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71章

    殿中死一般的沉寂,元靖帝还沉浸在痛失爱子的悲伤和愤怒里,闻言一怔,倒是没说什么——晋王死得蹊跷,那么玄妙观里会藏着些什么,清虚真人会被灭口,也不算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

    老皇帝的头发已然花白,怒气冲冲的站了好半晌才道:“宣太子入宫。”

    冯英应命吩咐人去召太子,底下郭舍和蔡宗都跪伏着,小心翼翼。元靖帝扫了一圈儿,心中悲痛渐渐收敛,余下的便是查案。刑部尚书、大理寺卿、都察院左都御史被先后召入宫中,青衣卫中则是由高诚出面——

    今日晋王出事时是由蔡宗率人护卫,老皇帝自然会有猜疑。

    待元靖帝安排完毕,子时早已过了。

    秋雨不知在何时停住,此时空气里全是湿漉漉的清冷,云层遮住月光,黑黢黢的夜色里,只有宫灯散射出微弱的光芒,显得无力而衰弱。

    出宫的路上没有人敢说话,都是沉肃缄默的模样,哪怕各自辞别,也只是转瞬即逝的低语。然而有郭舍和太子在场,虽非剑拔弩张的情形,那一股暗涌却是悄然激荡,在场众人心知肚明,就连每个表情都控制得小心翼翼。

    韩玠与高诚同行,也只拱手为礼而已。

    宫城之外并没有通宵亮着的灯盏,一眼看过去只是黑漆漆的一片,韩玠抬头,极远的北方,云层略显单薄,似乎有些微月光露出,在天穹中透出微亮。

    今夜,怕是有很多人会彻夜不眠。

    而明日,那股暗潮终将化作骇浪。

    临睡前摸着胸前的伤口,韩玠嘘了口气——还好今日未将谢家牵连进去,只是有些日子不能去见谢璇了,希望她也能沉得住气。

    *

    晋王之死在第二日传遍京城,宫廷内外尽是哀声。

    恒国公府自然也收到了讣闻,因谢缜是刑部侍郎,这回自然也更忙碌些,老夫人和隋氏那里忙了起来,谢璇倒是无所事事的。

    过了两天,谢璇的三叔谢缇回来,老太爷便趁着晚间谢缜在府里的时候召众人商议分府的事情。谢纡那里铁了心,岳氏纵然不乐意却也奈何不了,于是朝堂上下忙于晋王的事情,谢府这里则悄悄的分府了。

    谢璇在得知结果后,便将应春的卖身契偷偷送了回去。

    九月初的天气渐渐转凉,谢璇因为脖颈上的淤青尚未散尽,每日里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棠梨院里呆着的,如此时间久了,难免心焦——距离晋王之死已经过去了六七天,外头暗潮涌动,整个恒国公府上下却是风平浪静,探不到此案的进展,更不可能放她在这个时候出府。

    韩玠也没有再现身,叫谢璇也格外担心。救走晋王后伪装成被猛兽吃掉的场景,想要瞒过青衣卫、瞒过元靖帝和郭舍那些老狐狸,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那一日晋王跌落悬崖的时候也就只有韩玠跟着跳下去,结果没能救下晋王,他会不会被迁怒?又如何解释他回到玄妙观救她的那段时间?他冒了那样大的风险,将矛头指向郭舍的时候,会不会遇到麻烦?

    而晋王,他的处境又是如何?

    心焦之下,她前所未有的开始期盼韩玠的到来,于是往谢澹那里跑得愈发勤快。可韩玠像是有意避开似的,连着七八天都没有露面,甚至连消息都没传递两句,叫人愈发忐忑。

    谢澹倒是安之若素的。

    他对晋王的印象固然不错,却也没太多往来,感叹惋惜了一番之后,依旧是如常的读书、习武。因韩玠近来格外忙碌,也没有时间来指点他功夫,谢澹还趁机去找了一回唐灵钧,可惜唐灵钧被唐夫人困在府中,近来也没多少出来的机会,谢澹只好收心到功课上。

    到了重阳这一日,京城外有名的登高之处竟都是冷淡清净,没了往常茱萸菊酒飘香的热闹景象。

    在恒国公府里,晋王之死加上要分府,这一日自然也没什么热闹事情可做,除了两杯例行的菊花酒之外,再无他物,于是谢澹和谢璇便往舅舅陶从时那里去了。

    陶家的氛围也颇低迷。

    高阳郡主算是宗亲,如今晋王身故,连日的丧事下来,也是累得够呛。

    谢璇见着高阳郡主的时候,就见她脸带憔悴,显然也是为此事伤怀不少。她知晓内情却绝不能言说,看到高阳郡主这般情状是有些心疼,难免劝慰几句,高阳郡主便十分感叹,“惟良那个孩子,唉,真真是可惜了。我先前听着媛儿说,你跟他还挺谈得来吧?”

    “晋王殿下性好山水、深习佛理,跟他说话很有意思。”谢璇也叹了口气,“上回在南御苑的时候,他还教我和表姐投壶呢,可惜了。”

    “是啊,咱们皇帝膝下三子,太子秉性仁善,越王就那个样子,就数惟良这孩子最有灵气,会读书、性情又好。我只当他将来能做个闲散富贵的王爷,谁知道……”高阳郡主唉声叹气一番,又道:“罢了,这回备了极好的螃蟹,咱们待会过去尝尝。璇璇,今儿我们还请了青青过来,你……”

    “玉虚散人?”谢璇一怔,随即摇头道:“请谁过来全凭舅母安排。”

    “我只是怕你和澹儿不高兴。”高阳郡主有些劝慰的意思,“其实当年青青也有她的苦衷,这么多年在道观里熬着,她也不容易。”

    谢璇沉默着点了点头,不反驳也未应和。

    她又何尝不知道高阳郡主的苦心?这位舅母虽然出于亲王府中,却从无骄纵之气,这些年与陶从时感情和睦,对待几个外甥也是极好的——像谢璇初初重生时要请清虚真人过来,高阳郡主都没深问原因,二话没说就帮她请过来了。

    如今她这样劝说,自然也是一番好意,怕她像上次的谢珺一样,让人尴尬。

    谢璇抿了抿唇,稍稍倾向高阳郡主怀里,“舅母,我知道你是为我和澹儿好。上回姐姐见着她的时候,确实有些尴尬,不过姐姐也有她的难处,毕竟是亲眼看着母亲离开,哪能轻易释怀的。”

    “我知道珺儿的脾气,所以今儿没敢邀她过来。璇璇,我只问你,你怎么想?”

    “我能怎么想呢?出生之后就没见过她,去年五月里才第一次跟着舅舅过去,该说的话也说了。舅母,我不恨她,也未必喜欢她。今日她过来,我保证不会闹脾气,可是——”她抬起头,神色间到底有些落寞,“我也对她端不出笑脸。”

    高阳郡主便是一笑,“还是璇璇懂事。”

    “至于澹儿,我上回问过他,他跟我是一样的。舅母,母亲这个字眼对我和澹儿来说都太陌生,今日舅母的好意我们明白,只是……”

    “我知道,不会强求。”高阳郡主一笑,牵着她的手出了屋子,外头陶媛、陶温和谢澹在那里填九宫格玩。

    高阳郡主招呼着几个孩子到了厅中,那儿的小宴已经摆上了。不过毕竟是晋王新丧,高阳郡主也没心思去用什么靡费之物,除了那上好的螃蟹之外便是些清清淡淡的家常小菜,连酒都没放。

    花厅的另一侧,陶从时则和陶青青并肩走来。

    陶青青今日并未穿道袍,而是换作家常衣裳,头发以玉钗挽起,缀以珠环,此外别无一物。修长的身上则是对襟秋衫和素色襦裙,颜色不算鲜亮,花样也只是平平,然而她气质冲淡宁静,容貌又极美,哪怕是不饰脂粉,瞧过去也自有值得品咂的味道。

    见到谢璇姐弟俩的时候,陶青青脚步微微一滞,随即微微一笑,上前道:“璇璇,澹儿。”

    不像上回见到时候的激动与心酸,这会儿倒带有融融之意。

    这样的态度之下,连带着谢璇心里那点尴尬都散了不少,只是称呼上觉得别扭,还是叫了“玉虚散人”,陶青青也没说什么,在陶从时和高阳郡主的招呼下入座。

    这花厅设在后园之中,旁边便是一大丛菊花,陶温正是顽皮好动的时候,这时节已经采了好大一束菊花过来,吩咐丫鬟们插瓶后摆在旁边的小几上,倒是格外漂亮。

    谢璇紧贴着陶媛坐下,表姐妹俩天然爱美心性,对着那菊花也颇眼馋,手边没有茱萸可用,便各自为对方簪了一朵。旁边陶从时瞧见了,笑道:“既是一家人,就不能厚此薄彼了,媛儿给你母亲簪一朵,璇璇,你来帮我挑一支。”

    这花儿挑出来,自然是要谢璇给陶青青的了。

    高阳郡主记着刚才谢璇的话,才要宽解,就见谢璇依言伸出手去,从中挑了一朵极美的胭脂点雪递过去。这支花正是盛放的时候,玉白色的花瓣细长润泽,末端微微卷曲,如美人垂颈含羞,团团簇簇的围在一处,盛美异常。

    陶青青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看向谢璇。谢璇对陶青青的隔阂一时间没法消去,也没跟她对视,只是将花枝交到了陶从时手中。

    陶从时笑了笑,吩咐丫鬟取过旁边寸长的美人颈胭脂红瓷瓶,将这支花放在其中,而后摆在陶青青的旁边。

    陶青青的面容很美,这么多年冲淡宁静,修得眉目婉转,肌肤细腻胜雪,只是疏于修饰,略显单调,如今花映人面,更增几分娇美。她的性子宁静,也衬得起那玉白之色,眼光流转之间,渐渐有了三十岁女子该有的盛美之态。

    谢璇虽说不能尽释前嫌,偶尔目光瞥过去,心中还是暗暗赞叹——

    当初在玄妙观见到陶青青的时候虽也觉得她好看,只是那时记着玉虚散人的身份,目光总落在那袭道袍上,未曾认真看过她的容颜,这会儿她重回玉钗长裙,虽非胭脂红妆,却也是韵味动人。

    难怪那个叫宋远的将军一直在等她,这样美的女人,满京城也找不到几个。

    这般胡思乱想,到一顿螃蟹吃完,陶从时、高阳郡主和陶青青留在一处说话,陶媛则带着谢璇、谢澹和陶温三个在花丛间戏耍。

    陶媛是个娇憨的性子,知道谢璇和谢澹的身世,也晓得谢璇对陶青青的芥蒂,没人处吐了吐舌头,道:“我还以为你还对姑姑有芥蒂,白担心了半天。今儿你选的那花真好,姑姑好久没那么笑过了。”

    “笑?”谢璇歪了歪头,“她笑了么?”

    “你有意不看她,姑姑又不会笑出声来,自然看不到。”陶媛拉着谢璇的手,多少有些感叹,“姑姑来这里已经很多回了,每回都像是眉间有愁似的,说话也总寥落。璇璇,你是没瞧见,刚才姑姑的目光一旦落在那支花上,就会不自觉的笑起来,眼神都柔和了很多很多。我从没见过她那样。”

    是么?刚才陶青青没什么大反应的时候,谢璇甚至还觉得有些尴尬,没想到陶青青居然是有反应的。

    旁边谢澹恰巧听到这个,也凑过来道:“我也看见了,她一直偷偷看姐姐呢。灵钧哥哥总说姐姐长得好看,如今我总算明白姐姐为什么越长越漂亮啦!”——那自然是女承母貌,天生丽质。

    这甜甜的小嘴儿叫谢璇忍俊不禁,“你喜欢她?”

    “也许吧,就是觉得她笑起来很好看,比夫人和二夫人她们都好看多了。”

    这话谢璇倒是很同意的。

    所谓相由心生,陶青青在道观里清修的时间长了,比起罗氏和岳氏那样成天在脂粉银钱之间算计的人,容貌气质自会不同。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花丛后面的陶青青,就见她似乎也正有意无意的看过来,谢璇连忙扭过头去。

    花丛对面,高阳郡主一粒葡萄才送到嘴边,见状不由一笑,“这孩子,其实心里惦记着你呢。”

    “璇璇很懂事,比当时的我强多了。”陶青青的唇角牵起,声音温柔至极,“她能这样,我已很高兴了。当年的事情总归是我对不起这三个孩子,往后只好慢慢弥补。”

    “慢慢来吧,璇璇不是偏执的人。”陶从时像是想起什么,“刚才宋将军派人送了两壶菊花酒过来,还有些从东海带来的奇巧玩意儿,想必璇璇和澹儿会喜欢。”

    陶青青闻言一怔,想开口拒绝时就被陶从时打断,“那些东西就当是我送的,两个孩子高兴就好。都已经十年了,青青,你就算不心疼自己,也该心疼心疼他。”

    一句话堵得陶青青哑口无言,转而吃葡萄去了。

    *

    来陶府玩耍的时候,总是比待在谢府要开心许多,谢璇这些天闷在府里,除了谢澹可以说话之外,几乎都没怎么效果。今儿有娇憨的陶媛和可爱的陶温,陶从时这个孩子王又不时来插科打诨,倒是叫人开怀。

    回府的路上再看那市井长街和白云碧空的时候都觉得顺眼了许多。

    因陶从时送了好些东西,姐弟俩进府后就叫人把一箱子玩具先搬到谢澹那里,挑成两份后各自收好。

    满载而归的姐弟俩才刚过了影壁,就听府门外头一声马嘶,接着便是门房的问候隐约传来,“韩大人。”

    “烦请通禀老太爷,韩玠求见。”

    他是府里的常客,门房不敢怠慢,请他到厅里先坐着,立马打发人去往老太爷那里通禀。

    这头谢璇将韩玠盼了好多天,这会儿只觉得心跳骤然快起来,几步回转过影壁,就见韩玠身着麒麟服,修长的身姿在秋日长空下愈见挺拔。两人心有灵犀似的四目相对,呆怔的间隙里,谢澹已经一声欢呼飞奔了过去,“玉玠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