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13章

    端亲王妃开口询问,平王妃便不能不答,“思安才睡下没多久,怕是还没醒呢。”

    “算起来也是我的太孙了,我却没见过几回,听说孩子又长胖了些?”端亲王妃顶着一头银白的盘髻,笑得慈祥,“阿妩,你过去瞧瞧,若是思安醒了,就抱来我看看。”

    “那我进去看看。”陶妩站起身来,当着在座众人的面,朝傅氏行了一礼,“姐姐,思安如今睡在何处?”她问得很慢,每一个字都咬得格外清晰——

    从皇孙思安刚出生时傅氏就打着他的主意,最初只是言语表露,还不至于明目张胆,只是到陶妩身边看孩子的时候流连着不肯走罢了。近来元靖帝越来越看重思安,每回都是由傅氏这个正妃带着思安入宫,回来后便也养在她那里,就连陶妩想见孩子一面,都得征得她的允准。

    傅氏自然明白陶妩这样说的意图,面不更色,声音甚至是柔和的,“就在万喜堂里。那儿安静又暖和,给思安住最合适。”

    陶妩低头冷笑,并未立即动身。

    旁边端亲王妃就又开口了,“怎么孩子如今不在阿妩这个生母跟前么?才五个月大,最是要花费精力照顾的时候,没有母亲陪着怎么好。”

    傅氏便起身,答得不卑不亢,“我也是为陶妹妹着想,她才刚生下孩子,身体尚未调理过来,怕思安夜里吵闹,于她调养无益。再者——”她抢着拦住了打算反驳的端亲王妃,双手款款交叠,隐隐还是当年太子妃的尊贵仪态,“父皇的意思,平王膝下就这么一个孩子,叮嘱我要格外用心的照顾。万喜堂是整个府里最好的地方了,皇上专门拨了嬷嬷和奶娘们来照顾,倒是格外妥帖的。”

    她搬出皇上来,端亲王妃就有些不悦,“皇上也说了用心照顾,小孩子贪恋母亲,更该由生母陪着。依我说,思安还是养在万喜阁,只是腾出个房间给阿妩过去住,也能就近照顾。”

    傅氏都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份儿上了,也不怕明火执枪的对着干,便还是恭敬笑道:“我原也有想过这样,只是万喜阁那儿只有两处房子,一处是平王的不能动,另一处则住着我,实在腾不出屋子来。若是住在隔壁的窄院里,倒委屈了陶妹妹。”

    却是半点都不肯退让的意思。

    端亲王妃沉沉的目光将傅氏盯了半晌,才道:“阿妩先去瞧瞧思安。”

    待得陶妩里去,厅上便安静了半晌。傅氏仿佛不曾察觉似的,只管低头喝茶,不时往外头瞧瞧,又跟谢璇答话,“如今春光正盛,弟妹没打算出去游玩么?信王殿下难得清闲几天,正好各处赏玩风光。”

    “打算过些天再去。”谢璇应了一声,瞧着对面的高阳郡主时,到底有些尴尬。

    对于傅氏要夺子的事情,谢璇其实没有什么立场来评判。论公,小皇孙是平王的独苗,又是元靖帝的头一个皇孙,若是能记在正妃名下,身份上能更尊贵。论私,陶妩是她的表姐,哪怕没有这层关系,任何一个女人的孩子被人抢去,恐怕都不会愿意——更别说陈思安还是个皇孙。

    元靖帝膝下子嗣荒芜,平王自尽,晋王早逝,越王以前虽有草包之名,如今却日渐露出才干,只是心思藏得太深,叫元靖帝都忌惮罢了。按目下元靖帝在皇储上犹豫不决的态度,这天下会交给越王还是交给陈思安这都很难说。

    反正韩玠是中途认回来的,别说元靖帝心里存了疙瘩又拉又打,就连有些朝臣都未必愿意拥护他上位。

    而看越王这多年无子的情形,假若他不慎英年早逝,会把皇位传给陈思安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往后还有太多的可能,小皇孙如今就是个香饽饽。

    陶妩要把孩子留在身边,端亲王府会如此强势的插手此事,未尝没存私心。

    这样的官司就不是谢璇能断的了。只是毕竟不好放着高阳郡主不理,便主动搭话,“我记得表弟最爱趁着春日的天气外出玩耍,恐怕也闹坏了舅母吧?”

    “他性子淘气,已经连续几天缠着你舅舅出去了。”高阳郡主脸色和缓了一些,笑道:“媛儿姐弟俩都惦记着你呢,上回澹儿过来,还说起你那时候教他投壶的事情。”

    “表弟也长大了。”谢璇顺着说下去,“舅舅打算让他在家读书,还是送进国子监去呢?”

    “还是国子监好一些,只是温儿顽皮,怕不能像澹儿那样小小年纪就成监生了。”高阳郡主与谢璇的感情原本是很亲近的,说话时大多谢璇撒娇、舅母温柔。这会儿有端亲王妃、傅氏和韩玠在场,夹杂着夺子的事情,两人正襟危坐的说话,各自都不大好受。

    最后,高阳郡主意有所指的叹了口气,“还是看儿女福泽吧。“

    外头的陶妩款款入内,后头跟着两个奶娘,怀里抱了小皇孙思安,上前先给傅氏瞧了一眼,才齐齐跪地道:“给王妃娘娘、王爷、王妃和郡主请安。”

    端亲王妃便招手,“过来我看看。”

    奶娘依言抱过去,端亲王妃翻开那锦绣襁褓,轻声逗了两句,笑道:“果真长得好看,像阿妩的眉眼。都来瞧瞧。”他招手叫高阳郡主和谢璇韩玠,又喜气洋洋的,“果真比上回胖了些,只是怎么不大高兴,是没吃饱么?”

    这罪名奶娘们可不敢担,忙跪地道:“是小殿下才睡醒来,还迷糊着呢。”

    “起来起来,别动不动就抱着思安跪拜。”端亲王妃颇为不悦。

    倒是高阳郡主真心实意疼着孩子,将他抱在怀里哄着,给谢璇看,“瞧这嫩白的面皮,跟个姑娘似的。那时候你跟澹儿也是这么大,我过去瞧你们,两人比着吐奶泡呢。”

    “澹儿肯定没吐过我。”谢璇瞧着婴儿细嫩的面孔,满心里也是喜爱。

    她见过的婴儿不算多,上辈子自己虽坏了孩子,却在临产时碎作泡影。这辈子也就认真逗过谢珺的孩子,那时候她跟谢澹满心欢喜,觉得那孩子哪儿都好看,哪儿都细嫩,像是脂粉堆出来似的,怎么看怎么喜欢。

    眼前的陈思安显然也是细嫩的,皇家的婴儿,比庆国公府的娇气多了,那皮肤嫩白嫩白的像是浸了奶,吹弹可破。只是比起许融那时候咯咯直笑的可爱劲头,这孩子就安静了许多,眼睛没睡醒似的稍稍耷拉着,拿个有趣的玩意儿逗弄,眼神也不像许融那样灵动光彩。

    赏宝贝似的围着小皇孙站了会儿,傅氏便问奶娘,“孩子吃奶了么?”

    “回王妃,本打算睡醒了再给小殿下喂。”

    “那就先抱回去喂奶,别饿着孩子。”傅氏自高阳郡主怀里接过小皇孙,交还给奶娘。高阳郡主似有不舍,眼神恋恋的追着襁褓里的婴儿,却未多说什么。

    只是端亲王妃冷笑了一声,“倒是会选喂奶的时间。阿妩,待会你抱着孩子回去住走走,别叫他忘了是生在哪里。”

    这就是强令陶妩要回孩子了,傅氏哪里肯,当即屈膝跪地道:“王妃恕罪。父皇命我好生照看思安,万喜阁里诸事都是妥帖的,也有父皇亲自点派的宫人伺候。思安生来便体弱,若是来回折腾受了凉,我就是万死也无颜面见父皇!”说罢也不等端亲王妃答话,厉声吩咐那两个奶娘,“抱回去!”

    奶娘们飞也似的走了,剩下端亲王妃气得脸色都变了。

    傅氏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她鸠占鹊巢想要夺走孩子,怎么现在却说得自家成了恶人要虐待孩子似的?

    可傅氏话里话外皆是元靖帝的旨意,端亲王妃到底不能驳斥这个,只是气哼哼的看向谢璇,“信王妃,你倒是说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情!”

    刚才勉强维系着的和乐瞬间瓦解,傅氏还跪在地上没有起身,端亲王妃和陶妩愤愤不平瞧过来,只有高阳郡主脸现哀戚,似有不忍,目光还落在思安消失的方向。

    谢璇一时间为难极了,斟酌着话语想要开口的时候,却被韩玠握住了手。

    他往前跨了半步,将谢璇护在身后,随即沉声道:“叔祖母为难璇璇了。”他原本就有一身冷厉气度,只是平常收敛罢了,如今面色微沉,目光如利刃般扫向端亲王妃,竟像是瞬间压住了老人家的气势。

    “这虽是家务,却事关皇嗣,自有父皇和宗室裁夺。连我都不敢置喙,璇璇才成为王妃多久,哪看得透这背后的缘故?如何轻易表态?”

    这话说得露骨,端亲王妃听到“背后的缘故”几个字,面色也是微微一变。

    “信王这是什么意思?”端亲王妃原本期待今日借韩玠在场,一鼓作气将孩子夺回,而今韩玠不但不表态,还反过来指责,老人家就不高兴了,“信王妃是阿妩的表妹,这些年也被高阳当成亲生女儿来疼,怎么就不能说一句了?”

    韩玠并不退让,只冷声道:“一码归一码,这等大事上,她只是信王妃!”

    厅上的气氛已然万分尴尬,高阳郡主收回目光,上前捏了捏谢璇的胳膊。

    谢璇为难的抬头,“舅母……”

    “确实难为你了。”高阳郡主低声,几乎只有谢璇和韩玠能听到,“去吧。”

    韩玠便朝端亲王妃施礼,而后又跟傅氏辞别,未再多说一句,带着谢璇出门去了。

    一路沉默着走到府门口,上了马车之后,谢璇才叹了口气。

    “高阳郡主很明事理。”韩玠忽然开口,“夺子之事,看来是陶妩和端亲王在折腾,闹到这种地步,也不怕难看!”

    谢璇也觉得今日局面尴尬,“双方都想据为己有,将另一个人彻底逐出局外,才会越闹越僵。今天已把话说开,这事咱们往后就不用管了吧?”

    “父皇已有定夺,不是我们能管的。”

    谢璇抬头,“皇上的意思是,把皇孙记在平王妃名下?”

    “嫡庶之别在皇家很重要,哪怕只是王府,两者身份也是天壤地别。”

    “所以皇上想把皇孙记成嫡出?”

    “若不论感情,自是这样最好。平王妃不是蛮横之人,据我所知,最初她并不像现在这样霸道,记名后孩子还能养在陶侧妃跟前。只怕是端亲王那边和陶妩贪恋,瞧着孩子将来可能的际遇,舍不得孩子,更舍不得把甜头白白让给平王妃,才会越闹越僵,直到今日的田地。”

    这样说来,这趟浑水谢璇还是不淌的好。

    她叹息了一声,“只是可怜了那个孩子。”

    *

    拜访完了平王府,韩玠却未急着去越王府上。

    三月暮春,趁着春光的尾巴,韩玠下了个帖子,请许少留和谢珺夫妇、卫远道和谢玖夫妇,及唐灵钧、韩采衣、谢澹等人到府上来玩——元靖帝新近赏了些名贵的食材下来,韩玠这里用不完,便叫司膳做一桌佳肴,与人共赏。

    许少留和谢珺来的时候,还带上了许融。

    许融这会儿已经一岁半,能慢慢的走路了,粉雕玉琢的小娃娃随了许少留的长相,很好看。见着谢璇的时候他还有些陌生,缩在谢珺怀里不肯出来,谢璇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哄熟了,谢珺便教他叫“姨姨”。

    不多会儿卫远道和谢玖夫妇到来,就又教着叫“三姨”。

    许融自小就被一大群丫鬟婆子们围着伺候,如今跟谢璇、谢玖处了半天,不用谢珺教,还能自己准确的拿稚嫩嗓音喊出“姨姨”和“三姨”来。一群人觉得有趣,围在那里逗他,等到谢澹出现的时候,许融便扑在他脸上啃了一口,奶声奶气的喊,“姨姨!”

    旁边谢珺等人忍俊不禁,后头唐灵钧和韩采衣赶上来,也是合不拢嘴,“这下孩子们可怜了,分辨王妃和澹儿都要花好久的功夫。”

    谢澹摸了摸脸,有点不确信,“我跟姐姐已经还是那么像?”

    “看惯了自然不同,可一岁的孩子能懂得什么,待会儿你跟王妃站在一处,他就傻眼了!”韩采衣乐呵呵的凑过去,在许融脸上香了一口,“来,也叫姨姨。”

    姨姨就那一个,许融才不上当呢,歪着头将韩采衣看了半天,才吝啬的吐出一个字,“姨。”

    他不懂事的闹,大人们却看得津津有味,故意让谢璇和谢澹站在一处,许融就又傻眼了。谢珺只好耐心的教他叫“舅舅”,小许融倒是学会了称呼,只是依旧分辨不清,于是一会儿对着谢璇叫舅舅,一会儿对着谢澹叫姨姨,给众人添了不少乐趣。

    相比起从前谢珺和许少留的客气来,如今有这个孩子牵绊,两人的感情显然亲密了许多,有时候只消谢珺一个眼神,许少留便知道她想吃什么。

    谢璇在旁瞧着,只觉得暖从心生。

    她以前住在庆国公府,有时候跟谢珺卧谈,也能窥见姐姐对于感情的态度——有陶青青和罗氏的前车之鉴,她是不肯信这些东西的,知其总会消散,故而不愿尝试,便下意识的将许少留锁在心外。在她身子不方便的时候,甚至还张罗着要给许少留纳妾,被许少留拒绝。

    而今看着,两人眉眼往来,倒还真有几分琴瑟和谐的滋味。

    相较之下,谢玖和卫远道就没这份黏腻了。

    谢玖是个高傲的性子,哪怕感念卫远道当时的不离不弃,性情却是渗透到骨子里的,做不出柔软温和的姿态。卫远道也不是什么情场圣手,卫忠敏早年丧气,他也没怎么见过父母的恩爱,跟好友们插科打诨时妙语连珠,对着女人的时候,却一向不擅表达感情。

    且卫忠敏是个严肃的人,卫远道多少承袭了父亲的心性,夫妻俩婚前没什么来往,成婚的时间也不算长,这个时候便还存着份相敬如宾的氛围——

    卫远道若是给谢玖布菜,谢玖必会执壶为他斟酒,却都存着“礼尚往来”的意思,像是要互不相欠。

    谢璇在旁瞧着有趣,可她跟卫远道不熟,只能在姐妹独处的时候打趣谢玖几句。

    谢玖便觑着她笑,“看着信王如此沉稳,怎么却给你养出了这油嘴滑舌,当了王妃就敢编排姐姐?”

    “那是三姐姐和姐夫与众不同,要不我怎么不去编排大姐姐?”

    身后适时的传来谢珺的声音,“是谁想编排我?”

    ……

    姐妹们闹做一团,那边唐灵钧带着谢澹、韩采衣将整个王府花园溜达了一圈,两个少年去找韩玠等人,韩采衣便到了谢家三姐妹跟前。

    几个人慢慢的游赏暮春景致,渐渐的谢玖和谢珺挽臂落到了后面,不知是在商讨什么大事。韩采衣得了空隙,便忍不住打趣,“真有意思,你们姐妹三个,嫁了他三个好友,缘法可真是奇妙。“

    “怎么,你的婚事还没定,意有所动了?”谢璇打趣。

    韩采衣便露出惊讶的表情,“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呀!这就操心起家长里短来啦,嫂子?”她特意将“嫂子”二字咬得又长又重,浓浓的全是打趣。

    谢璇毕竟还是新为人妇,忍不住呵手到韩采衣腰间捏痒痒。

    俩人年纪相若,韩玠成为信王之后韩采衣都未改从前的态度,对着谢璇更不会生出疏离,笑笑闹闹的好半天,谢璇才道:“认真说,你的亲事当真还没定?”

    ——她已经有很久没见过唐夫人了,对于靖宁公府的事情也知之甚少。

    韩采衣叹气,“先前那一位因为前年元夕的事情,也没再谈下去。最近倒是有几个来提亲的,母亲问我的意思,我看不上眼,也就作罢。我瞧母亲最近也没心情管这些事情,我也乐得自在,陪着她各处散心之外,自己到处走走也挺好的。前两天我还去鹿州走了一圈儿。”

    “鹿州好玩么?”

    “和京城自然不同,不过也挺有意思。”韩采衣将路上见闻简单讲了,最后又绕回到婚事上头。

    谢璇问她,“来提亲的你都瞧不上眼,到底要怎样的,难道真如从前说的,喜欢文弱书生?”

    “只要书生,不要文弱!”韩采衣纠正,甩着手走了会儿,忽然叹了口气,“其实我从前觉得晋王很好,只是可惜了。若有个跟他一样的,也许我就看上了。”

    “晋王?”谢璇稍稍诧异。

    韩采衣点了点头,“其实我一直记得那年谢池边上,咱们碰见他和三公主,真的是温润如玉,与旁人不同。”稍稍有些惆怅,她捡起一枚鹅卵石扔入湖中,荡起一圈涟漪。

    “诗上怎么说来着?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韩采衣叹息。

    *

    因宴会时谢珺提起了声名鹊起的霞衣阁,姐妹几个还讨论了几句今年夏天要添置些怎样的衣衫,谢璇被触动,次日便找温百草去了。

    玄武南街红螺巷还是跟从前一样安静,谢璇今日只是乘便车而来,叫侍卫随从守在巷中,只带着芳洲入内。

    院里只有那位雇来的老妈妈在用心择菜,见着谢璇的时候忙要起身行礼,谢璇道声“免礼”,问温百草在哪里。

    老妈妈似乎有点作难,却并不敢违抗王妃,便恭敬道:“温姑娘还在屋里。”

    屋门是敞开的,谢璇按着以前温百草“不要客气”的叮嘱,抬脚就往里走。一只脚才跨过门槛,就听里头传来温百草的声音,“别动,还没包扎好!”

    这会儿谢璇已经进到屋里去了,发现里头有外人,想要退出去,目光却已扫见了里头的情形——失踪许久的高诚端坐在衣裳,半个肩膀缠着纱布,在谢璇进门的那一瞬,猛然扭过脸去。

    谢璇也呆了。

    那头温百草已经拿银剪绞断了纱布,高诚迅速起身将衣裳一拉,也不看谢璇,只飞身一掌拍开窗户,夺路而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