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01章

    太子自尽的消息如长了翅膀,出了牢狱后一面飞向皇宫,另一面则飞入了京城各个公侯仕宦之家,继而悄无声息的,进了坊间茶肆。

    朝堂上下为之震惊。

    谢璇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正在棠梨院的西跨院里抄写女训。

    那一日韩玠假托南平长公主之名将她带出去,送回来的时候特意跟谢老太爷又道谢了一番,甚至再一次祭出了长公主的名头,说长公主夸赞谢璇果敢有谋、仗义仁善等等。

    谢老太爷就算恼怒于谢璇姐弟俩私自外出的行径,到底也顾忌长公主的说法,且韩玠来往时都带有内监随行,老人家疑惑之余,倒也不好再重处谢璇。只是谢老夫人不管这些,她一向要求姑娘们贞静乖巧,且又注重颜面,那惩罚已经出了口就不肯改,还是要谢璇抄完为止。

    这春日烂漫的大好时光,便被消磨在了枯燥的抄书之中。

    好在谢璇两世中皆练习书法,就算内容枯燥,当做习字时便觉松快。书房的窗户洞开,外头清风徐徐,木叶慢慢研磨,谢璇将这一篇的最后一个字写完,颇为自得的捧起来慢慢欣赏,“瞧瞧,腕力有进步吧?”

    木叶并不懂得这些,只是抿着嘴一笑,“反正瞧着比以前好看了。”

    “唉,这么好的字,回头该先拿去澹儿那里炫耀炫耀,再送给老夫人。”谢璇自己瞧着满意,翻来覆去的欣赏了会儿,想要提笔续写的时候,芳洲便匆匆跑了进来,“姑娘,刚刚外头传着的消息,说是太子自尽了!”——因前两天韩玠的事情涉及太子,是以芳洲一听到信儿就赶紧跑来了。

    谢璇诧异,抬头道:“什么?”

    “就是太子殿下,不是说前些天被下狱了么,刚刚外头议论纷纷,说是他昨晚已经在狱中自尽了!”

    太子以谋逆之罪下狱,居然自尽了?谢璇震惊之下,忽然又觉得奇怪,“他昨晚自尽,今儿大家就已经议论纷纷了?”

    “是啊。”芳洲昨儿回了家,今早才从家里过来的,晓得外头的动静,“我来之前特地去南市买姑娘要的那几样糕点和竹编的各种玩意儿,那里已经有人在私下议论了,说太子是畏罪自尽。有好几处都在这样说,我想这样大的事情,总不会是谣传吧?”

    昨晚自尽,今儿消息就在南市散播开了?

    谢璇皱了皱眉。

    太子以谋逆之罪囚禁在诏狱之中,那可是青衣卫看守的地方,向来以铜墙铁壁闻名,不止是苍蝇蚊子飞不出去,寻常连一些消息都是不许外传的。可太子昨晚自尽,今儿消息居然就传了出来?这恒国公上下都没动静,京城里最鱼龙混杂、来往频繁的南市却已经传开,而且认定太子是畏罪自尽了?

    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谢璇是怎么都不肯信的!

    就算太子自尽是真,这种时候会刻意放出这种消息推波助澜的,除了越王,恐怕也没别人了。

    谢璇虽有猜测,这时候却不能立时探知详细,去荣喜阁的时候,谢老夫人那里应该也听到了信儿,跟隋氏议论了两句,等几个姑娘进来的时候,就都住口不说了。

    然而几个姑娘在外头已然听了几耳朵,虽然在长辈跟前不敢多说,出了荣喜阁的时候,谢玥就忍不住揪了揪谢珮的衣裳,“要是太子真的自尽了,那三姐姐的婚期岂不是要推迟了?”

    谢珮到底也是好奇的,闻言道:“若此事当真,恐怕三姐姐真得往后推一推了。六妹妹——”她转过头来,悄悄问道:“你前两天不是出去了么,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谢璇摇了摇头,“不知道。”

    “她能知道什么。”谢玥瞧了妹妹一眼,并不觉得谢璇有能耐得知这些秘辛,随即又笑了笑,低声自言自语道:“果真推迟,可就是活该了。”

    谢珮听见了也当没听见,只拉着谢璇的手,“六妹妹,咱们去园子逛逛?”继而询问谢玥。三个姑娘正是春日闲着的时候,谢珮的婚期在明年,此时隋氏也不拘束她,趁着春光日盛,到后园看那早开的迎春花去了。

    *

    相较于恒国公府内的风平浪静和暗暗揣测,皇宫之内,气氛就是全然的凝重了。

    元靖帝近来劳心,夜中时常难以安寝,加上夜里乍暖还寒的一点凉气,竟染上了风寒。太子自尽的消息昨儿就报进来了,元靖帝一整个早上都在殿里坐着发呆,婉贵妃因为担心圣体,特意带了些精致的汤和糕点过来,没等元靖帝喝上两口,侍卫又报进来一件血书,元靖帝只瞧了两眼,当即就晕过去了。

    这会儿满殿里都是太医,婉贵妃在旁照顾,好容易等到元靖帝醒来,婉贵妃忙凑上去,柔声道:“皇上总算醒了,可吓坏臣妾了。皇上躺会儿吧?”

    “那封书……在哪里?”元靖帝声音低沉。五十余岁的人渐渐有了衰老之态,目光已不复当初的清明灼亮,此时更透出些灰败来。

    婉贵妃在他晕倒的时候偷偷瞧过那上头的内容,是太子以鲜血写就的,所表述的不过一件事情——太子自认资质愚钝,这些年有负皇上的教导,前些天确实因皇后被禁的事情有些慌不择路,但他为人子、为人臣,却绝对没有结党谋逆,那些在京城内外搜查出的军械之类,是他半点都不知情的。如今他自认愧对父皇教导,于狱中自尽,但求皇上能绕过家眷,留下太子侧妃腹中才一个月的胎儿的性命。

    太子侧妃有孕,这是连婉贵妃都不知道的事情,想来也是这两天才查出来,未来得及向元靖帝禀报。那是元靖帝的头一个孙子,确实太子以血书禀报上来,也难怪元靖帝会承受不住。

    婉贵妃生怕元靖帝再受刺激,忙道:“皇上先歇会儿再看吧?太医说……”

    “拿来!”元靖帝稍有些中气不足,声音却是严厉的。待将那血书拿到手中,怔怔的看了半天,眼角便沁出了浑浊的老泪。

    他低头沉默了好半天,才将那血书缓缓折起,沉声道:“都出去。”

    挥了挥手,不止底下成群的太医,连婉贵妃和薛保都被赶了出去。

    殿外的丹陛在春阳下威仪肃穆,寿山之上祥云萦绕,因为昨夜的一场春雨,殿前的金砖皆染了细雨,此时被阳光一照,只剩下零零星星的雨渍。十来位朝臣恭恭敬敬的站着殿外,均是在各处听说了太子自尽的消息后前来入宫求见的。

    婉贵妃一出门,众臣忙都行礼,南平长公主已经在殿外侯了好半天,从小太监口中得知元靖帝晕倒的消息,忙迎上来道:“贵妃娘娘,皇兄圣体安泰么?”

    “刚刚醒了,现在不许人打搅。”婉贵妃环视群臣,在队伍的最末瞧见了默然伫立的韩玠。她心内叹了口气,携着南平长公主的手往旁边走远些,低声道:“皇上晕倒的消息并未传出去吧?怎么这么多人赶着过来?”

    “外头纷传太子殿下在狱中自尽,这些大人们都是为着这个信儿来的。贵妃娘娘——”长公主心里突突直跳,“这消息属实么?”

    婉贵妃点了点头,“今儿一早就报来了信儿,怎么皇上也才知道不久,外头就传开了?”

    南平长公主肃容,“不止这些官宦公卿,就连市井坊间都传开了,说太子殿下是因谋逆事发而畏罪自尽,怕是有心人故意为之。”她叹了口气。两位都是久浸宫闱的人,大约也知道这些把戏,心中各自有些揣测,却都不能言明。

    婉贵妃沉默了片刻,“罢了,这些事情皇上自会处理。如今要紧的还有一样,太子在狱中自尽的时候写了一封血书,上头除了自陈之外,还说太子侧妃已经有了身孕,才一个月大。这消息先前并没报进来,皇上看过之后,就晕了过去,长公主——”她轻轻捏了捏南平的手,“皇上前年刚失了晋王,如今伤还没好透呢,又碰上这样的事,怕是难受得很,独自坐在里面一句话都不肯说。皇上素日里最疼爱你,回头还请长公主能多安慰安慰。”

    南平长公主有些诧异,“太子侧妃有孕了?是哪位?”

    “说是刚诊出来不久,是先陶太傅的孙女,高阳郡主家的陶妩。皇上待会召完了臣子们,殿下就多留会儿吧,这个时候皇上需要人宽慰的。”

    “贵妃娘娘放心。”南平长公主应了。

    另一头薛保似是被召,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过了片刻走出来时,道:“皇上圣体欠安,一时半刻是不能召见了,请各位大人先到长定殿等候吧。”那些群臣心急火燎的等了大半个时辰,如今连皇上的面儿也见不着,虽然各自心内焦急,却也不敢违拗,只好听从安排。

    这里长公主忙同婉贵妃分开,走过来同韩玠递个眼色,韩玠早有预料,故意落在了最后,见状便先停步。

    南平长公主不同于群臣,薛保先前已经禀报过了,这会儿便忙行礼,“长公主殿下,皇上在里头等着呢。”他是皇帝跟前最亲近的人,自然知道如今韩玠的身份,便又朝韩玠行礼,“两位请。”

    长公主刚要走呢,远远的有人逆群臣而来,竟是越王。

    薛保自然是不能拦着他的,于是三人同入殿中,拜见元靖帝。

    皇帝的脸上愈发现出老态,他已然收了方才在龙榻上的黯然,此时撑起了精神端端正正的坐在御前,目光扫过越王时,稍稍停顿——相比起以前那副痴傻的模样,如今的越王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有了些变化,比如走路的时候不似从前那样微微弓背,应答之间,没了往常的迟缓态度,言辞也流畅了许多。他原本就生得高大,此时虽然腆着个肚子,腰背挺直的,却隐隐透出一个王爷应有的气度。

    元靖帝愣了一下。

    自除夕至今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先有宁妃之事,后有太子谋逆,兵荒马乱的闹下来,他竟未发现越王是何时有这变化的。这个儿子,似乎与记忆里被人暗中诟病的草包王爷有了很大的不同。

    元靖帝心中的惊疑一闪而过,叫三人平身后赐了座位。

    方才薛保进来禀报的时候,就已说了众臣求见的缘由,元靖帝心里自是有疑虑的,而今听长公主等人提到太子之事,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道:“惟仁不轨之心已铁证如山,如今他已愧疚自尽,朕也于心不忍。南平,太子侧妃有孕了,这事你知道么?”

    南平长公主如实道:“臣妹也是刚才得知的。”

    ——她说着话的时候,正低头喝茶的越王稍稍一怔,满杯的茶微不可察的颤动,稍稍洒了一两滴在虎口。

    惠平帝并未发觉,只是道:“朕膝下子嗣艰难,惟仁年逾而立才有了这个孩子,却终究未能亲见一眼,朕也于心不忍。”他到底还是缓缓叹了口气,太子虽有篡位之心,然那封血书中已坦言他并无勾结武将谋逆之举,如今太子也死了,做父亲的到底硬不下心肠,“朕原打算将惟仁废为庶人,念这孩子孤苦,便改降为平王,你觉得如何?”

    南平长公主稍稍诧异。

    按律,谋逆之罪当诛。无论皇亲国戚,哪怕是太子皇妃,但凡涉及此等大事,无一例外的都会处斩,而元靖帝却说他原意只是将太子废为庶人?他先前态度坚决的查封东宫,将太子扔入狱中,大有要将其以谋逆之罪处死的架势,如今却忽然转了态度……

    南平长公主偷偷看了看皇兄的神色,并不敢在这等大事上妄言,只是道:“皇兄仁慈。”

    元靖帝也只点了点头,也不再说朝政上的事,只是如闲话家常般说起了太子治丧和家眷安置的事宜。南平长公主偶尔附和劝说,越王也不时的插嘴说上两句,他似乎没有了继续装傻充愣的意思,说话时利索了许多,偶尔元靖帝诧异的目光投过来,他也是坦然受之。

    韩玠虽已恢复了身份,到底还未入宗谱,这种时候不过是来露个脸安慰元靖帝的情绪罢了,除了两句推免不过的附和,几乎没怎么说话。

    末了,元靖帝留下南平长公主单独说话,叫两个儿子先退出去。

    韩玠出了殿门,外头阳光和煦,一个小太监正在跟跪在门口的宫女低声说话,“皇上已经说了,娘娘要禁足正阳宫,非诏不得出,姑姑您就别为难我了。”

    “可如今太子出事,娘娘也是担心皇上啊,公公,还烦你通传一声。”那宫女的声音在见到越王的时候戛然而止,忙同小太监行礼。

    韩玠置若罔闻,越王扫了那宫女一眼,一言不发的走在前头。

    走出百十来步,到得少人处时,原本默然走在前面的越王忽然顿住脚步,转头看向韩玠,目中已不复先前伪装出来的浑浊,“本王数日未曾入宫,竟不知韩大人已得了如此荣宠,非但洗脱附逆之罪,竟还能同南平姑姑一道拜见父皇。”

    “王爷过奖了。”韩玠沉声,依旧是在青衣卫时的严肃面孔。

    “难道不该叫皇兄?”越王竟不掩饰,刻意将“皇兄”二字咬重,探询的目光紧紧落在韩玠脸上。

    韩玠波澜不惊,“这等大事,自有皇上和宗室安排,王爷说笑了。”

    他如此沉稳从容,对于越王知道他身份的事并无半点诧异,倒是叫越王稍稍一怔,旋即道:“果真韩大人名不虚传,料事如神,这打探消息揣度人心的本事,连本王都不得不佩服。”他从前总是和气待人的模样,此时目光紧紧的盯着韩玠,那笑容里倒有些阴鸷的味道。

    韩玠付之一笑,“王爷若没有旁的吩咐,韩玠告辞。”

    越王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只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抬步走了。

    宫门之外的护城河边,杨柳拂堤抽嫩,越王的车驾就在门口候着,他临上车时又回头瞧了韩玠一眼,那目光远远的穿透过来,如同利刃。正准备上马的韩玠自然不惧,只是心里有些奇怪——装了将近三十年的傻子,如今越王忽然机灵起来,是不打算装傻充愣了?

    可他就不怕元靖帝心存怀疑?

    *

    太子自尽的消息传遍京城,元靖帝宣布了废除太子谪将为王的圣旨后,命礼部郑重举办丧礼,并令有司妥善安置家眷。

    皇宫之内由元靖帝严令不许捕风捉影私自议论,民间的声音却是止不住的,太子因谋逆而畏罪自尽的事情早已传开,即便有少部分人心存疑虑,大多人却都是信了的。听说他最终未受重处,是以王爷之礼下葬,而与他有牵连的官员虽未以附逆之罪论处,其所受的惩罚却都极重,坊间茶肆便议论纷纷。

    而在恒国公府之中,却依旧是风平浪静。

    这一日谢璇才练完了字,芳洲便递了信儿近来,说是温百草想见她。

    谢璇自高诚之事后,其实一直对温百草的过去怀有好奇,只是先有老太爷的禁足之令,后有皇家丧礼,她不能在这时候添乱,便一直没出去过。如今既然温百草提出要见她,那必然是有要紧的事情,谢璇想了想便去找谢缜。

    好在谢缜知道谢璇做成衣坊的事情,因这是陶氏留下的东西,谢缜嘴上不说,心里到底是关怀的,便答应带谢璇出门去。

    二月初已是草长莺飞的天气,温百草所在的玄武南街红螺巷里两侧遍植杨柳,此时均吐了新嫩的芽子,于微风中摇曳。

    谢璇进去的时候,温百草正在东厢房里裁衣裳。

    这院子是谢璇给她准备的,正屋住了温百草和伺候她的婆子,两面厢房的一应家具全都搬出来,只摆了长案大架和衣柜箱笼,里头放着种种精致衣料和丝线,便于温百草裁衣刺绣。

    见得谢璇进门,温百草便微微一笑,“六姑娘来了,田婆婆,烦你倒杯茶来。”她随即指了指墙边衣架子上挂着的几件新衣裳,“前儿几位姑娘定制的春衫都做出来了,掌柜的想着春日里必要上些新的衣裳,我和他合计了几天,想了几十种花样,都是极好的。可咱们目下绣娘有限,又不能全做出来,所以才打扰六姑娘,想请你来定夺。”

    “这有什么打搅的,是我偷懒没能提前想着。”谢璇随她到了那几件衣裳跟前,观其衣料绣纹、裁剪花样,无不别致。她赞叹了两声,“果真找温姐姐是没错的,这几件衣裳拿出去,今年春游的时候,咱们的名声就该更大了。”

    温百草也晓得谢璇最近出来一趟不容易,也不浪费时间,等那婆婆奉上茶,便将她和掌柜拟定的花样拿出来,一件件的讲给谢璇听。

    挑了有一个时辰,谢璇才算是定下了今春新衣所用的花样,其余的也不废弃,暂时留存下来,等成衣坊规模再大些,人手更多的时候,便能派上用场。

    正事说完,谢璇打量着院内如常的布设,有些好奇,“姐姐住在这里都安稳吧?有没有碰到过什么麻烦?日常用度可有缺的?”

    “这里临近兵马司,六姑娘又安排得齐全,能有什么麻烦。”温百草笑了笑,“就是前两天窗户纸坏过几次,后来拿纱糊上,便也稳妥了。”

    ……

    所以黑脸阎罗高大人并没敢光明正大的来找温百草,还是用捅破窗户纸的笨办法?

    看温百草那从容平和的模样,显然并不知道高诚曾经来过,谢璇一腔好奇被浇灭,因为不知道温百草和高诚的过往,一时间也不敢莽撞行事,便也不再多问。

    谁知道她辞别温百草,出了玄武南街没走两步,竟然好巧不巧的,在街头碰见了高诚和韩玠。

    最令人诧异的是,他们两人竟然还是跟越王同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