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61章

    原来今日唐灵钧原本要去马球场上赛马的,只因去年出了晋王被踩踏之事,唐夫人便死活不许他去。唐灵钧是唐夫人一手拉扯大的,虽然性格顽皮好动,小事儿上经常闯祸,但唐夫人郑重吩咐过的事情,他也不敢失了分寸,便硬生生没去南御苑。

    然而这一日京城中大凡高门贵户都去了南御苑,唐灵钧不甘寂寞,于是跑去靖宁侯府找韩玠。正主儿是没找到,却挺韩采衣说想去郊外骑马,俩人都是爱动爽快的性子,一拍即合。

    临走前唐灵钧还心血来潮,把时常惦记着的淘气澹也怂恿了出来。

    西平伯府是将门,虽然唐大将军已然不在,府里也是有些护卫的,唐灵钧平常嫌他们麻烦,从不带着出门,这回因为拉上了个谢澹,毕竟是不敢让这个长相漂亮的小男孩冒险,就随便点了两个侍卫跟从。

    也幸亏他点了两人,否则今日还未必能从后山逃出来!

    一行人先到玄真观里转了一圈,便在山脚的空地上赛马作耍,唐灵钧静极思动,想起上回带着谢澹去玩的那片竹林,便又寻摸了过去。之后一直往前,到了后山的一处山洞。

    那山洞其实平淡无奇,但唐灵钧和谢澹、韩采衣都是在顽皮的年纪上,对这些地方最是好奇,仗着有侍卫跟随,便入内探索。

    然后,便有一群戴着面具的人——就是家丁口中的“刺客”忽然从山洞里冲出来,像是唐灵钧他们窥破了什么秘密一样,咬着不放,尽出杀招,像是要赶尽杀绝的样子。

    唐灵钧见势头不妙,立马带着谢澹和韩采衣往外跑。

    好在有两个侍卫断后,减缓了对方的冲击,唐灵钧才算是勉强护住了才刚练武没多久的谢澹。只是对方来势汹汹,人手又多,他即便功夫不弱,这逃跑的路上也是挂了不少彩。

    将这经历说完,唐灵钧便摇头叹气,“好好的游山却被追杀,真是晦气极了!”

    “你那叫游山?”韩玠没好气,心里已隐约猜到了那些人冲出来的缘故,也没在几个人跟前表露半分,只是道:“这地方人多事杂,那些人也不知是什么来路,若是他们正在伏击什么人,你们贸然闯进去,岂不就是倒霉晦气!”

    唐灵钧不敢还嘴,只能愧疚的低头——他这些年在外调皮捣蛋,倒也晓得些世情,这京城内外虽然太平安稳,暗处却也有三教九流来往。那山洞里兴许真是藏着什么秘密,今日他误打误撞的进去,确实是大意了。

    韩采衣虽跟着倒霉,瞧见唐灵钧对敌时却是刮目相看,忍不住劝道:“好啦哥哥,表哥请你过来又不是为了挨训。”

    旁边谢澹也道:“灵钧哥哥今日非常勇敢,为了救我受了好几处伤,玉玠哥哥,你别怪他了。”

    好嘛,不怪唐灵钧麻痹大意惹出祸事,却只夸他英勇护人,这俩孩子都是被唐灵钧灌了什么药!

    韩玠无奈,道:“你们都负了伤,今晚赶不回城里,先住在客栈中,明日再回。”

    在场众人休息了大半天,各自处理伤口后暂时是无碍了。那两个侍卫又是行伍出身,此处离客栈极近,倒也不怕再出什么岔子,韩玠前世行军打仗,最会调派人手,简略布置几句,这一行伤残家丁便又成了一股攻防皆备的队伍,护送唐灵钧和谢澹、韩采衣、谢璇下山。

    这里韩玠等他们离开,走向高诚方才所指的草丛,就见高诚还抱胸站在那里,旁边是十五六个男子,面具都已被摘下,各自面露慌张。

    韩玠今日去南御苑的时候并未佩刀,但他既在青衣卫中,即便不必当值,有时也会处理些突发的事情,是以随身常藏有武器。此时他的手中是把尺许的匕首,清冷的光泽掠过那些人的面门,各自噤若寒蝉。

    高诚抱臂在旁观看,不发一语。

    韩玠也不多问,扫视一圈之后,手中匕首飞出,钉在瞧着最硬气的那人跟前,慢慢走过去。他自袖中探出一条极细长的铜丝,那铜丝在他指尖飞舞,不过片刻就牢牢缠住了那人的十根手指。

    这些人已被高诚制服,一时间都不敢反抗,只是瞧着韩玠这般动作,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韩玠抿唇不语,脸上也不见怒色,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那人指尖后,便慢慢的收紧铜丝。十根手指缓缓被勒紧,那男子却是闭口不言,连痛哼都不会发出一句似的。

    然而随着韩玠猛然收紧的动作,在众人凝神屏气的间隙里,男子却忽然发出一声哀嚎,撕心裂肺——

    铜丝原本已崩得死紧,深深在指尖勒出瘀痕,那种痛楚尚能忍受。然而随着韩玠猛然收紧的力道,仿佛无数尖锐无比剑尖猛烈的刺破身体,那些铜丝同时勒破皮肉,深深陷入指腹,鲜血喷出,洒在青草之上。

    也不知韩玠是如何控制的力道,在铜丝嵌入指头的那一刻,十个指甲盖便齐齐飞出,血肉模糊。

    铜丝是青衣卫中特制,外表有着比辣椒水更能刺激伤处的药水。

    惨烈的痛嚎发出,另外十几个人的面色霎时都变了。

    那可是这伙人的头领,连他都痛成这般,韩玠那又狠又快的一招,到底是有多可怕?

    韩玠扫视一圈,放慢了收铜丝的速度,那男子剧烈的颤抖着,惊恐无比的看着血肉模糊的指头,看着铜丝愈陷愈深,怕是已经触及骨头。难以描述的剧烈痛楚清晰的自指尖传入脑海,他的手臂剧烈颤抖着,求饶声脱口而出,“饶命啊!饶命!”

    韩玠充耳不闻,以极慢的速度继续收紧铜丝。

    这般缓慢的酷刑无异于酷烈的煎熬,那男子十个指尖已然颤巍巍的往下垂落,混着他凄惨的嚎叫,听得人心惊胆战。

    有些人不敢看那些几欲断裂的指尖,想将目光挪向别处,不期然看到韩玠平视前方的面容,就见俊美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即使这铜丝是套在谁的脖颈上,他也能毫不犹豫的收紧,叫人头飞落一样。

    那副淡漠的面容,叫人畏惧无比。

    高诚也在旁边瞧着,看到韩玠手下的力道,也看到他目光中的镇定。

    玉面修罗,这个名声不是白来的。眼前这人做事的狠劲,恐怕连他都不及。只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到底是怎样练出了这样一幅脾气?明明在那几个小孩子跟前和颜悦色,关怀之心自然流露,怎么到了这些歹人跟前,却能如此心狠手辣、毫不手软?

    前一刻还是尊贵俊美的公府才俊,后一刻便是心狠手辣的冷面修罗。这个转瞬之间的变化,叫高诚无比好奇。

    铜丝还在收紧,药水渗入伤口,那人的哀嚎撕心裂肺,却渐渐无力。

    随着是个指尖齐齐掉落,他像是被抽尽了浑身的力道,委顿在地。

    韩玠甩展铜丝,目光挪向他的脖颈。

    那男子终于抵受不住,拼命叩首道:“我说!我都说!”

    韩玠终于收回了望着远方的目光,低头看他一眼,并不避讳就在当场的高诚,开口道:“是清虚真人,还是越王?”

    *

    谢璇将第三杯茶饮入腹中的时候,砰砰乱跳的心才渐渐的安稳下来。

    韩采衣伤得不重,这会儿正在帮着唐灵钧往胳膊的伤处重新上药,谢澹看着谢璇略见苍白的脸色,还以为姐姐是被吓坏了,就有些愧疚,“是我今日冒失,叫姐姐担心了。不过,”他扬起脸蛋,露出个云淡风轻的笑容,“今日也没有受伤,这样危机的处境,还叫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姐姐别担心啦。”

    谢璇低头看一眼弟弟,微微笑了笑。

    “吃一堑长一智,受点伤不算坏事。”她瞧着已经比她高出了个头影的谢澹,便朝唐灵钧指了指,“去帮帮他。”

    谢澹瞧着姐姐泛白的脸色,反倒有些不放心,却还是听话的过去了。

    谢璇的双手紧握在袖中,缓步走向窗边。暮色里微凉的风自窗口送入,却始终无法驱散心头的阴云——

    谢澹受伤固然叫人心疼,但男孩子多经历点挫折是好事,她也不至于为此而担忧过虑,真正叫她害怕的是那些揣测。

    玄真观的后山都是清虚真人的势力,她前世虽在观中生活了五年,却向来循规蹈矩,除了那片竹林外,几乎没有独自往哪里跑过,就算有时候游玩后山,也只浅尝辄止,从未发现过异常。今日谢澹他们进入的那个山洞显然是个清虚真人隐藏的事情有关,谢澹他们固然没看到什么,但那些人痛下杀手,必然事出有因。

    山洞里到底藏了什么?那些人会不会对穷追不舍?

    谢璇有些后怕。

    再怎么说,谢澹、唐灵钧和韩采衣都还只是十多岁的人,即便各自出身公府侯门,但若被人盯上,又哪能抗得住?更何况,据韩玠所言,越王却是跟清虚真人有勾结,越王那样阴狠难缠的人,种种手段简直防不胜防。

    后背只觉得发寒,她忽然觉得有个温热的手掌落在背心,转过身去,就见韩采衣站在她身边,面带笑容,“这都没事了,还担心什么呢?怕我哥不能妥善处置啊?”

    “当然不是。”谢璇笑了笑,暂时按下心绪。

    韩采衣不明就里,想法跟唐灵钧类似,倒是没太多顾虑,瞧着外头正在摆饭,便拉着谢璇往外走,“走啦,等哥哥回来咱们一起用饭。对了表哥,外面水池里养着乌龟,去不去瞧?”

    “当然去啊。”一瘸一拐的唐灵钧跟了过来,顺便带着谢澹。

    这三个经历了险境的人恢复得挺快,倒是谢璇没见郁郁,等韩玠回来的时候,难免打趣宽慰了几句。

    唐灵钧和韩采衣问起那些人的下场,他只是道:“都交给高大人处置了,山中窝藏匪类,正好给兄弟们找点事儿做。”

    这便成了青衣卫的事情,几个人不敢再问,乖乖吃饭。

    *

    凌云峰这一带的夜色其实很好,只是如今正逢月末,没有了清亮的月光,天地间便显得黑黢黢的。即便星辰依旧闪烁,却也显得格外遥远。

    小院里每隔几步就有石制的灯柱,上头浮雕种种花卉,在往上则是灯烛明亮,往周围散出淡淡光晕。

    谢璇裹着披风抵御夜里微凉的风,在院里缓缓漫步。

    今儿大家都折腾得累了,是以饭后围在一起玩了会儿,便各自回屋睡觉去。唐灵钧和谢澹那里不知道如何,韩采衣今儿又是惊吓又是打斗的,虽然很想跟谢璇卧谈至深夜,到底是抵不住倦意,躺下没多会儿就昏昏然睡着了。

    只有谢璇无心睡眠。

    慢慢的行走在庭院里,两侧的花树山石静默如鬼影,除了夜风里婆娑的枝桠摇动,没有半点动静。

    忽然,重檐八角亭边的一个鬼影动了动,谢璇吓了一跳,不过这一晚防守严密,她倒不怕是什么坏人,壮着胆子往前走了两步,就见那“鬼影”也朝她走来,“睡不着么?”

    “玉玠哥哥。”谢璇仰头,借着此处昏暗微弱的光,她看清了眼前的人。

    韩玠还是穿着白日里那套直裰,即便夜里风凉也没见他加什么衣裳,他就站在树影下,要不是认真去瞧,粗眼看过去还真没法发现。

    自那晚突兀的亲吻后,谢璇见着他总还是有些尴尬,不过这会儿并不是尴尬的时候,她仰起头,眉目间忧云未散,“今天那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清虚真人的人手。”韩玠一手落在她的肩膀,带着她往厢房走,他的声音也压得很低,“据我先前的探查,她在那里藏了要紧的东西,恐怕还有密道同往别处。灵均他们误打误撞的闯进去,自然是误入虎口了。”

    厢房内一灯如豆,光线昏昧。

    谢璇随手关上屋门,担忧道:“那采衣和澹儿他们,往后还会不会被追着?”

    “应当不会,为防越王疑心病重,穷追不舍下毒手,我已请高大人安排,将今日的事情散布了出去。”

    “散布消息?”谢璇没太明白韩玠的打算。

    “就是将今日唐灵钧等人在山洞遇险的事说出去,解释为有山匪途经此处藏身。事儿在明面上不难化解,过阵子也能风平浪静,等众人皆知,越王或者清虚真人若想穷追不舍,就得掂量掂量了。”韩玠冷笑了一声,“毕竟他们此时只愿无人注意,当然不会此地无银。”

    谢璇明白过来,便点头道:“不会牵连他们就好,那几个人呢?”

    “杀了。”

    “杀……”谢璇声音一顿,诧异的看着韩玠。昏昧的烛光下,他的背影显得有些模糊,不若白日阳光下的挺拔,那般波澜不惊的声音落在耳中,叫谢璇有些意外。

    韩玠等了片刻没听到下文,转头见她正诧异的瞧着自己,便道:“怎么?”

    “只是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谢璇咕哝了一句。

    “对付越王和郭舍必须手狠,干净利落,否则便如府上的老太爷一样,一时手软却成终身之恨。”韩玠走过来,蹲在踞椅而坐的谢璇面前,“璇璇,朝堂上的斗争有多狠,你不懂。”

    “我明白你的意思,”谢璇连忙解释,“就只是,想到往后可能会有更凶险的事情,有些害怕罢了。毕竟,越王和郭舍、冯英都不是好对付的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