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60章

    马球场外早已人头攒动,热闹非常。

    这会儿正在打球的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们,飞驰交错的人影里,韩玠的身姿格外矫健。他其实很聪明,练武习艺,但凡是用了心思的,大多都进益飞快,就像他的书法,就跟着谢缜学了这几个月,已经能让谢缜刮目相看了。

    马球上也是如此,若说去年他只是崭露头角,今年则是风头极盛。那么多青年俊才们聚在一处,不乏终日练习马球的子弟,但论技巧、论身法乃至浑身散发的迫人气势,却无一人是他的敌手。

    韩玠平时并不张扬,此时却未收敛,奔驰飞扬之间齐招频出,就连元靖都激动得走到了栏杆旁,恨不能进场近观。球场上的气氛被带起来,热烈非常,一众贵女们伸长了脖子,为场上的青年们瞩目。

    晋王看了片刻,不由道:“有时候真羡慕这些人,身手矫健自由来去,羡煞旁人。”

    “还有多少人羡慕殿下呢。”谢璇听出他语中落寞,只好鼓舞。

    晋王便是一笑,“我有什么可羡慕的,生在这金丝笼子里,凡事不得自由。况自由体弱,骑不得马拉不得弓,也只好在字画之间消磨时光而已。”

    ——就像是曾见过的那座斗兽场一样,明明他不愿掺入其中,极力往旁边躲,在其他凶兽斗狠的时候,还是会将他卷入。如果他不是出生在这金筑玉雕的斗兽场里,大抵眼前这个小姑娘也不会拒绝得那般干脆了。

    谢璇便道:“晋王殿下何必妄自菲薄,诗画之中自有天地,何须如此比较。再说了——”她微微仰头看向晋王,低声道:“殿下也是会骑马拉弓的人,若不是去年那件事,待会总也要上场试试身手的吧?”

    去年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一度将太子卷入漩涡,时至今日,还有人私下里说是太子提前铲除威胁,谋害晋王等等。

    这件事京城中人尽皆知,因此讳莫如深,私下里议论者不少,敢当面提起来的却没几个。晋王有些诧异,眼角余光不自觉的将四周打量,见两人身在僻处,这才宽心,道:“若能一试身手,也是好的,只是场上凶险,父皇不许我随意过去。”

    “恕民女说句僭越的话——非但这马球场,其他地方,殿下近来也不要随意往来的好。”

    这话就奇怪了,晋王身处皇家,自然是极敏感的人,不由诧异看向谢璇。

    谢璇目视赛场,声音却低低的送到晋王耳中,“承蒙殿下不弃,先前曾给舍弟送过一个鲁班锁吧?”

    “是有这回事,他跟你长得相似,我猜就是你同胞而生的弟弟。”晋王忍不住靠近她的身旁,肩膀相接,低声道:“那个鲁班锁有问题么?”

    “澹儿非常喜欢那鲁班锁,随时带在身上,后来有次却被一只凶狠的獒犬追着不放,险些被它扑伤——殿下知道那东西有多凶,能胜过恶狼的獒犬,岂是寻常犬类所能比的,稍有不慎,恐怕就能丧命。我觉得奇怪,托人打听那獒犬的事情,才知道京城中有三四条这样的獒犬,而它们在做的事情,十分叫人心惊。”

    马球场上依旧气氛热烈,即便是越王那等阴险之人,此时也忍不住被吸引。

    铺天盖地的惊呼或欢呼声里,这一隅显得格外安静,晋王的心砰砰直跳,几乎能猜到什么,握紧了拳头看向谢璇,就见她转过头来,“殿下,我听说它们拿来训练獒犬的,曾是您用过的一枚玉佩。”

    “好恶毒的心思!”一瞬间明白了谢璇所指,晋王死死的握住了栏杆。

    谢璇也是心里一颤,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仿佛觉得晋王有些可怜,更多的则是越王等人的可憎——假若晋王当真不防碰见了獒犬,如此温润如玉的少年被咬噬而死,那是多残忍的事情!

    正想说什么,眼角余光瞥见越王朝这边缓缓走来,忙低声道:“越王来了!”

    好在晋王虽怒,却也很会控制情绪,极力克制住了情绪,硬生生的开始闲谈,“……其实齐小侯爷不该从那里过去的,速度也过快了,没能控制住马,反倒失了良机……”

    断断续续的言语里,越王已经走近两人身旁,后面跟着三公主、五公主和陶媛。

    悄悄的站在身后听了会儿晋王的点评,越王便笑道:“惟良倒是挺有见解,怎么不下去试试身手?”他平常对晋王颇显关爱,伪善的面具遮盖之下,语气也是温和的。

    晋王只能道:“皇兄也知道我体弱,只能纸上谈兵罢了。”

    赛场上胜负已定,起伏之间叫人酣畅淋漓,五公主看完一局已是进行,便难得今日南御苑也开了门,便央着晋王带她去谢池上泛舟。旁边五公主对这个提议颇为不屑,目光落在马球场上,断然道:“放着这样好的比赛不看,却去泛舟,浪费!”

    五公主也不跟她争执,只管满怀期待的看着晋王。

    晋王此刻只想逃离越王,见状自然答应,便朝越王道:“那我先带着五妹妹去谢池了?”

    越王这里还要带着三公主,便未阻拦。

    于是晋王便招呼五公主、谢璇和陶媛往外走。出了马球场,五公主那里兴高采烈,陶媛却仿佛是有些累了,说是离开得太久,怕高阳郡主担心,要先回去,旁人自然不能阻拦。

    谢璇这会儿已被五公主捉住,逃是逃不掉的,何况如今的谢池也是风光无限,自是欣然前往。

    *

    谢池边上,柳拂长堤,船摇清波。

    时节已近中秋,天气尚且炎热,湖上风过时携了水汽扑面,随着柳丝摇动,叫人惬意。船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上头已有侍卫和宫人们等候,谢璇跟在五公主之侧,跃跃欲试,谁知道还没走近船边,就见迎面有熟悉的人走了过来——

    韩玠、许少留,另外还有个不认识的年轻男子,年纪与韩玠相仿,只是身材气度不及,偏于文人雅姿。

    晋王上回带着谢璇游谢池时就曾被韩玠打搅,况韩玠在马球场上风头大盛,哪里会不认识?他当然也了解过谢璇的身世,知道她曾跟韩玠定亲又退亲,而韩玠几回纠缠,晋王自然有所发觉,不免皱眉。

    倒是五公主不知内情,瞧见韩玠的时候还有点高兴,“诶,那不是刚才马球打很好那人吗?啊对了他叫韩玠是不是?”

    晋王有些诧异,道:“你认识他?”

    “听三姐姐说起过,据说是青衣卫中的新秀,武功高本领好,啧啧,三姐姐难得夸人。”五公主毕竟也是十来岁的姑娘了,大约能窥出三公主对韩玠的好感,她姐妹二人素来看不顺眼,忍不住便撇了撇嘴。

    这般耽搁着,韩玠等人已经到了跟前,于是齐齐行礼拜见。

    晋王到底不是骄纵之人,即便对韩玠隐约不喜,对着许少留的时候却是和颜悦色,“徐大人,卫公子。”——卫远道和许少留都是青年才俊,晋王一向佩服他们的才学。

    许少留在娶了谢珺后没多久就从翰林院调到了鸿胪寺,前段时间迎接邻国来使,当时晋王又奉皇命去过鸿胪寺几回,一来二去,两人倒是熟悉了。

    晋王向来勤学好问,上头纵有名儒教导,也喜欢跟这些长几岁的才俊们讨教,就势邀请道:“我和五公主正打算游谢池,几位有兴趣同去么?”

    他们几人招呼,韩玠已然走近谢璇跟前,“今儿怎么出来了?”

    “五公主相邀,特意出来的,采衣呢?”谢璇仰头,云影天光之下,但见韩玠身姿挺拔高健,轮廓俊美分明。他今日并未当值,没穿青衣卫那套极有震慑力的麒麟服,只是一袭深蓝直裰,中间暗纹团花,倒露出几分平易近人的味道。

    他自打进了青衣卫后就渐渐变得严肃沉稳,若非对着熟人,便是不苟言笑。此时见了谢璇,笑着低头瞧过去,有种旁若无人的亲昵。

    这种亲昵不自觉的影响了谢璇,就连韩玠出手摘去她发间沾惹的碎叶时都没抗拒。

    “采衣以为你今天不来南御苑,就跟着唐灵钧到城外骑马散心去了……”韩玠话未说完,就见一个仆从打扮的人飞奔而来,到了他跟前,满脸的焦急,气喘吁吁的道:“韩……韩……韩公子,我家少爷出事了!”

    “怎么?”韩玠认得那是西平伯唐府的家丁,不由眉头一皱。

    “他跟韩姑娘,还有谢家那位少爷去玄真观里玩,遇到了刺客……”

    那家丁气喘吁吁,韩玠听说韩采衣也在,面色微变,又急声道:“哪个谢家少爷?”

    “就是先前少爷很喜欢的那个……双胞胎。”家丁急切间想不起那少年的名字,一眼瞧见旁边的谢璇,下意识便道:“跟这位姑娘长很像的那个!”

    谢澹!

    一霎时,谢璇面色大变,抢前一步道:“恒国公府的谢澹?”

    “对对……他们还在玄真观那里,少爷怕夫人责备,叫我来跟韩公子求救。马。马都带来了。”

    “马在哪里?”韩玠一声问完,旁边谢璇已急迫道:“玉玠哥哥,我跟你一起去!”

    “好。”韩玠顺着家丁所指寻到马的方向,内心虽焦急,分寸却丝毫不乱,朝晋王先行礼致歉,而后朝许少留道:“少留,烦你跟谢二夫人说一声,我带着璇璇先过去,回头会安然送他回府。”

    谢澹那可是许少留亲亲的小舅子,听说他也出了事,许少留哪有不担心的,当即道:“你尽管去,这里交给我。”

    韩玠也不再逗留,带着谢璇步履匆匆的穿过人群,因那家丁只备了两匹马,家丁还要返回引路,韩玠便将谢璇抱在怀里,一路向玄真观疾驰。

    *

    到玄真观的时候已经是后晌了。

    家丁引着韩玠沿山路上去,在一间破旧的屋外瞧见了负伤后七零八落躺着的几个家丁,两个身负重伤的护卫守在门口。进了屋中,就见唐灵钧、韩采衣和谢澹并排坐在破竹凳上,各自负伤。出人意料的,他们的身边还站着个目光阴沉的中年男子,竟是青衣卫的副指挥使高诚。

    韩玠见了高诚时稍稍宽心,忙过去检看三人伤势。

    三人之中,韩采衣和谢澹负伤较轻,手臂和背上都有划伤,已经简单处理过了,伤得最重的是唐灵钧,他的手臂、大腿、小腿上都有刀剑伤痕,大腿上伤得尤其严重,殷红的血渗透了外头裹着的布巾,坐着的椅子底下也有一串血迹,脸色显得苍白。

    见到韩玠的时候,他却是咧嘴一笑道:“表哥,我护好了采衣和淘气澹,没丢脸啊!”

    他幼时丧父,唐夫人在府中又是清净寡居不喜热闹,这些年便格外黏着韩玠。少年郎渐渐有了气性,他一身武功其实不弱,却因元靖帝的有意爱护,一直没有上沙场历练的机会,只好在京城调皮捣蛋,混个小霸王的名号。然而他骨子里却藏着血性,虽然瞧着不着调,该正经的时候却丝毫都不含糊。

    今日谢澹能侥幸,多半是受了他的照顾。

    谢璇看过谢澹和韩采衣的伤势后稍稍放心,便走至唐灵钧跟前,真心实意的道谢。

    唐灵钧浑不在意,依旧咧嘴笑着,不见半点惊慌,却有种保护他人后的自豪感,十分爽气的摆着手,“淘气澹不会武功,自然该护着他的。嘿嘿,还好采衣也会武功,不然要我保护两个人,恐怕这会儿已经躺在地上起不来啦。唔,说起来还要谢谢高大人,不然凭咱们这点本事,撑不到现在。”

    他这般打趣,自然也有活跃气氛的意思,谢璇心中担忧消散了一些,便看向高诚。

    高诚素有凶名,秉性酷烈狠毒,这是满京城上下人所共知的事情。他最初成名的时候,甚至还有止小儿夜啼之效,拿来吓唬那些顽皮的孩子也十分有用——青衣卫凶名早已如沸,高诚更是手段狠辣,拿来吓唬孩子,简直比那钟馗还要好使。

    谢璇久闻其名,只是从没见过,今日见着,果然是一脸凶相。

    他的身材跟韩玠差不多高,只是长得更壮实,麒麟服上的刺绣看起来张牙舞爪,若是再往脸上添一把虬髯,那便跟话本里杀人如麻的绿林匪类没区别了。浓眉之下,那双眼睛阴沉沉的,像是随时能杀人。

    他目光只往谢璇身上一扫,便毫不在意的挪开,只朝韩玠道:“算这小子机灵,要不是他大声呼救,我也赶不过来。”

    “还是要谢谢高大人。”韩玠是真心实意的,“灵均、舍妹和澹儿今日全靠高大人保全。”

    “不必跟我客气这些。”高诚右手一扬,也不见他丢出个什么东西,竟震得那双扇窗户向内敞开,露出外面高可过人的野草,“刺客都在那里,本事都不小,问问是怎么回事吧。”

    说完也不再逗留,只朝韩玠点了点头,便大步走出屋子。

    韩玠目光扫一眼窗外,瞧见了外头隐隐绰绰倒在草丛里的身影,他并不急着审问,转而看向唐灵钧,“说吧,怎么回事。”

    唐灵钧脸上的笑容尴尬的收了收,有些不好意思,“是我莽撞,才会遇险的。”便将今日经过简略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