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76章

    靖宁侯府离恒国公府并不近,韩采衣的生日上不好叫谢璇和谢澹姐弟俩独自过去,便由隋氏带着他们前往,顺带捎上了谢珮——谢珮翻过年就十四了,先前因三房不受重视,她也极少出门,婚事还没议定,如今既是隋氏出面迎来送往,有时候便也会带她出去走走。

    两辆马车行至府门前,自然有人上来迎候,谢璇撩起侧帘望过去,这座府邸还是和记忆中一模一样,两座铜狮子略带斑驳,门上悬着黑底金字匾额,除了门口的几棵树不那么粗壮外,一切仿佛还跟前世一模一样。

    她有些出神,旁边谢澹叫了两声都没听见,最后还是谢澹拉着她的胳膊,“姐姐,到啦!”

    谢璇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跟着谢澹下了马车,打量四周景物的时候,只是唏嘘。

    韩采衣的生辰并未大肆操办,这一日也就交好的几家过来聚聚,门庭算不上热闹,直到进了客厅的时候才见衣香鬓影,满屋子宾客。

    韩夫人自然是满脸的热情,将隋氏和几个孩子迎入其中,里头坐着四五个贵妇,都是跟韩家常来往的。谢璇前世曾与这些人打交道,此生倒没接触太多,也只规规矩矩的行个礼,旁边韩采衣早就过来了,“璇璇,好几个月没见你啦!”

    “是啊,上回还是七八月里呢。”谢璇一招手,后面芳洲捧着锦盒过来,谢璇便笑着递过去,“收了你好些礼物,却没回礼,这回一并补上。”

    “多来跟我玩就算补上啦。”韩采衣笑着接过,就又招呼后面的谢珮。

    如今正是腊月严寒时候,外头万物凋敝、冷风侵骨,一伙人便只好在暖阁里坐着闲聊。

    韩采衣的生辰没什么男客,自然也没见韩玠的身影,倒是瞧见了许久不见的唐婉容,还有只有一面之缘的婵媛县主。

    姑娘们聚在一处,因韩采衣性情活泼,倒也融融其乐,谢珮坐了片刻,就被隋氏叫了过去——天底下父母的拳拳之心都是一样的,隋氏以前再怎么低调自抑,到底也是盼着女儿能嫁个好人家。谢珮耽误了一两年,此时隋氏自然心急些。

    谢璇却也没空关心这些,虽然一群人围在一处说笑,却还是不免出神。

    韩家的每一处客厅和暖阁,谢璇都不陌生,前世初为人妇,在这里接待宾客,许多陈年的器物都是熟悉的。如今一旦瞧见,便忍不住想起许多旧事,当初韩夫人人前的笼络热情、人后的刻薄挖苦乃至暗里刁难,都历历在目。

    她看向贵妇们的那边,韩夫人自然是谈笑风生,旁边是韩瑜的妻子小田氏,婆媳俩是姑侄,小田氏又很会讨韩夫人的欢心,感情一向是很好的。再旁边是韩湘君,她也是年初的时候出阁,如今特地回来为妹妹庆生,自也有奉承韩夫人的意思。

    谢璇自重生后就有意避开韩家,如今重踏故地,哪怕是为韩采衣而高兴,心里到底难免憋闷,便到窗户边上透气。

    好在韩采衣今儿是寿星,被一众小姐妹围着,没注意谢璇的偶尔的出神。

    倒是旁边的唐婉容有所察觉,问道:“六姑娘今儿不舒服么?瞧着脸色有些发白。”

    谢璇下意识的摸了摸脸,想必是心绪外露,便掩饰道:“只是隆冬天寒着凉了而已,没什么的。倒是你,说话像是带着鼻音呢。”

    “是之前跟哥哥去打猎,伤风了还没好。”唐婉容笑了笑,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上回哥哥说松了些鹿肉给府上那位小公子,你们尝着可还好?”

    说起这个,谢璇不由想起那一日的满室飘香,笑道:“好吃得很!以前咱们也烤过鹿肉吃,味道自然是好,那一日澹儿他们将鹿肉撒了调料包起来放在炭盆里烤熟着吃,却是从未尝过的风味!说起来,还没谢谢呢。”

    “这算什么,哥哥每回打猎都能带回来好多,若是你喜欢,回头我再送些其他野味过去,省得采衣天天惦记着来打秋风。”

    旁边韩采衣听见,便凑过来道:“你倒是巧,把野味都放在璇璇那儿,好叫我天天去闹她是不是?哼,这回是我技不如人,下回我叫上哥哥一起过去,必定比表哥多打两倍!”

    谢璇听了,便吐了吐舌头,“那也得玉玠哥哥愿意去呀。”

    以韩玠如今的行事,恐怕未必乐意陪着妹妹去胡闹。

    韩采衣付之一笑,悄声道:“不过后院里的东西都备好了,后晌咱们慢慢烤着吃!”

    *

    宴席罢时,宾主尽欢。

    有几个人在宴席散时便告辞离去,谢家这边因为谢澹还在韩玠那里呆着,谢璇又被韩采衣留下来烤野味吃,连带着谢珮都留下了。烤野味这事儿图个热闹,算是体己的趣事,韩采衣也只留了唐婉容和谢璇、谢珮三个人。

    后院里的东西果然是齐备的,韩遂父子久驻雁门关,于关外风土人情格外熟悉,吃烤肉的法子和器具也比旁人要好用得多,待谢璇等人过去的时候,韩玠早已带着唐灵钧和谢澹两个人开动了。

    谢澹到了唐灵钧和韩玠跟前的时候总是格外顽皮,抢着拿了肉烤,可他毕竟乖巧了十来年,谢府又甚少做这样的事情,如今做起来有些不得要领,唐灵钧便极有耐心的教他。

    韩玠则是握刀在旁割肉,每一块肉都是极匀称的大小,细签儿穿过去,每一串几乎一模一样。

    唐婉容在旁看了半天,啧啧叹道:“大表哥看着那么严肃的人,没想到也会做这个,难得的是做起来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今儿是我的生辰,他自然该多出些力了。”韩采衣做个鬼脸,被烤熟的香气诱惑,过去先拿了一串儿来尝。

    韩玠则是转身朝谢璇招了招手,取了几个肉串给她,还支使起人来,“拿过去吧。”

    今儿烤串是为有趣,一概家丁丫鬟皆不用,所有事都是自己来,谢璇不能甩手吃饭,便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拿过去,瞧着那边还有些,还十分自觉的搬运。如此一来,烤肉的分工基本都是定了——韩玠切肉做串儿,谢璇来搬运,唐婉容和谢珮撒完调料自后,就由唐灵钧带着谢澹和韩采衣慢慢烤。

    深冬腊月的天气已然十分寒冷,裹了大氅往那风里站上片刻都能冻僵了鼻子,这几个忙着又玩又吃,哪怕寒风凛冽,也都是出了层薄汗。

    韩玠和唐灵均都是习武之人,身强体健,早已将披风扔到了旁边,谢澹和韩采衣在火堆边烤了半天也是满头出汗,将大氅给扔了。谢璇、唐婉容和谢珮毕竟是闺中娇弱,不敢这般闹,出了汗时也只离火堆远些,不敢脱了大氅。

    谢璇再一次去取肉串的时候,韩玠因为先前贪吃没干活,落了好大一截,正出手如电的切肉。谢璇因念着是韩采衣的生辰,刻意不去想前世的不愉快,玩闹了这半天后高兴起来,这会儿便露出少女情态,站在他身后不停督促,“快点呀快点呀,大家都等着的。”

    一面又嫌韩玠太慢,自己取了竹签子,将那切好的生肉往上串。

    奈何她以前没做过这样的事情,瞧着韩玠做起来行云流水,自己却是怎么都捏不住,于是将肉压在砧板上,直直的往下戳,动作笨拙而可爱。不过一个整齐的串儿做出来也是件极有趣味的事情,于是越俎代庖,玩得不亦乐乎。

    韩玠的肉早已切完,瞧见她这样高兴,也有些出神,手里穿肉的动作未停,目光却是落在谢璇脸上舍不得挪开。瞧见谢璇动作歪了的时候,还帮着过来扶一扶,宽大问候的手掌裹住细腻纤秀的小手,温软入心。

    谢璇的动作一顿,侧过头去,就见韩玠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旁,一只手自后面绕过来扶着她,挺拔高大的身躯几乎将谢璇裹在其中——从后面看,那边跟拥在怀里教习字的姿势差不多。

    冬日明明寒风凛冽,他的身体却像是个小火炉似的,浑身似乎散有暖意,就连掌心都微微发烫。

    谢璇有些不自在,咬了咬唇道:“既然都切完了,你自己来串吧。”于是缩回手站在旁边。

    韩玠倒没觉得失落,丢下肉串子不管,握刀的手是干净的,遂揪着袖子在她额上蹭了蹭,擦净汗珠。

    那动作自然又亲昵,谢璇也没躲避,仿佛两人熟悉至极、彼此不分。

    正自贪吃美味的众人并未注意这边的情形,只有唐灵钧急着等肉,抬头时恰恰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收,转瞬便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继续找谢澹玩。

    待得一顿烤肉吃完,众人各自尽兴,丢下杯盘狼藉另寻高乐去了。

    韩玠带着唐灵钧和谢澹去剑房玩儿,韩采衣则和谢璇、谢珮及唐婉容几个人回了暖阁,还没进去时就听里面韩夫人在跟隋氏说话,韩采衣最先反应过来,立马停住脚步,贼兮兮的一笑道:“听听她们说什么吧!”

    几个小姑娘客随主便,也都停在了窗下。

    听了片刻,原来是韩夫人和隋氏闲话家常,正在说韩采衣的婚事。

    韩采衣性情跳脱活泼,韩夫人受了多年夫妻母子分居之苦,便有意为她寻个读书人家,先前挑了几个都不中意,如今看上个十六岁的少年,只是了解不够深,因谢家跟文人来往得多,便从隋氏那里旁敲侧击的打探。

    隋氏也有意交好,言无不尽,俩人说了半天,话题又渐渐转到了谢珮的婚事上。

    这头韩采衣听罢墙角,竟是勾唇笑了笑。

    谢璇瞧见这表情便是打趣,“怎么,挺满意?”

    韩采衣没有说话,只是嘿嘿笑了笑,倒是让谢璇有些诧异——她还以为韩采衣那样喜欢找唐灵钧玩,是略微有意呢。

    旁边唐婉容和谢珮都是乖姑娘,听了会儿后就窃笑着坐在了廊下的护栏上,瞧着院里两只白鹤有趣,便静坐赏玩。韩采衣晓得她们不愿胡闹,便道:“外头寒冷,要不先去屋里坐坐?我带着璇璇再去瞧个有趣的,嘿嘿。”

    那两位正有此意,便先进屋,韩采衣便拉着谢璇出了院子,“走,待你去哥哥的书房瞧瞧!”

    谢璇力弱,被她拉着走了两步,一头雾水——韩玠的书房有什么好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