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89章

    碧泉寺外,进香的人不少,不过其中多是女客,像谢缜这般自己带儿女前来的寥寥可数。

    谢缜大抵是觉得尴尬,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

    正在马车边站着呢,冷不防谢澹身后忽然窜出个少年来,笑嘻嘻的叫了声“淘气澹”,随即规规矩矩的朝谢缜行礼,正是唐灵钧。

    谢缜从前没见过他,倒有点诧异,“这位是?”

    “这是西平伯府的公子,叫唐灵钧。”谢澹连忙解释,又问道:“灵钧哥哥是一个人来么?”

    “带着采衣和婉容过来的,咦——”他回头望人群里瞧了瞧,才招手道:“这边。”那边韩采衣和唐婉容正巧瞧见了,便也赶过来,笑嘻嘻的跟谢璇姐弟俩打招呼。

    谢璇也是惊喜,拉着韩采衣和唐婉容,“你们怎么会在这边?”

    “是我母亲想来进香,正好表姐也在,大家就一起来了。”唐婉容瞧了谢澹一眼,“你们也是来进香的么?”

    “嗯,来给我姐姐求个平安符。”

    “母亲应该还在住持那里,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咱们也进去转转吧?淘气澹,六姑娘,一起么?”唐灵钧半点都不见生疏之态,大约是猜出了谢缜的犹疑,又抬头道:“谢大人放心,我会照看好他们。”

    谢缜当然知道西平伯家里的名声,听谢澹说唐灵钧的功夫堪与韩玠相较,对付个把毛贼简直轻而易举,便放了心。待唐灵钧提出带

    这头唐婉容等谢缜一走,便握着嘴笑,“哥哥这下可不能马虎大意了,谢大人可是瞧着你会武功才放心把璇璇交过来的。”

    “知道知道。”唐灵钧带着谢澹已经往里走了,“先去求平安符呗。”

    平安符求起来也不算太麻烦,谢璇办完了正事,便以有几句话要帮谢珺问寺中姑子为借口,独自跟着个姑子往寺庙的后院里去。

    这里是姑子们日常起居之处,里头十分整洁。谢璇来之前早已打探好了关于温百草的消息,找她自然是轻而易举,循着姑子所指走进那间静室,就见二十余岁的女子正跪坐在蒲团上,翻阅一本佛经。

    见到谢璇的时候,温百草显然很诧异,放下佛经站起身来。

    谢璇谢了那位姑子,等姑子出去的时候,才又看向温百草,“温姐姐,请坐下说话——”她反客为主起来,“今日贸然拜访,是有件事情想请教。”

    “姑娘是……”温百草一脸茫然。她已是二十五岁的年纪,容貌姣好,气质沉静,如今穿着寺中姑子的服侍,满头青丝拢入帽中,没有任何脂粉装饰,格外显出清秀。

    谢璇打量着记忆里的容颜,发自内心的微笑,“我是恒国公府的六姑娘,名叫谢璇,这回是仰慕姐姐在刺绣上的才华而来,希望能得姐姐指点。”

    温百草愈发诧异了,“姑娘怎么知道我会刺绣?”

    “是有高人指点。”谢璇顿了一顿,见温百草依旧满脸的不解,忍不住一笑,“姐姐不必多心。是我先前见有人身上的刺绣极佳,裁剪得又好,询问过后才知道是仿了旁人的衣裳做的。我心里十分喜欢,便叫人循着衣裳去打听,好容易打听到姐姐的名字和下落,就迫不及待的赶过来了。”

    “是这样。”温百草松了口气,取过旁边的水壶倒了茶放到谢璇面前,“我这一路上京,确实是靠买绣活换的盘缠,倒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机缘。姑娘如此费心打听,也是喜好刺绣么?”

    谢璇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大会刺绣,但是欣赏这些,尤其是那件衣裳别出心裁,与众不同,所以格外钦佩。”她站起身来,双手揪着裙子转了个圈儿,“姐姐你看,这是我仿照你那件衣裳,自己想了花样,叫人做出来的,好不好看?”

    她所穿的这件衣裳,就是仿照温百草前世送她的衣裳所作,其中裁剪、花样、刺绣,无一不是温百草的心血。

    温百草在这方面极有天赋,前世哪怕灰心入道,也还保持着对衣裳刺绣的喜爱。此时见了,自然也欣喜,将那衣裳细细瞧过,面上便显出笑意,“姑娘可真是心灵手巧!这件衣裳是取秋日潺潺溪流之意趣,是不是?”

    每一件独特的衣裳里都包含着裁剪人的巧妙心思,温百草前世做出的衣裳,此生自然能领会其中寓意。

    谢璇当即点头,“姐姐果然厉害!我没找错人。”

    “意思是很不错,只是裁剪毕竟没把握好分寸。其实腰间不必这样贴身,稍稍宽上半指,反而更好。这刺绣上——”她忽然察觉这样的点评有些唐突,忙住了嘴。

    谢璇便是一笑,“我今日就是特来请教姐姐的,姐姐直说便是。”

    “刺绣上,秋日的花草与春夏迥然不同,此处用平金不如用影金,或是全都用满地绣也好。想来是姑娘有了妙想,绣娘未能达意吧。”

    “果真是行家!”谢璇称赞,有些按捺不住,“姐姐这样的功底,在京城中也是绝无仅有。若是开个绣坊,必定宾客盈门,京中的姑娘们都喜欢的,姐姐何必委身寺庙,委屈了这一身才华?”

    “绣坊?”温百草摇了摇头,“我一介孤苦无依的弱女子,又如何去做绣坊?”

    没有开绣坊的本钱,也没有撑起绣坊的本事。从前她在家乡也曾开了绣坊,想要养活自己,却熬不过地痞无赖三天两头的欺凌,最终只能关门大吉。她也曾想过给旁的绣坊当绣娘,然而试了两次,都是所遇不淑,只看重其他绣娘华丽美艳的绣活,瞧不上她以四时节令所作的衣裳。而她也没法违心的做不喜欢的衣裳,最终不欢而散。

    温百草灰心得久了,连笑容都是暗淡的,“姑娘既然喜欢,往后我倒是可以帮姑娘做几件。”

    “那多屈才。”谢璇是打定主意要让请她重入红尘的,“明珠蒙尘是最叫人可惜的事情,姐姐若是有旁的顾虑,只管说明白。这绣坊我不是说来玩的,店面人手都已经齐备了,只差像姐姐这样出色的人才,来做出叫人耳目一新的衣裳。”

    这般盛情,叫温百草有些不好意思,“姑娘过誉了。我既已入了佛寺,就是想踏出红尘,自此青灯古佛的。”

    “踏出红尘谈何容易?这里的住持是个明.慧的人,既然还没帮姐姐剃度,自然知道姐姐还有放不下的事情。”谢璇前世与温百草相处之久,隐约知道她似乎是牵挂着什么人的,也不能点破,只是道:“天底下道观佛寺无数,姐姐特地来到京城,足见心中有所牵挂。又何必自屈于此方寸之地,浪费了满身才华?”

    一个十二岁的少女,说出的却是这样一番话,委实叫温百草诧异。

    她似乎有所触动,默然不语。

    谢璇便续道:“依我猜,姐姐来到京城,怕是京城里有姐姐所牵挂的人或者事吧?况姐姐既是真心喜爱刺绣裁衣,何不随了真心?届时姐姐做喜欢的事情,或许还能与牵挂之人事再续前缘,岂非皆大欢喜?”

    “再续前缘……”温百草有些怔忪,“谈何容易。”

    话虽如此,她的目光中却也隐隐现出了希冀,如同死灰复燃,由一点火星引出更多的光芒。

    两个人静静的坐了半晌,温百草才道:“姑娘盛情,百草心领了。只是此事还要慎重,能否容百草再考虑几日?”

    “姐姐请便。”谢璇已经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效果,便颇欢喜,“我出城一趟不容易,回头会派人来姐姐这里听候姐姐的消息。或是姐姐想通了,用这个玉牌——”她解下腰间一枚佩玉放在温百草手里,“到恒国公府,自然会有人请姐姐来见我。”

    温百草没有拒绝,将玉牌收了。

    谢璇不能让韩采衣他们等的太久,做成这件事情,只觉得连日来心头那股忧云全都散了,遂起身道:“那我就,静候姐姐佳音。”

    *

    出了静室,庭院里树木繁阴,阳光自层叠枝叶之间洒下来,投了斑驳的暗影,随着微风而慢慢晃动。

    谢璇只觉得神清气爽,走了两步出得后院,微笑着抬头仰望天空,忽然就见两个人影自屋檐后窜出,往自己扑了过来,如恶鹰扑兔,姿势迅捷。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便躲,斜刺里有人抢出来,接住了那两人。

    那两人身上穿着罗衣,像是商人打扮,刚才抢出来的那人却熟悉无比,正是今日在寺外偶然相逢的唐灵钧。他处于将门之家,又有铁勒人的血性,虽然功夫不及韩玠,然而对战时却有股无所畏惧的冲劲,虽则年才十五,气势上却胜过另外两人。

    片刻之后,唐灵钧已将两人制服在地。

    谢璇心有余悸的盯着那两个已被唐灵钧拿铁索捆住了手腕的大汉,“唐……唐公子多谢了。”

    “不叫我灵钧哥哥么?”唐灵钧回头冲她一笑,随即鄙夷的瞧着两个汉子,“这俩人从寺外就鬼鬼祟祟的跟着,直到现在僻静无人处才敢动手,可见也是废物。”

    那俩人竟似充耳不闻,各自低头。

    唐灵钧便蹲身在前,厉声道:“谁派你们来的?”那俩人虽被制服,对这个锦衣玉服的少年却不是很畏惧,缄默不言。唐灵钧有些生气,重重踢了两脚,“说话!”

    然而任凭唐灵钧和谢璇拿刀威胁吓唬了半天,就算在腰上戳了个血窟窿,那俩人还是不则一语。

    最后谢璇有些泄气,“算了,刑讯逼问的事情咱们不会,问到天黑都不能有结果。要不带回去交给玉玠哥哥吧?”

    “也只能这样。”唐灵钧也有些丧气,“这些手段我比不过表哥。把这俩捆着,兴许还能引出后头的大鬼来。”

    俩人便不再迟疑,帮着那俩大汉出去,韩采衣和唐婉容、谢澹等人正在找唐灵钧,问他去了哪里,唐灵钧便笑道:“捉了两条大鱼,走,回去煮了吃。”他原本常爱笑闹,这般不正经的说着,便惹得韩采衣笑出来,“这俩肯定难吃,回去喂给小豹子吃好了!”

    说归说,平白无故捉了这么两个人,那三人自然也知事情不妙,于是到住持那里请出了唐夫人,一起出寺。

    唐夫人见到那俩的时候也颇诧异,问了经过之后,也没再说什么。

    外头谢缜见了也是同样的反应,只是碍着有唐夫人在场,并未多问。

    不同于谢府的文气,唐家是武将之家,出门的时候随行的家丁也都有些拳脚功夫,将那俩汉子结结实实的绑着,扔进了车厢。

    而唐夫人得知那俩人是冲着谢璇来的时候也不放心,便叫唐灵钧照顾着谢澹,而后把谢璇叫到了自己的马车上,贴身照顾。

    *

    马车在山路上摇摇晃晃,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因韩玠这一日当值,暂时腾不出手来,这俩汉子若是送去官府也未必能挖出什么,只能留待明日再审。谢家虽是公府,却是以文传家,看不住这等习武之人,唐灵钧便自告奋勇,提出将这两人带到唐家看守。

    谢璇有些不好意思,“今日蒙唐公子出手相救,已是感激不尽,若再打搅,实在过意不去。其实我们带回去也没什么,多加几道绳索,难道害怕他跑了?”

    “绳索未必能困住他们。”唐灵钧执意不肯,“且他二人本就对你存了坏心,若是看守不住,岂非引狼入室?反正我回去也闲着,正好拿他们练练手。”

    这其实是目下最好的解决方法,若单单是唐灵钧,谢璇必定会毫不犹豫的拜托他。可今日还有唐夫人在场,这位由铁勒而来的女人平素极少与人亲近,性情瞧着十分冷淡,必定是不喜被打搅的。

    且唐家一向都是远离朝堂纷争的姿态,今日这两个人的出现,背后是谁都不清楚,以唐夫人明哲保身之态,怕也不愿掺入其中。

    谢璇明白这个,谢缜自然也是明白的,便也说了跟谢璇同样的话。

    他是长辈,且是朝堂官员,唐灵钧还不敢太过放肆,只能看向唐夫人。

    唐夫人便适时的开口了,“谢大人客气了。今日这两人出现得蹊跷,且他们身手不凡,轻易看守不住,恐怕还会危机令嫒。不若就按灵钧的意思,带到鄙府去,谢大人若是不放心,再派个人同去就是了。”

    她既已开口,谢缜若再推辞,未免太扫人盛情,便连声谢过。

    次日一早,韩玠便到恒国公府接了谢璇,一道往西平伯府去了。

    西平伯府是唐樽将军战死之后,皇帝追封爵位赏赐的宅子。当初赐下来的时候也是着工部修缮过的,只是唐府人丁单薄,唐夫人又性情冷淡,不在宅邸庭院上留心,且府中除了内宅几个丫鬟婆子之外,外头都是当年留下的一些粗汉子,疏于打理,数年时间过去,渐渐就不若其他府邸精致贵气了。

    谢璇还是头一回来这里,同韩玠到唐夫人那里拜会过了,便跟着唐灵钧去了关押处。

    据说唐灵钧昨晚折腾了一宿,使了许多手段,也没能从他们口中问出太多有用的消息。这会儿那两人有些蔫蔫的,身上带着些伤痕,想必是唐灵钧的杰作。

    韩玠已得知昨日之事,脸色便不太好看。他久在青衣卫中,论审讯的手段和狠辣,绝非唐灵钧所能相比,叫谢璇和唐灵钧退到外面等着,不多会儿,就听到里头有讨饶的声音传来。

    两炷香的功夫之后,韩玠推开房门走出来,里头两个人早已晕厥了过去。

    他的脸色很难看,只留下唐灵钧和谢璇在身边,沉声道:“是郭舍的人。”

    “郭首辅?”唐灵钧有些诧异。

    韩玠点了点头,“他早就看我不顺眼,而璇璇又是我的软肋——”他半点都没掩饰,说得十分坦荡,“怕是想拿璇璇来要挟我什么。”

    唐灵钧自知这软肋的含义,话到嘴边就停下了。

    韩玠也没有多说,到唐夫人处说了结果,一番感谢之后,说此事是因他而起,他这里自会处置。唐夫人素来明哲保身,见状也没有多说,瞧着韩玠似有忧色,也不多留,命唐灵钧送他们出府。

    待得谢璇上了马车,韩玠才跟着钻进车厢,重拾话题。

    “近来越王不太.安分,宫廷内外都有不少动作。”没了唐灵钧在跟前,韩玠说话时便明朗了许多,“璇璇,这半年你尽量不要单独出府,免得再招来什么麻烦。非要出去,提前告诉我一声,我陪你去,再不行叫灵钧去都成。”

    他极少这样严肃,谢璇微微色变,“他们想做什么?”

    “越王以为我是太子的人,怕是在准备反扑。”他抚着谢璇的发梢,罕见的心事重重,“除去越王之前,咱们务必谨慎。”

    谢璇做不到帮他分忧,目下也只能尽力不给他添乱,“我记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