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093章

    赵文山走进来的时候,几乎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宁妃都满是诧异,要不是瞧着元靖帝面色有异,都要站起身来阻止了。

    乐舞宫伎被薛保挥退,赵文山走入殿中的时候步履沉稳。

    他如今才三十出头,比宁妃娘娘小了十几岁,此时穿着朝服,在御案之前三跪九叩,声音朗然,“臣赵文山恭请圣安。”

    这自然不是普通的请安架势,元靖帝皱了皱眉,“平身,除夕夜持玉牌入宫是有何事?”

    赵文山却没有起来,跪伏在地,大声道:“臣罪该万死,在此阖宫欢庆之夜,搅扰了皇上雅兴,心实惶恐。只是臣发现了一桩要事,不得不赶来禀报,请皇上容臣禀明情由。若臣之冒死进言,能洗清这桩冤屈,臣纵百死,也可瞑目。”说罢,又是一通郑重叩首。

    太华殿里霎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屏住了呼吸,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而诧异。不少人亦将目光投向了宁妃,就见她也是一脸茫然。

    元靖帝心虽不悦,瞧见那枚玉牌的时候却只能强自忍住,“先帝赐予平国公府这枚玉牌,自可免此罪名,有事直说吧。”

    “自晋王之案后,臣奉命追查冯英余孽,在审问几名宫人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关于宁妃娘娘和三公主的事情。这是臣匆匆拟的文书,恭请皇上御览。”赵文山将身子伏得极低,双手高举过头顶,掌心捧着一封火漆封住的信函。

    元靖帝兴致被搅,脸上就不大高兴,只抬了抬下巴,示意薛保将信函呈上来。

    殿中此时已没了旁的声息,薛保的脚步落在厚厚的地毯上,只有轻轻的摩擦声。远处的天空又升腾起了焰火,爆竹声隐约传来,愈发显出殿里的安静。

    宁妃娘娘面色微变,一双拳头紧握着,像是随时能站起来似的。

    她的旁边坐着三公主,也是一脸茫然,凑过去低声问道:“母妃,小舅舅在说什么?”

    “安静听着!”宁妃的声音短促,脸色却有些苍白。

    上首元靖帝将信函拆开,抖出其中五张摞起的纸笺,慢慢的往下瞧。他最初脸上还带着不耐烦,目光匆匆扫过,似未细看,渐渐的面色就变了,越王下瞧,脸色就越难看,到得最后几乎是铁青色的。

    老皇帝的手在微微发抖,看得底下一众人也是心惊胆战。

    猛然传来重重拍案的声音,元靖帝怒气冲冲的将纸笺拍在案上,霍然起身,“胡说八道!”

    “皇上息怒!”几乎是在同时,底下一群人齐齐出了座位,诚惶诚恐的跪成一片。

    赵文山却在此时挺起了脊背,“皇上,臣所奏之言,句句属实!元靖十六年十一月三十,京郊城外的农妇陈氏刚刚诞下的孩子被人抢走,也是在那天,宁妃娘娘诞下了孩子,却被偷龙换凤。臣发现此事后惶恐不安,连夜审讯了当事宫女,之后又亲往京郊查证,那陈氏一家已被逼离开,派人访查之后,今日终将其寻回。皇上,陈氏如今就在我府中,她的容貌,几乎跟三公主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

    一番话如石破天惊,跪在地上的众人均是惊诧万分。三公主震惊之下,惊骇的望着赵文山,仿佛骤然间没明白这后头的含义。

    皇后在元靖帝拍案而起的时候已站起身来,在听到元靖十六年之语时便是面色一变,待得赵文山一番话说完,已然微不可查的后退了两步,久病未愈的身子尚且虚弱,面色惨白。

    元靖帝手里还捏着赵文山呈上来的信函,那里早已将前因后果及审讯口供等写得明明白白。他怒斥了一声“放肆”,却还是下意识的去看皇后的反应。

    皇后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与元靖帝目光相接时稍稍躲闪了一下,旋即清了清喉咙,“怎么可能……皇上,此事太骇人听闻……当年宁妃生产,臣妾也是记得的,那时候大公主还养在臣妾那里,臣妾还特地带她去看过,确实是个公主。是吧?”她看向坐在下首的大公主。

    大公主是宁妃的长女,宁妃生产前诸事不便,皇后为表关怀,特地将大公主带到自己身边,免得再给宁妃添麻烦。

    彼时大公主已是九岁,已经能清晰记事了。

    殿中所有的目光几乎都下意识的聚集在了大公主身上,大公主缓缓抬起头来,脸上全是震惊,说话却是斟酌着的,“当时母妃诞下胎儿,皇后娘娘听说诞下的是公主,特地带我过去看。我们过去的时候,那孩子确实是个公主。”

    只这么一句话,就叫皇后面色更白,如雪上加霜。

    ——皇后过去之前已经得知宁妃诞下的是公主,那么不管她和大公主赶过去看到的是什么样子,都不能绝对说明宁妃诞下的就是公主。

    皇后是礼佛之人,平常仁心善口,这会儿下意识的念了句佛。她自十一月就开始缠绵病榻,今晚虽强打精神,到底精神不济,这么情绪一波动,身子就有些发软,忙靠着几案站稳。

    元靖帝将一切皆收入眼中。

    最初的震惊和愤怒过去之后,他很快恢复了一个帝王应有的镇定,将目光投向宁妃,“宁妃,你呢——当初是你诞下的孩子,你应当知道实情。”

    宁妃的脸已白如宣纸。

    她原本是跪在地上的,却在赵文山开口奏禀时不自觉的站起身来,手掌紧紧的扣着旁边的桌案。

    “臣妾当时……精神不济,产后晕了片刻,醒来的时候,嬷嬷告诉我诞下的是个公主。”宁妃似乎攒了很大的力气,才颤抖着声音续道:“但是臣妾记得,晕过去之前看到了那个孩子的后背,有个胎记……臣妾……”她口干舌燥似的,猛然抓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胎记?”众目睽睽之下,元靖帝自然不能问那是什么胎记,只是将目光投向了三公主。

    三公主的身上并没有任何胎记,这一点元靖帝是很清楚的。

    他的目光很锋锐,落在三公主身上的时候,莫名叫她觉得惧怕,下意识的往宁妃身后躲了躲,“母妃……”

    便在这时,赵文山开口了,“娘娘,这么多年你守在秋华殿里,不肯盛装丽服,不肯金钗玉簪,每日里对着佛堂诵经,其实心中也一直在怀疑不是吗!那个孩子被人替换后绝无活命的机会,你在为他诵经求福,是不是!”

    最后一声如同厉喝,带着压抑沉甸的愤怒,叫宁妃浑身一颤。

    她的面色已然煞白,在赵文山的犯颜厉喝之下,仿佛又找回了开口的勇气,“那个孩子身上有胎记,我永远记得,一个红豆般的胎记,很显眼。可她身上没有,我闹不明白,我……”宁妃娘娘忽然急促的喘息起来,身后的宫女连忙取了瓷瓶中的药给她服下。

    这样的表现,已足以说明问题。

    当年的宁妃也曾宠冠一时,生下大公主后母女娇美,叫元靖帝夜夜逗留不肯离去。那时候的宁妃也是宫里最出众的美人,喜爱娇花美蝶,胭脂绫罗,美丽的脸庞在脂粉装饰之下,艳冠群芳。

    然而在她生下三公主之后,她忽然就沉寂了。

    悄无声息的将所有的艳丽衣裳收起来,在居住的宫殿里供起了佛像,开始在每月初一十五时吃斋。就连元靖帝过去的时候,都不像以前那么殷勤了,随着周围伺候她的宫人慢慢被替换,她愈发沉默,对待三公主也不像对大公主那样上心。

    她从一开始就在怀疑,怀疑三公主不是她生下的那个孩子。可她又不敢说出来,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因为当时产房里的宫人们众口一词,告诉她那是个公主。

    元靖帝仿似明白了什么,掺杂了花白的胡须颤抖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去把人都带来。”他的声音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像是冬日冻结的冰块,任凭狂风吹过也不起半点波澜。锋锐的目光扫过整个殿堂,他端坐在龙椅上,面容威仪,“谁都不许离开此殿,朕就在这里,问清这件事情!”

    他抬头对着殿外,“青衣卫。”

    皇帝御前值守,一半是禁军,一半是青衣卫。

    今夜在殿外当值候命的,正是韩玠。

    他走进殿里的时候脊背有些僵硬,嘴唇紧紧的抿着,面无表情。与同僚齐齐跪在御前,他垂眸不去看任何人,背影如同雁鸣关外挺拔冷峭的冰峰。

    元靖帝看向赵文山,“人在哪里?”

    “农妇陈氏就在臣的府中,臣在奏折中提到的几个宫人还在天牢,另外还有一个……”他转过头,目光落向身后的人群。

    人群中的越王与他目光相接,呆愣了片刻之后如有所悟,问道:“是她?”

    见赵文山点头,越王这才站起身来,上前两步,跪在地上,依旧是那副傻傻的模样,声音是迟缓的,“启禀父皇,赵大人先前曾托付儿臣照顾一位宫女,名叫莫蓝。他说此事事关重大,只有儿臣这里最不惹人注意,儿臣便帮了这个忙。皇兄要提审的若是她,派人往儿臣府中询问,管家自知其下落。”

    “嗯。”元靖帝招手叫韩玠上前,指了那纸笺上的几个名字给他,“这几个,立时提过来,不许耽搁。”

    韩玠退后两步,行礼道:“臣遵命!”

    *

    两名青衣卫离去,太华殿里的氛围却依旧冷凝。

    元靖帝阴沉着一张脸,目光徐徐扫过在座众人,除了宁妃出神、三公主惶惑之外,几乎人人都是小心翼翼的低头跪着,大气也不敢出。皇后那里几番想要开口,瞧见元靖帝的脸色时,却最终默默退回去,揪紧了衣袖。

    两炷香的功夫之后,莫蓝、农妇陈氏及四名宫人被带到了太华殿。

    在陈氏踏进殿门之后,压不住好奇心的人瞧瞧探看她的容颜。

    布衣荆钗的女人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想是生活清苦所致,面上已有皱纹,然而那眉眼轮廓,竟跟三公主有五六分的相似,只是三公主正当妙龄,养尊处优之下,眉眼格外有神,神情透着轻慢。陈氏则畏畏缩缩,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的贵人,整个人几乎缩成了一团。

    元靖帝皱了皱眉,他当然不可能在诸多宗亲面前审问此案,吩咐殿中谁也不许出入,便将莫蓝等人带入内殿,并召皇后、赵文山、宁妃、三公主入内,留薛保在左右伺候。

    韩玠并不能入内,只跟负责提人的同僚守在门外,隐约能听到里面元靖帝的怒声质问和宫人的求饶之声。

    他的站姿稍稍僵硬,面上没有半点表情,心里却是通通直跳。从没有这样紧张过,仿佛全身每根汗毛都立起来了似的,叫他忍不住握紧了拳头,调匀呼吸强令自己镇定。

    先前的诸般猜测在听到宁妃那句“红豆胎记”的时候完全被证实,韩玠前去提莫蓝的时候已经想过诸多后续的事情,此时只觉得指尖在微微颤抖——没有半点喜悦,反而是许久未曾有过的忐忑与恐惧。

    赵文山敢如此笃定的在除夕夜宴上冒死进言,必然是已掌握了铁证,最关键的证词恐怕就在莫蓝口中。

    回想起和莫蓝在冷宫里仅有的一次照面,韩玠无比确信,莫蓝她知道她的身份!那么她会不会将这些吐露出来?若此真相大白,那么他的处境,将比目下还要凶险万分!

    远处的爆竹声隐隐约约,内殿里的说话声断断续续,韩玠聚精会神的用力分辨,也只能听到残破的话语,似乎是莫蓝在回禀,“……奴婢不敢不从,只能……”她的声音透着虚弱,自殿外几乎无法分辨。

    好半天,才听见元靖帝怒气冲冲的声音,“那个孩子呢!”

    随后就又低沉了下去,夹杂这皇后的厉声斥责和三公主的哭泣声音,韩玠依稀也只分辨出“乱葬岗”三个字。

    大约有半个时辰的功夫,薛保才开门出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朝外面侍立的小太监叮嘱道:“快去备一碗清水。”

    这一碗清水的用处自是明了,薛保低垂着头,等小太监端备好清水之后,便拿漆盘恭恭敬敬的端了进去。

    殿门关上,周围又是死一般的安静,韩玠换了个姿势,发觉手心里腻腻的出了汗水。

    不过片刻的功夫,里头便传来碗盏碎裂的声音,伴随着元靖帝的怒喝,“贱妇!”那内殿修建得极深,平常的说话声极难传出来,此时的元靖帝怕是暴怒异常,怒声的斥责隐约传来,听那意思,是斥责皇后心肠歹毒,偷龙换凤之下害死了刚出生的小皇子。

    头顶千钧稍稍挪开,韩玠微不可察的舒了口气,随即想到了之后的问题——

    皇后娘娘当年偷龙转凤的事恐怕已被认定,这事儿并非捏造,越王这是有备而来,宁妃又一向心存疑窦,回头下令翻阅往日卷宗,严审旧日宫人,必会铁板钉钉。届时皇后的歹毒面目被揭露,当年越王在冷宫里的遭遇,晋王的惨死,恐怕都会算在她的头上。

    元靖帝原本就为了晋王之死而伤心不止,如今知此噩耗,当如何反应?

    皇后是太子生母,中宫失德,东宫之位又如何保全?

    况这几年里元靖帝被恶虎所扑、晋王坠马被踩踏及至坠崖而亡,每一件里都将太子牵扯进去,虽然最后元靖帝相信了太子,但心中疑窦已经种下,如今会作何反应?

    而三公主只是撕裂伤口的契机,在此之后,越王和郭舍又会有怎样的反扑,将这个伤口挖入骨髓?

    但凡往深了想,韩玠便觉胆战心惊。

    过了许久,元靖帝才在薛保的陪伴下走出了殿门,整张脸阴沉得像是能滴出墨来。殿里的皇后等人尚未出来,韩玠却不可多做逗留,只能跟着元靖帝一路无言的出去。

    到得太华殿里,一应宗亲都是鸦雀无声。

    太子怕是已经猜到了什么,脸上是掩不住的焦急,越王还是老样子,没什么表情,只是躬身默立。

    元靖帝环视一圈,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挥了挥手,便穿殿而过,一路无言的往寝宫里走去。太子往前两步似乎想要跟上去,却被太子妃死死的拽住。此外大长公主也略显焦灼,往内殿的方向望了几眼,便带着侍从出宫去了。

    子夜的时候,东华楼上的钟声响彻京城。

    韩玠今日的值守至此完成,只觉肩头千钧之担陡然卸下,力气都被抽去了不少似的。换完值沉默着出了皇城,到东华门的时候,外头却是欢天喜地的情形,漫天的烟花还在次第升腾绽放,百姓们聚在城楼下,欢呼雀跃。

    相比起皇宫内那种阴沉得能冻死人的氛围,这里倒像是到了盛夏六月,热闹的氛围丝毫不被冷冽的夜风所影响。

    门内门外,仿佛两重天地。

    韩玠呆呆的站了半晌,忽然自嘲的笑了笑,俊容舒展开的时候,心头那些沉重凝结着的忧云似乎都散去了不少——是了,步入朝堂后入局太深,为了铲除越王费了许多心思,竟然又不自觉的背上了那层无形的包袱。

    其实哪有那么多需要沉重顾虑的呢?

    他以永世轮回求得重来的机会,所求的最为简单。不管有什么变故,会陷入怎样的处境,他只消冲着最初的目标,奋力前行就是了。

    四周的笑声尚且在耳边萦绕,十几岁的少女穿着厚厚的大氅,正牵着旁边一位高个青年的手,欢呼雀跃,“哥哥你看啊,好漂亮!”

    那样毫无顾虑的笑容,如同春日里乍然泄入的阳光,照亮一室的幽暗。

    韩玠忽然很想见谢璇。

    *

    恒国公府的宴会早已散了,远处的烟花次第绽放,棠梨院里却是安安静静的。

    谢缜今晚照例又宿在了书房,谢玥因为跟谢玖赌气,回来后跺着脚回了东跨院。谢璇因为谢澹的关系,临散前到老太爷那里去了会儿,到了西跨院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芳洲已经将被子捂得暖热,晓得谢璇酒量浅,早早就预备了醒酒汤,服侍她喝下。

    谢璇今晚倒是没怎么喝酒,盥洗沐浴完毕,钻进被窝里,只觉得一室生香,浑身舒泰。

    明儿就是初一,过两天姐姐就会过来,她虽不能多往别处跑,却还可以去舅舅家拜年。舅舅那样喜欢带着孩子们玩,今年必定又寻了许多有趣的玩意儿,陶媛应该也长高了,不知道看到温百草裁剪的衣裳,她会不会觉得惊艳呢?

    唔,还有陶氏,说不定她如今也在陶府上。

    谢璇胡思乱想着,不晓得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心跳得稍稍有些快,翻腾了许久都睡不着。

    子夜时东华门的钟声响彻京城,谢璇在屋内也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她知道今晚韩玠当值,要等到半夜才会换值。忍不住伸手摸向床榻角落,那个小小的三层螺钿盒子里,安安静静的躺着个巴掌大的瓷瓶。

    通身红色的瓷瓶触手微凉,谢璇去掉上面的木塞子,从中倒出了几枚灵巧的相思豆。

    韩玠真的是说话算话,这几个月里纵然忙碌,每月还是会变着法儿给她送个有趣的东西,这装满了红豆的瓷瓶就是其中一件。

    东西倒是寻常,然而体会其间深意,却总叫人痴怔。

    柔腻的掌心里托着艳红的豆子,谢璇慢慢的拿手指拨着,帐外的烛光昏昏暗暗的投进来,她忽然勾唇笑了笑。

    今晚的宴会上,老夫人又提起了姑娘们的婚事。

    谢玖还是嫁入卫家,谢珮寻的是个读书人,家世虽不算清贵,门风却极好,上头又没有婆母压着,谢珮那样的性子嫁过去,就能少吃些亏。四个姐姐都有了着落,余下的就是她和谢玥了。

    因为南平长公主多次召谢璇过去,谢老夫人的心思就活泛了起来,话里话外的像是指望着谢璇能嫁入长公主府。谢璇自然知道长公主对她的照拂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最后恐怕是落在那个野性的少年身上。

    可不管旁人怎样盘算,她就只等着一个人。

    而那个人……谢璇唇边的笑容尚未漾开,就听到了熟悉的窗户轻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