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90章

    谢璇这一躲就躲到了腊月。

    期间韩玠就算事务繁忙,也还是按照先前所说的,每月会来看她一次,跟她说说近来的进展,顺便送些有趣的小物件。谢璇没法像他一样自如来去,反正在府里也是闲着,便拿秋梨、桂花之类的做些糕点果脯送给他,也算聊表心意。

    温百草那里次月就递来了消息,愿意进谢璇的成衣坊试试。

    谢璇对此倒没觉得意外,毕竟前世跟温百草相处的时间很久,知道她的性子,温百草放不下心头之好,进成衣坊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成衣坊要年底开张,她这里又不敢随便跑出去,好些事情没法办,便跟谢缜摊了底子,将芳洲的哥哥要过来帮忙。

    腊月初的时候,天气已经十分严寒。

    谢璇早起后先喝了暖胃养血的汤,洗漱罢了到屋外头一瞧,天气阴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雪。这会儿院里的花木早已凋了,除了一丛竹子和几棵柏树尚且保持着绿色,也就廊下的绿栏杆能入目。

    她照常裹了大氅,出了西跨院的时候,就见谢玥站在对面,正在等她。

    因前些天气温骤降,谢老夫人那里受寒落病,这几天姐妹俩都是每日早起先去荣喜阁问安,完了再回来各做各事的。

    罗氏过世已经快两年了,谢玥最初还被岳氏挑唆着不安分,如今被晾了这么久,身边有徐妈妈盯着,谢缜也不再如从前般宠她,日子久了,脾气便被磨去不少。姐妹俩虽不至于亲近,然一起去给谢老夫人请安的时候也不再如从前般生疏,到了荣喜阁中,谢老夫人也是欣慰,“外面像是要下雪了,你们倒是来得早,坐着吧。”

    谢璇同谢玥依序坐下,“老夫人身子瞧着倒是好了许多。”

    “每日喝药,就算身子不好,瞧着也能好些。”谢老夫人心情不错,歪在垫了厚褥子的短榻上,上下打量着姐妹二人,笑了一笑,却没说什么。

    没过多久,隋氏就带着谢珮过来了。

    谢珮是个娇憨可爱的性子,跟谢老夫人问候过来,就到谢璇身边坐下,将一双手递过来,“外头好冷呀,姐姐你看我这手都快冻坏了。”

    谢璇摸了摸,果然是凉飕飕的,于是将怀里的手炉递过去,“快捂捂。”

    旁边谢玥便笑道:“丢三落四的,出门又忘记带手炉了吧?”

    “出门太匆忙,忘记了。”谢珮吐了吐舌头,“昨晚风刮得厉害,刚才已经飘起了雪渣子,要是雪积厚了,咱们堆雪人吧?”

    如今府里就这么三个姑娘,就算有些龃龉,也能在日常来往里消磨掉。今冬虽下了几场雪,却都不够厚,若是这场能下大了,堆个雪人确实也不错。

    姐妹三个这头正悄悄说话,上头隋氏也在跟老夫人说事儿,“……昨儿已经把娘娘要的东西都送进去了,老夫人只管放心。听来传话的公公说,皇后娘娘的病倒像是越重了,前两天召了好些太医进去,也没诊出个结果来,如今还是静养着。咱们娘娘帮着处理事务,也是忙得很。”

    “皇后娘娘一向康健,怎么这会凤体就欠安了呢。”谢老夫人摇了摇头。

    “娘娘原本就畏寒,每年腊月总要多召几回太医,如今又这样……”隋氏也叹了口气,“听说太子殿下衣不解带的侍奉在侧,叫人瞧着都动容。”

    谢璇如今困在府里,外头的消息并不太灵通,听她们提及皇后,便在旁边留心听着。只可惜隋氏并非命妇,谢老夫人又染珂在身不能入宫,她俩说来说去,所知所解的也都有限,谢璇并没听到太多有用的消息。

    从荣喜阁出来的时候,雪已经满天满地的飘了起来,谢璇冒着雪回到棠梨院,连跨院的月洞门都还没过呢,就被谢老夫人身边的老妈妈给叫住了。

    “姑娘,南平长公主府来了人,说是请姑娘过去帮着抄佛经,老夫人已经应了。”老妈妈的脸上挂着喜色,问道:“姑娘这就走么?”

    谢璇这会儿衣衫齐整,没有华衣丽饰,去抄佛经倒是使得的,索性原地折转,带了芳洲在身边,跟着老妈妈又往荣喜阁里去。

    *

    马车出了恒国公府,却并没往南平长公主那里去,而是到了西平伯府跟前。

    谢璇有些诧异,那带她前来的女官便解释道:“长公主今日造访西平伯夫人的时候,说起姑娘抄的佛经极好,特意请过来的。”

    长公主拜访唐夫人,还一起抄佛经?这倒让谢璇有些意外。

    一路冒雪进去,到了屋里解去落了不少雪末的风帽和大氅交给芳洲,绕过那一扇大理石屏风,暖烘烘的屋子里,果然见长公主和唐夫人一人一案,正在抄经。她们的下首,唐婉容也跪在矮案跟前,拿了毛笔慢慢抄着。

    谢璇上前拜见,南平长公主便抬起头来,微微一笑,“过来我瞧瞧。”待谢璇到了跟前,捏着谢璇的手试了试,才稍稍放心,“还好没受凉,我就怕你一路过来,吹着冷风委屈了。”

    “能为长公主抄佛经,璇璇求之不得,怎么会委屈。”谢璇微微一笑。

    在场三个人都是跪坐在矮案跟前抄经的,紫金香炉里还焚着极好的檀香,笔墨纸砚一应俱是上品,三人方才又是神色肃穆,倒不像是日常抄经消遣的模样。

    谢璇隐约猜到什么,心神不敢太放松,笑容并未绽开。

    果然,长公主命人倒了杯茶给她,又指了指唐婉容对面的矮案,“宫里皇后娘娘凤体欠安,请了高僧入大佛堂,要供些众人手抄的经书,为皇后娘娘消灾祈福。我想着你性子安静,又颇有佛性,就专程派人叫你过来,也算是替你们府上尽些心。”

    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又是元靖帝的原配,她凤体欠安的时候,进献佛经总是没错。长公主让谢璇也参与,不止是恒国公府尽心,于婉贵妃也是有益的。

    谢璇自是感激,忙道:“多谢大长公主惦记,璇璇必会认真抄写佛经。”

    屋子里的檀香叫人心神宁静,长公主抄写佛经的时候很认真,这会儿心如止水,也没再多说什么,叫谢璇喝茶暖着身子,自去旁边抄写。

    待得晌午将近,唐夫人身边的丫鬟进来悄悄禀事,唐夫人才抬头道:“午饭已经备好了,长公主先歇息片刻,待用完了饭再抄吧?”

    南平长公主将那一句抄完了,便搁下笔,“那就歇歇吧。”她的语气颇为随意,看起来似乎跟唐夫人挺熟,又将唐婉容和谢璇抄的经书看了看,夸赞道:“都很用心。”

    “婉容平常跟着我抄经,已经习惯了,倒是六姑娘——”唐夫人像有些意外似的,“没想到也能这样静下心来,书法秀雅端正,看得出一笔一划都用了心。”

    长公主便是一笑,“我以前就说这孩子心静,如今可算信了吧?”

    说着话儿出了内室,长公主身边的女官上来禀事,唐夫人带着唐婉容和谢璇先到暖阁里去。过了会儿长公主进来,语气中有些无奈,“果真被你说中了,这一前晌,拜帖就递了十几封。还是你这里清净,能安安静静的抄经。”

    “皇后娘娘病了,关心的人自然多。况且这病缠绵了这么久,确实是罕见的。”唐夫人命人将碗盏饭菜摆好了,转向谢璇,“今儿既是抄经,晌午就只备了素菜,六姑娘吃得惯吧?”

    “在府里的时候,偶尔也会跟着吃斋,倒有些想念了。”谢璇满心里都是疑窦,趁机问道:“我在府里也听见皇后娘娘病了,只是我们老夫人最近也受寒染恙,不敢再带病去打搅,都很担心呢——皇后娘娘她病得厉害么?”

    她这样一问,虽只是个十二岁的姑娘,却俨然是有些替谢老夫人询问的意思了。

    恒国公府在外的名声虽不好,那也都是谢缜造下的,长者虽落了个教子不善的名头,到底也不必替他担着名声。宫里的婉贵妃还是和从前一样受宠,五公主也颇得皇上疼爱,谢老夫人这个老封翁自然也是不能忽视的。

    唐夫人不敢擅言,南平长公主倒是开口了,“也算不上严重,只是病情总拖着不见好。九月里就说是欠安,心神不宁的,入了冬愈发厉害,到现在天寒地冻的,病势愈发缠绵。太医能用的药都用了,皇后娘娘自己觉着恍惚,也想请个高僧来瞧瞧。咱们今日抄经,就是为的这个。”

    “那可要多诚心的抄一些,积的福缘多了,也许娘娘凤体就痊愈了。”谢璇说罢,便夹菜慢慢嚼着,心里却有些诧异——

    她原以为皇后娘娘是最近才病的,听长公主这意思,倒是九月里就有了?

    因韩玠所做的事涉及宫廷内外,谢璇对这些便格外留意。皇后又是太子的生母,韩玠曾说越王以为他是太子的人,正筹谋着对付他,那么将线索串起来,莫非皇后的病也跟这个有关?可前两回韩玠来的时候,只字都没提皇后的病情,倒是提过以前在皇后跟前的一个宫女叫莫蓝的……

    谢璇猛然想起什么,手中筷箸一顿。

    依稀记得八月底的时候,韩玠就曾提过那个莫蓝,后来再见面,他又说那个叫莫蓝的宫女失了踪迹,颇为苦恼。而皇后恰是九月里就凤体欠安,长公主说是心神不宁,莫非与此有关?

    谢璇强自压着心思,只管低头吃饭。

    她跟长公主接触的时间不算太长,也就是谢珺怀孕后的那几回。这位长公主出生于皇家,心机城府自是有的,可观她诸般行事,却也是个率真的人——

    譬如应元靖帝之命掌管谢池文社,对其中贵贱诸人一视同仁,听说她还曾从其中发现了些人才,出面举荐给元靖帝;譬如为陶青青的一番苦心,她便不辞辛苦的多次上门,专为谢珺撑腰,还是纡尊降贵,亲自往谢珺住处去的;再比如对晋王和玉贵妃,也比旁人更加和善怀念。

    那么她说的这番话……谢璇想来想去,觉得她没必要骗她一个小姑娘,这么说,应当是出于对皇后娘娘的关心。

    好在各家用饭的规矩不同,谢璇哪怕沉默少言,上首两位也当是谢家规矩如此,并未觉得异常。

    饭后歇了半个时辰,后晌又抄了两个时辰,才算是抄好了。

    外头的雪早已经停了,前前后后纷扬着下了一整天,这时候雪几乎有三寸厚了,踩在上面,轻易能没过脚踝。西平伯府里本来就不事奢华,一应屋宇装饰从简,被这深雪覆盖,愈发只觉得天地间白茫茫一片,那些藏在雪下的万种风云皆都消失。

    南平长公主收好了经书,说是要趁着天色尚早送进宫去,一面又叫人分出车马来送谢璇。谢璇哪敢这样劳烦,唐夫人也觉得不必折腾,又不敢叫谢璇独自回去,便叫家下人备了车马,由唐灵钧送谢璇回去。

    *

    唐灵钧长得愈发高了,十五岁的少年,个头儿就跟雨后春笋似的。

    谢璇上回见他的时候,还没觉得什么,如今隔了几个月再见,便觉他身材愈发高挑,像是风中挺立的竹竿似的。

    两人出了西平伯府,因为还有层云堆积在空中,酉时刚到,天色就有些暗沉沉的了。府门前的积雪已经扫净,马车辘辘的行过去,谢璇抱着手炉子靠在软枕里,掀起侧帘的时候,能看到旁边堆叠极厚的深雪。

    墙头瓦上皆是白茫茫的,树梢被积雪压弯,沉甸甸的坠下来,偶尔有晚风吹过,便开始簌簌的往下掉。

    唐灵钧就骑马在侧前方缓行,背影颀长高挑,不时的转过头来看看马车是否无恙。

    到了街市上,这会儿正是官员们出了衙署,车马交错拥挤的时候,俩人的车便被堵在那里,乌龟似的慢慢往前爬。

    唐灵钧似乎觉得百无聊赖,索性策马到了谢璇旁边,挑起一方车帘,目光灼灼的,“车子走得好慢,我骑马送你回去如何?”

    “若是赶时间,不若你先回去吧?”谢璇也有些不好意思,“如今快年下了,五城兵马司通常巡查得更严,不会出什么岔子。否则等你送我到了府上再回去,岂不是已入夜了?”

    这些话唐灵钧统统都忽视了,只是依旧灼灼的盯着她,“你不想跟我骑马是不是?”

    ……谢璇抱紧了怀里的手炉,稍稍尴尬。

    她又不是全然懵懂的少女,先前对唐灵钧的异常已经有所察觉,如今被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只是她跟韩玠同乘一骑、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都没觉得什么,可若是跟唐灵钧……

    两人年龄相差太少,就连一人一骑的回去都觉得奇怪,更别说旁的了。

    谢璇只能搪塞,“外头风太冷了,骑马回去必会着凉,还是马车里暖和些。”

    “唔。”马车半天没动,唐灵钧便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盯她。

    谢璇心里倒是没起什么波澜,只是往里缩了缩,“天已经很冷了,唐公子还是回去吧,免得受了风寒,叫令堂担心。”

    “你还是不肯叫我一声哥哥,如今赶我走就是拒绝我了?”唐灵钧喟叹。

    他的直白叫谢璇稍稍诧异,随即笑了笑算是默认。

    唐灵钧却没有退却的意思,往近处凑了凑,“六姑娘聪慧灵透,今日我母亲见过,必定十分欣赏。”他忽然转了话题,随即那双眼睛里便露出天生的野性来,“我母亲是铁勒人,父亲小时候也曾在铁勒游历。据说铁勒民风彪悍,男子若是有了喜欢的姑娘,就会拼力抢过来据为己有——当年我父亲就是抢了我母亲,才有的我。”

    他说的直白,眼神却更直白,将所有的心思表达得淋漓尽致。

    在这个深雪黄昏的街市上,周围车马交错、行人如织,冷冽的晚风让每一寸肌肤都觉得冰寒。他的目光却像是燎原而起的火焰,炽热而直接,叫谢璇想起韩玠曾说过的漠北篝火,透着张扬与野性。

    谢璇诧异于那种陌生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抱紧了手炉,避开他的目光,而后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韩玠。

    天色渐渐暗沉,飞檐层叠的街角处,他一袭墨色披风覆身,骑着红色烈马,正缓缓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