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10章

    霏霏雨丝弥漫,在宫廊上蒙了一层薄雾,对面的人群穿透雨幕而来,身影却分外清晰。明黄伞下,元靖帝端坐撵上,韩玠高挺的身姿跟随在侧,轿辇的另一边则是如今正受元靖帝信任的掌印太监薛保。

    送谢璇出门的宫女连忙行礼,谢璇自然也要退到旁边施礼,头顶上失去了伞,谢璇便觉微凉的雨丝浸润脸颊,原来雨势已经比来时大了许多。

    元靖帝眯着眼瞧了瞧,好半天才问道:“那是谁?”

    薛保并未看清谢璇的脸颊,才要上前询问时,韩玠已然开口道:“是恒国公府的六姑娘。”躬身说话时眼角余光落在谢璇身上,头一次发觉这春日细雨竟如此可恶。

    元靖帝长长的“哦”了一声,“原来是婉贵妃的侄女,起来吧。”

    谢璇依言起身,旁边的宫女却还在施礼,越来越细密的雨丝落在发梢,贴上额头。她此时与元靖帝不过四五步的距离,稍稍抬眼就能看清轿辇上的皇者——比起去年七月在南御苑远远瞧见时的模样,他如今更见老态。春日里明明已经和暖起来,他还穿着冬天的夹袍,额头眼角的沟壑愈发明显,不过只说了一句话,便不可遏制的咳嗽了起来。

    薛保忙凑过去,拿了小太监随时捧着的温热茶水给他润喉,元靖帝缓了缓,才朝韩玠道:“我去瞧瞧婉贵妃,你自己去吧。这个谢……”他想了想也没记起谢璇的名字,便朝她指了指,“大概也没见过惠妃,你带她过去看望,也许惠妃能高兴些。”

    ——自元靖帝有意提携韩玠来牵制越王之后,就连惠妃都沾了光,熬了多年后平白挣了个妃位。

    “儿臣遵命。”韩玠躬身。

    轿辇越过尚且淋着雨的谢璇,到了坤德宫门口的时候落辇入内。

    韩玠走上前去,看着谢璇如经雨的海棠,透着柔弱。他是个昂藏男儿,出门时除了带着长随荣安之外,几乎很少带其他随从,刚才雨势变大的时候,元靖帝还叫人给他撑伞。谢璇却还是个少女,春日里常有乍暖还寒之事,这样一场雨淋下来,未尝不会有失。

    他接过宫女手中的伞撑起来,心疼谢璇,却又不能在这里做什么,只吩咐道:“我带她去给惠妃请安,再送她出宫,你回去。”

    宫女儿自是应命,施礼后退回坤德宫中。

    长长的宫廊里立时清净了起来,远处有宫人冒雨往来办事,这一条廊道里却不见半个人影,崭新的红墙沉默静立,两侧因为新近整修过,连半点杂草都无,只有雨随风声,花瓣零落。

    韩玠伸手,触到谢璇的脸颊时冰凉。

    “冷么?”他将伞压低了倾向她。

    谢璇摇了摇头,因为在思索刚才婉贵妃那番令人厌恶的话语,脸上便连笑意也扯不出来,只是道:“就这么一小会儿,不算什么事。”

    韩玠却道:“是我连累了你。走吧,去瞧瞧惠妃。”

    谢璇依言跟着他往前慢行,荣安最会体察韩玠的心思,便故意落下七八步,不远不近的跟着。

    雨丝落在伞上,像是风拂过竹叶的沙沙声,谢璇琢磨了半天也明白韩玠所说的“连累”是指什么,便不掩疑惑,“你刚说连累是什么意思?”——他应当不知道婉贵妃刚才说过的话呀。

    “父皇刚才是故意的,你没觉得?”

    “故意的么?”谢璇微讶。她对元靖帝的了解少得可怜,刚才这偶然的遇见已经是最靠近的一次了,自然不知其行事的习性和心思。

    “坤德宫能召几个外面的姑娘进宫?你的年纪和打扮摆在那儿,他原本就是个心思缜密的人,猜都猜得出来。”韩玠的手掌落在谢璇已然潮湿的肩头,“他对我有气使不出来,便为难你,手段未免难看。”

    这样一说,谢璇倒是明白过来了,压低了声音道:“是不是为了你执意不肯娶胡云修的事情?你这儿油盐不进,他就打算从我身上下手。今日就是故意叫我多淋雨,明天你要是还是这幅倔脾气,就拿更厉害的手段来招呼我?”

    “他原本已经歇了这个念头,如今旧事重提还态度强硬……”韩玠沉吟,好半天才道:“婉贵妃召你入宫是为了什么事?”

    “让我劝你,纳胡云修为侧妃。”

    “可恶!”韩玠气怒。元靖帝对他百般威压,他全都扛得住,如今这老狐狸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谢璇的头上,元靖帝是想做什么!

    目中阴云愈积愈浓,韩玠阴沉着一张脸,不发一语——

    元靖帝这突然折转得态度来得蹊跷,也固执得奇怪,给儿子施压也就罢了,或许只是为了他心中作为天下至尊的骄傲,可如今借婉贵妃之手把谢璇卷进来,这其中就值得细究了——胡云修固然有才女之名,却也未必就是京城里最出挑的,哪怕是想迫使儿子从命纳侧妃,元靖帝也可换个人选,为何偏偏执意用胡云修?还不惜用这样难看的手段来逼他就范?

    心里疑窦丛生,却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理清楚的,眼瞧着宫廊渐渐斑驳,到了惠妃所居的华章殿,韩玠便小声叮嘱谢璇,“她这样提,你便假意答应。总归是劝我,我也未必要听,到时候尽可推到我头上来。”

    “这个我当然明白,只是觉得不忿。”谢璇在明白元靖帝那不动声色的刁难之后,也是存了气,“对你又利用又防范,如今就连婚事也要这般插手,就非得把那个胡云修送进来么?婉贵妃一开口,回头府里的老夫人必然也要开始念叨,盘算得可真好!”

    “也只盘算而已。”韩玠冷笑,“就算他真的赐婚定了婚期,我也有法子叫这婚事名正言顺的泡汤!”

    他这样笃定,叫谢璇微微诧异。不过两人已经到了华章殿附近,便没多问。

    心里再多委屈和不忿,到了其他人跟前的时候,谢璇还是得好生收敛情绪。她理了理半湿的衣衫发丝,打点精神跟着韩玠进门。

    这华章殿比起方才的坤德宫来,简直有些寒酸。

    宫墙应是多年未曾修缮,上头有斑驳的雨痕,到了墙根儿底下,甚至还有松动的砖块和纷纷冒出头的青嫩杂草。走进里面去,格局也不如坤德宫宽敞,屋宇装饰自然更次一层,原先这里住着另一位嫔妃,自惠妃升了位份之后将那一位搬出去,才算是宽松了许多。

    院子里的甬道经雨而润,中庭有一棵桂花树装点门面,游廊下的小太监见了韩玠,连忙过来跪迎,便有宫女进去通报。

    韩玠同谢璇只在殿门口稍稍驻足,那宫女便迎过来了,“信王殿下请。”

    里头惠妃大概是在做针线,手边还放着笸箩和裁剪出来的衣裳料子。她对于韩玠的身世自是心知肚明,如今不过是担了个母亲的虚名,却并不敢乔张作致,忙着叫人赐座奉茶,见韩玠是领着个十四岁的娇美姑娘进来,立时猜到了她的身份。

    “这就是恒国公府的六姑娘吧?”惠妃笑眯眯的看着谢璇,瞧见她衣裳发丝都沾了雨,便道:“外头这雨势缠绵,姑娘家身子弱,可别着凉了。桂春,去冲一杯姜糖来,再叫人熬一份姜汤。”

    桂春应命而去,惠妃又叫人拿些糕点过来。

    韩玠以前来给惠妃问安的时候大多坐一会儿就走,等不到熬姜汤那么久。可这会儿谢璇浑身半湿,若不驱寒,难保不会受寒,便起身道:“搅扰母妃了。”又例行的问候,“这两天时冷时热,母妃身子无恙吧?”

    “都好着呢。”惠妃在宫里苦熬了许多年,并不羡慕那些个皇子,却格外喜欢几位公主。只是她从前位份低也不受宠,见到几位公主的时候也不能肆意疼爱,如今平白来了个姑娘,自是格外喜欢,“六姑娘喜欢吃点什么?这儿有极好的藕粉桂花糕,还有许多糕点,全都是小厨房每日里慢慢做的。”

    韩玠跟惠妃也算是当了一年的母子,知道她深宫寂寞时常以美食自娱,到如今那厨艺出神入化,是整个宫里拔尖儿的好吃。只是惠嫔年纪已近四十,没了争宠之心,也怕再卷进那些是非里吃亏,便偏安一隅只求安稳度日,严格约束着宫人,并未往外传过,就连元靖帝都不晓得这里的美味。

    他勾了勾唇,转向谢璇,“母妃这里的小厨房很好,还有你爱吃的银丝卷,就连蟹黄豆腐——还有你上次说的糯米丸子,都做的很好吃。还有那鸭血粉丝汤,手艺也不输你那位姐姐。”

    “真的?”谢璇立时喜上眉梢,看向惠妃的时候,眸中都多了几许光亮,“娘娘这里原来有这么多好东西!”

    这一下晶亮的眼神和期待的语气也点燃了惠妃的笑容,“是啊,但凡是我听过名儿的,如今都琢磨得差不多了,味道未必算绝顶,却也是上佳。六姑娘要是有爱吃的,回头我也可试着做出来——保准你喜欢。”

    “那我可要天天来母妃这儿打搅了。”谢璇笑意浮在弯弯的眉眼里,也没想到惠妃是这样平易近人,在美食上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

    说话间一碟桂花糕和银丝卷都已上了桌,谢璇喝过姜糖水之后漱了口,拈一枚银丝卷,果然软糯清香,不黏不腻,立时又是夸赞。

    这华章殿里宫人不多,惠妃的所有喜好却都在美食上头,每日里总要做七八样糕点,所以每一样都做得不多,却分外精致。

    谢璇吃得高兴,惠妃瞧着也喜欢,连带着对韩玠都少了些从前的客气疏离,“玉玠喜欢吃什么?下回也给你备着。”

    “儿臣不挑,璇璇喜欢的我都爱吃。”韩玠瞧着谢璇那一脸满足的模样,方才那些积郁似乎被驱散了不少,连带着对惠妃也有了感激,便生出投桃报李的心思。他知道惠妃的性子,不爱高屋华殿,不爱绫罗金银,既然她全副心思放在美食上,回头跟内务府打个招呼,多往她这里分些好食材也就是了。

    那一头惠妃已经跟谢璇说起了种种美食的做法,竟是毫无藏私,倾囊相授。

    韩玠也不多嘴,只是慢慢的喝茶听她们聊天。等熬好的姜汤送上来,谢璇也将糕点吃的心满意足,喝完了那一碗暖暖的汤,才流连万分的走了。

    ——惠妃体贴,怕湿了的衣衫冻着谢璇,还专门寻了件差不多的衣裳给她垫在里头,隔开湿气。

    等谢璇出了华章殿时,已经将前半日的郁闷暂时抛在脑后了。

    雨不知是何时停的,这会儿天上还阴着,宫廊里不见风雨,便显得柔润而安谧。谢璇的脸上笑意盈盈,凑在韩玠跟前感叹,“从前宫宴上没见过惠妃娘娘,今儿看了,真是出人意料。这宫廷里,像她这样安稳自娱的恐怕不多。”

    “惠妃不争荣辱的性子确实很好,不然皇上也不会把我放在她的名下。”韩玠捏了捏谢璇柔软的脸蛋儿,“倒是我没想到你们会这样投缘,说起那些食物来,眼睛里都能放光了!”

    “你不懂这其中的乐趣!”谢璇得意洋洋,“下回我要尽力把木叶也带过来,让她偷师学艺,回头天天做给我吃。”

    韩玠便是一笑,“下回你再进宫,就是信王妃的身份,想带谁就带谁。”

    这样说来,信王妃这个身份也不错,谢璇笑了笑。

    抬望远处,宫廷内翘角飞檐,琉璃彩画,雨润后分外清新。

    *

    二月底的时候,婚事皆已齐备,谢池上开了今年的第一次文社,依旧是南平长公主掌社,驸马从旁协助。年节的余韵还未彻底散尽,加上二月里的谢池风光旖旎,这一日的文社便格外热闹。

    谢璇从长公主之邀前往,果不其然碰见了韩采衣和唐婉容——韩采衣与谢璇同龄,因为韩玠的关系,唐夫人又推了先前在议的婚事,至今未有定论,韩采衣也乐得逍遥自在。唐婉容比谢璇还要年长一岁,因南平长公主与唐夫人投契,且唐婉容性格和婉乖巧,听说前些日子两家议定,要把她嫁给长公主的爱子刘琮。

    三个人自彼时天真娇憨的女童到如今娉娉婷婷的少女,感情愈发融洽,一见了面就先打趣唐婉容,而后同往文社。

    南平长公主依旧在飞鸾台上,例行的做开社之礼,三个人沿途慢慢逛着。

    这会儿大多数人都围在飞鸾台附近,这边倒有点冷清,曲折迂回的长廊,京中才俊的字画,自有值得赏玩之处。正走着,韩采衣眼尖,忽的缓了脚步,指着不远处,“那不是胡云修么?躲那儿干什么呢?”

    唐婉容笑道:“人家那是赏玩什么器物呢,怎么就是躲了。”

    “她总爱使些鬼鬼祟祟的手腕,所以我便觉得是躲啊。”韩采衣闲不住,冲谢璇眨眨眼睛,“咱们要不过去听听,看她又在传什么谣言。”

    “上回玉玠哥哥听说她造谣的事情后已经教训过她了,她应该也有所收敛,未必还有那份胆子。”

    “教训她?”韩采衣来了兴趣,“哥哥居然也会教训女孩,说来听听!”

    “就是有次碰见的时候板着脸训斥过,勒令她平息谣言。说起来啊——”谢璇挑眉看向胡云修,啧啧一叹,“这位确实是个厉害的主儿,散播谣言的本事厉害,吃了玉玠哥哥的那通训斥,居然没几天就把谣言平的悄没声息了。这般收放自如,算不算厉害?”

    听得唐婉容一怔,“放出去的谣言居然还能平息,这确实是厉害。”

    “不简单啊这位姑娘。”韩采衣也觉得意外,“听说宫里的几位娘娘对她的评价挺好,可见很能演戏。不过我觉得本性难移,喏,她旁边那个红衣裳的是户部柳侍郎家的千金,货真价实的应声虫,这会儿兴头那么足,必定又是在议论是非,过去瞧瞧?”

    谢璇对这个并没有兴趣,只是忽然想起什么,道:“走,过去会会。”

    走得近了,就听那边一个姑娘语含鄙夷,“果真是这样,那天她可是说的真真儿的,跟北安县主有约。结果呢?原来是骗人的!”

    “反正咱们也不能去跟县主去查证,她拿出来装面子诓人,谁信谁傻。”那红衣姑娘嗤笑。

    方才说话那小姑娘就又开口,“外头纷传她跟北安县主交好,我当时还以为是真的呢,如今看来,那些传言也许只是她捏造!可惜信王殿下被她迷惑,至今都没看清。”

    ……

    谢璇同韩采衣面面相觑。

    那边一口一个北安县主,又是提及韩玠,议论的是谁,还不清楚?

    谢璇只当胡云修会有所收敛,未料她竟又凭空造谣,便朝韩采衣解释道:“就是上回在庆国公府,她邀我元夕去猜灯谜,我说跟你有约来气她。结果一个不慎,就又被她捏着造谣了。”

    “这捕风捉影的本事,当真是过人!”韩采衣竟自有些佩服了,同谢璇、唐婉容两人上前。那边几位姑娘虽围在一处,到底也有人留心附近动静,瞧见有几个人自屏风后转过来,立时示意闭口,待见到里头有今日议论的正主儿谢璇时,忍不住给胡云修递了个眼色。

    胡云修转过身来,瞧见谢璇时面色微变,旋即笑道:“六姑娘即将嫁入信王府,居然也有闲心来此游玩?”

    “来看看风景,瞧着字画儿听人说话,也挺有意思。”她一挑眉,问道:“刚才我听几位的意思,是在议论我呢?跟北安县主有约……嗯,这是我当日跟胡姑娘说的吧?”

    胡云修没见半点羞惭,只是收拢了双手,徐徐道:“当日我诚意邀六姑娘去猜灯谜,六姑娘说跟北安县主有约。只是那夜我曾跟北安县主在一处赏灯,并未瞧见六姑娘,就有些好奇这缘故。”说着盈盈一笑,“六姑娘若是瞧不上我,直说也就是了,也好叫我知情知趣,这样搪塞,倒叫人意外。”

    她话里提着北安县主,却对站在面前的韩采衣没任何表示,谢璇觉得有趣,拦住正要开口的韩采衣,“胡姑娘竟跟北安县主一处赏灯了?县主那样温柔可爱的人,应该叫胡姑娘印象深刻吧。”

    “县主温柔美貌,自是叫人过目不忘。”

    “哦。”韩采衣噗嗤笑出声来,“胡姑娘过奖了,这温柔二字,我是当不起的。”她平素不爱拘束,今日也不过寻常打扮,且身后几乎没带什么随从,乍一眼看着便是个普通的贵家之女。

    胡云修登时愣了。

    自先前胡云修放出谣言之后,京城里许多姑娘便知她与谢璇不睦,这会儿见俩人凑在一处,远远近近便有来围观的。

    谢璇瞧着她那渐渐涨红的面皮,便笑了笑,“为免胡姑娘误以为我性情倨傲,还是该解释下,当日我所说的与北安县主有约,并非虚言,更不是敷衍姑娘。”

    旁边韩采衣接住话头,“是那日璇璇受了风寒,才未能出来赏灯。胡姑娘仅凭一己猜测就这样议论人的是非,实在有失风范。其实你若当真想邀璇璇,既然碰巧在一处赏灯,过来问一句又如何呢?我必定会据实奉告,就不必你私下揣测,以为旁人也跟你一样了。”

    这最后一句有点重,听得胡云修面红耳赤,正要还嘴时却被谢璇截住了——

    “听说姑娘曾答应信王殿下,不再论人是非、散播谣言。我以为姑娘通情达理,已改过自新,谁知这会儿又在揣度臆测,哪怕旁人曲解也不加阻止。殊不知你一句揣测出去,便是三人成虎,损人清誉。”她笑了一笑,衬着谢池的春光,明媚姣好,似有叹息,“这般出尔反尔,实在不像胡家门风。”

    对面的谢璇、韩采衣和唐婉容已经离去,胡云修被身边的姑娘们拱卫在中间,死死的揪住了袖中丝帕。

    得意吧,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等皇帝的旨意下来,信王他当真能抗旨不遵?当真能对着活色生香的诱惑无动于衷?他,毕竟也是个食色为性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