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91章

    街市间熙熙攘攘的全是车马,韩玠娴熟的御马而行,穿过人流来到车跟前,墨色的披风上落了些积雪。他远远就看到了掀帘望过来的谢璇,临近了认清旁边是唐灵钧的时候,就有些诧异,问道:“怎么在这里?”

    “长公主请六姑娘过来抄经,天色晚了,叫我送她回去。”唐灵钧看一眼韩玠的来路,“表哥,各处都是这样么?”

    “雪太厚,压塌了几处民房,还有些许多树被压折了拦在路上,车马难行。”韩玠皱眉看一眼前方,各式各样的马车横七竖八的摆着,除了行人能通过之外,车轿是几乎没法动的。路上的积雪被压出一道道车辙印子,有辆车还滑到了路边的渠沟边,家丁们正费力的往外拖。

    瞧这样子,就算这会儿不堵着了,也未必能顺畅的走过去。

    他随即策马往前两步,掀开马车的帘子,朝谢璇道:“这般等到半夜都未必能回去,走吧,我送你。”

    车厢口坐着一脸焦急的芳洲,闻言便看向谢璇。

    谢璇原本还以为只是这一段人流密集的地方堵一些,听韩玠一说,才知道各处都是如此。如此深雪是许多年未曾遇到过的,赶上行人归家、官员回府的时间也就罢了,那些民房压塌、树枝压折,一时半会儿清理不掉,一路上不知会有多少阻碍。

    她意有所动,忍不住往远处瞧。

    唐灵钧就在外头,似有不信,“那边快疏通了吧?再等等兴许就好了。”

    “不会这么快。”韩玠笃定,瞧了唐灵钧一眼,“天色已晚,再等下去,咱们受得住,璇璇可是受不住的。”他将手伸进去,叫谢璇,“过来,我送你。”

    唐灵钧才被谢璇给拒绝了,心里不大乐意,当即道:“表哥,大街上众目睽睽,要怎么送?”

    “难道就等着?事急从权,哪那么多讲究。我自会同谢叔叔解释。”

    谢璇坐在车厢里,也是觉得气温愈来愈低,怀中手炉里的炭怕是熄了,远不如方才温暖。若是再这样滞留下去,恐怕她真得冻僵了手足回去。何况——她看了一眼唐灵钧,主意一定,便道:“那就劳烦玉玠哥哥了。”旋即出了车厢,是要与韩玠同乘的意思。

    后头唐灵钧脊背一僵,硬生生咽下了已经冲到喉头的话语。

    谢璇有意打消唐灵钧的念头,此时也不多看他,见韩玠递了披风过来,微一犹豫,接过来裹在身上,旋即骑上马背。韩玠的披风罩在她的身上便格外宽大,她取了风帽戴好,左右收紧披风,将整张脸都埋进里面,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韩玠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转向唐灵钧,“既然闲着,不如与我一道,你送芳洲过去?”

    唐灵钧恨恨的咬牙。

    表兄弟俩感情不错,韩玠对谢璇的心思,唐灵钧自然是知道的。方才韩玠较劲得胜,那瞧过来的眼神里就被唐灵钧解读成了得意,便有些愤愤不平,悄悄的举了举拳头,自是不肯认输的意思。

    韩玠瞧见,付之一笑。

    不过天色愈来愈暗,唐灵钧就算跟韩玠赌气,也不能为此耽误时间,只好让芳洲到了他的马上。这条路自然行不通了,两人折身往回走了片刻,便由小巷往恒国公府走。

    马蹄踩过深深积雪,咯吱作响,晚风吹过的时候,掠起雪沫子往脸上扑,冰凉冰凉的。呼出的热气到了外头,便成了白白的一团雾,水汽凝在眼睫上,如同冰花。

    外头冷的刺骨,韩玠的披风却是很暖的,谢璇极力让自己缩在披风里,后背紧贴着韩玠,于寒冷暮色之中,觉出一种心安。她依赖般的往后蹭了蹭,几乎将整个人送进他怀里。

    韩玠似有察觉,一手牵着缰绳,另一只手伸过去将她紧紧环住。

    刺骨的冷风迎面扑过来,卷着飞扬的雪渣。忽然想起雁门关外那个寒冷的冬夜,他独自骑马走在雪地里,铠甲上鲜血冻结,浑身的伤口都像是麻木了,他意识模糊的随着马步摇晃,在漆黑的夜色里,那样孤独又绝望。

    巷子两侧都是人家宅院,昏黄的灯笼挑在门口,清晰的映出雪影。

    似乎又下雪了,绵绵密密的,裹挟着寒风。

    然而心里却像是有火炉在燃烧,让周身的血液都暖热起来,若不是怕冷风吹着谢璇,他甚至想要策马疾驰、放声长啸。隐隐听到谢璇叫了声“玉玠哥哥”,他低头道:“嗯?”

    “我有话想对你说,关于皇后娘娘的。”

    “今晚我去找你。”韩玠收紧了手臂,唇角弯出轻快的弧度。

    冷雪寒风皆不必畏惧,他最爱的姑娘就在怀里,关心他、牵挂他、依赖他,只要这个念头浮起,韩玠便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曾在雁门关外失去的那个世界,仿佛又重新回来了。

    *

    深夜的棠梨院,万籁俱静。

    谢璇裹了披帛坐在书案后面,慢慢翻阅一本地理志。书桌前的地上拢着炭盆,上头炭火烧得正旺,红通通的颜色叫人心里暖融融的,连带着旁边博山炉里的香气都馥郁了几分。

    芳洲又一次进来帮她添了茶,掩着嘴打个哈欠,“姑娘,夜已经深了,明天瞧吧?”

    “我不困,你跟木叶先去睡——茶壶留下。”谢璇指了指炭盆,“就吊在那上头,渴了我自己泡茶喝。”

    芳洲这已经是第三次来劝了,见谢璇依旧无动于衷,只好从命,“那我就在外头眯会儿,姑娘有事就吩咐我。这样灯下读书太熬眼睛,姑娘别太晚了。”

    “嗯,去吧。”谢璇头都没抬。

    她的手里是一本地理志,主要讲庸州一带的地理风物,其中有一部分就是涉及雁鸣关的。谢璇以前多读诗书,偶尔也会瞧佛经,对地理风物之类的兴致不算太高,并没读过这些,今日偶尔翻到此书,瞧了两页,不自觉的想起韩玠来,想象他在那些山川之间的生活,就有些不忍释卷了。

    将雁鸣关一节几乎翻完了,她才听见等待中的动静。

    韩玠又是堂而皇之地自正门进来的,身上裹着大氅,落了满身的积雪。他闲庭信步般走入谢璇的书房,竟像是到了自家的地盘似的,将那大氅往衣架上搭着,走过来瞧了瞧谢璇的书,“庸州地理志?”

    谢璇掩卷搁在案上,“外头还在下雪么?”

    “又在下了,城内尚且如此,城外还不知有多大。恐怕明儿灾情的奏报就要随着雪片飞进来了。”韩玠瞧她身上穿得单薄,伸手试了试脸上温度,问道:“今晚冒雪回来,喝姜汤了吧?”

    他刚从夜雪中进来,身上还带着点寒气,就算身体像个火炉似的,指尖也还是有些冰凉。谢璇取了蒲团放在炭盆旁边,“已经喝了,玉玠哥哥坐吧。”随即倒了两杯茶。

    韩玠坐在对面,看她做着这些,目光渐渐柔了起来。

    这样的围炉夜话是暌违已久的。上一次这样自然而然的亲近,是什么时候了呢?那还是她去世那年的春节吧,他难得回京一趟,便拿所有的时间跟她腻在一处,下雪的夜里,围着暖融融的火炉相拥而坐,哪怕是什么都不说,都叫人幸福得想要微笑。

    窗外咔嚓一声,像是树枝被积雪压断的声音,谢璇拿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抖,韩玠连忙接住。

    指尖触到细腻温软的肌肤,谢璇像是有些闪避,只将茶杯递给他,便将手收了回去。

    韩玠噙着笑意看她,谢璇便咬了咬唇,“我等你过来,是为了说正事。”

    “嗯。”韩玠似笑非笑,啜了口茶。

    他自然明白她的言下之意,十二岁的姑娘深夜请男子来自己的书房已是出格,她会这样做,无非是关怀他的处境,他若是举止轻浮唐突,那就真是太混账了。心头那一丝浮躁被压下去,韩玠收了衣襟,端端正正的坐好。

    前世今生,他已经等了她很多年,这两三年的时间,他等得起。

    谢璇也喝茶润喉,“外头人多眼杂,许多话说起来并不方便,这样反倒更自在从容。”她像是解释似的,炭火热熏之下面色微微泛红,“今儿我去西平伯府,大长公主在为皇后娘娘抄经祈福,我才知道皇后娘娘的病原来九月就有了苗头。玉玠哥哥,你知道这些么?”

    “九月?”韩玠有点诧异,随即摇头,“皇后身边消息封锁得紧,大家都不能随意刺探。我只知道她是十月底病倒宣的太医,怎么?”

    “我听长公主说,皇后娘娘九月里是心神不宁,如今更是有些恍惚。玉玠哥哥,我记得你曾在□□月的时候,提过一个叫莫蓝的宫女?”

    韩玠立马会意,“你的意思,皇后的病与她有关?”

    “我有这种感觉——”谢璇笑了笑,“姑娘家有时候感觉挺准的,不讲道理,却值得考虑。那个莫蓝形迹可疑,你也说过,她以前是皇后娘娘跟前得脸的宫女,却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原因去了冷宫,一待就是多年,这其中必然有猫腻。她的下落,还是不明么?”

    “我暗里查访,没有结果。宫里的事我也不能太露痕迹,怕是被有心人藏起来了。”韩玠沉吟片刻,“先前我以为她是被皇后藏起来,毕竟她才是后宫之主。如今看来,恐怕未必。”

    “若是皇后,她只要将莫蓝捏在手里,怎么处置还不是她说了算,又怎么会心神不宁?恐怕是莫蓝落在了旁人手里,皇后才会忐忑。”

    “越王最近举动有些怪异——”韩玠忽然提起那条毒蛇,“越王妃以前不怎么出门的,这两个月倒是往皇后那里多去了几次,甚至还去拜访太子妃,异于平时。”

    谢璇眉心一跳,“会不会莫蓝已经到了越王的手里?”

    韩玠沉吟了好半天,面色几番变幻,才缓缓点头道:“非常可能。若莫蓝是在越王手里,那许多令我百思不解的事情就说得通了——璇璇,这个年恐怕过不安稳。”他的拳头不自觉的握起来,迅速的将一杯茶饮尽。

    心里头突突直跳,他脑海中那个可怕的猜测又浮了出来,叫人口干舌燥。

    韩玠又倒了杯茶喝尽,望着谢璇,欲言又止——有些事他会毫无保留的告诉她,有些事却不能。那个隐隐约约露出来的猜测,叫他都心惊胆战,在尘埃落定之前,他不能向任何人泄露半句。

    哪怕是谢璇。

    否则他这两个月来的心惊难眠也会同样加在她身上。她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姑娘,哪里受得住这些东西?

    然而心跳却难以平复,韩玠到底是克制不住,握住了谢璇的手。

    谢璇有些诧异,想要挣脱,韩玠却低声道:“给我握会儿。我不做别的。”

    这倒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了,谢璇忍不住想了想他所指的“别的”,脸颊就有些泛红。不过瞧着韩玠面色有异,觉得他应当是想到了朝堂上的什么要事,便没再反抗。

    温厚有力的手掌包裹着柔软的小手,玉指柔弱无骨,像是她娇美的脸颊、玲珑的身姿,让人忍不住想要悉心呵护。

    他的心里渐渐又踏实下来,仿佛又种力量生于无形,渐渐充盈在四肢百骸。

    “一切都有我。”他突然喃喃自语,语气眼神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笃定。

    炉火烤的人微微发热,朦胧的烛光之下,她的脸颊愈见柔腻,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掺杂着担忧,无声倾诉。韩玠凑过去将谢璇的手掌亲了亲,“璇璇,一切有我。”

    谢璇噗嗤一笑,觉得掌心痒痒的,连忙抽回来,“我知道啊。”

    “嗯。”韩玠笑了笑,将蒲团往旁边挪了挪,坐在谢璇身侧,只安安静静的将她看着。

    窗外似乎起了风声,簌簌的吹落积雪,猛然听到噗通一声,应当是雪积得太厚,滑落在地时的声音,在万籁俱寂的夜里分外清晰。茶壶里的水又沸了,滋滋的冒着热气,这样的氛围叫谢璇都有些贪恋,只是被他盯着的时候有些局促,于是没话找话,“你在青衣卫里,一切顺畅吧?”

    “年底了,吏部要年底考评,各处衙署又要将一年的事情收尾,许多事都得青衣卫盯着,事情又繁杂又多。”韩玠难得抱怨,“原想趁着下雪的时候带你去逛逛,也没时间了。”

    谢璇噗嗤一笑,“还逛什么呀,翻过年就十三了,老夫人才不许我像从前那样疯玩。”

    “嗯,再过两年就十五,可以嫁人了。”韩玠微微一笑,“老夫人困着你,那我就偷偷来看。反正贵府上下没一个人能发现我的踪迹。”

    “那我可就没脸见芳洲。”

    “有脸见我就成。”韩玠忍不住,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谢璇便提起蒲团往旁边躲,“说好了只谈正事的!”

    “婚姻大事是头等大事。”韩玠说得一本正经,“璇璇,这两年若是有旁人来提亲,你可不许答应。”

    “那我可做不得主,也许老太爷和老夫人一高兴就答应了,难道我还闹死恼活的不肯嫁?”谢璇故意别开眼,唇角轻轻勾起。

    “你安心穿上嫁衣,我半路将你抢过来就是了。”韩玠忽然想起什么,“就像是铁勒人似的,看上了哪个姑娘,抢亲也是可以的。当初唐樽大将军就是抢了亲,才有的灵均和婉容。”

    “真那么彪悍?”

    “嗯,不止男子可以抢亲,女子也能抢,就跟话本里女贼抢了书生去压寨似的。”韩玠伸手将谢璇捞进怀里,“我瞧灵均那小子就有这意思,不过可惜了,他抢不过我。”

    谢璇撇了撇嘴,“我又不是个物件,哪有抢来抢去的。”

    “你不是物件,是个宝贝。”韩玠一本正经,说起这些话竟似水到渠成,半点也不觉得突兀。倒是谢璇被他说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从他怀里逃出来,吃吃的笑着。

    外头又是咔嚓一声,也不知是哪个树枝被压断了,不多会儿就听见徐妈妈低低的说话声,怕是被雪的动静给惊醒,出门来瞧瞧。

    谢璇猛然想起自己屋里还亮着烛火,徐妈妈见了定要过来催促安寝,忙低声提醒韩玠,“快走!”韩玠反应也极快,怕站起时将身影投在窗户上,便躬身往侧边掠过去,拣了西里间的窗户翻出去,没发出半点动静。

    临行之前,还不忘飞快的在她额头亲一口。

    不多时,就听徐妈妈的声音到了屋外,轻轻扣了扣门,“夜深了,六姑娘还没睡么?”

    谢璇已然站起身来,裹好了披帛,回身拿了那一卷庸州地理志,过去开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