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92.092

    徐妈妈身上披着厚厚的衣裳,手里挑了灯笼,进门见是谢璇自己来开门,便问道:“姑娘怎么还没睡?这都快子时了。”

    “瞧见一本有趣的书,一时贪看就忘了时间,妈妈进来喝杯茶么?”

    徐妈妈便笑了笑,“姑娘就别管老婆子了,如今正是寒冬腊月最冷的时候,姑娘合该早些安寝。芳洲和木叶也是,都不知道劝着你。”

    “她们劝了几回,是我舍不得放下书,妈妈别怪她们。”谢璇自己倒了杯茶递过去,徐妈妈忙双手接着道谢,喝茶的间隙里目光四顾,猛然停在门后头的衣架上。她有些诧异,瞧着那衣架道:“那上面的衣裳……”

    谢璇循她所指瞧过去,就见衣架上搭着件墨色的大氅,那花纹材质,可不就是方才韩玠落下的!她心里悚然一惊,脸上却浮起个笑容,低头又抬头的间隙里,已经想好了托辞,“妈妈别见怪,那是靖宁侯府韩二公子的大氅。今日我从西平伯府回来的时候被堵在路上,承蒙他出手相助,将我送回了府中。”

    这件事徐妈妈自然是知道的,韩玠冒着深雪将谢璇亲自送到了谢老夫人跟前,还被谢老夫人重重谢了一番。

    谢璇又补充道:“当时我行动不小心,脏污了他的衣裳,因他稍后还要入宫面圣,不能仪容不整,便先将大氅拿回来,打算收拾干净了再叫澹儿送过去。”

    徐妈妈在棠梨院里,是负有教导姑娘之责的,听了这话,尚有疑窦,“韩大人不是从衙署回来的路上送姑娘的么?”

    “嗯,他原是下值回府,途中碰见了顺道送我回来。不过这场雪百年难遇,妈妈没去外面不知道,途中那么粗的树干都被压折,塌了不少民房呢。他折回入宫,恐怕是为了这些。”

    这么一说,徐妈妈便也信了,只是道:“韩大人是一番好意,只是姑娘这里毕竟是闺房,这衣裳如此大喇喇的放着,叫人看见了不好。”

    谢璇便笑着点头,“妈妈说的是,我也是想着早些晾干才搭在那上头,明儿一早就收了,叫澹儿悄悄的送出去。”

    她如此从善如流,徐妈妈便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抛下大氅的事情,催着谢璇去就寝。

    谢璇熬了这半夜,自是乖乖的熄了烛火,入内室去了。

    *

    这一场深雪果然闹出了雪灾,压塌民房不说,京郊的养着的家禽都冻死了不少。连日的寒冷,气温愈来愈低,那些房屋坍塌的百姓无处可去,朝廷少不了又得安排人赈灾,将些临近驻军的棉被冬衣调过来叫他们过冬。

    朝廷上下愈发忙碌,韩玠也是连日没见踪影。

    恒国公府倒是一切如常,除了给各屋各处多加炭火,另发些冬衣之外,便是有条不紊的过年。三房的谢缇在外历练了几年,腊月初的时候吏部就出了文书,要调他回京城来,如今恰逢年底,他任上的事情都清理完了,便早早回来过年。

    谢璇在外的成衣坊也悄无声息的开张了,掌柜伙计都是提前安排好的,温百草小试莺啼,别出心裁的衣裳倒是吸引了不少贵女。芳洲将消息报进来的时候,叫谢璇高兴了好半天,隐隐期待过年时的各家宴会——

    年节里姑娘们聚会闲聊,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看看各自的衣裳首饰,温百草那几件衣裳出去,就算不能立时怎么样,声名却也是能慢慢散开的。

    因有韩玠的嘱咐在,谢璇不敢在这节骨眼上添乱,一整个腊月都没怎么出门,就连韩采衣生辰的时候,也只是送了礼物,没能亲去。

    过了小年,气氛便日益浓烈起来,像是为此感染,就连天气都渐渐回暖。

    除夕夜里阖府欢庆,就连分府出去的谢缜和岳氏夫妇都来了。

    已有许久没见,岳氏比先前憔悴了不止一星半点,原先那稍显福气的圆脸清瘦了许多,就连眼中的光芒都暗淡了。在冯大太监倒台之后,元靖帝虽然没有立时动摇首辅郭舍,却也消减了他的不少羽翼,且因为事涉晋王,出手便格外重,或是革职抄家,或是贬谪流放,不一而足。

    谢缜跟郭舍的关系算不上太密切,虽是玉贵妃的兄弟,元靖帝却也没有心慈手软,将他从四品的虚职摘去,革职了事。而岳氏那个诰命的头衔,也是轻而易举的摘掉了。

    二房固然不指望那点朝廷俸禄来过日子,然而京城内权贵如云,往来应酬之间银子是一回事,地位是另一回事。

    从前岳氏是恒国公府的二夫人,出入往来都是打着恒国公府的旗号,她本身又是诰命在身,自是富贵风光。而如今丈夫无衔在身,他夫妻俩分府另过的事情也已流传开来,再要出去应酬,那身份可就是一落千丈了。

    谢璇拈了一块银丝卷慢慢咬着,瞧见岳氏那明显暗淡的模样时挑了挑嘴角。

    倒是谢老夫人有些心疼。

    谢纡就算再混账,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老人家上了年纪,哪有不心疼的?

    岳氏的作为虽则可恶,在谢老夫人看来,到底是没导致什么恶果,如今憔悴至斯,已是惩罚得够了,于是着意照顾,“上回二丫头回门,我瞧着小夫妻感情倒是极好的,三丫头的婚事就在四月里,都准备妥当了么?”

    “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只是……嗐,”岳氏叹了口气,“今时不同往日,我也只能尽力多备些嫁妆罢了,总不能叫她进了卫家受委屈。”

    “说的什么话,三丫头是我的孙女儿,是贵妃娘娘的侄女,能受什么委屈?”谢老夫人拉过岳氏的手拍了拍,“你也是见过世面的,这京城里起伏跌宕也是常有的事情。从前做错了事,等皇上这阵子气消了,有老太爷和贵妃娘娘在,老二还怕不能官复原职?”

    “老夫人,媳妇如今是真的后悔。当初我就劝二爷不要胡闹,凡事该听老太爷的,可他就是不听,如今走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尝到苦果了。”岳氏脸上全是后悔,“刚才我瞧着,老太爷怕是心里的疙瘩还没消,老夫人若是得空,还求你怜悯二爷,帮着他开脱几句。”

    “那是自然的。”谢老夫人笑盈盈的答应。

    旁边隋氏一直在旁赔笑,听见这话的时候,却仿佛哂笑般勾了勾唇角。

    底下谢璇也是哂笑——当初谢纡鬼迷心窍,一心巴望着攀了郭舍和越王的高枝儿飞上天去,对谢老太爷满是怨怼,如今跟着倒了霉,才知道回头?

    哪怕老太爷和老夫人一时心软,他们回头之后,也未必就是岸。

    何况纵观整个恒国公府,谢缜已经是不能指望了,能把这份家业安安稳稳的传到谢澹手里就已经算是烧高香;谢缇倒是个有上进心的,只是身份和能力有限,能把三房撑起来就已很不错了。京城里候门公府不少,每朝都有新起之秀,亦有败落之家,恒国公府在谢缜这一辈靠着玉贵妃的照拂守成,抛开这点门面,就比其他公府侯门差得多了。想要重新立起来,也只能指望谢澹他们几个。

    二房在分府之前也只是个平平淡淡的处境,如今犯了大错再回到老太爷跟前,又能讨到多少庇护?

    若谢纡在此时能想着自力更生,于逆境中杀出条血路,谢璇或许还能佩服他当日坚决离去的血性。然他在恒国公府时嫌弃老太爷不予照拂,如今吃瘪后又跑回来求庇护,这姿态就实在是登不得台面了!

    这般出神之间,忽听旁边谢玥嗤笑了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她这一笑就赶在岳氏那一番话后面,语气神情皆是轻蔑。

    一家子团聚热闹,几个姐妹也是同桌坐着的,谢玖将这声音听得清清楚楚,目光便落在谢玥的身上,淡淡道:“五妹妹说什么?”

    “我说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谢玥抬起头来,目光瞟过岳氏,显然藏着怨恨,“当初不是想攀越王的高枝儿,费心巴力各种折腾么?如今倒了霉才想求着回来,可真真是好笑!还好意思在老夫人跟前说!那卫家也是蠢,换了是我,才不结这样的亲家,丢人。”

    就算谢缜夫妇行事不当,但谢玥当着谢玖的面如此议论,谢玖哪里受得住?

    她将杯中甜酒一口饮尽,搁下酒杯的时候目光冷凝,“许久不见,未料五妹妹竟是愈发目无尊长。长辈们行事,自有老太爷和老夫人教诲,是该咱们晚辈这样议论的么?”

    谢玥年已十五,原本就是骄傲自负之人,如今冷然斥责,竟叫谢玥一时间无话可说。好半天,谢玥才讷讷的道:“我说的也不是全错啊,本来就是……”

    谢玖不等她说完便冷笑了一声,“五妹妹说的确实并非全错。趋利避害乃人之常情,可不就是这样么?”冷凝的目光压在谢玥的身上,唇边全是嘲笑——

    谢玥之于岳氏的态度,何尝不也是趋利避害呢?

    桌上一时间有些冷淡,谢珮性格娇憨,平常对谁都是和和气气的,没跟人吵过架,面对姐妹俩的冷言冷语就有些不知所措。

    谢璇倒是听见了,忍不住瞥了谢玥一眼。

    谢玥跟谢璇的感情算不上好,但也知道谢璇和岳氏有龃龉,料想谢璇必定是厌恶二房一家,便“哼”了一声,朝谢璇道:“六妹妹,老夫人总夸你见事清楚,方才我说的也没错吧?”

    一杯甜酒入腹,谢璇睇了谢玥一眼,“那是老夫人过奖了。长辈们的事,我不敢妄言。”

    谢玥讨了个没趣,哼了一声,扭头跟谢珮说话去了。

    谢玖也不再理她,目光扫过上头的岳氏,仿佛有些落寞,自顾自的倒了杯酒饮下。

    外头依稀响起了爆竹声,老夫人那里兴致正高,便招呼大伙儿到院里去看爆竹烟花。谢玥赌气似的,拉着谢珮抢先出去,剩下谢玖和谢璇面面相觑,各自失笑。

    长辈们的恩怨是一层,姐妹的感情却是另一层。

    谢璇以前只觉谢玖高傲自负,不易亲近,直至去年在荣喜阁外的几句话,才觉其性情与岳氏迥然不同。

    各人自有缘法,谢璇并不会把对岳氏的怨算在谢玖的头上,便取了金丝手炉递过去,“外头冷,三姐姐抱着这个吧。”

    谢玖顺手接过,报以一笑。

    爆竹声响起来,外头嘻嘻哈哈的闹作一团。

    *

    皇宫之内的太华殿,此时也是歌舞升平,其乐融融。

    自打晋王去世之后,元靖帝就沉默了许多,头发里添了花白,那一股龙马精神淡去,便让人觉出苍老。难得这回借着除夕的喜庆精神了几分,一众妃嫔自是格外奉承。

    因是除夕家宴,除了宫中诸多嫔妃和几位公主之外,太子携了太子妃和侧妃,越王携了越王妃、侧妃和刚出生才几个月的小王爷,一同来赴宴。就连缠绵病榻多日的皇后都打起了精神,盛装出席,除去疯癫的玉贵妃外阖宫上下聚了个齐全,自是格外热闹。

    歌舞是婉贵妃亲自盯着编排的,她在诗书上精通,于乐理上也极有天分,又深知元靖帝的爱好,自然是将老皇帝哄得心花怒放。

    一室融融,歌舞停歇的间隙里,侍卫忽报大理寺少卿赵文山求见。

    赵文山是宁妃的娘家兄弟,并不在家宴受邀之列,这时节里前来求见自是格外突兀,元靖帝皱眉,“不见。”

    薛保叹了口气,端端正正的奉上一枚玉牌,“皇上,赵大人来时带了这个。”

    元靖帝微有不悦,强忍着瞧了那玉牌一眼,稍稍一怔,随即道:“宣他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