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59章

    春芳阁地处僻静,这会儿蝉鸣渐歇,倒愈发显得安静。

    谢璇呆怔了好半天,相对无言的安静里,应春忽然笑了笑,站起身来,像是要回屋里去,喃喃道:“算了,说这些你也不懂,今日承蒙姑娘关怀,但应春恐怕是不能应命。”她的脸上有些寥落的微笑,目光扫过屋檐,仿佛百无聊赖。

    “我大概懂了。”谢璇出声叫住她。

    应春诧异,转过身来看她。

    “每个人都有迫不得已,就像姑娘进入谢府,就像我今日来春芳阁,都有其原因。”谢璇决定不再迂回,仰头瞧着她,“我只问姑娘一句话,如果我能还姑娘自由身,你……还会任人安排,选择留在这里吗?”

    缓缓摇动的团扇猛然顿住,应春仿佛不可置信,惊异的瞧着谢璇。

    “我能还你的卖身契。”谢璇重复,“只看你愿不愿意。”

    应春的手紧握着团扇上的玉柄,低声道:“你再说一遍?”

    “我还你卖身契啊。”谢璇也有点意外,要不是心中还有一丝戒备,恐怕就要拿出那张卖身契给她瞧瞧了。

    应春只管盯着这个小姑娘,心跳越来越快。当了瘦马这么几年,她从没想过,在姿色衰去、遭人厌弃之前,她还能拿回卖身契。当年她被父母卖给人贩子,之后被人教习,十四岁卖给盐商,再由盐商转赠入官家,几经周折,她像是案上摆着的器物,随意被馈赠。

    如今年华正茂,恰是最好使的时候,居然还能拿回卖身契?

    何况,这小姑娘手里怎会有她的卖身契?

    应春乍喜过后,便觉得是谢璇这小姑娘说大话。她当然盼望过自由,可当初爹娘拿去的那几贯铜钱早已斩断她的退路,在被榨干最后一点美色之前,她哪里还有抽身的自由?

    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应春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到底是觉得这个小姑娘异想天开,便道:“姑娘请回去吧,应春也只是求个安身的地方而已,从不敢触犯姑娘什么。”

    “只是求个安身的地方吗?”

    “嗯。”应春点头。她的柔媚是由内而外的,倒确实有种与世无争的柔顺。

    谢璇心头疑虑消去大半,便是一笑,在夏日的云影天光中,格外明媚,“那我就直说了吧,姑娘进府是受二夫人之托,这一点我早已探明——怎么,觉得意外吗?”她自顾自的一笑,续道:“今日过来,我也不是为了闲谈。既然姑娘所求的只是个安身的地方,棠梨院或者春竹院,有什么区别吗?”

    应春的脸色已然变了,方才那一份隐约的亲近荡然无存,她的姿态依旧柔媚,却也带出了戒备。

    谢璇并未停下,“姑娘想求个安身的地方,自然要先博得赏识。我父亲的性子你恐怕不了解,要在他手里出头,那可真是难比登天的。倒是我二叔,若是姑娘肯用心,凭姑娘的本事,恐怕不出半个月,便能轻易得手。”

    十一岁的小姑娘面容娇丽,原该是烂漫的年纪,心里藏着的竟是这样的盘算。

    应春诧异无比,摇头道:“应春资质有限,恕难从命。”

    ——她是经由岳氏的手进了恒国公府,无非孤舟随水而已,算起来也只是岳氏捏在手里的一粒棋子。去勾引岳氏的夫君,她是活腻了么?

    谢璇瞧出她的疑虑,便自袖中取出那份卖身契,“如果应春姑娘能做到,我便可将此物还你。恒国公府虽深,却也非大内牢狱,届时姑娘想走想留,全凭自便。”

    阳光下,应春看清了那张略显老旧的纸张。

    她的脸色霎时变了,“你怎么会有这个!”

    “魏尚书将你送给我父亲,这东西就捎带着送来了。”谢璇依旧将那契约收起来,补充道:“姑娘若有疑虑,到时候我还能请父亲写一份文书,证明这卖身契是他自愿归还,而非姑娘用其他手段得到。再往后,姑娘便可自由来去。怎么,这笔交易如何?”

    应春足足呆站了半柱香的功夫,才道:“姑娘说话算数?”

    “当然。失信于你,对我也没什么好处。何况,我是盼着你离开棠梨院的。”

    应春立在日头底下,额头出了层细汗都恍若未觉,好半天,对于自由的渴望终究战胜了诸般忧虑,她目视谢璇,道:“那么,就请姑娘勿忘今日之言。”

    目的达成,谢璇也是满意的一笑,“我在棠梨院里静候佳音。”

    *

    四五天时间一晃而过,谢璇没等来应春的佳音,却等到了另一道消息——七月底暑热正浓、百无聊赖,元靖帝在皇宫中静极思动,便打算在南御苑来一场赛马。

    因北边有铁勒虎视眈眈,自打唐樽多年前立起威名之后,纵马驰骋便成了许多儿郎的心愿,渐渐的,曾沉寂一时的马术和马球再次被人拾起,如今的少年郎们,但凡有条件的几乎都会打马球。

    即便是谢澹这般的读书少年,若是去了书院,每月里也有五六天的时间学习马球,更无论那些顽皮好动的,更是趋之若鹜。每年的马球赛举办起来,上自四五十,下至十二三,向来都不缺人的。

    南御苑的马球赛,自然照例邀请了世家们前往观赛,恰好谢池上风光正浓,塞后荡舟观湖,也是美事。

    谢府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不过因罗氏新丧,谢澹等几个孩子都在孝期内,按理并不好跟着去。不过据说五公主想见见谢璇,于是破格的传了道口谕出来,让谢璇届时也去赴会。

    谢璇正想着见一见晋王,闻言自然答应。

    到得正日子,谢池边上又是一番热闹盛景。谢璇跟着二夫人下了车,同谢玖、谢珮走在一起——谢珊临近嫁期,如今已甚少出门,谢玥哀戚于罗氏之事,自然没心情出来,反倒是谢珮,虽然一向沉默,自打隋氏帮着打理家事之后,岳氏便刻意的照拂,今儿好说歹说的劝了出来。

    一行人走在谢池边,碰见熟识的难免要招呼,不期然就碰见了庆国公府的人。

    庆国公府的情形正跟如今的谢府相似——上头有老夫人坐镇,长房夫人过世后内宅事务皆由二夫人来打理。不同的是庆国公已然谢世,他膝下就两个儿子,长房膝下两子一女,二房膝下一子一女,人口倒是简单很多。

    这会儿便是跟许二夫人一道行来,旁边许少留陪同,再后面跟着许家的两位姑娘。

    谢珺出嫁至今将近两月,除了约定俗成的回门等日子外,并没有回府过,而谢璇因为罗氏之事,近期也没能去看望姐姐,姐妹俩倒是许久没见面了。如今路上相逢,自然是喜不自胜,岳氏同许二夫人打招呼的时候,谢璇就已到了姐姐身边,笑意盈然。

    许少留还是跟从前一样,冠带博然,风度翩翩。

    他原本是同谢珺并肩走在一处,见到谢璇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放缓脚步,目光已然落在了谢珺的脸上。

    谢璇叫了声“姐夫”,而后一把抓住谢珺的手,“姐姐!”要不是众目睽睽之下要注意分寸,这会儿她怕是已经扑到谢珺怀里去了,饶是如此,一双手牵住了谢珺贴上去,亲近撒娇之意全无掩饰。

    许少留在旁看着,见谢珺颇为无奈的接住妹妹,忍不住便翘起了唇角。

    他在官场中已打滚了不少日子,极具眼色,当下并不打搅,不招痕迹的挪开两步,留她姐妹二人说话。

    另一边,许二夫人则跟岳氏客气攀谈。许二夫人看着有些严肃刻板,待人也不像岳氏那般客气得能开出花来,虽是并肩说话,却仿佛总是隔着些距离,许家两位姑娘由她照顾着,也承袭了这股子刻板,虽都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却颇不苟言笑。

    两拨人汇做一处走了会儿,谢珺虽有心跟妹妹多说几句,可她刚进了许家,很多事还不熟悉,许二夫人虽不是正经的婆母,却是如今管着家的女人,更是庆国公府老夫人最倚重信赖的人,她是刚刚进门的长孙媳妇,并不敢在长辈面前落不是——

    因有罗氏当年那些沸沸扬扬的事情在,她虽是以恒国公府长女的身份嫁入,暗地里也没少听见人拿着这个嚼舌根。她大约能猜到是谁在暗里煽风点火,是以言行举止格外注意,今日许老夫人虽未亲至,却也有她身边得力的人前来,谢珺自然要多费精神。

    是以她跟谢璇简单聊了几句,便捏捏妹妹的手,努嘴指着前面的许二夫人。

    谢璇会意,靠近她耳边低声道:“姐姐快去吧,不必管我。”

    谢珺便也不再恋栈,同谢玖和谢珮笑着招呼完毕,依旧到前面陪许二夫人去了。

    许二夫人还在跟岳氏说话,倒是许少留接住了她,微微有些诧异,侧头问道:“难得碰见娘家人,妹妹们也都想你,怎么不多说会儿话?”他比谢珺高了有半个头,这般侧头躬身,虽然隔了半尺的距离,然而嘴唇对向谢珺耳边,依旧有种耳语之感。

    谢珺倒是目不斜视,感觉到许二夫人的余光似乎飘了过来,便道:“待会自有说话的时候,倒不急着在路上。”

    湖岸边清风徐来,扬起谢珺肩上的披帛,许少留下意识的抬手要去整理。谢珺此时已然将注意力投到了岳氏那边,并没注意许少留的动作,只是迅速理好了披帛,许少留的手在她背后稍作停留,便又收了回去。

    谢璇的目光还在谢珺身上黏着,从后面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心底里似乎觉得喜悦,却隐隐又想叹息——

    因为陶氏和罗氏的经历,谢珺一向不怎么相信感情这个东西,出阁前跟谢璇数次夜谈,说起将来打算的时候,也是绕着如何处好跟许老夫人的关系,如何将许二夫人手头的权力渐渐接过来,当好庆国公府的长孙媳妇,对于这位许少留,倒是提之甚少。

    哪怕谢璇打趣起来,谢珺也不似旁的怀春少女那样羞红双靥,只是淡然一笑,对于夫妻之事,并没抱多大的希望。

    如今瞧这情形,谢珺自然是将她的打算执行到底了。

    谢璇看了会儿,便悄悄咬了咬唇。

    途中又碰见相熟的人,各自打岔之间,两拨人就又分开。

    *

    南御苑内早已是人潮涌动,旌旗飘飘。

    谢璇等人入得其中,各家坐处皆有分派,岳氏安顿好了几个姐妹,便带着谢璇见婉贵妃去了。今日因有皇后在场,自然是先到她那儿行大礼,到得婉贵妃那边,就见她跟玉贵妃正坐在一处,身后不见五公主,也不见晋王。

    两位贵妃见着谢璇,倒是挺高兴,玉贵妃还说谢璇比上回见面时瘦了些,叫她好生保养等话,而后指派了宫人带路,引谢璇去找五公主。

    岳氏难得有这般机会,自然蹭着坐了会儿,同两位贵人说话。

    谢璇找见五公主的时候,她正在林下投壶,旁边除了晋王,还站着三公主和越王,叫人意外的是,向来甚少来这等场合的陶媛竟然也在这里,想必高阳郡主今日也是来了的。

    这些人里,晋王和五公主玩得来,越王和三公主走得近,陶媛两边不靠,只在旁边站着观看。

    谢璇自然是跟陶媛最亲近,因五公主正在那儿聚精会神的往玉壶内投箭,也不去贸然打搅,只同陶媛站在一处,低声说话儿。越王三十岁的人不会玩这种游戏,也在旁边观看,见谢璇跟陶媛走在一处,还特地看了几眼,甚至还用那迟滞的眼神将陶媛又打量了片刻。

    他的目光自然是和平常一样,陶媛虽没发觉,却平白叫谢璇觉得后背发毛——

    韩玠曾说越王喜欢玩弄少女,如今正想换口味,所以岳氏那毒妇正在暗里牵线。陶媛也是个贵女,还是太子侧妃的妹妹,这毒蛇不会在打陶媛的主意吧?不过陶媛是高阳郡主的女儿、端亲王的外孙女,他应当还没这般胆量。

    谢璇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叫正跟他牵着手的陶媛觉得奇怪,“这么热的天,你还冷呢?”

    “大概是林下风凉吧。”谢璇说话之间,那边的投壶已然结束了,自然是晋王最多,三公主次之,五公主最末。

    五公主因为有晋王哄着,心情倒是不错,见到谢璇便笑道:“璇表姐你来啦,过来投壶。”

    谢璇对五公主的脾性摸得挺熟,但是对素有骄横之名的三公主有些忌惮,原本想着拒绝,然而一瞧站在晋王身后的越王,却还是应了,顺带还拉上了陶媛。

    几个人玩了一阵,听着那边马球就要开始了,便一齐往马球场那里走。

    三公主自然是跟越王同行的,五公主跟陶媛算起来也是表姐妹,加上陶媛性子娇憨,平常接触得不算太多,今日一起玩罢了,倒是相谈甚欢。谢璇趁机赶上晋王,拿投壶做幌子,“晋王殿下投壶之艺高超,可有什么技巧么?”

    晋王有些诧异,扭头看她。

    那日在玄真观中被拒之后,两人回到精舍,便没再有更多言语,他也看得出来,谢璇在躲避他,此后的一段时日,还为此伤怀不已。今日蓦然见谢璇前来,自然是意外之喜,原以为她会跟五公主一处,谁知道她却主动来攀谈,那可就真的是惊喜了。

    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晋王自然知无不言的论起技艺。

    旁边越王留神听了片刻,便意兴索然的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