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11章 成婚

    三月初三,上巳佳节。

    京城外早已是绿柳成行百花绽放,成群结队的少年男女们相约去踏青赏春,一时间陌上游人如织,初怀心事的少女眼波儿如蜿蜒清流,柔软清澈而婉媚多姿,一年中难得的明艳时光。

    今年的上巳节,除了踏青之外,还有比这更加津津乐道的事情——

    信王殿下亲自穿了大红的喜服,骑着高头大马前往恒国公府迎亲,给足了谢府面子。按礼,皇家的婚礼仪程虽与民间差异不大,但皇子皇孙们总是高贵一筹,公主出降时是驸马入府,而王爷娶妃,则不必向民间那样亲自迎娶,只管在府里等着即可,外头自有礼部成群的官员打点。

    然而韩玠还是不顾礼部尚书的劝阻来了。

    二十余岁的男子身高体长,常年习武练得肩宽腰劲,那一袭华贵的喜服穿在身上,加之人逢喜事精神爽,奕奕神采令人为之倾倒。那些成日里与韩玠打交道的官员们瞧见了,也是随之一笑,继而感叹,“信王殿下今儿是真的高兴啊。以王爷之尊亲自骑马迎亲,咱们开国百年,几时有过这样的殊荣?”

    更有从前畏惧于韩玠凶煞之名不敢近前的,此时也是窃窃私语,“这还是那个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玉面修罗吗?这样的人才气度,像是辰时悬在天上的太阳,又光亮又暖和,满京城里有几人能及?”

    而于韩玠而言,这些纷纷议论不足入眼,他所期待的只是那座熟悉的府邸,那道熟悉的身影——

    前世他年少时随韩遂上了沙场,成婚要比这回晚两年。那时候他也是这样满心欢喜的骑着高头大马前往谢府去迎娶谢璇,似乎是艳阳高照的秋日,空气里全是干爽的桂花香味,那是他一生里最堪珍藏的记忆。

    而今阳春三月,山河媚丽,经由熟悉的街市来到谢府,心里藏着的不止是喜悦。那一世沉甸甸的记忆还藏在心间,那扇漆黑色的巨门时隐时现,他曾错失,亦以极大的代价求得重来的机会,往后的每一天他都不能错失,每一个朝夕,都不可辜负。他所药给她的,拼尽全力也要给予——

    哪怕因执意不肯纳侧妃而被元靖帝恼怒。

    哪怕因违抗规矩亲自迎娶而被朝臣诟病、父皇斥责。

    那些他全都不在乎。

    目标已然明晰,他只要朝着那里走下去,其他的细枝末节,全都不足为惧。

    *

    恒国公府外装饰了满目红绸,礼部不能阻止韩玠胡闹,只好在谢家做功夫,为不失皇家身份,除了老太爷和老夫人年事已高、身份颇尊,可以在府中等候之外,自谢缜以下,全都要出来迎候。

    按礼部的安排,谢缜是岳丈故而无需跪迎,其余人则全都穿了喜庆的红衣裳在外跪接。

    谢家的三爷谢缇奉皇命南下并不在场,妻子隋氏要为谢璇送嫁,还在府内陪伴新娘。故而到了最后,在外跪着的全都是家仆,只是靠近门口地方还有两个脊背僵直不情不愿的人——谢纡夫妇。

    谢纡早已是布衣百姓,面对王爷本就该跪接,他以前因为攀了郭舍且出身公府而颇骄傲过一阵子,今日前来谢府主事的礼部官员恰巧被他得罪过,所以特地把住在临近的夫妻俩叫了过来,在显眼处跪侯。

    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的进了巷口,韩玠纵马走在最前面,明媚春光下,英姿挺拔。谢缜连忙过去迎接,一面又派人往里头递信儿。

    棠梨院里,谢璇端坐在梳妆台前,瞧着镜中的明眸皓齿,一时恍然。

    出嫁新娘的装扮原就艳丽,她是要嫁入皇家,自需一番盛装。宫里特地派了嬷嬷过来为她修容整妆,华丽精美的凤冠上垂了珍珠流苏,粒粒浑圆,柔润生光,上头宝石金翠装点,耀人眼目。身上则是礼部送来的王妃吉服,比之前世所用的嫁衣霞帔,其绣工用料及花纹装饰无不精致,绣了飞凤的立领如绽开的荷瓣,衬得脸颊格外白皙。

    她的脸原本就生得娇丽精致,如今被凤冠嫁衣衬托,愈发显得娇小玲珑。

    细腻白润的粉几与肌肤同色,唇瓣上涂了娇艳的胭脂,稍稍启唇,便如最娇艳的花瓣绽放。蛾眉如远山青黛,经了脂粉点缀的眼眸愈发神采明亮。

    宫中服侍妃嫔的嬷嬷果真是妙手巧心,这一番打扮下来,谢璇纵有九分姿色,也要被装点成十二分来。

    谢珮在旁看得感叹不已,“寻常瞧着璇璇,自是姝丽,从没见过你这样打扮,真是……真是……”好半天也没能寻出恰当的词汇,她悄悄捏了捏谢玥的手,“瞧着璇璇这模样儿,我也想出阁了。”

    ——姑娘家爱美,此生能有这样美丽出彩的一天,绝对值得珍藏。

    谢玥悄悄的打趣,“这是嬷嬷的手艺好,你恐怕没这等福气。”

    那嬷嬷倒是听见了,便一笑道:“四姑娘若看得上,回头等四姑娘出阁,我也愿意再来侍奉。”

    “当真?”谢珮喜出望外,旋即咬了咬唇,觉得自己将喜悦表现得太明显。

    那嬷嬷却只觉得小姑娘率真可亲,“到时候王妃有命,自无不从。”

    谢珮看向谢璇,便见她嫣然而笑,“那就看四姐姐到时候愿不愿意了。”

    外头已经有人来传话,说迎亲的队伍已经抵达,谢璇披好盖头,被搀扶出门,由谢澹背着到了轿辇跟前。待谢璇进了轿辇,谢澹转身的时候,身子稍稍一顿,到韩玠跟前低声、认真的道:“信王殿下,我姐姐就托付给你了。”

    “嗯。”韩玠郑重点头。

    轿辇在欢庆的奏乐里起行,韩玠骑马跟在旁边,距离谢璇不过几步之遥。

    到了信王府,礼部已安排了诸般仪程,今日由元靖帝带着婉贵妃亲自来道贺,自是格外热闹。喜堂里人影错综,脚步繁杂,谢璇被那一头的金银珠翠和宝石珍珠压得脖子都酸了,眼前遮着红盖头,也看不清那些幢幢人影,只能感受到韩玠的气息,叫人心安。

    强撑着拜完天地,往洞房走的时候稍稍清静些,谢璇总算是舒了口气,伸手去扶了扶有些歪掉的沉重凤冠。宽大的袍袖滑落,露出嫩白的手臂,她比以前稍稍丰腴了点,藏在大红喜袍里的那一段手臂便格外引人遐想。

    韩玠这会儿没了顾忌,低声问道:“累么?”

    “脖子疼。”谢璇小声嘀咕。

    信王府的规模不算小,拜堂用的是正厅,洞房却还在后头,绕着游廊走过去,还有一程子呢。他有点迫不及待,躬身将谢璇打横抱起,“抱你过去。”

    垂顺的盖头被掀起了一角,露出里面谢璇讶然的面容,旋即满面飞红,低声道:“放我下来!”

    “这样快些。”韩玠目下尚未喝酒,脸皮却厚了许多,也不顾后头婆子丫鬟们诧异的目光,大步的往洞房里走。

    整个信王府都浸泡在喜红的海洋里,游廊两侧都是红纸灯笼,旁边花树上点缀着红绢堆出的繁花,起伏交错的红绸里,满目皆是喜庆。谢璇借着韩玠步伐的起伏稍稍窥到外头布置,贴在他怀里的时候,气息灼热。

    他的胸膛宽厚,比记忆里的更加结实有力。

    那时候初初成婚,靖宁侯府的规矩更加宽松,韩玠也是从华堂上一路抱着她去了洞房,然后……心里忽然砰砰跳了起来,谢璇揪紧了韩玠胸前的衣裳,不自觉的有些紧张。

    洞房之外已有人等候,韩玠将谢璇抱进去放在床榻,在她耳边低声道:“等我。”

    外头还有宾客,元靖帝和婉贵妃也在,韩玠并不能逗留太久。

    远远的依稀能听见外面的笑闹,芳洲上来问她渴不渴要不要吃点糕点垫肚子。谢璇这会儿确实有点饿了,吩咐屋内的人先到外头伺候,再叫芳洲把凤冠取下来。头顶上的千钧大山移去,谢璇瞬间觉得松快起来,轻快的活动了下脖子,便先吃些糕点垫肚子,不过也未能尽兴——唇上还涂着胭脂膏子,万一花了被人瞧见,那可不大好。

    这会儿宾客都在宴席上,谢璇难得清静,便取了个迎枕靠着眯会儿,吩咐木叶在外把风。

    她今早四更天就被拖出了被窝,这一路顶着沉重的凤冠在轿辇里颠簸,确实是累得够呛,眯着坐了会儿便昏昏睡去。

    半梦半醒之间被芳洲摇醒,精神立时又好了许多,连忙戴好凤冠盖头等着。

    外头已经有一大群人涌了进来,便又是一套繁琐礼仪,待韩玠以金秤挑开盖头,谢璇才算是能彻底卸下那华丽又沉重的凤冠。眼眸微微抬起,看到同样华服覆身的韩玠,他今日精神昂扬,此时脸上罕见的有了醉意,想必是被人灌了不少酒。

    韩玠的目光紧紧锁在她脸上,惊艳毫不掩饰。

    谢璇同他对视了片刻,微微一笑。

    如春花绽放,凤蝶萦绕,团团簇簇皆是锦绣丽色。

    周围全是客套的夸赞声,这会儿来了不少亲近宾客,韩玠在不熟悉的女眷跟前大多严肃,此时也未多说话,接了酒杯递到谢璇手中。健壮有力的手臂与娇柔纤细的皓腕勾叠,凑近了的时候,他的呼吸夹杂着酒气,将谢璇的脸颊烧红。

    合卺酒在贺喜声中饮尽,外头还有宾客要招呼,韩玠凑到谢璇耳边低声道:“休息会儿,等我。”随即起身,往外头去。一大群的女眷已经鱼贯出门,韩玠故意落在最后,回头一望,就见谢璇在芳洲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娉婷身段掩藏在精致华丽的喜服当中,双眸瞧过来的时候,若有水光。

    他低头笑了笑,抬步离开。

    *

    外头的欢声笑闹渐渐的低了,谢璇在芳洲的服侍下吃了些清淡的小菜垫肚子,便回榻上坐着。

    夕阳斜下的时候,洞房内花烛愈发明亮,金色的龙凤缠绕在儿臂粗的红蜡上,两座十二支的烛台分立在帏帐之后,透过那一层薄纱,将上头金线绣出的飞凤描摹得鲜活生动。满屋子都是红与金交织,世间最喜庆和最尊贵的颜色,在姑娘家最看重的日子里肆意绽放。

    芳洲瞧着谢璇又有些犯困了,便劝道:“姑娘要不再眯会儿?寻常都要歇午觉,今儿本就起得早,折腾了一天也该累了。再这么熬下去,回头等殿下来时精神不济,可不大好。”她瞧见谢璇脸颊上浮起的胭脂红润,握着嘴儿一笑,“姑娘可得养好精神。”

    随嫁而来的刘妈妈也劝道:“姑娘放心眯会儿吧,我叫人去外头把风。”

    “嗯。”谢璇觉得今晚韩玠必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等他归来时还有得折腾,确实该趁着这会儿补个觉,便又吩咐,“备好醒酒汤,壶里的茶也温着,芳洲四处瞧着些。”

    绣金的鸳鸯纱帐落下,谢璇脱了绣鞋,并不敢乱了衣裳发饰,只规规矩矩的躺在榻上,取了个软枕靠着养神。如今正是三月天光和暖的时候,这么躺着也不怕着凉,渐渐的便安心进了梦乡。

    韩玠来得悄无声息。

    远远的还有宾客的笑闹声,夜色中的信王府被灯笼映照得如同白昼。烛光自红纸透出,映照在红廊绿柱上,为疾步而行的韩玠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他的喜袍在夜风里微微摆动,不好在自家王府里飞檐走壁,便健步如飞,如一阵红色的旋风卷了过来。刘妈妈亲自在门口把风,远远瞧着有一团红影飘来,细辨出是信王殿下,想要回屋叫醒谢璇的时候,韩玠的身影已经飘到了跟前。

    “都退下。”他沉声吩咐,掀门进屋,将同样惊讶的芳洲木叶等人屏退。

    一室春暖,瑞兽吐香,融融的烛光里,可以看到纱帐内规规矩矩小憩的谢璇。她的身子又长高了不少,修长的腿藏在喜服之下,双手交叠放在腹部,两侧宽袖延展,上头绣了一圈暗纹合欢,再往上便是鼓起的胸脯,领口微敞的脖颈,秀气的侧脸,红嫩的唇瓣……

    压制了许久的热气又开始在小腹内流窜,韩玠今儿高兴,喝了不少的酒,脑子却还勉强算清楚。

    他缓步上前,掀帘入内。

    谢璇睡得安稳,娇美的脸蛋在烛光里愈发柔润,长长的眼睫投了暗影,她的唇角微微勾着,不知是在做什么美梦。

    韩玠坐在榻边,如在梦里,一时恍然。

    他曾在前世的破碎里无数遍的咀嚼过一句诗——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那时候他远在雁鸣关外,将她独自留在京城,聚日短少,无数个日夜的思念,全都只能化为月光与烈酒。可那月光毕竟还是甜蜜的,因为还有盼头,他盼着有朝一日能立下战功,为她博得更多的荣光。然而那个寒月凄风的初冬,就连水中月影都破碎了。他再也没能找到她,整整十多年。

    那时候他才明白,还有比动如参商还难过的事情。

    参星已没落,只剩孤独的商星悬在空中。再无伴侣,空留悔恨。

    而如今花烛高烧,洞房温暖,一年里最美好的春光,他将最心爱的姑娘迎入了王府。窗外月牙弯弯,帘内花好人团圆,熟悉的容颜近在眼前,他伸手抚着谢璇的脸颊,绵长平稳的呼吸盈盈落在手背,像是她甜软的声音掠过心间。

    他终于寻回了她,触手可及。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今夕何夕?他竟还能寻回遗失的美好,同她共此花烛良夜。

    韩玠俯身,吻住了谢璇的唇,温软而甜蜜,如同梦里依稀的温存。

    手臂揽过纤细的腰肢抱在怀里,韩玠俯身相就,从温柔的亲吻到压抑着的吸吮抚摸,克制而难耐。这动静终于惊醒了谢璇,她有些诧异似的,猛然睁开眼睛,瞧见韩玠近在咫尺的双眸时才算恢复镇定,开口想要一声“玉玠哥哥”,韩玠却已然趁势攻入。

    谢璇还未来得及再吐出半个音节,便全然被他的气息包围。

    方才的小心翼翼和压抑已然灰飞远去,韩玠猛然收紧了手臂,将谢璇身后的软枕撤去,覆身而上的时候,将谢璇紧密熨帖的压在了身下。

    炽热而急切的吻侵袭过来,他像是久旱之人,贪婪的吸吮甘霖,甚至连一口呼吸都吝啬给她。谢璇脑海中一片空白,就只剩头顶喜红的鸳鸯交颈,模糊又遥远,耳中目中唯有韩玠的气息,如同温热滚烫的泉水将她包围。

    喜服做得繁复而精致,盘扣大多藏在暗处,严丝合缝。

    韩玠吻得急切,用残存的理智摸索着解了几颗盘扣后终于没了耐心,猛然扬手,将喜服撕开一个口子。随即,炙热的手掌自腰际摸索上来,熟门熟路的覆盖在柔软的胸前,滚烫的温度立时透过轻薄的内衫传到肌肤。

    在突然到来的侵略中,谢璇轻声惊呼。

    韩玠益发放肆,手掌在胸脯游弋,下半身紧贴上来,将她困在正中。

    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玲珑的身段虽还不算丰腴饱满,却也是玲珑有致。

    身体内的火苗被一寸寸的点燃,喜服剥落的时候,中衣随之敞开,春光乍泄。屋子里还有明晃晃的烛光铺满,谢璇伸手想要拉过锦被来遮掩身段,却被韩玠中途打断,“就这样,我喜欢。”他的声音低哑的传入耳中,急促的喘息里,炙热而浓烈的酒气熏得谢璇都有些醉了。

    “腰……”谢璇的声音一出口,才觉颤抖不稳。她有些不安的往后缩了缩身子,心快得想要跳出腔子,随着韩玠故意的紧压,连忙咬唇揉碎低吟。

    韩玠稍稍躬身,瞧着眸泛水波的谢璇,在她唇上蜻蜓点水,“今晚是我们的洞房,璇璇,我终于等到了。”言语已不足以表达前世今生积攒的思念与渴望,不足以描述此时的喜悦与幸福,他撩开身上的喜袍,褪去中衣。

    精壮的腰腹乍然入目,谢璇下意识的闭眼。

    韩玠勾了勾唇,再度俯身吻住她。更加炽热急切的亲吻落在耳畔颈间,一路绽放而下,肌肤相接的时候,就连呼吸都颤抖了起来。他握着谢璇柔软的手引向下腹,自喉中吐出一声愉悦而压抑的呻.吟。

    *

    谢璇醒来的时候,外头的花烛已经熄了,床榻外厚厚的帏帐不知是何时落下,将她和韩玠围在昏暗的天地里。

    不同于前世的腰腹酸痛难受,此时的她只有十四岁,虽然昨夜被韩玠恶狼似的吃了许多遍,到底还没受那撕裂的酷刑,此时除了手臂酸软之外,倒非十分难受。

    她正缩在韩玠的怀里,身上裹着一层可有可无的薄纱,稍稍扭头就能尝到韩玠胸前的温度,就连双腿都是交叠纠缠着的,如藏在锦被之下的旖旎秘密。她依稀记得昨晚的疲惫里,韩玠就是将她抱在怀里入睡的,没想打这个姿势竟然持续到了清晨。

    扭动肩膀想换个更舒服的姿势,头顶却传来韩玠低沉的声音,“醒了?”

    谢璇动作一僵,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韩玠不动声色,手掌探出,开始在她背后游弋。他的手还带着锦被中暖热的温度,隔着薄纱摩挲过来,立时递来战栗。

    谢璇再难伪装下去,一把将他的胳膊推开,嗔道:“就不给人多睡会儿。”

    韩玠笑了笑,只管低头瞧着她,眉间眼底,全都是愉悦满足。见谢璇的眼神渐渐的不再朦胧,他便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道:“送你个东西。”回手在枕后稍稍摸索,便带出一段红色的丝线,随即便是一枚通透的玉珏。

    那枚玉珏熟悉至极!

    谢璇仰头盯着那一模一样的玉珏,满心诧异中,就听韩玠解释道:“上次摔坏后我好匠人修补的,破镜重圆,世间只此一枚。”他勾着丝线,将玉珏再度系在她颈间,柔声道:“从此后,你又是我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