经放倒了值夜的人,此时颇显有恃无恐,坐了会儿,问道:“璇璇,我们说说以前的事吧,为什么不愿意嫁给我?”

    “想换个夫君,换个活法。”

    韩玠低笑了一声,“换成怎样的?”

    “反正不是你就成。”

    “可我只想娶你。”韩玠挑起纱帘一角,“那时候是我粗心,很多事情都没去深究,璇璇,你和我母亲……是不是处得很不好?是不是因此才不想进韩家的门?”

    谢璇有些诧异,挑眉看他,见韩玠神色严肃,便也收了戏谑态度,道:“是。”

    “如果我解决了这个问题,你还愿不愿意……”

    “不愿意!那些事你没法解决,何况我退掉婚事就是想斩断过去,就当那只是一场梦吧,梦醒了各归正途。”谢璇打断他,瞧着韩玠醉意深浓,这般思绪混乱的时候,她即便是认真说了,他又哪里能听得进去?

    她觉得有些疲累,觉得韩玠应该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举动,索性重新躺回榻上,丢了个背影给他,“我要睡了,你快走吧,明天再说。”

    身后半晌没有动静,只有酒气尚且萦绕,谢璇躺了半天也没法安睡,翻身过去,就见韩玠不知何时已经掀帘重新做回她的榻上,竟连半点动静都没闹出来。

    这个人!她一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想要开口时韩玠已经俯身压了下来。

    韩玠并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眸子灼灼的盯着她。

    温热的呼吸落在脸上,这样的姿势像是每一次的温存缱绻。曾经的欢愉彼此心知肚明,她并不是真正十一岁的小姑娘,他也不只是个十八岁的青年,他们曾恩爱缱绻,颠鸾倒凤,亲昵无比。许多个这样的夜里,她曾在他身下,瞧见眼中的狂热与胸前的汗滴,柔弱而满足。

    谢璇不知怎么的有些脸红,羞窘化而为怒,她冷淡了神情,想要骂人,声音却忽然被他封住。

    他的唇似乎也是烫热的,强势而霸道的压下来,手掌很自然的落在她的脸上。

    烫热的温度一霎时叫人有些发懵,谢璇呆愣愣的躺在那里,眼睛是睁着的,心思却仿佛已飞离。

    *作者声明:码字不易,请移步123言情支持正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