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58章

    谢璇的心猛然一跳。

    狗类对气味最为敏感,拿晋王的玉佩去训练,那些人的意图还不明显吗?獒犬那样凶猛,今日若不是有韩采衣努力拖延时间,韩玠及时来救,谢澹别说是一只脚、一条腿,放任下去恐怕连命都要落在它嘴里。

    以晋王那文弱的身板,他若是碰见了獒犬,又怎么可能扛得住这般攻击?

    心底里突突直跳,谢璇小声道:“我记得上辈子,晋王是十五岁才时丧命的,是因为这些獒犬吗?”

    “不是。”韩玠摇了摇头,“晋王没活到十五岁,他是今年八月底丧命的。”

    “什……”谢璇一声低呼之后下意识的捂住了嘴,惊诧万分的瞪着韩玠,“这么快!”她前世在玄真观中,对于晋王等人自然没留意过,如今凭模糊的记忆回想,大约觉得是十五岁,可是,她竟然是记错了?

    如今已是七月十二,距离八月底也就几十天的时间而已,竟然这么快!

    大抵是她的表现太明显,韩玠有些意外,“怎么?”

    “他是怎么死的?”谢璇尽量镇定。

    “我记得八月底的时候,他奉皇命前往玄真观中,回来时碰上大雨如注山石崩塌,他被活埋在其中,等后来皇帝派人找到,就已经不成样子了。不过毕竟隔了这么多年,事情虽然还记得,时间到底有些对不太上,也就这两个月了。”

    “只有两个月?”谢璇喃喃,下意识的绞着手帕。

    韩玠觉得奇怪,“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救他。”谢璇抬起头,对上韩玠的眼睛,“晋王殿下我意于权位争斗,他本心恬淡,喜欢山水田园,不该就这样被越王坑害。玉玠哥哥,我想救他。”

    “救他?”韩玠皱眉,眼前蓦然浮起前几次碰见晋王和谢璇的样子,那样温润的少年带着娇美的姑娘,看那意思,明明白白是对谢璇有意。她这辈子不愿意嫁入韩家,难道是想转到晋王那里?

    更何况,越王是什么人?

    如今越王跟首辅、冯大太监渐渐串通,晋王之死不过是个引子,最终却是要将火引到太子的身上。就连他自己都应付得捉襟见肘,不敢擅动,谢璇那里又有什么本事来对抗?

    有股奇怪的滋味涌上心头,像是生气,像是嫉妒,韩玠低声道:“璇璇,你现在护住澹儿就足够,皇家的事情不该插手。太危险!”

    “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晋王死掉。”谢璇抬眉,眼神里是以前极少有过的坚定,“玉玠哥哥,以前是我懦弱怕事,凡事都依靠你,不敢去争抢,也不敢去反抗,所以最后落得那个下场,也是我活该。我也知道越王有多可怕,这件事我不会去硬碰硬。”

    “可这终究太危险!”韩玠摇头,“你若是铁了心要救,我来做就是。”

    “不,玉玠哥哥,”谢璇有些头疼,“我的意思是,我不能再凡事都仰仗你,或许我想法子救了晋王之后还是会找你帮忙安置,但是我力所能及之处,我应该自己去做。”

    韩玠明显一愣。

    前世相识那么多年,谢璇一直是乖巧的性情,他也习惯了保护,想要将她护在羽翼下,不经风霜、不历波折,所以大包大揽,尽力帮她完成所有她想做的事。重回到如今,他依旧觉得她只是个小姑娘,经不得风吹日晒,自然不能冒险。

    她想做的事情,他去完成不就行了么?

    她如今这般推辞,是因为她真的下了决心不愿再嫁给他,不愿再跟他有什么瓜葛了?

    他看向谢璇,就见小姑娘忽然笑了笑,“关于我二叔和二夫人的事情,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很感激。你进了青衣卫,处境更加凶险,越王、郭舍、冯英,每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你,玉玠哥哥,你会分.身乏术。”

    “那么,”韩玠明白了她的意思,懒洋洋的靠在旁边的漆柱上,“你打算怎么做?”

    “偷梁换柱,暗度陈仓。”谢璇翘了翘嘴角。

    韩玠还想再问问是怎么个偷梁换柱法,就见外头谢缜走了进来,两人不敢再聊下去,便齐齐赶过去。谢缜一听说谢澹今日险些被獒犬咬伤就立马赶过来了,进了屋见儿子没事,才算是松了口气,而后便奔老太爷的书房去了。

    这头韩玠和韩采衣再呆了片刻,便告辞离去。

    *

    谢璇坐在窗边,咀嚼着刚才韩玠所说的事情,心有余悸。谢澹原本是在榻上躺着歇息的,见她一直坐在窗边发呆,便起身走过来,“姐姐在想什么?”

    姐弟俩心意相通,谢璇转身瞧着弟弟,问道:“澹儿,你最近跟晋王见过?”

    “晋王?”谢澹挠了挠头,“我不认识他啊,应该没见过。”

    谢璇觉得奇怪,“那你最近,有没有新佩戴什么外人给的东西?”

    谢澹冷静了这半天后也渐渐明白了过来,觉得那獒犬死命的扑他大概是闻到了什么味道,他前阵子还去看过獒犬,那时也没见它发疯,可见是新近用的什么东西。他想了想,自怀里掏出个精巧的鲁班锁,道:“难道是这个?”

    这鲁班锁长不过寸半,比常见的要多三根,制得十分精巧。

    谢璇接过来瞧了瞧,问道:“这事哪里来的?”

    “先前碰见一位公子在玩这个,我瞧着有趣就看住了,他待人很和气,见我喜欢就送给了我,这些天我一直随身带着,闲暇时拿来玩。”谢澹有点忐忑的看向姐姐,“那个人,不会就是你说的晋王吧?”

    “他大概多大?”

    “瞧着十四岁的样子,长得很好看,看着也温和,还问我是谁家的。”

    ……那想必就是晋王了,谢璇无语了片刻。谢澹和她同胎而生,长相酷似,所以谢澹长得比别的男孩子漂亮些,上回还因此被唐灵钧打趣。晋王在玄真观里的的剖白幽在耳边,他会对谢澹友好,那也不算意外。

    谢璇竟不知道弟弟还跟晋王有来往,不想让他继续被蒙在鼓里,便道:“想必那就是晋王了,他待人一向和气。这鲁班锁上怕是沾了什么味道,才会招来那恶犬,往后还是别带出去了。”

    ——否则若是不幸遇上另外两只獒犬,岂不糟糕?

    谢澹倒是听姐姐的话,当即应了,又道:“那咱们是不是得提醒晋王殿下?”

    “嗯。”谢璇点头,獒犬的事情得提醒,八月底的那场灾祸,更是得早早的安排化解。

    见外头谢缜走了进来,便按下话题。

    谢缜过来,也就是跟姐弟俩说说老太爷那里的进展,说是将谢津和二老爷谢纡重重斥责了一顿,又说好几句连谢缜都没太听明白的话,叫他父子俩安分守己,不许再在府中伤人等等。那条獒犬自然是扔出去了事,谢津那里还被罚抄几遍家训供到祠堂里去。

    这等处罚,谢璇倒是提不出什么异议来,毕竟今儿处境虽险,到底并没伤着谢澹,且獒犬已被处死,难道还能追着谢津,让她也尝尝被狗追的滋味?

    好在老太爷没有糊涂,应当已然彻底洞悉二房一家子对谢澹的恶意——

    否则谢津也只是养狗伤人而已,又何须去抄家训?

    不过看样子老太爷也只是责罚而已,二房未必会因此洗心革面,若不彻底斩断他们的念想,依旧是后患无穷。

    这般盘算着,谢璇回到棠梨院后默默打算了一晚,第二天就往春芳阁去了。

    应春还是和刚见的那回一样,头发松松的挽着,只缀了一支珠钗,面容秀美娇柔,行动之间摆出优雅的姿态,温柔得像是春日里拂面而过的微风。这样的女子做不到正室的端庄,却别有妖娆媚姿,就连谢璇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

    院里只有一个小丫鬟帮着打理起居,这还是徐妈妈从棠梨院分派过来的,见到谢璇,连忙行礼,又朝应春道:“这是老爷膝下的六姑娘。”

    “六姑娘。”应春行个见面之礼,倒十分的谦卑,像丫鬟吩咐道:“请倒杯茶来。”

    她用了个“请”字,可见平常对这个小丫鬟也挺客气,小丫鬟果然十分听话的倒茶去了。

    谢璇将院落打量了一圈,笑道:“以前没来过这里,如今瞧着,倒也挺清净。应姑娘住得习惯么?”

    “姑娘还是叫我应春吧。承蒙老爷和妈妈们照顾,这里自然是极好的。”

    谢璇也没进屋,瞧着夏光浓烈,那从芭蕉下阴翳清亮,便到那边过去,坐在芭蕉下的矮榻上,就势取了凉席上摆着的团扇把玩,随口道:“这东西瞧着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是那日二夫人派人来教导我,赐了我这个。”应春倒是没隐瞒。

    她应该是在入府前从岳氏那里听了些关于谢璇的事情,面对这个十一岁的小姑娘时也不敢掉以轻心,始终保持着柔和的微笑。

    谢璇便笑了笑,“二夫人对你倒是挺照顾。”

    “是二夫人瞧我可怜,发慈悲罢了。”应春接过小丫鬟递来的茶水,十分客气的奉给谢璇。

    这样不卑不亢的,谢璇心里有了点数,便吩咐小丫鬟,“你先去外头。”

    支开旁人,院中便只剩两人相对。应春也不装傻,拿了团扇慢慢的扇着风,顺道送一半的凉给谢璇,开口道:“六姑娘金尊玉贵,今日过来,是有什么事要教导应春的么?”

    “教导谈不上,就是谈谈天罢了。应姑娘是哪里人?”

    “无非是穷乡僻壤来的,说起来六姑娘恐怕也不知道。”应春笑了笑,“姑娘这样金尊玉贵的身子,平常怕是正眼都不看咱们这样的人,今儿姑娘过来,应春实在是受宠若惊。”

    她脸上并没半点受宠若惊的意思,谢璇知她所指,便也不再绕弯子,“看来应春姑娘也是个爽快人,我就直说了吧。先前有位朋友告诉我,曾在宝香楼见过姑娘和咱们府上的二夫人,想来姑娘跟她是认识的了?”

    这般突兀的道出,应春倒是十分诧异,面色变了一变,却也没有抵赖。

    谢璇便续道:“我原先没在意,后来看到姑娘这般姿色,觉得姑娘进我们棠梨院,着实是可惜了。听说姑娘先前在魏尚书身边的时候,诗画精通,才艺过人,其实我不大明白,姑娘何必这样委屈。”

    “委屈么?”应春自嘲的笑了笑,“无非是过日子罢了,没什么委屈的。”

    “就算是过日子,也有几百种不一样的过法。我瞧应春姑娘并非争慕虚荣之人,其实以你这般本事,在外面也未必没有门路养活自己,何必来着深宅之中打滚?这府里人多事杂,连我都想逃开了,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何要来受这个委屈。况且棠梨院里先夫人刚去世,我父亲也无意于此,姑娘在这里,怕是会一直冷落下去。”

    谢璇抬眉瞧着她,十一岁的小姑娘歪着头,颇显好奇。

    应春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公府中的小姑娘会说这些。她虽才十八岁,却也是几经折转,见过些豪门贵府里的姑娘,有人鄙弃她、有人怜惜她、有人烦厌她,却从没有人跟她说过这些。

    更何况对面坐着的是她将来要服侍的男人的女儿,如今俩人无缘无故的说起这些,谢璇竟像是要打消她服侍谢缜的念头,听起来着实怪异。

    忍不住笑了笑,应春道:“姑娘当然不会明白,因为这根本不算委屈。”

    “不算吗?”谢璇绞着手帕,目光越过应春落在后头的屋檐,“自打进了这府里,应春姑娘应该看到过各种各样的目光,不难受吗?要是在外头自由过活,难道不比这个好?”

    “说起来容易。”应春一笑,瞧着那张娇美的脸蛋时,眼中忽然掠过一缕落寞。谢璇这样不知人间疾苦,自然是因少历挫折,反倒对比出了她的坎坷身世。如果能自由自在的活着,谁愿意委身事人,被当做礼物赠来赠去呢?

    无非是命薄如纸,只能随风漂泊罢了。

    “这天下之大,怎么样的人都有,姑娘哪里知道这些疾苦。”应春一叹,取过旁边的茶杯啜着,有点出神。

    谢璇就势道:“这话怎么说?”

    “姑娘出生时就含金衔玉,爹娘备了家财万贯,每日里锦衣玉食的养着,穿了绫罗还要挑剔花样颜色,吃着山珍海味,还要挑剔火候色泽,自然是什么都不愁的。”应春偏头看她,多少有些自怜身世,“可我不一样,我是苦出身,小时候家里穷,别说绫罗绸缎,连个打补丁的粗布衣裳都没得穿,荒年里还要啃树皮挖草根。爹娘过不下去了,还能卖了我赚点银子讨生活。”

    谢璇经了两辈子,虽然使唤惯了丫鬟,虽然听人说过埋儿卖女之类的话,然而那些似乎离她太远,没什么真切的认知,如今头一次见着被卖的大活人,不由瞪大了眼。

    这反应出于自然,落在应春眼里,愈发感叹。

    “我知道姑娘今日来是要做什么。能纡尊降贵来劝阻,实在是高看我了。”应春低头瞧着她,“姑娘的锦衣玉食是天生就有的,我若想换口饭吃,就只能靠这些年学来的本事。姑娘兴许瞧不上我这样的,但于我,这也只是讨生活的法子。”

    ——就像内宅李那些女人的恶斗,就像当年爹娘卖了她,而她如今出卖色相、委身事人,无非是想活下去。

    谢璇没料到应春会说这些,忍不住握紧了藏在袖中的手。甚至下意识的,去摸了摸那张藏起来的卖身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