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78章

    唐灵钧的声音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韩采衣只当韩玠已经离去,怕谢璇还在里头躲着,便有意引开,“肯定是出去啦,走吧表哥。”

    “哪有这么快,我们也没见他出来。”唐灵钧喃喃,探头探脑的在书房里瞧了片刻,没发现韩玠的身影。他毕竟不敢在韩玠的书房里捣蛋,因韩玠身处青衣卫中,书房平常也不怎么带旁人来,唐灵钧没有四处找的胆量,只好蔫蔫的道:“大概出去了。”

    这话正趁了韩采衣的心意,当即道:“就说哥哥那么忙,哪有空计较这些。走啦表哥,待你去看我们后院那两条大狼狗。”

    “那大狼狗一点都不威武,哪像是从雁门关外带回来的,还不如我养的豹子。对了采衣,上回给你那个小豹子养得怎么样了?”唐灵钧也不是钻牛角尖的人,瞧见韩玠不在,只当他是有事要忙,便不再逗留。

    韩采衣当即道:“两只都好好的,瞧瞧去?”

    “说起这豹子,以前还说要给谢家那位六姑娘送一只呢,可惜叫你全给抢走了。”几个人开始往外走,唐灵钧意犹未尽,“要是有我的豹子在,哼,那个喂了药的獒犬哪还有本事来咬咱们淘气澹,对吧?”

    谢澹嘿嘿笑了两声没说话,倒是韩采衣呛他,“那时候你的豹子才多大,给人吃都不够塞牙缝。”

    几个人的声音渐渐远去,书房里再度安静了下来。

    谢璇紧绷着的神经稍稍放松,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掌心腻腻的出了层汗。

    寒冬腊月,每一处屋子里都笼着火盆,这内室里自然也不例外。谢璇一路冒着寒风行来,进了书房之后只顾着看字,后来被韩玠带到这个角落,一直没空解开大氅,如今被韩玠这般紧密的贴着,念及许多旧事的时候,更觉浑身发热。

    外头的声音一远离,她便吁口气想要推开韩玠。

    韩玠像是故意似的,俯身凑在她耳边道:“再等等,免得他们突然回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与寻常的音色迥异。这种沙哑并不陌生,尤其是在香气入鼻、锦帐暖床的内室里,曾经有很多次,克制压抑的沙哑声音响在耳边,撩得她芳心如水,碎不成声。

    谢璇先前只顾着外头的声音,如今才发现,韩玠紧贴上来的时候,小腹处坚实烫热。

    她登时大窘,使劲将韩玠往后推。

    韩玠却是纹丝不动,有些克制不住的吻在她的脸颊上,随即挪到唇边,覆上去轻轻吸吮。

    屋子里暖热的沉香味仿佛变了味道,谢璇觉得有些头昏脑涨,想要逃走,却又有些留恋——自踏入靖宁侯府门的那一刻,许多记忆便开始往脑海里窜,高兴的、不高兴的、温馨的、甜蜜的、刻薄的……起初的汹涌过去,直到进入韩玠书房的时候,才稍稍缓解。

    在看到熟悉的书房和韩玠的字时,隔着一世生死回味,那些美好的记忆便渐渐占据脑海。

    抛开韩夫人不论,其实韩玠待她真的很好。

    哪怕是她临死时曾怨过的数年分居,也似乎情有可原了。

    她甚至觉得愧疚,前世的凄惨收场并不能只怪韩玠一人,她的温和软弱、隐忍退却何尝没有推波助澜?如今韩玠极力挽回,身处青衣卫中诸事冗杂,还要帮着保全恒国公府这辆漏洞百出的破车,相较之下,她都做了些什么?

    摔碎了玉珏、退掉了婚事、逃避韩家、缺席韩采衣的生辰,更在逃避韩玠。

    也许棠梨院的事情上她做得比前世好了很多,但是对于韩玠……

    一旦回想起当日玄真观中韩玠毫不犹豫以胸口承受剑锋的模样,谢璇便觉得心里又酸又疼。如果没有韩夫人,她其实还是愿意嫁给韩玠的,她其实很也欠了他很多,理应慢慢补偿。

    可是谢珺说得没错,一旦嫁入靖宁侯府,她每天大半的时间都要用来和婆母相对。韩夫人心底藏着刺,她也不愿意做任何退让,婆媳争锋相对的时候,韩玠又当如何?

    他肩上的担子原本就已经很沉了。

    许多芜杂的念头模糊的飘过,鼻端是他的呼吸,双唇辗转的时候,他的气息和体温都叫人贪恋。像是有些情不自禁,有些不可自拔,谢璇伸出手臂绕在他的腰间,有些犹豫的回应着。

    ——前世今生,这样的亲近温存,何尝不是她所盼望的?

    只是太多让人望而却步的东西,生生让她收敛心意,努力往相反的方向行远而已。

    韩玠的吻渐渐用力,谢璇被他抵在墙角,十二岁少女的玲珑身躯面对二十岁青年的健壮,几乎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道。韩玠的怀抱不自觉的收紧,欲念渐渐叫嚣冲入脑海的时候,他猛然俯身将她打横抱起,想要挪到床榻上。

    谢璇的意识在沾到床榻的那一瞬间回归,似曾相识的场景重演,她有些惊慌的避开韩玠。

    纠缠着的亲吻陡然被打断,韩玠愣了一瞬,急促的呼吸扫过她的耳畔,四目相对的时候,他的眼睛微微泛红,眸中似有波浪翻腾,眼睛里竟像是——有泪花?

    谢璇怔了一怔,抬头望他。

    韩玠还保持着抱她的姿势,凑近了在她唇上留恋的碰触,低声道:“璇璇,我想娶你,想照顾好你,以前没做到的事情,这次拼了性命也要做好。我们的孩子他都快要出生了。”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夹杂着涩意,那是他极少表露的悔痛。

    身为人父,满怀期盼的等了八个多月,回到京城的时候却再也看不到娇妻爱子的身影,他的心里又何尝好过?

    谢璇微微一哽,低声道:“我知道,玉玠哥哥,我都知道。”

    她不敢再去玩火,只是伸手覆盖在韩玠的手背上,柔软又温存的力道。

    旁边的博山炉上香气氤氲,缥缈缠绕着,像是纠缠不清的心思。

    好半天的沉默,韩玠才渐渐调匀了呼吸,眼底深藏着的情绪敛去,她凑到谢璇的耳边,低声道:“那么璇璇,咱们再来一次好不好?你也想看看他吧,咱们说好的事情,总该一一兑现。”有些故意,有些戏弄的,他将灼热的手掌覆在谢璇的背心,轻轻舔了舔谢璇的耳垂。

    这样的暗示叫谢璇大为吃惊,慌忙推他,“你做什么!”

    ——就算曾为夫妻,她如今也才十二岁,刚才的失控也就算了,理智清醒的时候,哪有这样说话戏弄的!

    韩玠被她猛力推搡,倒是退开了半步,低头看她脸上涨得通红,忍不住一笑,道:“紧张成这样?”

    “……”谢璇不说话,有些恼怒的盯着韩玠。

    韩玠抿唇一笑,目光环视,低声道:“这屋子里的一切,都是按着以前的样子做的。璇璇,我很怀念那时候。”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瞥过床笫,随即强压住欲念,带谢璇走出内室。

    外面似乎不像里头那样闷热了,韩玠倒了杯茶给谢璇,“先润润喉。”

    这会儿没人来打搅,谢璇的气息渐渐平顺,喝了茶便道:“喝完了,走吧。”

    一旦从情迷中退出来,她就又恢复了这般顽固又故意拒人的模样——终究是心虚又畏却的,怕沉溺在情绪里,做出什么她原本不打算做的事情。

    韩玠心中了然,也不逼她,只是徐徐道:“那个漆盒你都看见了,璇璇,真的不想念那个孩子么?”

    谢璇的脚步顿住,却没有答话。

    “这两年你过得痛苦,我也是。”韩玠轻描淡写,带着方才失控后的余韵,“咱们住过的院子、这个书房,所有曾经历过的,我每天都会想起。很多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我一个人躺着,满脑子都是你。”

    谢璇咬了咬唇,“我知道。刚才经过那些地方……”她强自理顺呼吸,转而看向韩玠,“玉玠哥哥,这些我都知道。从去年到现在,你所做过的事情,我心里都一清二楚。可是——就像我之前说的,就算伤口好了,疤也在那里。我承认我放不下你,也怀念那个孩子,但是,我更加不想再踏进这个地方。”

    “因为我母亲么?”

    谢璇猛然一怔,抬头看向韩玠。

    “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可是你这两年都不肯踏进这大门,对我和采衣也不算太疏离,就只是我母亲——看得出来你不喜欢她,时刻在躲着。”

    甚至,有时候会在脸上现出厌恶!

    韩玠察言观色的功夫渐渐有了长进,一旦对谢璇留心,许多从前不会注意的细节便会清晰浮现。她很不喜欢韩夫人,韩玠看得出来。

    何况如果不是韩夫人,韩玠实在想不出谢璇在躲什么——府里就这么几个主子,父亲韩遂和大哥韩瑜都在雁门关外,长嫂小田氏虽不是什么大善人,却也未必能奈何谢璇。

    唯一能压垮她的,就只有婆母。

    韩玠将谢璇的手拉过来握在掌心,“我说的对吗?”

    谢璇只管怔怔的看着他,一瞬间的犹豫后便是坦白的点头,“是,我不喜欢你母亲,非常非常不喜欢。她大概也不喜欢我。就算我进了这靖宁侯府,将来大半的时间也要与她相对,你也说过这种重新来过的机会十分难得,这辈子,我真的不想再跟她相看两厌。”

    ——更甚者,若是嫁入靖宁侯府,婆媳的摩擦必然会消磨夫妻的情感。韩玠以前那样敬爱父母,夹在两难之中,又如何取舍?

    前世那许多记忆谢璇半点都没有忘却,让她再称呼韩夫人为“母亲”?那简直太讽刺!

    韩玠沉默了片刻,“不能告诉我原因么?”

    谢璇摇了摇头,“就算告诉你,那也是你没法解决的事情。”她过去倒了两杯茶,一杯递给韩玠,另一杯自己慢慢喝着,语气柔和了许多,“要在青衣卫中站稳脚跟千难万难,你要对付的又是越王和郭舍那也的老狐狸,玉玠哥哥,你该将精力放在那些事上。”

    “怕我自顾不暇?”

    “那毕竟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一旦分心大意,恐怕会万劫不复。”

    万劫不复么?他早已没有了退路,唯一的万劫不复就是失去她。

    不过她在关心他,不再抗拒,愿意袒露心事,这些变化都值得人欣喜。韩玠笑了笑,习惯的伸手帮她理鬓边碎发,“想在青衣卫立足并不难,只要攥紧了皇帝。璇璇,青衣卫四品官员在宫城外都有住处,将来若是有功,还能得到皇上赐宅,不必非要待在这府里。”

    谢璇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取过大氅披好了,道:“天色怕是会不早了,采衣那里恐怕也会着急,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叫人看见反而不好解释。”

    “怎么不好解释?你走迷了路,被我送回去罢了。”韩玠起身,瞧着她身上没什么不妥当的了,便带她出了书房,故意绕到偏僻处,再往客厅那边走。

    *

    谢璇出了靖宁侯府的时候,只觉得心神俱疲。

    这一日又是贪玩贪吃,又是心惊胆战、情绪起伏,跟韩玠走过靖宁侯府熟悉的院落景致时,更是心绪翻滚得厉害。

    一回到马车上,她便取了个软枕抱在怀里,又将谢澹的抢过来靠着。

    谢澹正是年少顽皮的时候,今儿跟着唐灵钧调皮捣蛋了一整天,此时竟还没什么倦意,将韩玠的书房和剑房夸了个遍。最后见姐姐有些无精打采,就只好乖乖的闭嘴。

    进了腊月后日益忙碌,谢老夫人那里又染了风寒,所有的事情便交给隋氏一力打点,相较之下,棠梨院里就清净了很多。

    谢璇和谢玥各自占着一个跨院,姐妹情分浅淡,往来也少,只有每天用饭的时候凑在一处,才会说些话。谢玥那里明显是迅速憔悴了下去,身条儿愈发纤秀,脸上神色总不太对劲,像是有些焦躁,有些着急,偶尔还会盯着谢璇出神,只是没了以前的凶狠,倒像是无助似的。

    这般表现让谢璇有些悬心,留神问了问芳洲那里打探的消息,结果让她十分意外——

    岳氏刚刚搬出去的那一阵子确实是常派人往谢玥那里递消息,怂恿她继续做越王侧妃的美梦。然而自打入了十一月,尤其是到十一月中旬的时候,岳氏那里便没了多少动静,已经许久没派人找谢玥了。而谢玥这边有徐妈妈盯着,出入尚且不自由,难得派个丫鬟过去问消息,也总是徒劳而返,渐渐就有些灰心。

    很显然,岳氏是不打算再蹚这浑水了。

    这转变倒是让谢璇有些诧异,原以为岳氏断了美梦后会变本加厉,谁料她竟会收手?疑惑了好几天,终于在见到应春的时候有了答案。

    因谢老夫人自进了腊月就染了风寒,到如今十几天过去也没什么好转,隋氏自然是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岳氏虽说是已经分府出去了,到底也要常过来探望。

    这一日谢璇往荣喜阁去问安的时候,正巧就碰见了岳氏,为显孝心,她还带来了谢纡的两个姨娘,以及新近抬了姨娘的应春。

    相较于以前在恒国公府时的风光雍容姿态,岳氏明显憔悴了许多,尤其是谢老夫人生病后不能大肆装扮,穿了一身素净的衣裳,头上简单别着玉簪,因为眼神有些暗淡,愈发显得寥落,说话都不如从前那边灵透了。

    相较之下,应春则婷婷而立,年轻的脸蛋挺拔的身姿,即便不饰脂粉,那一股子盎然的气度却是盖都盖不住的。

    谢璇照例问候过了几位长辈,就着丫鬟递来的小绣凳坐下,抬头时正好跟应春的目光碰个正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