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095章

    书房里很安静,外头和煦的风吹动竹叶,沙沙作响。

    谢璇手里捧着暖暖的茶杯,猛然抬起眼眸。

    韩玠镇定得不像话,自顾自的添满了茶,往窗外扫了一眼,唇角忽然挑起类似自嘲的笑,“璇璇,那晚太华殿对峙的时候,宁妃曾说,她生下的那个孩子有个胎记,在背上,跟我的一模一样。”

    “那个红豆一般的胎记?”谢璇的诧异脱口而出。

    韩玠点了点头。

    谢璇的手抖了抖,泼出的茶水漫在手上,微微发烫。她仿佛明白了韩玠所说的“那个皇子并没有死”是什么意思,忽然口干舌燥起来,将整杯茶水吞入喉中,心中咚咚狂跳。她当然知道韩玠的胎记,在背上接近后腰的地方,殷红的颜色像是在里面种了朱砂,融入了皮肉似的。

    “三公主今年也是二十岁,她难道也是……”

    “元靖十六年,十一月三十。”

    茶杯自手中摔落,谢璇惊异之下猛然站起身来,身子磕在桌案边沿的时候也浑然不觉,只是盯紧了韩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韩玠是靖宁侯府的二公子啊,韩夫人待他并没有任何不同,前世那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提起过这样的事情。

    韩玠坐在她的对面,伸手将她的手包裹着,声音沉稳,“别慌,除了你我,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

    “怎么会,不是说莫蓝见到你的时候表现不对么?”

    “她知道,但是没说出来。”韩玠并非此案审理之人,自除夕之后便没见过莫蓝的面,也摸不清她的心思,“母亲说过,我出生那一晚,曾有人试图将我抢走,后来又追了回来。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换了身份。”

    “那真正的……”

    “死了,被扔到乱葬岗,好让皇后心安。”韩玠的声音稍稍艰涩。

    书房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谢璇满心里都是震惊,整个思绪都错乱了。好半天,她才寻回了头绪,“莫蓝是个宫女,不可能来靖宁侯府抢孩子,当年的事情必定还有旁人知道。可是他何必……”按照韩玠方才所说的,宁妃诞下的皇子被替换成了京郊农妇所生的女儿,皇后既然安排人专门在外验看男婴,只管将宁妃之子掐死送过去即可,又何必将靖宁侯府也拖入其中?

    韩玠皱眉,“我也想不明白,不过人吃五谷杂粮,即便受命于人,也会有重重顾虑。毕竟是个皇子,也算是龙子。”

    “当年除了莫蓝,还有谁碰过……你?”

    “侍卫伍正。曾经是皇后宫中的侍卫统领,后来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谢璇站了好半天,才低声道:“玉玠哥哥,你确信么?”

    “十成的把握。”韩玠沉声,“我见过宁妃。”母子天性,身处其中的人,自有感知。

    这个消息委实叫人震惊,谢璇喝了好几杯茶才缓过来,“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顺势而为。”韩玠苦笑了一笑,“算好了后面的每一步,却万万没料到会翻出这种事情,也只能随机应变。璇璇,你心里有数即可。”

    “嗯,我守得住,只是担心你。”谢璇隔着桌案,吁了口气,“越王的野心在于皇位,晋王和太子都是绊脚石,他铲除得毫不犹豫。你若是青衣卫倒也罢了,若是成了皇子,谁知道那条毒蛇会使出什么手段来。到时候,这条路就更加难走了。”

    “他不达目的必不罢休,而我——奉陪到底!”韩玠目光锋锐,眉头却是一直皱着,心里必定不大好受。将来的处境是一层,身世又是一层,当了两辈子的靖宁侯府二公子,忽有一日,得知双亲并非亲生父母,那是怎样的天翻地覆?

    谢璇绕过桌案,手指拂过他的眉心,“玉玠哥哥,天无绝人之路。”

    “嗯,我明白。”韩玠挥手合上窗扇,随即将谢璇拥入怀中。

    *

    种种猜测酝酿了整整六天,到初七开朝的时候,百官各怀心思,元靖帝却没有任何多余的表示,与往年的开朝并无任何不同。只是将礼部尚书和宗人令、左右宗正召入内殿,随后宫中便有了明朗的消息——

    皇后失德,禁足正阳宫,非诏不得出。三公主的名位倒是没有变,只是削去了封号。至于太子,元靖帝暂时似乎没打算做什么。

    虽是开朝,到底还是在年节里,各处衙署事务不多,一切倒还是按部就班。

    到得元夕之夜,便又是一年一度的灯节。

    朝堂上的事情并没有影响百姓观灯的热情。这座帝王之都几经变迁,皇帝换了一代又一代,争宠夺嫡,谋权篡位,宫廷内外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息过。于百姓而言,那是只可仰观而于几无关的事情,到了月上柳梢的时候,就还是如常的出来观灯。

    恒国公府中,照例还是由隋氏带着谢珮、谢璇和谢玥三个姑娘出来,一大家子穿过花灯街到了最宜观灯的明月楼,不出意外的碰见了韩夫人和韩采衣。这座明月楼里是达官贵人最喜欢的赏灯之处,陆续便有相熟的人碰见了寒暄,然后各自归于雅间。

    舞龙的队伍热热闹闹的行过,照例便是转往小码头,乘船游河赏灯。

    朝堂上的风云起伏未能影响百姓的人情,于这些公卿之家到底是有影响的,今年河面上的船舫比往年要少许多。隋氏带着三个姑娘和贴身丫鬟仆妇乘了一船,韩夫人、韩采衣、唐夫人、唐婉容及新碰见的韩玠和唐灵均共乘一船。

    两条船并头前行,两岸花灯繁丽,将整个京城装点成了琉璃世界。

    到得一处拐角,前面的船只却忽然拥堵起来,甚至有惊叫声此起彼伏。河岸便也是人流涌动,看热闹似的往前面凑过去,谢璇觉得诧异,往最热闹的地方瞧过去,隐约听到有人在喊着,“杀人啦!首辅大人被杀啦!”

    郭舍被杀?

    在这个节骨眼上,首辅大人被杀,叫在场众人均是一惊。

    未待谢璇有什么反应,韩玠已然开口吩咐船家就近靠岸,将船上众人送到岸上。韩唐两家都是以武传家,只有恒国公府文弱,韩玠便叫唐灵钧好生送她们回府,自己忙往的酒楼赶过去。

    酒楼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官差,方圆十数步都被衙役们拦住不许旁人靠近。

    韩玠亮出青衣卫的令牌进入其中,当时楼内的普通食客和伙计们都被衙役们看守在一层的角落,五城兵马司和京兆府的人都在其中。上得二楼,里面就多是熟悉的面孔了——闻讯而来的京兆尹、兵马司统领以及几位与郭舍相熟的官员,就连青衣卫指挥使蔡宗都在那里。

    这个雅间是以纱屏隔出来的,颇为宽敞,正中间是极大的八仙桌,上头美酒佳肴布满,脖颈间满是血迹的郭舍正躺在地上,已经绝了气息。

    往旁边瞧过去,窗户洞开,沾着几点血迹。

    外头的彩纸灯笼还悬在檐下,于夜风中微微晃动。

    “郭首辅正跟各位大人宴饮,刺客却突然闯进来,杀了人就逃走,当真是胆大妄为!”蔡宗走了过来,简略说明情况。韩玠的官职虽比他低,却是元靖帝极赏识的青年才俊,蔡宗待他也挺和气。

    韩玠行礼,面色沉稳无波,“刺客抓住了么?”

    “已经派人去搜查,尚无音讯。”蔡宗叹了口气,“这下又麻烦了。”

    韩玠点了点头,却未出声。元夕之夜首辅被刺,如此明目张胆确实是胆大妄为,查案时必定会让青衣卫介入。而郭舍素来跟太子不睦,这后头会牵扯出怎样的故事,那才是最叫人心惊的。

    *

    谢璇回到府中不久,谢缜和谢缇就带着谢澹和谢泽兄弟俩回来了。彼时谢璇和隋氏等人就在老太爷的院子里,应老太爷听说了外头的事情,他又不在现场,就先问问隋氏她们瞧见了什么。

    待得谢缜兄弟俩归来,谢老太爷便忙将他们叫来。

    谢缜脸上颇为急切,一进门便道:“老太爷,郭舍被杀了!”

    “我知道。怎么回事?”

    “当时我和三弟带着两个孩子,就在望月楼里同国子监的两位教授坐着,郭舍和几位朝堂上的同僚在不远处的雅间,中间隔着数道纱屏。他们那边的窗户洞开,方便赏灯,那刺客从窗户里闯进来,身法很快,杀了郭首辅就逃走了。”谢缜想到当时那场景的时候,还觉得心惊,“血溅在纱屏上,当时同桌的几位大人都吓坏了。”

    谢老太爷听罢,喃喃道:“如此明目张胆……”

    “刺客很猖狂,杀人像是探囊取物,可见是个厉害人物。”谢缇在旁边补充,“恐怕寻遍青衣卫,都未必能有几位这样的高手。”

    “之后呢?”

    “今晚街上全是兵马司的人在巡逻,当时将消息报过去,没多久京兆尹和兵马司统领就来了。当时在座的人不少,挨个盘问之后,大概是嫌人多麻烦,就叫我和三弟先回来了。”

    事实陈述完,在场众人都沉默了。

    郭舍和太子是死对头,这是朝堂上下人所共知的事情。皇后被禁足之后,元靖帝虽没发落太子,但是朝堂上下,弹劾太子的奏折已经入雪片般飞到了元靖帝的案头,前两□□会的时候太子还跟郭舍在朝堂上吵了起来,如今郭舍被刺,最大的嫌疑便落在了太子的头上。

    谢老太爷沉默了好半天,才让隋氏等人离开,只留下谢缜和谢缇在身边。

    是夜的京城,许多人几乎彻夜不眠。

    谢璇半夜里醒来后再难入睡,披衣起床去了隔壁的书房,书架上的抽屉里放着韩玠送她的那些礼物,她一样样的翻看,心绪翻滚。相比前世的远离朝堂起伏,这一世,她离这漩涡走得更近,才发现那是多么危险的一条路。

    一直发呆坐到半夜,次日清晨起来,又是阳光明媚。

    外面即使闹翻了天,恒国公府的内院里却依旧风平浪静。

    谢璇如常的与谢玥去荣喜阁问安,应国子监尚未开学,就又去谢澹那里走走。

    外头的氛围则要凝重许多,昨晚谢老太爷和谢缜谢缇大抵是议事到了深夜,此时谢老太爷书房周围还是安安静静的。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让人身上暖烘烘的,细心瞧着两侧泥土,还能看到两边渐渐冒出的青色嫩芽。谢璇带着芳洲走进谢澹的小院,就见弟弟捧了一卷书,正在游廊间诵读。

    谢璇也不去打搅,将芳洲的食盒放到屋里的桌上,随手翻了一本诗集来看。少顷,谢澹读完了今日的功课,进门时将芳洲支使出去,“姐姐,昨晚父亲被连夜叫到了衙署。”

    “是为郭舍的事情?”

    “我猜应该是,来传话的人行色匆匆,没详细说就请父亲过去了。”谢澹已是个十三岁的少年郎,在国子监中待得久了,不止课业精进,对于朝堂上的事也渐渐有了见解,“寻常的案子不会这样大费周章,昨晚既然连父亲都请了,怕是非常严重。”

    “毕竟是当朝首辅,又是众目睽睽之下被刺杀,闹得人尽皆知。”谢璇将糕点递给谢澹,“今早木叶新做出来的,尝尝。”

    谢澹赞了一声好吃,又道:“昨晚老太爷和三叔叔议事到天亮,姐姐,当初二叔和郭舍有来往,这回不会被翻出来吧?”

    “二叔的事情倒还不至于连累到咱们头上。且他早已丢了官职,如今一介白衣,能牵扯出什么来。”谢璇对这点倒是笃定的,“这事儿指向的应当是郭舍昔日的仇敌,澹儿,玉玠哥哥他那边没消息吧?”

    “没见过玉玠哥哥。”谢澹想了想,又道:“不过听父亲说,昨晚他离开的时候,玉玠哥哥已经到了望月楼里,并没什么事情。”

    这点谢璇倒是料到了的,姐弟俩井中之蛙,到底也探不到外头的消息,说来说去也是白担心,话题渐渐又到了陶府及陶氏的头上——前些天往陶家去的时候,姐弟俩又碰见了陶氏,安安稳稳的相处了半日,其实也乏善可陈。

    叫谢澹好奇的是另一样,“我听说那个宋将军年底时总往舅舅家去,陶温说,那么个五大三粗的武将,跟她相处起来,也挺融洽呢。”

    陶温如今八岁左右,正是少年好奇的时候,会跟表哥说这些事情也不奇怪。谢璇晓得陶氏和宋远之间的故事,闻言也只是付之一笑,“她在玄妙观呆了十年,总不能一直孤苦伶仃吧。舅舅或许乐见其成。”

    “谁知道呢。”谢澹近来跟谢缜的关系十分密切,只是叹了一叹,“就只是父亲有些可怜,天天一个人守在书房里。”

    谢璇笑了笑,没接话。

    咎由自取,怪得了谁呢?当初他背叛陶氏在先,懦弱逃避在后,哪怕少做错一样,也未必让陶氏摆出如今这样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度。事已至此,无非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罢了。

    姐弟俩正说着,外头一个小厮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谢澹在姐姐跟前虽听话,待底下人却是越来越严的,平常也不许小厮们这般乱跑。如今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谢澹见状面色微变,那小厮已然喘着气道:“少爷,六姑娘,出大事了!靖宁侯府被查封,韩大人下狱了!”

    “谁下狱了?”谢澹霍然起身。

    “就是常来咱们府上的那位青衣卫的韩大人。”小厮急急的道:“刚才外面街上全是禁军,我听说连着查封了好几处,不许任何人出入。”

    谢璇只觉脑中轰然,“知道是什么罪名么?”

    “不晓得是什么罪名,只是看那阵仗,满街的禁军,恐怕是有大事。”

    京城里已经许久没出现满街禁军的情况了,谢璇和谢澹均是吃惊,匆匆出了院子,想到老太爷那里去瞧瞧。谢老太爷的院门是敞开的,门口几位妈妈和男仆们面面相觑,各自惶然。

    姐弟俩匆匆走进里面去,就见唐灵钧正在跟谢缇和谢老太爷说话,“……我听说是有人谋逆,已经查出了证据,正在查处涉案的其他人。靖宁侯府上下如今已经围成了铁桶,玉玠哥哥被召进宫后就没了消息,有人说是已经下狱了。”他行色匆匆的说罢,就要告辞,“我路过贵府顺道来报个信,还要赶着去别处。”

    他的目光扫到门口,如愿的看到了谢澹和谢璇。

    双生的姐弟俩各自脸上惊慌,唐灵钧只瞧了一眼,就听到谢老太爷开口了,“多谢小公子来报讯,如今街上正乱,你也该小心为是。”

    “嗯!”唐灵钧转身就走,到了谢璇跟前的时候顿住脚步,目光瞧着谢澹,“外头乱得很,你等我的消息就是,千万别出去乱跑。”

    谢澹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灵均哥哥,我想跟你一起去!”

    “澹儿!”谢老太爷出声喝止,“今日谁也不许出府!”

    谢澹被喝得手臂一僵,唐灵钧已然抬步走了。

    谢老太爷警示般的盯了谢澹一眼,“老老实实待在府里,哪里都不许去。”

    “可是玉玠哥哥他……”

    “他那边不用你担心。”谢老太爷目光一闪,背转过身去,“外头的事情我会派人去打听,你们不许踏出家门半步!”这一声斥责声色俱厉,谢澹脸上似有不忿,却被谢璇揪了揪衣角。

    “澹儿,回去等消息吧。”谢璇轻声开口,拉扯着谢澹出了谢老太爷的院子。

    谢澹脸上满满的都是不情愿,罕见的对谢璇发脾气,“姐姐你拉着我做什么!玉玠哥哥在青衣卫里是什么处境,咱们难道不清楚?如今靖宁侯府被封,除了灵均哥哥愿意奔波之外,谁还会为他打算?我们就算不能立时做什么,出去打听些消息总是有用的吧!以前玉玠哥哥对老太爷那么照顾,朝堂上有什么事也愿意……”

    “澹儿!”谢璇喝止,示意后面还有谢老太爷身边的人,口中道:“老太爷既然这样吩咐,咱们听着就是了。”

    待得回到谢澹的小院,谢澹心里存着气,重重摔上了院门。

    谢璇提在嗓子眼里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些许,拉着谢澹几步进了屋中,将所有人打发出去,而后道:“方才我已经跟唐灵钧示意过,他后晌得空时会递来消息。”

    谢澹有些诧异,尚未开口时被谢璇抢着道:“老太爷是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就算你刚才说破了嘴皮,他也不会改了决定!阳奉阴违虽不是什么好事,情势危急的时候还是得用用。”

    “你的意思是?”

    “两重意思。第一,老太爷虽下令咱们不许掺和,但刚才你说的没错,这时候玉玠哥哥身边未必有人能帮他,咱们不能干坐着不管。第二——”她稍稍缓了缓语气,“我跟你一样着急,不过目下正是禁军各处查封的时候,你身上那点武功能跟唐灵钧比?就算现赶着出去了,也未必会有什么帮助。”

    谢澹接过姐姐递来的茶水一饮而尽,晓得姐姐说的有道理,内心里却还是不忿,“我就是觉得心寒。玉玠哥哥当初是怎么帮咱们的?可是老太爷又是怎么做的?”

    “趋利避害人之常情,见多了也就没什么。”谢璇语气淡淡,方才的惊慌过后,这时候反倒镇定了下来,“后晌唐灵钧必定会递来消息,那时候街面上大抵能清净些。到时候就算老太爷不同意,咱们顶风溜出府去,他又能怎么样?”

    “最多一顿斥责而已,他还能打死我?”谢澹恨声,“老太爷不过是看着韩家落难,所以想着撇清,免得被连累罢了。”

    “你晓得就好。”谢璇一笑,目光冷淡。

    若不是因为老太爷这种脾气,她初重生的时候也不会那么顺利的退掉亲事。

    而今陡然生变,叫所有人猝不及防,谢璇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谢老太爷若是不肯出面,她和谢澹能做的也有限。且摸不清目下的境况,未必不会添乱,等唐灵钧的消息传来,最要紧的是……想办法去见韩玠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