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82章

    谢璇这是第二次见到南平长公主。

    上回还是在去年二月二龙抬头的那一日的谢池文社,因为是开春后的第一社,南平长公主和驸马刘岳及其子刘琮都到了,那一日晋王、五公主还带她和刘琮游湖,至今记忆犹新。

    只是后来谢璇因些琐事漏了几社,自打晋王在玄真观出事之后,元靖帝便命谢池文社停上一年,没了这个契机,谢璇自然更加不会见到她。

    比起上回的侍从拱卫,今日的南平长公主就亲近随和的多了,身上穿着九成新的春衫,也没用公主的仪仗,只是一堆丫鬟婆子跟着。

    许老夫人面目含笑,待谢珺姐妹俩行礼见过了,便介绍道:“这位是谢家的六姑娘,珺儿有了身子之后,我就请了她过来陪伴。”

    南平长公主将谢璇瞧了片刻,问道:“我似乎见过你?”

    “回长公主,去年谢池文社的时候,民女曾在飞鸾台下一睹长公主风采,兴许是那时候曾见过吧。”谢璇再度行礼,并没有提晋王的事情。

    南平长公主也不再多问,在许老夫人的陪伴下进了院子,往客厅坐下时,便又丫鬟奉茶。

    谢珺是这府里的少夫人,平时要处理家事听管事媳妇们回话,院子便格外宽敞,如今厅里坐了七位主子,后头一堆丫鬟婆子随侍,也没见拥挤。

    长公主便先关心起谢珺来,听谢珺回说一切无恙,便笑道:“珺儿是头一回怀孕,凡事都要格外注意才是。大夫都用着好吧?若是方便,回头我再荐两位太医过来瞧瞧,好生调养着。”

    她这般关怀,让许老夫人都有些想不明白,不过她肯推荐人过来,自然不好拒绝,忙道:“能得公主这般关怀,是珺儿的福气。珺儿还不谢过长公主。”谢珺自是起身道谢。

    旁边许二夫人大抵是触景生情,想起了早逝的宝贝儿子,便偷偷的转过头去擦了擦眼角——若不是那飞来横祸,许少怀也快要娶妻了。

    在场众人都围着有孕的谢珺,谢璇反倒被挤在了人后头,正巧看到许二夫人拭泪的模样,不由一怔。随即就见南平长公主向她招手,“六姑娘,过来。”

    谢璇依命过去站定了,长公主便拉过她的手,“你姐姐有了身孕,这段日子你可得好生陪着,没事多逗着笑一笑,出去走走。哼,若是瞧见少留欺负你姐姐,也告诉我,我来做主。”

    这自然是玩笑话了,许老夫人便笑道:“少留他哪有这个胆子,不说公主如何,我就先敲断他的腿。不过六姑娘确实懂事,她住过来几天,珺儿脸上的笑都多起来了。”

    “这就是她的好处,小小年纪,懂得帮人排解。”长公主拍了拍谢璇的手,颇为亲热,“上回入宫见着婉贵妃,五公主那里还念叨你们姐妹俩呢。”

    这般又是亲自夸赞又是拉上婉贵妃的,着实让谢璇有些诧异,待一拨人离开的时候,便和谢珺相顾疑惑——

    长公主关心许老夫人那并不奇怪,毕竟那是刘琮敬爱的长辈,长公主夫妻感情和睦,敬爱夫家长辈已十分难得。谢珺怀着的已经是孙子辈了,就算看着许老夫人的面子,长公主派个人过来道贺也就是了,怎么却亲自过来看望,还那般关怀?

    甚至连谢璇这个当陪衬的,都格外受她青睐?

    姐妹俩揣度了两天也没猜透长公主的心思,直到谢璇去陶从时府上的时候,才算是明白了原委。

    *

    谢璇为了做成衣坊,去年起就请陶从时帮忙物色掌柜,叫芳洲的爹娘帮着物色伙计们,如今人都已齐备了。

    陶从时找的掌柜很妥当,芳洲的爹娘也被谢璇讨过来安排到了铺子里,如今已到三月,从香铺改做成衣坊,铺面家具都要改,里头的伙计也得替换,这大事儿上掌柜的不敢做主张,便来请示东家的意思。

    两间铺子都是陶青青的嫁妆,陶从时不好越俎代庖,想着谢璇开春后久未登门,便邀她过来一趟,正好裁夺。

    谢璇听过那掌柜的计划,倒很合心意,裁定之后就叫他回去做起来,完了便去看望舅母高阳郡主和表姐陶媛。

    几个人闲话家常之间自然要提起谢珺的婚事,谢璇说起那一日南平长公主来探望的事情,顺道将疑惑道出,“……我和姐姐还觉得奇怪呢,没想到长公主会亲自到姐姐那儿来看望。其实她身份尊贵,姐姐又是初初怀孕,就算是来看望,召姐姐过去客厅岂不是更妥当?”

    “傻孩子,你当真不明白她的意思?”

    “想不明白……”谢璇摇了摇头,“她来看姐姐,当然是给了很大的体面,能帮着姐姐立得更稳。不过姐姐与她非亲非故,总不会是许老夫人为了姐姐提出来的吧?这不像是许老夫人的行事。”

    “倒是猜对了一半。”高阳郡主微微一笑,将手里最后一支花儿插好,“长公主专程去看珺儿,确实是给她脸面,自然为她撑腰的之意。只是这不关许老夫人的事,应当是她自己的意思。”

    “长公主自己的意思?”谢璇更加不明白了。

    谢珺和长公主非亲非故的,长公主那般尊贵的身份,缘何会特意照拂?

    高阳郡主瞧她满脸迷茫,便叹了口气,“璇璇,若是这些年你母亲还在身边,恐怕你们就不会这般诧异了。南平长公主为人随和,有喜好诗书,当年曾十分崇敬你祖父,所以跟你母亲自□□好,关系十分亲近。”

    谢璇一呆。她对陶青青的认知大多还是停在玉虚散人的身份上,倒真没想过陶青青年轻的时候有过怎样的经历。

    “当初你母亲执意和离,长公主也很赞许她的性子,故而对谢家抱有成见,这些年也不曾有任何来往,所以你们对这些往事毫不知情。你母亲从玄妙观回来后,不时去长公主府上论道谈诗,她们原本就性格投契,旧日的友情没有分毫淡薄,所以——”

    “所以长公主特意照拂姐姐,是看了……她的面子?”

    高阳郡主点了点头,“当年她执意和离,激愤不平,对你们疏于照料,如今也觉愧疚。往事已无可更改,她做这些,只是想稍作弥补罢了。璇璇,这事儿你知道就好,珺儿有时候脾气比你还拗,关于你母亲的事情上更是如此,若告诉了她,反而添了心事,影响胎儿。”

    这个道理谢璇懂得,便点头道:“我明白。”

    外头风过,将摇曳的花枝递入窗中,高阳郡主随手接住,折了两朵秀雅的初绽海棠别在谢璇发间,“其实普天之下,慈母之心都是一样的。只是有些人性子高傲,不肯委曲求全,在自身的傲气和孩子之间抉择,才会顾此失彼。璇璇,你将来就明白了。”

    将来明白么?也许她早就明白了。

    陶青青那样心高气傲的人,在被丈夫背叛之后不肯委曲求全,这样的抉择实为情理之中。只是谢璇前世诸多积郁,其中有不少是因陶青青的失职而起,才会有所怨怼,在初次见面的时候用那样锋锐的语言去刺痛她。于谢珺来说,更是爱之深恨之切,才会执着于被抛弃的迷障,不肯原谅。

    易地而处,谢璇无法想象,如果她经历了和陶青青一样的处境,在和韩玠恩爱多年后陡然被韩玠背叛,她会做出怎样的抉择。

    那必定是痛苦又决绝的,非理智所能驾驭。

    谢璇笑了笑,靠在高阳郡主身上,“舅母的劝解我都明白,其实我早已不怪她了,只是这么多年没有来往,突然要和母亲打交道,觉得陌生又尴尬罢了。”

    也许时日长了,便能慢慢习惯,然后允许她穿过那层隔阂。

    甚至可以牵线搭桥,缓和陶青青和谢珺指尖的关系,哪怕做不出母女情深之态,至少也不能让谢珺沉溺在过往的怨怼中,只叶障目。

    高阳郡主轻轻点头,“慢慢来吧。”

    窗外一株海棠初绽,秀雅娇丽,枝叶繁茂。记得当初刚栽下的时候它几乎是垂死之态,经了这些年无数的浇灌照顾,才能长得如今这般茁壮,终能开花结果,点缀庭院。

    而感情又何尝不是如此?

    没有时间的打磨,没有各自的付出,哪有一蹴而就的事情。

    *

    离开陶府的时候天色尚早,谢璇顺道回府一趟,去瞧瞧多日未见的谢澹——这日恰是书院休沐,谢澹若没有出去玩,便应当还在府中。

    谁知道她的马车在府门前还未停稳,远处便有一匹通身火红色的骏马驰来,看看停在她的旁边。马背上载着两个少年——十五岁的唐灵钧执缰策马,后头是趁便的谢澹。

    谢璇有些诧异,刚刚下了马车,谢澹便蹦蹦跳跳的迎过来,“姐姐!”

    明明天气还不算太热,他的额头却有一层薄汗,袖口处也有污泥,这在乖巧了十来年的谢澹身上是挺少见的。谢璇拿帕子帮他擦掉污泥,稍稍抬头瞪他,“怎么这样大意。”

    “是刚才玩太高兴了,姐姐,玉玠哥哥和灵均哥哥带我去城外射猎,我打了一只兔子!”谢澹献宝似的,“回头送到大姐姐那里,给她补补好不好?”

    “好哇,回头叫人炒一半炖一半,可惜她怀着身子,老夫人不叫烤着吃。”谢璇又上前跟唐灵钧打个招呼,同谢澹一起往府里走,“既是去打猎,怎么又回来了?”

    “我的弓坏了。之前灵均哥哥送了我一把关外的弓,之前舍不得用,现在专程来取。”谢澹一瞧天色,“天色还这么早,姐姐,一起去打猎好不好?”

    时下虽不禁女子随意出行,不过女孩子打猎的委实太少,更何况谢璇连骑马都十分生疏呢。

    犹豫之间,唐灵钧已经兴高采烈的怂恿起来,“走吧走吧,采衣也在那里,不打猎看风景散心也好!”

    谢璇蠢蠢欲动,等谢澹回院里取了小弓的时候,便决定一同前往。

    马车跟着出了城门之后,就有些跟不上唐灵钧和谢澹的速度了。猎场离城不算太近,这般晃晃悠悠的委实耽误时间,谢璇想了想,便提议卸下车马,叫随行的人在道旁等等,她骑马来回。

    随行的妈妈自是不敢放她独自离去,被谢璇和谢澹缠了好半天,最后祭出韩玠的名号,才算是同意。

    谢璇骑马的本事还是前世嫁给韩玠后学的,这会儿尚未学过,自是生疏。好在唐灵钧是此中行家,自己御马前行,还拿另一道缰绳帮着控制谢璇的马匹,倒也稳妥。

    到得猎场之中,韩采衣正好满载而归,将猎物往地上一丢,直勾勾的骑马往谢璇这里冲过来,“璇璇,你来啦!”

    她是将门之女,行动间英姿飒爽,那匹马于她而言乖成了兔子,自是不惧任何事情。谢璇毕竟是久处闺中,瞧着对面骏马冲来,下意识的握紧了缰绳。这会儿唐灵钧已经同谢澹下了马匹,谢璇这一握之下,那匹马便又撒蹄往前奔跑起来。

    谢璇险些被甩下马背,大惊之下抱住了马脖子,慌里慌张的回想韩玠从前教过的纵马之术,却总不得要领。

    后头韩采衣调转马头追了上来,唐灵钧大惊之下也纵上马背追过去。表兄妹俩都是马术精湛之人,两侧夹着往谢璇马鞭靠近,口中大喊着让谢璇别慌。

    谢璇不知道自己慌不慌,只是十二岁的身体在马背上颠簸疾驰,脑子有些浆糊。回头看向后面猛追的人,整个世界都是一颠一颠的,颠得人眼晕。

    这情形委实有些丢人,她瞧着韩采衣渐渐靠近,心中稍稍镇定。想要直起腰身的时候,忽然听正前方一声马嘶,随即有个身影从正面飞扑而来,一把将她捞进怀里。

    身体仿佛腾空而起,那人身上的味道万分熟悉。

    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谢璇几乎是双腿发软的靠在韩玠的身上。他躬身理她额前碎发,呼吸也稍稍急促,“没事吧?”

    “没事。”谢璇有些脸红。

    这时候唐灵钧和韩采衣正在折身回返,趁着周围没人,韩玠忽然一笑,“我不是教过你么,都忘了?”

    那才教了几回呀!方法都还没掌握呢,从将近二十岁的身体转到十二岁的身体里,哪能驾轻就熟?谢璇瞪了他一眼,随即脱离他的怀抱,“谢谢玉玠哥哥!”

    唐灵钧和韩采衣已经到了跟前,谢澹也正噔噔噔往这边跑。

    谢璇有些不好意思,歉然道:“是我马术不精,叫大家担心了。”

    “是我太唐突啦,难怪那匹马会受惊。”韩采衣吐着舌头瞧了韩玠一眼,上前拉住谢璇的手,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你若有个三长两短,哥哥怕是要活吃了我。”

    谢璇不知怎么的脸上一红,在韩采衣腰间轻轻拧了一把,抬起头的时候正对上唐灵钧的眼睛。

    那双眼睛和韩玠、和谢澹以及谢璇见过的其他男子都不同,大抵是因为有铁勒的血液,阳光下细瞧,眼珠子微微泛着深邃的墨蓝,迥异于中原的黑白分明。此时唐灵钧像是有些紧张、又有些茫然出神,眼光锁在她身上,如同阳光毫无阻滞的倾泻。

    谢璇与他四目相对,微微一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