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70章

    秋雨被隔绝在外,密室里安静得很,好半天谢璇才从韩玠的掌心挣脱,因为手捂在他的胸口处,此时早已染满了血迹。脑子里有些迷糊与贪恋,理智却占了上风,只问道:“药粉呢?”

    韩玠却不着急,目光落在她颈间的淤青上,那里清晰的留着指印。目光下移,她的衣衫上有血迹,不是来自于他,而是她自身的伤口——刚才被清虚真人逼问时,她必定也吃了很多苦头。

    他心疼极了,低声道:“疼吗?”

    “刚开始的时候很疼。”谢璇的声音有些软软的,“后来就不疼了,咬一咬牙就能捱过去——他们毕竟还没对我出手太重,大概毕竟是有些忌惮吧。”

    可就算没出重手,那也是动手了的。韩玠掀开她破损的衣袖,小臂上赫然一道红痕,像是被鞭梢扫过,皮肉破了,此时血早已止住,只是那醒目的伤口搁在她娇嫩的手臂上,便分外触目惊心。

    他连忙自囊中探出个瓷瓶,帮她处理了伤口,扯下干净的内衫帮她包扎。

    浑身上下早已湿透,那一段布帛自然也是湿漉漉的,他也只能尽力拧干,心里想着赶紧带她回去。

    谢璇的心思却全在他的伤处。

    比起韩玠所受的那一剑,她这一点点伤处简直不值一提。待得韩玠包扎完了,她也依样帮着处理了伤口,为他敷药。间隙里将晋王出事前后的经过问了,听说最后是交在了高诚的手上,不由一叹,“这位高大人,当真是叫人好奇。”

    “这次他愿意帮忙,也在我意料之外,不过放心,晋王的事情高诚不会泄露出去。”韩玠只微微一笑,随即扶着她站起来,走向清虚真人。

    行至近处,韩玠脚步微顿,朝谢璇道:“你先在外面等片刻,我有事问她。”

    这便是有点审讯清虚真人的意思了,谢璇明白青衣卫中那些审讯的残忍手段,晓得韩玠是怕吓着了她。然而今日与清虚真人密室对峙,她才明白往日的自己有多弱小——哪怕曾经历生死,哪怕有罗氏和岳氏的恶毒,那也只是藏在暗处的人心之恶,对于毫不掩饰的鲜血、杀戮、残忍,她其实并没有什么真切的概念。

    可是越王暗中盘踞,往后又怎会少了杀戮与争斗?

    那些争斗不会像是恒国公府里的内斗一般好应付,不是她耍一点小聪明,言语挑拨几句就能奏效的。那是朝堂上的阴谋,越王、郭舍、冯英,居于高位的人,哪一位的心思都要比她深沉几百倍。而在那阴谋之外,便会是□□裸的杀戮,刀剑往来之间,又岂能容她心存畏惧和躲避?

    她没有动身,反倒往后退了半步,低声道:“我想看着你审问她。”

    韩玠诧异,扭过头去,就见十一岁的小姑娘束手立在身侧,神色淡然。

    她以前胆小又温和,连吵架都不怎么会,今日眼睁睁的看着两人死在月华刀下,面上竟也未见什么惊慌之色。如今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落在清虚真人血迹斑驳的胸前,竟也没有挪开目光。

    他只觉心中一痛,有些不忍,“审问的手段会很残忍。”

    “我知道,玉玠哥哥,”谢璇仰起头,拳头缩在袖中,“见识过了,才不会害怕。往后路途艰险,也许还会出现这样的场面,今日我先见识过这些手段,才好时时提醒自己当心,免得落入如此境地。”

    她说的轻描淡写,却叫韩玠脸色一沉,道:“我不会让你落入这等境地!”

    “可我不能再疏忽下去。”谢璇并未让步,“今天我会落在她手里,被她带到这密室里来,只能怪我疏忽,未经险境才不知道那有多可怕,才会抱有侥幸疏于防备。你赶来救我,杀了那两个人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玉玠哥哥,以前我总是躲在你的身后,可是你又怎能时时护着我?怯懦害怕毫无用处,总有些事情是婉转手段没法解决的,必须血淋淋的面对。”

    她说完了,像是印证似的,撩起带血迹的衣袖,道:“躲是躲不掉的。”

    韩玠微微一怔,态度却是坚决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这场景你不能看。在门外待着吧,仅仅是听听,也能叫你长记性。”不容谢璇分手,便将她抱起来放在门外。

    俩人这里正商议着,清虚真人那里却吓了个面色惨白。

    清虚真人胸前早已被鲜血染透,她被韩玠以刀锋伤了心肺,此时虽然自昏厥中醒来,却已是奄奄一息。她有些畏惧的看着韩玠,似乎想要后退着逃出去,奈何浑身已然无力,只能徒然挣扎——

    若是韩玠直接上刑罚,也许还没有那么可怕,可心惊胆战的听着对方的言语时,清虚真人却不由自主的被引导了思绪,忍不住的想青衣卫的手段到底会有多残忍。

    那种恐惧在看到密室中另外两人的尸身时愈发浓烈,她喉头嗬嗬的,想要求饶,却似乎发不出什么声音来。

    攻心之法初见成效,韩玠颇为满意,蹲身下去时面色已然冷淡。

    青衣卫中的玉面修罗并非虚传,即便没有拿出刑具,冷了脸面开口的时候,也叫人胆战心惊,何况那些刺目的血溅在他的衣袍上,光是看看也叫人害怕。

    清虚真人虽敛财无度,终究也是个被皇室豪门奉于上座的女人,这会儿心肺重伤,不必韩玠动用刑拘,哪怕轻轻碰触伤口都是剧痛,自然是韩玠问什么她便答什么。

    只可惜韩玠方才冲进来的时候太急切,出手时分寸过重,清虚真人没撑多久,便咽了气。

    最后一点声息落下去,谢璇紧握着的拳头松开,才发现掌心已满是汗水。她前世毕竟曾与清虚真人师徒一场,扭身看着倒在血泊里的道姑,叹了口气。继而便是心惊——若非韩玠及时赶来,今日恐怕就要换她落在这等处境之中。

    倒是韩玠有些惋惜,“可惜了,伤得太重——本还想留她到腊月。”

    两人出得密室,外头秋雨依旧绵绵,身上的血迹十分醒目,若是这般回到精舍,自然会惹人注目。

    谢璇有些犹豫,韩玠却伸臂将她揽入怀中,也不走正路,摸到了隋氏所处的精舍,穿窗而入。

    *

    回到恒国公府的时候,隋氏还是有些心惊胆战。因谢璇的衣裳染了血,今儿出门的时候又没带换洗的衣裳,就只好借了谢珮的披风裹着,饶是如此,前襟上的血迹也要不时的露出来。隋氏也不敢叫人瞧出端倪,进府后就换了青布小轿,直接往老太爷那里去了。

    秋日寒雨潺潺,谢老太爷这会儿正在案边看书,听见隋氏回府后没去荣喜阁,而是直接往他的书房来,自是十分诧异。待见到谢璇那染血的衣衫和淤青的脖颈时,便化作了惊诧——

    “这是怎么回事!”

    “是媳妇疏忽了。”隋氏连忙跪在地上,“清虚真人说是要换个护身符给璇璇,我们都没太防备,放任她带着璇璇和芳洲、洪妈妈过去了,谁知道那两人被打晕在角落里,璇璇落在了清虚真人的手中,才会受这些伤。”

    她虽解释了经过,却说得略微模糊,老太爷眉头一皱,转向谢璇,“她骗你过去做什么?”

    “今日玄妙观发生了一件大事。”谢璇并不急着说自己,先将前因道明,“晋王殿下冒雨回城,路上有大石滑落惊了车驾,是青衣卫赶去营救。清虚真人兴许是藏了什么秘密,将我哄骗过去后百般威胁,想要拿来要挟玉玠哥哥,后来玉玠哥哥赶来救了我。”

    “晋王?”谢老太爷面色陡然变了。

    他这一整日都在家中,对今日玄妙观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听到事涉晋王,下意识问道:“晋王现在怎样?”

    “不知道,当时事情紧急,玉玠哥哥救下我就走了,没详细说过。”谢璇摇头。

    谢老太爷觉得心里突突直跳,只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玄妙观是皇家所用的道观,常有达官贵人和皇室宗亲往来,沿途自然修得极好,这么些年的夏日暴雨之下都没有过山石崩塌的事情,平白无故的,一场秋雨而已,怎么会有大石滑落惊了车驾?

    更叫他担心的是关于谢璇的事情。

    清虚真人为何要挟持谢璇来要挟韩玠?这背后透露了太多的事情,叫老人家一时间有些梳理不清。低头看了一眼谢璇,就见小姑娘尚且带着伤,潮湿的衣衫上残留着血迹,她抬起头来的时候,依稀还能看到脖颈间的淤青,倒是没见惊慌之色。

    谢老太爷就又问道:“玉玠没说旁的?”

    “他当时赶着去看晋王的事情,说回头会来解释,这件事勿让外人知晓——晋王殿下性命攸关的时候分神来救我,若是晋王殿下有什么闪失,那个罪名他恐怕承受不起。老太爷放心,今日我负伤的事情,除了咱们府里的人和玉玠哥哥,无人知晓。”

    谢老太爷当然晓得这个道理,他原也没指望能从小姑娘嘴里问出太多东西,只能道:“先回去歇歇,老三媳妇你跟着过去,叫靠得住的人看看伤处,别闹出风声。”

    隋氏那里的心跳还没平复呢,闻言忙道:“老太爷放心。”

    这会儿已是傍晚,秋雨依旧未停,回到棠梨院后隋氏就先吩咐人去做些饭菜来,继而叫人去请大夫,只说是谢璇路上不慎滑落负伤,除了两位徐妈妈和芳洲伺候之外,没叫旁人掺和。

    等女大夫帮着处理过伤口、用完晚饭后,隋氏才放心里去。

    谢璇却躺在榻上心神不安,眼前晃来晃去的全是韩玠的模样。

    此时的韩玠,却是恭恭敬敬的跪在元靖帝跟前,大气也不敢出,双手捧着一枚带血的玉佩,小心翼翼的呈给大太监冯英。

    他的旁边乌压压的跪着一地的人,除了今日负责护卫晋王的所有侍卫之外,郭舍等人也逗被召到了跟前。青衣卫指挥使蔡宗满脸惶恐,额上是豆大的汗珠,副指挥使高诚则是一脸肃然。

    元靖帝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自郭舍奉上的盘中取过那枚带血的玉佩,手掌猛然一颤,险些将玉佩掉落在案上——“这是?”

    “臣等翻遍了玄妙观的后山,最后也只寻回了这枚玉佩。”韩玠的声音低沉,“另外……寻回了一些……”终究不敢去刺激元靖帝那濒临崩溃的情绪,只好咽下后面的话语。

    然而元靖帝却已经明白了过来。

    晋王掉落悬崖后,蔡宗便率人到崖底去寻找,除了摔碎的马车和血肉模糊的骏马之外,还找到了一些残骨乱发及破损的衣物,只是不见晋王的身影,就连跟着跳下悬崖的韩玠也没了踪迹。

    蔡宗惊骇之余命人在四周寻找,竟意外的发现此处有猛兽横行的踪迹,震惊之下,分作数路寻找,最终与正冒雨搜寻的韩玠汇在一处,然后在一堆乱石之间找到了血肉模糊的残体和玉佩等物,循着几乎被雨掩盖的踪迹,在深林之中发现几只凶猛的獒犬后将其擒住,在獒犬栖息之处,找到了许多新鲜的骨血,甚至还有猛虎的踪迹。

    这个结果显而易见,蔡宗当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结果几乎是呼之欲出,晋王摔落悬崖后,已不幸被猛兽所食。

    可是玄妙观距离京城不算太远,且皇室宗亲往来,这后山之中怎会有这些凶兽?

    而后,在韩玠的有意引导下,便发现了上回唐灵钧等人误闯进去的山洞。

    这些消息一道道的递入元靖帝耳中,叫年事已高的老皇帝几乎崩溃。

    每一条消息都在表明,他的儿子是被猛兽给吃了,只是不敢相信,直到见到这枚玉佩信物时,再难自欺。那个文弱温和的少年,一心向佛的王爷,居然就这么没了!摔落悬崖,葬身猛兽腹中。

    玄妙观外的山怎会突然崩塌?

    受惊的马为何会拐向更险要的山道?

    天子脚下、道观山后,为何会有猛兽出没伤人?而玄妙观的后山里,居然还会藏着一个隐秘的山洞?

    那猛虎的踪迹,是否跟去年虞山行宫里的事有所关联?

    种种悲伤和愤怒叠加,老皇帝心力交瘁了大半天,拍案站起来的时候几乎没能站稳,“查!给朕查!每一处都不许放过!”他看了一眼埋头跪伏的蔡宗,眼中全是愤怒,夹杂着怀疑,转而道:“高诚,去将清虚真人给朕带来!”

    ——御封真人、皇家道观,为何在这之后,会藏着种种凶险?

    滔天之怒震得在场众人不敢出声,胆战心惊的安静里,高诚抬头道:“臣听闻此事后就觉得事出有异,奉蔡大人之命带人前往玄妙观中,那个清虚真人,已经被人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