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88章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年之中的暑热在六月底七月初的时候达到巅峰,等到大火星西行,天气便渐渐开始转凉。

    谢璇出了庆国公府的时候,已经是七月下旬了。

    天气当然还是炎热的,只是比起前些天来已经凉快了些许,倒还能够忍受。她坐在马车里靠着软枕,左手摇着团扇,右手取了蜜饯慢慢的嚼着,偏头问芳洲,“上回让人打探的人有信儿了么?”

    “爹娘倒是请了几个人去玄妙观那里,按着姑娘的吩咐,又去周围的道馆打听,还是没什么信儿。”芳洲侧身坐在车厢门口,“姑娘,要不咱在城里找找?”

    “嗯。”谢璇含糊,想了想,又道:“左右这些天他们两位没什么要事,就将城内外的道观都打探一遍吧。若是没消息,将尼姑庵里找找也成。”

    “奴婢回去就安排。”

    谢璇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

    原打算好了等温百草入京后就请她来坐镇成衣坊,偏偏漏算了一样——温百草是冲着玄妙观来的,而玄妙观好早之前就已被查封,温百草入京后,必然也能听到关于玄妙观的消息,也许会就此改道。那么她会去哪里?

    一路苦思,将前世关于温百草的记忆详细梳理了一边,谢璇猛然想到了一个地方——“碧泉寺,对,碧泉寺!芳洲,其他地方不必找了,先去碧泉寺看看,若是她要落发为尼,必定要拦住她。”

    芳洲这会儿正有点犯困迷糊,闻言立时清醒过来,“明儿清早就叫他们过去。姑娘,那个人很重要么?”

    “很重要。”谢璇精神振奋,重复道:“很重要!”

    马车已行至恒国公府门口,谢璇入府下车,已有婆子们迎了上来。芳洲将东西全都交给婆子们,主仆二人正往里走的时候,迎面却碰上了韩玠和唐灵钧。

    谢璇有些意外,规矩行礼打招呼。

    已经入秋了,阳光很好,天朗气清。十二岁的姑娘身段渐渐长开,已见窈窕之姿,如意云纹衫下面一袭曳地织飞鸟描花长裙,发髻间别着珠钗,耳边红翡翠滴珠耳环,愈见肌肤细腻,青丝如墨。

    韩玠不自觉的勾了勾唇,“往庆国公府住了几个月,倒长高了不少。终于肯回来了?”

    “长高了么?”谢璇明眸含笑。

    韩玠便往前半步,比着自己胸前,“从前在这里,现在在这里。”

    他比出来的差距有两寸之多,谢璇自知三个月里不会长那么多,忍俊不禁,“哪就那么快了!你们是来瞧澹儿的么?”忽然想起谢澹如今正在国子监里念书,韩玠常来拜访谢老太爷和谢缜,唐灵钧却是不喜跟这些长辈们打交道的,他今日过来,莫非是……

    面色微微一变,就听韩玠道:“澹儿在课余调皮,伤着了胳膊,灵钧送回来的。正巧我在谢叔叔那里习字,就一起出来了。”

    谢璇便朝唐灵钧道一声谢,问道:“伤得重么?”

    “只是扭伤,休养半个月就是。”唐灵钧还是从前那副飞扬的神态,“六姑娘几个月没出来,别说采衣,就连婉容都有些想你了。”

    “是有许久没见了,我也正想念她们呢。”

    毕竟都还是站在日头底下,谢璇身边又没有遮阳的伞,韩玠和唐灵钧便不再逗留,告辞离开。

    谢璇因为放心不下谢澹,没去棠梨院,先往老太爷那里去瞧谢澹。见着他确实只是扭伤了胳膊,依旧活蹦乱跳的,便放心的拜见谢老太爷和谢老夫人。两位老人家都关心谢珺的胎儿,同谢璇询问了半天,才放她回棠梨院去。

    而韩玠出府之后,便径直往宫内青衣卫的衙署去了。

    这段时间翻阅了不少关于莫蓝的卷宗,令韩玠疑窦重重。只是先前那案子早已了结,他无缘无故的不能擅自去冷宫里,如今好容易要了个与之相关的案子,便有些迫不及待的赶过去。

    冷宫那一带还是和从前一样,韩玠查问过正事,经过莫蓝所在的那一处宫室,拿着早已想好的借口去找莫蓝,谁知道那上了年纪的管事太监却是一脸歉然,“大人来得迟啦,莫蓝姑姑上个月就调去了别处。”

    这管事太监也跟上次所见的不一样,韩玠稍稍诧异,“她调去了哪里?”

    “这老奴就不清楚了,也没听谁提起过。”

    韩玠也知道宫里的规矩,不再追问,走出来的时候却有些心神不宁。莫蓝在冷宫里当差已经十多年了,原先那管事太监也是如此,这么多年没任何动静,偏偏上个月全都被换走了?

    要不要继续追查?韩玠稍稍犹豫。

    宫里虽然虽只是这么大点地方,宫人太监加起来却能上万,莫蓝被调走,必是有人已察觉了什么。青衣卫在后宫的事上本来就不便插手太多,他又没有正经跟莫蓝相关的案子,若是动静闹大了,没准会弄巧成拙。

    然心头疑窦如乌云压着,非莫蓝本人不能解惑,韩玠回到衙署对着书案站了半天,到底是不能释怀,又往书室里去了。

    *

    谢璇在府里歇了一宿,次日傍晚的时候,芳洲便将消息打探来了,“姑娘可真是神了!那位温姑娘确实是在碧泉寺里,据说是想落发为尼,住持暂时不肯为她剃度,所以是带发修行着的。我爹已经核实过了,名字、经历还有容貌都对得上。”

    “那可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谢璇大喜,当即厚赏了芳洲。

    用了晚饭后,谢璇拿着早已写好的一幅字,往谢缜的书房去了。

    自罗氏去世后谢缜也没再提过续弦的事情,棠梨院上下一应事务都交给了大小两位徐妈妈,他最初还每天过来照顾两个女儿,自打今年年初,来的次数就渐渐少了。

    等谢璇在庆国公府住了几个月回来,棠梨院里已变得颇为冷清。

    据说如今谢缜每十天来一趟棠梨院,其余时间都是住在书房里。谢璇有事相求,也只能巴巴的赶过去。

    谢缜果然在书房,底下谢澹和谢泽对坐,每人面前一张矮几,摆好了笔墨纸砚,正在写文章。如今的谢缜没了女人伺候,竟然也就这样熬了下来,每日从衙署回来,除了自己读书之外,便是考问两个儿子的学业——谢澹在国子监读书,谢泽还在家学里,两人水平不同,谢缜便按着他们读书的进展,出题查考。

    这会儿书房里安安静静的,谢缜点了一炷香,自己拿着书卷翻看,谢澹和谢泽则是认真答题。

    入暮的天气依旧有点热,书房的门敞开着,谢璇在门口站着瞧了片刻,稍稍犹豫。

    里头的谢澹却像是有所感应似的,原本正埋头疾书,却忽然停笔,看向门口。他左侧的胳膊还拿布帛兜着,见到谢璇的时候,却是送上了一个笑容,以嘴型叫了声“姐姐”。

    谢璇的目光全在他身上,努嘴指了指他面前的试卷,叫他先好好答题。

    谢澹却是拿笔指了指左端的些微空白,微微得意。那意思是,他已经快要答完啦!而且是负伤上阵,迅速答完的。

    姐弟俩无声的沟通着,上首谢缜虽实在看书,眼角余光却留意着谢澹奋笔疾书的右手。这会儿那只手停下来,谢缜自然察觉,抬头一瞧,就看见谢璇趴在门口,正跟弟弟“聊天”。

    孪生的姐弟,虽然气势有别,容貌却极相似,无声沟通之间愈见亲密无间。

    谢璇正是娇美的年纪,九成新的衣裳穿在身上,窈窕多姿。发间的珠钗和宝石簪子大抵是谢珺送的,瞧着价值不菲。而谢澹自打进了国子监之后,一应的衣饰用度全都抬了一个档次,衣裳是最好的料子、笔墨纸砚无一不是上品,有韩玠送的绝品砚,亦有老太爷赐的上品毛笔,全副家当皆出类拔萃。

    哪怕他现在负伤在身,神采却是飞扬,奋笔疾书的时候全是风发意气。。

    反观谢泽,衣裳倒没见多大差别,然而笔墨纸砚却都是平平。他卷上的题目比之谢澹要简单许多,这会儿却是停停顿顿的,那柱香已经燃烧了大半,他却连半篇都没写成。

    兴许是母亲的才华也影响了胎儿,陶青青当年书法诗词皆是精绝,如今谢璇的书法出类拔萃,谢澹读书更是日进千里,谢珺的才学也受过老太爷的夸赞。而罗氏将门出身,本身又少碰诗书,谢泽读书的时候就差了许多。

    再想起谢玥来……

    谢缜原本挂在嘴角的笑意就消失了。

    二女儿的容貌很像罗氏,不爱读书习字方面也是。这也就罢了,女孩子不必诗书精通,够用就行,谢缜也没指望她能在这方面长进。叫人气恼的是她的性子,竟是原封不动的学了罗氏的小家子气,只会在暗处花些小心思,又执迷不悟,一个越王侧妃的纸上大饼,至今都还念念不忘。

    这样胡思乱想,再看谢璇的时候,便多了几分欣慰。

    谢缜放下手中的书卷,绕过书案朝门口走去。

    地上铺了毯子,他又放轻了脚步,便没半点动静。

    谢璇这会儿跟谢澹“说”得正高兴,将手里的那副字展开一半给弟弟看。谢澹心领神会,索性将毛笔搁在笔架上,比了个大拇指,随即又晃了晃手腕,说她腕力还是不够。

    俩人并没发现谢缜的动静,倒是谢泽察觉了,抬头瞧着哥哥姐姐无声交流而不自知,瞧着谢缜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没忍住偷笑了一声。

    这动静在悄无声息的书房里格外突兀,谢璇诧异的瞧过去,就见谢缜已经到了近前,正低头看她。

    她有点不好意思,叫了声“父亲”,站直身子。

    谢缜回头示意两个儿子继续答卷,随即带着谢璇到了书房之外,将她写的那副字瞧了,道:“字倒是长进了,只是腕力依旧不够,要多练练。”他昨晚归来得太晚,没见着女儿,今日回来后先考两个儿子的学业,这会儿才又功夫跟谢璇说话,“你姐姐现在如何?”

    “姐姐在庆国公府里过得很好,姐夫、许老夫人都很疼她。”谢璇将谢珺的近况大概说了,顿了一顿,补充道:“南平长公主也格外照拂,特地来看过好几次。”

    “南平长公主?”谢缜稍稍讶异,随即想到了陶青青。

    他的面色微微黯然,“长公主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姐姐好生养胎。父亲,姐姐怀胎怀得很辛苦,我还是不放心,想着明天去城外的寺里,给姐姐求个平安。”

    “不是说胎像安稳么?”

    “胎像确实安稳,可我还是担心。”谢璇这倒是真心的。前世谢珺是嫁入庆国公府几年之后才生了孩子,并不是如今的一年。那时候谢珺出嫁,谢璇还在玄妙观里,姐妹俩见面的次数有限,谢璇也不晓得谢珺此前是否怀过孩子。

    如今谢珺不过一年就怀了孩子,兴许是种种机缘凑巧的结果,然谢璇毕竟不放心,想要求个平安符来。

    谢缜也不反对,“既是为你姐姐求的,明日澹儿不用去监中,我带你们一同过去。”

    谢璇自是答应,“城外有个碧泉寺,祈求平安挺灵的,咱们就去那里吧?”

    碧泉寺的名声谢缜也是听说过的,也没有异议,当下就这么定了。

    次日清早,太阳爬上树梢的时候,谢缜带着一对儿女往碧泉寺里去。那里虽是以“寺”为名,实则里头全是尼姑,离城约有十里,是京城许多贵门女眷们常去的地方。

    谢缜骑马在前,谢璇和谢澹乘车在后,出了城门直往碧泉寺去。

    而在他们的后面,两个商人打扮的男子,正不远不近的跟着——虽是徒步而行,却半点都不比马车慢,身手十分矫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