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86章

    见到韩玠出门,薛保便走了过来,“韩大人都查问完了?”

    “还要再查问一人。”韩玠原本都打算走了,在见到莫蓝那反应的时候却临时改了主意,道:“还有些事要问莫蓝姑姑,无妨吧?”

    “韩大人只管问,只管问。”薛保笑着回头示意莫蓝,那头莫蓝也迎了上来,将所有的震惊藏在眼底,低头跟韩玠进了静室。

    冷宫里的静室也很简陋,除了一副桌椅之外几乎没有旁的东西。窗棂已经旧了,上头的窗纱被晒的年头久了颜色花样都已经淡得辨认不出来,只是毕竟质地好,除了有些破洞之外,竟然也还能勉强撑着。

    阳光明晃晃的漏进来,韩玠叫莫蓝坐在对面,随便找个由头挑起话题,又将刚才的问题重新问了一遍。对面的莫蓝像是心神极乱,偶尔抬头瞧他,目光对视的时候竟是迅速逃开,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内容虽与先前的回答相差无几,却显然不如最那样镇定自若。

    这完全不是一个久处深宫、曾在皇后跟前伺候的宫女应有的模样!

    明明刚才还沉稳不惊,她出了静室之后,做过什么?

    韩玠愈发怀疑,索性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逼问,强令莫蓝抬头对视的时候,那双已然渐渐浑浊的眼睛里分明有慌乱和逃避。怎么回事!这变化太大,韩玠疑窦已起,见查问的内容没有出入,便叫莫蓝先出去,随即将刚才守在外面的小太监召进来,问道:“先前莫蓝出去之后,做过什么?”

    小太监一直在外头守着的,想了想,如实回答道:“姑姑出来后就和薛公公说话,没见做别的。”

    “和薛公公说话?”

    那小太监便道:“我听说他们以前是认识的。刚才一起躲了会儿凉,也没见做什么。”

    那么莫蓝的变化就是在跟薛保说话时发生的?

    韩玠再度出门的时候,莫蓝正跟小宫女儿们站在一处,薛保则是与先前全无异处,正在门口站着。他笑着说了声“薛公公久候。”薛保的脸上便又堆出笑意,“韩大人说哪里话,我这也是奉旨办事,韩大人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没了,麻烦公公来这一趟,韩某谢过。”

    ——薛保虽是太监,却是掌着印的,虽然未必有冯英先前的胆大妄为,然掌印太监的身份摆在那里,有些低阶的官员在他跟前还要点头哈腰,韩玠虽不必如此,却也挺客气。

    薛保便也坦然受了。

    两人离了冷宫,两侧道路荒芜冷落,韩玠微微一叹,“韩某以前没来过冷宫,未料竟是如此情形。那位莫蓝姑姑在这里真是可惜了,看她与薛公公闲谈,应当是相识?”

    “她与我是老乡。”薛保在御前伺候,最会听音,知道韩玠查问的习惯,既然瞧见了他跟莫蓝在一处的情形,必然会问,便主动撇清,“她在冷宫待久了,难免胆小,出来说大人威仪高贵,叫人不敢直视。我便劝慰她几句,免她不安。”

    “这就是过奖了,”韩玠偏头一笑,打趣道:“薛公公没说我坏话吧?”

    “大人行事刚正,有什么坏话可讲?”薛保笑答,大抵也察觉出了韩玠刨根问底的意图,反正没说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索性一概坦白,“只说大人出身豪门,做事却如此认真,一丝不苟,叫人钦佩。”

    韩玠的目光一直留意着薛保的神情,见他不似说谎,便也没再追问。

    回到衙署的时候,韩玠却有些坐立不安。

    今儿去冷宫查问的事情其实不太重要,从莫蓝到里头几个宫女,说辞都没什么大问题,不值得深究。叫他奇怪的是莫蓝的反应——最初查问,她言语有序,目光相接的时候也毫不躲闪,可只是隔了那么片刻的功夫,怎么就忽然变了?

    唯一的变数就是她跟薛保的谈话。

    假若薛保太会演戏,没说实话,她们的谈话内容到底是什么?

    假若薛保所言属实,那么,莫蓝为何在得知自己的出身后,举止大变?

    许多细碎的线索若隐若现,韩玠沉默着站在案前,双唇紧紧的抿着。

    他既然下决心要除去越王、郭舍等人,自进了青衣卫后就格外留意,宫内宫外与他们相关的消息都不放过。青衣卫里有无数的积年卷宗,涉及朝堂大事,也有宫闱秘辛,其中大部分的卷宗韩玠有权查阅。他闲暇的时候也翻过许多卷宗,许多大案之间互相牵连,印象中,宫闱相关的卷宗里,对于莫蓝的描述寥寥可数。

    她为何会在得知自己的身世后举止大变?

    一个十多岁就进宫,曾在皇后跟前伺候,在深宫中三十年沉浮的管事姑姑,理应不是那种表现。他进入青衣卫也才两年,而莫蓝十多年前就已经在冷宫了,两人原本没有任何交集。

    韩玠百思不得其解,站了将近一炷香的功夫,又往那浩如烟海的卷宗里去了。

    这一整宿都在存放卷宗的书室里度过,韩玠翻了上百份卷宗,依旧没找到什么与他有任何关系的蛛丝马迹。直到天亮快要离开的时候,忽然被一份卷宗里的日期吸了目光——

    那是关于宫中一起给宫妃投毒的案子,涉事的宫女叫素月,涉案时只有二十岁,原该到了年纪放出宫去,却因为卷入给多年前故去的刘嫔投毒的案子里,被判了杖杀之刑。那是靖十六年腊月初的事情,卷宗里详细记录了当时素月的口供,将腊月前后所作的事情说得格外清楚。

    吸引韩玠目光的就在这里。

    元靖十六年十一月三十,当时的宁妃还只是个贵人,深夜诞下了三公主,当时素月就在旁边伺候。

    那个日子,恰恰就是韩玠的生辰。

    有关自己的事上,人总是格外敏感,韩玠将那日期瞧了半天,没想到三公主竟是跟自己同时出生,倒真是巧合。

    他随即心血来潮,翻阅了整个卷宗,发现素月十四岁入宫,十六岁被分派到宁妃身边,其后的几年没什么过人之处,也犯过什么大错,就连刘嫔投毒的案子,也似乎是牵强的——根据卷宗的记载,她虽在宁妃跟前伺候,却是旁人的指使,谋害妃嫔。

    供词很模糊,对照整个案子,颇显漏洞,然慎刑司向来都视低等宫人的命为草芥,仓促结案,也无人去认真核查。

    韩玠随即翻查了那之后的一些卷宗,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有十来件案子,其中被杖毙的宫人不少,而详查那些人的经历,倒有四五个人是曾在宁妃跟前伺候过的。只是卷宗里没再出现过与元靖十六年十一月三十相关的只字片语,只是有一处提到了宁妃,说那宫人是冒犯冲撞了宁妃,被皇后惩罚后打发去做苦役。

    短短一年时间,一位妃嫔诞下了孩子,伺候她的宫人却相继出事。按那些卷宗来推测,大约都是宫人们在宁妃生产前后犯错,被罚往别处,然后被牵扯入其他案子,相继杖毙。

    这就有些意思了。

    韩玠在案前坐了一整晚,将这些卷宗看完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他扶着后颈揉了揉,正在伸懒腰的时候,管着书室的书郎进来,有些诧异,“韩大人又看了一整个通宵?说起来,咱这里那么多大人,就数韩大人做事刻苦。这一晚上累坏了吧?纸坊街的刘老伯回来了,可以去买碗馄饨吃啦!”

    纸坊街刘老伯的馄饨在青衣卫里是出了名的,这些汉子们昼夜替换值守,清晨下值的时候也都喜欢去那里吃一碗馄饨。

    韩玠闻言道:“那可真是久违了,有差不多三月了吧?”

    “嗯,三个月了,大家都想念呢!”那书郎笑了笑,指着案上堆积如山的卷宗,“这些卷宗韩大人还要看么?”

    “不看了,归架吧。”韩玠因为时常翻阅卷宗,将各类文书翻得乱七八糟后总有些歉然,每回都会帮着书郎将卷宗归回原位。这会儿天色尚早,除了这位勤快的书郎,书室内也没人过来,俩人一个报卷宗号,一个按照天干地支的分类将卷宗放回原位。

    末了,韩玠便道:“最近接了个案子跟一个叫采蓝的宫女有关,烦你有空时将她的卷宗挑出来记着,到时我来翻看。还是老规矩。”

    这书室里的书郎虽没有韩玠这般的武功和刑讯本事,却都对自己所掌书室的卷宗排放了如指掌,由他来挑卷宗,比韩玠自己寻找要省事许多。青衣卫中每个人接的案子大多也是保密的,所调阅的卷宗也不会向外透露,这书郎自然晓得老规矩,便忙道:“韩大人放心。”

    俩人约定好了,韩玠便先离去。

    屋外早已是阳光洒遍,韩玠一宿没睡,又极费神思,这会儿稍稍觉得困倦,深吸两口清新的空气,正巧高诚走进来,便招呼道:“高大人。”

    “又是一整宿?”高诚已经习惯了韩玠这样彻夜翻阅卷宗的习惯,道:“今晚有要事,早点过来。”

    “知道。”韩玠出了衙署,往纸坊街去买了一碗馄饨,也懒得回府了,就近去青衣卫所住的那一排小屋里补觉。这排屋子位于内城,是专给青衣卫小憩所用,每间屋子一丈见方,里头皆是桌椅齐备,可供留宿。

    青衣卫中成千上万人,五品以上的皆可在这儿分一间屋子,像蔡宗、高诚这等地位的,还能有独门小院。虽然比不上外头那些侯门公府的宅邸豪奢气派,然这内城之中寸土寸金,离皇宫又近,一间屋子比外城的几个院落都贵。

    韩玠在这儿也有自己的屋子,有时候从衙署出来得晚了来不及回府,就会宿在这里。屋子里头陈设十分简单,除了原有的床褥桌椅之外,另外添了一张书案,案旁一个博古架,上头放着许多有趣的玩意儿。

    他走过去,瞧着那上面一溜瓷制的小动物,将一只兔子放在掌中摩挲片刻,喝了杯茶,便躺在榻上歇息。

    *

    一梦醒来正近晌午,暖热的阳光自敞开的窗户里洒进来,照得满屋子亮亮堂堂。

    周围安静得很,依稀能听见国子监里散课的钟声。

    韩玠起身后洗漱过了,没多久就见谢澹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

    五月初的时候,谢缜拜访了一趟国子监祭酒,而后将谢澹送过去,按着世家子弟入国子监的规矩考问了一遍。谢澹早年虽性子过于乖巧,到底有谢缜和老太爷满屋子的藏书做底子,底子扎实牢固,这两年读书又进益飞快,轻轻松松的通过了考问,成了监生。

    这个年纪当监生的,在京城里也是凤毛麟角,哪怕是当年才冠京华的谢缜,也是十三岁那年才进去了国子监。谢澹之聪慧才学更胜其父,通过考问的那一日,得了谢老太爷狠狠一顿夸奖,从此后便每日早出晚归,来国子监进学。

    当日韩玠得知这消息后很是欣慰,因为住得近,专程去看了一趟将来的内弟。谢澹对韩玠素来仰慕,听说韩玠就住在附近,有时候就会来碰碰运气,找韩玠学功夫。

    今儿他的运气很不错,正巧韩玠也在,谢澹便飞扑进来,“玉玠哥哥!”

    少年容貌与谢璇酷似,只是男孩儿唇红齿白之外,又添了英俊之气,被唐灵钧带着疯玩了几次,渐渐显出寻常少年该有的调皮。然而毕竟是装着心事的,这份调皮又有所收敛,瞧着比同龄的男孩子懂事很多。

    韩玠伸手接住十二岁的少年,依稀想起刚回来时十二岁的唐灵钧。那时候的表弟也是这样的调皮,无忧无虑的过日子,调皮捣蛋的名声传遍京城,像是不畏世事的小兽,从没顾虑退缩过。

    而如今……想起那一日唐灵钧的茫然来,韩玠摇了摇头。

    少女情怀总是春,少年的又何尝不是呢?

    只可惜,唐灵钧头一次开了情怀,没找对人。

    韩玠随手将旁边已经装好的锦盒递给谢澹,“后晌没课吧?我们去看你姐姐。”

    “去庆国公府么?”谢澹有些意外,随即喜上眉梢,“我已经好久没见到姐姐们了!这是什么?”

    “上回送你的东西,给璇璇也寻了一个。”

    “就是那个舞剑的陶人么?”谢澹将锦盒在手里翻来翻去。

    “给璇璇的自然不能是舞剑的。”韩玠带上屋门,两人径直往庆国公府里去。

    韩玠的时间算得极好,许少留后晌也正休沐。

    按着本朝的规定,五品以上的诰命夫人若是有了头胎,丈夫每五日就可以休沐半天,以陪伴妻子,安抚胎儿,也算是照顾才俊、笼络人心之举。只是数遍朝堂上下,真正能享受这规定的,其实寥寥可数。

    大多数人的仕途都是按部就班,除了极少数家世颇高、才学突出的青年外,要做到五品官员,也得将近三十岁,彼时儿子都能跑马射箭了,哪还能有这头胎的休沐?

    何况诰命也要由礼部请封,就算你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就官居五品,夫人能不能得封诰命,也是未知之数。

    也就许少留这样的,出身清贵,年纪轻轻就居于从四品的官位,本身又是庆国公府的世子,于是谢珺这诰命夫人的头衔就轻易封了下来。如今她怀了头胎,许少留每个月能多休沐几天,实在是羡煞旁人。

    而于深闺妇人而言,若是丈夫能享受这特殊的休沐,便是其身份和才能的印证,在府内府外说出来都格外体面。

    谢珺将来要执掌庆国公府,这般体面自是越多越好,于是许少留一天不落的享着休沐,哪怕将未处理完的公务带回府里,也是要雷打不动回府的。

    韩玠和谢澹来的时候,许少留就在书房中起草一份文书,听说好友和小舅子到访,连忙叫人迎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