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12章

    成婚的第二日,韩玠与谢璇盛装丽服,同往宫中拜见长辈。

    因皇后尚在禁足,到了元靖帝那里的时候,后位虚设,段贵妃和婉贵妃左右陪着,竟然还有许久未见的玉贵妃。

    晋王过世已有两年多的时间,玉贵妃最初疯疯癫癫,近来渐渐的有所好转,只是依旧沉默寡言。她原本气质高华,如质地温润的美玉,同俏丽绰约的婉贵妃站在一处时各有千秋,经了这两年的磋磨之后,那股卓然高华的味道收敛,比起旁边两位贵妃来,就黯淡了许多。

    韩玠携谢璇庄重的三跪九叩,一个高健英挺,一个娇美玲珑,王妃的冠服衬托着出众的容貌,站在韩玠旁边毫不逊色。婉贵妃虽为贵妃,到底不是正宫不能坐在正中受礼,从旁瞧着的时候,脸上全是笑意。

    元靖帝有意照拂玉贵妃,指着韩玠介绍,“这就是信王,你们大概还没见过。”

    玉贵妃抬眼看着韩玠,“臣妾久居乐阳宫中,还未曾与信王见过。”

    元靖帝便又指着谢璇,“这就是恒国公府的六姑娘,你大概也没见过。”

    旁边婉贵妃微微一笑,并不敢在玉贵妃跟前提当年晋王的事情,便没出声,倒是玉贵妃自己说了,“这我倒是见过的,从前五公主喜欢召她来陪着玩耍,也去过我那里,十分懂事乖巧。如今成了信王妃,自是叫人高兴。”

    谢璇对于玉贵妃,总有一种特殊的情绪。不止是为了其卓然气度,也为了隐瞒晋王下落的事,这会儿瞧着她消瘦憔悴的面容,有些心疼,便再度屈膝行礼问候。

    玉贵妃也是一笑,便即低头喝茶。

    元靖帝给两位新人赐了座,还没说两句话,就问婉贵妃,“思安该睡醒了吧?”

    思安正是小皇孙的名字,谢璇未料小皇孙如今就在这里,倒是有些诧异。

    婉贵妃便叫身侧的宫女过去瞧瞧,不过片刻边有人来回禀,“小殿下睡得正香。”倒惹得段贵妃道:“皇上对思安可真好,时刻都挂念着,这才睡下没半个时辰呢。”

    “宫里孩子少,难得他乖巧,自然疼爱。”元靖帝也是乐呵呵的,看向韩玠,“玉玠如今也娶了王妃,该早点给朕添个孙子。”

    韩玠一本正经的回答,“儿臣自当尽力。”

    段贵妃便在旁笑道:“我瞧着信王妃年纪不大,不过十四五岁吧?”她意味不明的抿了抿唇,瞧着元靖帝,“不止孩子们要尽力,皇上也该记得多施些恩德,才好多添几个皇孙。”

    元靖帝只点了点头,却未接下文。

    在这里做了有小半个时辰,元靖帝才打发她二人去给惠妃问安。

    两人告退而出,去往华章殿,中途碰见了宁妃,各自一怔。

    宁妃仿佛比从前更沉默了,自打三公主出降之后,她的身边没了陪伴,就算元靖帝瞧着大公主的面子多照拂了几回,大公主也时常入宫看望,也未能扫去她脸上日渐浓郁的凄哀之色。如今宫廊相遇,明知道对面站着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宁妃却不能多说半句话,甚至要以普通宫妃的身份跟韩玠这个王爷互相见礼。

    韩玠也有点僵硬,然而元靖帝既已将他记在惠妃名下,他就只能是惠妃的儿子。宁妃于他,不过是父皇的普通妃嫔而已。

    隔着几步的距离,他收回目光,肃然问安。

    宁妃也未挪动脚步,只是打量谢璇,“这位就是信王妃了?果然好容貌,衬得起信王的威仪。”

    “宁妃娘娘过奖了。”谢璇虽也感慨,倒没那么多的情绪,“春光正好,御花园里的花怕是都开遍了,娘娘这是要去散心么?树荫底下风凉,该多加件衣裳的。”

    宁妃指了指身后带了披风的宫女,笑道:“无妨的。”

    片刻的沉默,似乎也寻不到什么合适的话来说,她便抬步向前,“你们自去吧。”擦肩而过,脸现黯然——她知道这条路是同往华章殿,也知道今天是信王携新妇拜见母妃。

    这一切,原本是属于她的。

    *

    拜见过了惠妃,谢璇心满意足的回忆着美味,出宫的时候就有些感慨,“我瞧宁妃娘娘更消瘦了,三公主进宫的次数也不多,她那儿大概也冷冷清清的。见了你,又不能够亲近。”

    韩玠名正言顺的将她揽在怀里,“宫里谁不是如此?”

    “是啊,晋王离开之后,玉贵妃的日子恐怕比她更不好过,这两年总没见着她,今儿一瞧,整个人都和从前不一样了。从前像是精心养着的美玉,温润而内蕴,如今就是失了打点,毕竟没了光泽。”

    “你也这样觉得?”韩玠低头,顺道在她脸上蹭了蹭。

    谢璇这会儿背后有韩玠做垫子,虽不及枕头柔软,却格外暖和宽厚。她昨夜被韩玠又折腾了半宿,此时颇为困倦,随着马车的摇晃,便慵懒着没多动脑子,只是道:“难道不是么?从前当得起玉的封号,也衬得住贵妃的尊贵,如今到底是失色了。”

    “玉贵妃才是最聪明的。”

    “怎么说?”

    “她这副样子,正好坐实了晋王离去的哀痛。”

    听这语气,难道内里还有猫腻?谢璇精神稍振,翻身问他,“难道她知道……”

    “晋王留了个信物给她,我想她能猜到。”韩玠也没有十分的把握,只是道:“玉贵妃能得盛宠,可不止是为了容貌。皇上至今都留着她的贵妃尊位,颇含几分敬爱,这样的女人,就算丧子哀痛,又怎至于疯癫?”

    “当时的消息太骇人听闻了啊。”谢璇咕哝,“你那些骸骨交过去,又有獒犬和恶虎为证,自家儿子被吃了,是个人都承受不住。”

    “可她当时虽震惊哀痛,却未发疯。”

    这样说来,似乎确实值得咀嚼。若玉贵妃能猜到实情,那自然是最好的,等到越王这个毒蛇没了,按照晋王的意思,寻个合适的时机让他回归也未尝不可,不过得想办法与当年的事自圆其说罢了。就算不能回来,母子二人分隔在宫廷内外,虽不能见面,能留得性命各自安好,也胜过在兽笼里厮杀,阴阳相隔。

    而当年的事情,谢璇一直感激韩玠的仗义相助。

    她撑起身子,飞快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便又坐回角落。

    晚间用饭过后,韩玠带着谢璇在王府里散步一圈儿,月上柳梢,莺俦燕侣,自是难得的安然时光。就寝的时候时辰尚早,谢璇趁着韩玠去盥洗的空当寻了本书瞧,待韩玠穿着寝衣过来的时候,便无处可逃,被轻易捞进了怀里。

    床榻宽大软和,韩玠盘腿端坐,目光扫向谢璇手里的书,“在瞧什么?”

    “拿话本子打发时间,不过里头写到些衣裳首饰,倒是挺有意思的。”谢璇将书卷搁在枕畔,“等这两天忙完了,我就去瞧瞧温姐姐,这阵子太忙没顾上,不知道夏衣准备得如何了。”

    “还去玄武南街红螺巷?”

    “那儿离咱们有点远,铺子开张之后,如今盈利不少,固然是掌柜的辛劳、伙计们出力,最要紧的还是有温姐姐撑着。我打算给她在京里买一处宅院,也好叫她彻底安顿下来。”

    韩玠盥洗后浑身暖热,在她额上亲了亲,“随你安排。”

    “对了,高大人还没回来么?”

    “我最近没见他,应该还没回来。”廊西的事情牵涉太大,谢璇目下知道了也是有害无益,韩玠并未对谢璇说过,只是含糊道:“恐怕还得一两个月的功夫。”

    “他如今可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了。”谢璇已经将伺候的人屏退,瞧着香炉里轻烟散尽,便趿着绣鞋过去,取过香勺往白玉精雕的香炉了添些研磨得极细的香末。白玉温润,上头镂刻着百子戏闹的纹样,两耳上垂着玉链,被谢璇海棠红的衣袖覆盖。她添香的手法娴熟又雅致,纤细的手指握着白玉勺,两者几乎同色。

    她轻轻的将香末拨出纹路,转头朝韩玠嫣然一笑,“瞧什么?”

    “就是觉得好看。”韩玠瞧着海棠红绣春草寝衣包裹着的曼妙身段,那嫩白的肌肤在烛光下被寝衣的颜色一衬,愈发莹白。

    这样相伴的时光弥足珍贵,他将回到床榻的谢璇圈入怀里,“明天咱们哪儿都不去,就在书房待着。”

    “又诓我给你研磨?”谢璇立时就能猜到他的打算。

    “晚上我给你揉腿。”韩玠懂得投桃报李,“后头咱们回去看老泰山,再后面还得去平王府和越王府,事儿还不少。”

    “先去平王府么?”

    “嗯。”

    “越王如今正得圣宠,且平王毕竟是畏罪自尽,怎么却排在了前头?这种小事上招惹越王,似乎没什么必要。”

    “你表姐生下的小皇孙思安才是真正的得圣宠。反正这些全都是做给父皇看的,越王不足为虑。”韩玠索性闲着享受闺房之乐,将谢璇的腿放在膝头,从脚底开始慢慢揉搓。渐渐的过了小腿,越过膝盖,撩起寝衣抵达丰润修长的大腿。

    像是有些犹豫,他的手在膝盖上方逡巡不前,游移着不敢到腿根上去。

    谢璇原本眯着眼睛舒服得叹气,这时候也觉出不对来了,连忙坐直身子,一把捧住了他的手掌,“不许越过膝盖!”

    韩玠有点惋惜,“娶个十四岁的媳妇儿,天天眼馋却不能肆意温存,玩火时只焚自己不焚你,这才叫饮鸩止渴。璇璇,还要等多久?明年总可以了吧?”

    “唔,这就嫌弃我啦?”谢璇忽然想起白日里段贵妃那一句隐晦的建言,便在韩玠唇上轻轻咬了一口,“想现在就要皇孙,不如从了皇上的意思娶个侧妃?”

    “夫人有命,焉敢不从。”韩玠摆出从善如流的架势。

    谢璇便坐直身子,恶狠狠的告诫,“你敢!”

    韩玠笑了笑,伸臂将她紧紧圈入怀中,侧身一转,轻易将谢璇压在身下。寝衣不知何时已经乱了,他眸中火苗跃窜,贴近了问道:“不敢什么?”

    屋内床帐微拂,窗外月移影动,惊起还未安眠的栖鸟。

    夜风沙沙的掠过地面,摇动窗户外的芭蕉叶,墙根下养着的猫低低叫了一声,夹杂着屋内隐约断续的娇笑。

    *

    次日一整天都腻在书房里,夫妻俩都受谢缜的点拨学习书法,便各自写了一幅字,吩咐人连夜装裱起来,算是成堆礼物之外单独的心意。

    王府长史司早早的就通知谢府迎驾,夫妻俩抵达的时候,谢缜和老太爷已经在厅上等着了。

    自两家退亲之后,先是韩玠进入青衣卫照拂谢家,后有靖宁侯府被禁军围困,谢老太爷梢有观望,及至韩玠身份骤转求取谢璇,谢老太爷也是喜忧参半,如今再见面,谢老太爷的心情就有些复杂。

    韩玠还是和从前一样,备了谢老太爷痴迷的奇石和谢缜喜爱的字画,然而话里话外,已不像从前那样有意照拂,只是将其作为寻常亲眷罢了——

    这整个恒国公府,他真正感念牵挂的,无非谢璇姐弟而已。

    今日的谢澹还在国子监里读书,没能赶回来,韩玠同谢缜父子寒暄完了,便同谢璇入荣喜阁中,拜见谢老夫人。

    荣喜阁就在内外院衔接的地方,有时候谢老太爷和谢缜不在,老夫人也会在这里见男客。相较于谢老太爷的客气,老夫人这里就表现得熟络多了,将两人请到客厅里奉茶,因为是王爷亲临,并不敢叫隋氏和两个女孩儿来打搅,只她自己作陪。

    她算是看着韩玠长大的,妇人家与男人终究不同,哪怕知道韩玠如今是皇子,心底里毕竟还抱着对韩家小子的亲近,于是说话也松快许多。

    韩玠耐着性子坐在那里,听谢老夫人一会儿夸谢璇懂事,一会儿又说她少经世事,还需韩玠扶持指点等语,自是一一应着。

    坐了两盏茶的功夫,临走时跟谢珮、谢玥见了见,便依旧打道回府。

    谢璇前世今生对于恒国公府的感情都不算深厚。前世自不必说,今生虽然没了罗氏和岳氏的恶心,到底芥蒂难消,对着谢缜和老夫人两个长辈的时候虽能言谈自如,却很难亲近起来。从前对谢老太爷还有稍许的敬仰,自韩玠入狱那回之后也有疏离。除了至亲的谢澹之外,算起来唯有谢珮母女还算投契,可惜今日有韩玠在,也不能多处。这般匆匆回门,离开恒国公府的时候就有些感慨——

    “从前姐姐在的时候,还觉得府里有许多可以贪恋的地方,如今却也就那样了。倒不如哪天去国子监里看看澹儿,还能更高兴些。”

    “等拜会过平越两个王府,就把许少留和卫远道请过来,你们姐妹几个正好聚聚——你那位三姐姐,似乎也是不错的吧?”

    “三姐姐和二夫人很不同。小时候觉得她傲气得可厌,如今却觉可敬。”

    韩玠揽她入怀,将她的手裹在掌心把玩。

    人心世事,总要历久方能体悟。

    谢玖长在谢纡和岳氏膝下,却还是保持初心不与合污,确实是难得的。

    *

    三月中旬,风和日丽。

    韩玠近来新婚不必多劳朝堂之事,用过早饭之后,便同谢璇往平王府去了。

    自小皇孙陈思安出生后,元靖帝便多派了些侍卫来守卫王府,暗处更是有不少青衣卫盯着。这府里平常不接待外人,自是门口罗雀,平常两三个月也没半个客人。谁知今日蹊跷,门房迎着韩玠进去,竟瞧见了好几辆其他府里的车马——

    有两辆极为贵重繁丽,看其装饰,应是端亲王府的。另一辆相对素简一些,韩玠并没认出来,据谢璇所说,是她舅舅陶从时府上的。

    平王府中跟这两家有关的无非侧妃陶妩,今日这架势,大抵还是为了思安。

    韩玠同谢璇对视一眼,谢璇也没料到这两家恰巧也在,便仰头道:“我没告诉舅母今儿要过来的事情。”

    “我知道。”韩玠握住她的手,掩在宽大的袖中轻轻一握,“或许只是巧合。若不是巧合,回头我会处理。”

    “那她们若是旧事重提……”谢璇有点忐忑。她自幼没有母亲的爱护,且高阳郡主对她格外体贴照顾,这么多年里培养起来的感情,甚至只次于谢珺。若只是陶妩,谢璇自能断然拒绝,若是高阳郡主开口,理智就未必能压过感情了。

    高阳郡主对她恩情甚厚,她固然心意已定,到底也会为难。

    韩玠便只一笑,“有我顶着,你该怎样就怎样。”

    两人被迎入厅中,果然见端亲王妃和高阳郡主相伴而坐,下首坐着平王侧妃陶妩,对面则坐着平王妃傅氏。那几位像是才入座不久,丫鬟们忙着奉茶,厅上似乎言笑晏晏。

    远远瞧见韩玠,陶妩和傅氏就起身迎了过来,傅氏是正妃,自然走在前头,“这样好的天气,还以为信王带着王妃踏青去了,有失远迎,还望勿怪。”

    “王妃客气。”傅氏是韩玠的嫂嫂,他同谢璇行礼,“贸然登门,搅扰了。”

    “说哪里话,那日你们大婚,我没能过去瞧瞧,还觉得遗憾呢。信王妃这样漂亮的人,上回在大公主那儿见了一回,倒叫我惦记许久。”傅氏亲热的拉住谢璇的手,打量着比她年幼许多的弟妹,“真真是水做的骨肉玉捏的魂儿,看着就喜欢。”

    谢璇微微一笑,“王妃嫂嫂过奖了。”

    “叫我嫂嫂就好,加什么王妃。”傅氏摆出主人家的身份,迎两人入厅。

    谢璇的目光与陶妩碰触的时候,只是颔首笑了笑——从前她只是个公府千金,而陶妩是平王侧妃,那是皇家的人,哪怕是个低等的滕妾,也是要尊着的。如今谢璇已成了信王妃,比起陶妩这个侧妃来,品级就高了不少,即便对方是表姐,却也不能乱了规矩,反过来施礼。

    到得厅中,高阳郡主已然笑盈盈的过来了,“璇璇。”

    “舅母。”这是正儿八经的长辈,不能比较品级,谢璇规规矩矩的施礼过后,又朝上头年已六十的端亲王妃行跪拜之礼。

    端亲王是元靖帝的皇叔,端亲王妃便是韩玠的叔祖母,谢璇对着此等尊长,自是要庄重叩拜。旁边韩玠也行了大礼,待端亲王妃寒暄过后,便相携入座。

    方才从远处瞧着,厅里四人能摆出言笑晏晏的架势,如今近了,才觉出陶妩的得意和傅氏的强撑。从前傅皇后在的时候,有母仪天下的正宫娘娘撑腰,即便陶妩有端亲王这个皇叔做后盾,她也能轻易弹压得住。待得傅皇后被禁足,陶妩诞下了小皇孙,即便傅家在朝中依旧树大根深,傅氏还是正妃之位,在端亲王几番插手之后,傅氏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面对高阳郡主,她还能应付自如,今日端亲王妃这尊大佛过来,傅氏明显气势不足。

    她显然还指望着韩玠——平王府里争夺皇孙的事情自陶妩生产时就闹了起来,几个月过去,韩玠不可能一无所知。他至今还未倾向谢璇的表姐,这无疑给了傅氏很大的希望。

    “从前就听说信王爱重弟妹,如今朝务繁忙还能亲自过来,可见是伉俪情深,羡煞旁人。”平王妃微微一笑,便又关怀,“弟妹一切都习惯吧?前儿我进宫给父皇请安,父皇还夸你呢。”

    这句话的真假无从辨别,谢璇尚未答言,端亲王妃就开口了,“对了,思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