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14章

    谢璇只觉得身旁像是有狂风刮过,待回过神的时候,高诚已然无影无踪。

    温百草搁下银剪纱布,上前屈膝道:“不知王妃驾到,怠慢了,屋里请。”便引着谢璇入内,摆好方椅请她入座。

    这样的水波不惊倒显得谢璇有点大惊小怪了,谢璇只好强装镇定,“高大人是受伤了?”

    温百草点了点头,眼观鼻鼻观心,“他身上伤得不轻,我看血都渗了出来,才帮着处理罢了。”也不叫老妈妈进来,自己过去斟了茶水放在桌上,便稍稍有些拘谨的站在旁边。

    谢璇让她坐下,目光来回打量着温百草,暗暗纳罕。

    她上辈子跟温百草朝夕相处,走得极近,即便是那样的关系下,温百草也不曾吐露过她跟高诚的过去。此生她虽然将温百草招揽到了身边,到底相处的时间有限,彼此有信任而无亲近,也不能贸然打探人家的私事,只好强压好奇——上回她跟韩玠过来的时候,温百草对高诚还是爱答不理的,结果如今就肯帮着高诚包扎了?

    更匪夷所思的是高诚。

    他可是青衣卫里出了名的凶神恶煞、能忍耐打。据韩玠所言,平常受伤了连太医都不叫,自己胡乱撒点药粉了事,所以伤口愈合得不好,浑身上下全是伤疤。而今日,他竟然就那么乖乖坐在椅上,被温百草一句呵斥就没敢动弹?

    以高诚青衣卫指挥使的机敏,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已入院!必然是碍于温百草的强令,才坐着不动,直到包扎完了才逃走。

    最好笑的是,他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脸红什么啊!是窘迫于被窥颇温柔的尴尬,还是他当时脑子里在想别的事情?

    谢璇记得当初她去找高诚的时候,他可是上来就把剑挑向她的脖颈,暗沉的夜色里,那一身冷厉凶悍甚至不近人情的气息叫人敬惧。而今日……那张涨红的凶恶面孔在眼前晃来晃去,谢璇努力憋了半天,到底是没忍住笑出声来,险些被茶水呛到。

    温百草默默的递上帕子,脸颊竟也有些发热,“王妃就当没看见吧。”

    “嗯,没看见。是我忘了敲门,突兀打扰了。”谢璇嘴角抽动,尽力往正事上想,“眼看就要入夏,姐姐这边都准备好了么?”

    “已经备好了,王妃难得过来,不如掌个眼?”

    谢璇便不耽误,跟温百草去厢房里细看。

    *

    回到信王府,谢璇便迫不及待的跟韩玠说了今日在红螺巷的见闻,韩玠也觉得有趣,“高诚就那么坐着,等包扎好了才走?”

    “是啊,而且还红着一张脸。其实温姐姐都没害臊呢,他居然……”谢璇摇头笑了两声,“不过我瞧温姐姐那神情,倒不像从前那样对高大人冷淡了。我真好奇他们的故事,可惜不敢问。”

    韩玠但笑不语,将一粒软软的丸子夹到谢璇碗里。

    用完了晚饭后散完步,韩玠并未陪着谢璇回屋,只嘱咐谢璇早点休息,不要等他。

    自成婚以后,韩玠这阵子颇为清闲,寻常都是带着谢璇在王府里散步一圈,夫妻俩便各自看书练字或者是下棋取乐。才成婚蜜里调油的小夫妻,做什么都是高兴的。今儿他忽然忙起来,谢璇颇为诧异,猜得是有要事,便未多问。

    暮春深夜,整个信王府都静悄悄的,此处远离闹市,除了前厅还有灯火之外,整个后院都是黑漆漆的——今夜天色阴沉,乌云遮月,若没了灯笼取亮,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韩玠是走惯了夜路的,无需提灯映照,出了书房后屏退随从,独自到后院散心。至无人处时,才步履迅捷的穿梭过王府后院里的山石花木,没发出半点动静。

    到得莲池边赏景用的水榭,他缓了缓脚步,拂平衣袍,进入其中。

    “拜见信王。”高诚已经在黑漆漆的水榭里等着了。他身上是纯黑色的夜行衣,高壮的身子隐藏在门扇背后,呼吸时也没什么动静,要不是他自己出声,韩玠都未必能发现他。

    韩玠随手关上屋门,淡声道:“高大人回来得好快。”

    “廊西之势危急,不敢不昼夜赶路快马加鞭。”

    韩玠便笑道:“坐着说吧。已经见过父皇了?”

    “奉皇命行事,回京后自然要先去复命。”高诚声音一顿,徐徐道:“果然如信王所料,皇上得知此事后恼怒异常,只是并未发作,吩咐我回家待命。之后宫中并无没有点动静,唯有首辅大人被召入宫中议事,出来时面色如常。”

    “事涉庸郡王,父皇会比对谁都用心。那边果真有宝藏?”

    “在廊西最西边的云麓山里,外面防备得极严,轻易难以进入。没想到那种穷山恶水,竟会藏有宝藏,恐怕跟从前那些失散的军队有关。庸郡王偷偷取了多年,可真能隐忍。”

    “他在廊西如同软禁,数十年磨一剑,也是常情。看到里面的情形了么?”

    高诚摇头道:“进不去。”

    “以高大人的武功,也难进入其中?”这一点倒是叫韩玠意外。

    高诚便道:“云麓山那一带山势非常险峻,且庸郡王做事周密,防范极严,能走的几条路都设了岗哨,我怕打草惊蛇,未敢擅动。只是回来的路上碰见了熟人——”他在暗夜里扯了扯唇角,“从前冯英在的时候,他收过一个徒弟叫夏明,在冯英犯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一回,竟叫我在云麓山外碰见了他。”

    “夏明?”韩玠虽不认识此人,对这个名字却有印象。当时冯英倒台,牵连出了一大批跟他有瓜葛的太监,全都处死,其中就有人提到这个叫夏明的人。只是那时夏明早已逃逸无踪,宫城内外查不到他的踪迹,就连出宫的记档上也没什么痕迹,叫韩玠疑惑了很久。

    高诚续道:“他运了一车金银,绕廊西边缘无人的地方,走雁门关南面的巍城,交给那里的知府后便回了云麓山中。那知府不声不响的,在朝里也没什么建树,却原来还藏着这样的事情。”

    “如果我没记错,那知府应该叫贺赢,年纪应有五六十?”两人坐得近,韩玠见高诚点头,便恍然道:“三十年前他也算是京中才俊,后来因夺嫡的事被先帝贬谪,皇上登基之后,便也没重用过他,熬了几十年,才到知府的位子。”

    “如今看来,他这藏而不露,怕是另有用处。”

    韩玠沉默了半晌,才道:“这些事自有皇上定夺,他这官位怕是不长久了。有劳高大人漏夜前来,我还有些细节不明白。”便将疑惑一一道出,高诚慢慢解答。

    在明面上,高诚跟韩玠几乎没什么往来,这回也是事关重大高诚才偷偷的赶来信王府,自是多留不宜。说完了正事,他便想起身告辞,却听韩玠慢悠悠的道:“这一趟廊西去得凶险,我听说高大人受伤了?”语气里,却陡然添了调侃的意味。

    两人在青衣卫相识相交并互相赏识、结为同盟,哪怕韩玠成了王爷,当初作为朋友的交情还是在的。

    高诚一听这个,便知是谢璇说的,难得的表露歉意,“今日唐突了王妃,是我做事不周。殿下要计较么?”

    “当然不是计较这个,只是我有些好奇——”韩玠转头看着高诚,暗沉的夜色里只能看清他的轮廓,根本无法想象高诚窘迫红了脸是什么样子,就有些遗憾,叹道:“高大人一向不近女色,对这位温姑娘,倒似乎很特别?”

    高诚笑了一声,“这似乎无关朝政大事。”

    “也未必。璇璇很钦佩她这个温姐姐,不肯轻易召命,有事大多会找上门。若高大人跟温姑娘有旧,往后我就提醒着她,不再如此莽撞。况且我跟高大人背后都有许多人盯着,也该少去玄武南街,免得被有心人注意,反倒令她麻烦。”

    这样一说,高诚就明白过来了,“殿下是怕有人盯上百草?”

    “高大人消失了这么久,回来面圣完了就去玄武南街,可见温姑娘有多重要。京城里对高大人虎视眈眈的不少,你觉得他们会如何?”

    “有些人做事不择手段,若是不能奈何我,怕会把主意打到百草头上,用作要挟。”高诚瞬间明白,“多谢殿下提点!”

    韩玠便就势道:“璇璇的那两个成衣坊能做到今天,大部分都是温姑娘出力。她打算给温姑娘单独买个宅子,就在我王府附近。只是不知道,高大人会否介意?”

    他最后挑起的笑问里藏着揶揄,显然还是不肯放过。

    高诚跟韩玠说话,向来一点就通,知道他想问什么,便有些沉默,许久才道:“以前的事说来话长,另寻时机吧。只是温百草对我很重要,若她能得殿下照拂,高诚感激不尽!”

    “高大人为朝政奔忙,温姑娘对衣坊出力,应该的。”

    “谢殿下!”高诚也不多逗留,起身朝韩玠一揖,踏夜色而去。

    待他走远,韩玠也出了水榭,往黑漆漆的夜空瞧了一眼,便飞身掠过莲池,悄无声息的出了王府。

    *

    靖宁公府。

    韩遂是惯于征战之人,驻守雁鸣关许多年,早已习惯了每日练兵和厮杀征战。如今一旦赋闲在家,且养了二十年的儿子被人夺去,心情郁郁是难免的,晚饭后到兵器房里取了一把七八十斤重的大刀,一整套刀法练下来,气喘吁吁。

    韩夫人知道丈夫的不甘心,一直在旁边看着,等他练完了,才同丫鬟捧着毛巾上前,给他擦汗。

    夜空漆黑,只有周围挑着的灯笼散出昏暗的光芒。远处,忽然有个人影疾奔而来,到了韩遂跟前的时候贴着耳朵禀报,“父亲,玉玠来了。”

    韩玠?

    听到这个名字,韩遂手上的姿势便是一顿,随即道:“走!”

    “去哪里?”韩夫人没明白,追着问。

    韩遂脚步稍停,想了想便道,“你也一起走。”

    一家三口直奔韩瑜的书房而去。夜已经深了,书房外除了一个值夜的小厮,旁人都已被韩瑜遣走,里头黑漆漆的没有灯火,韩瑜也不要人伺候,推门进去,摸黑走到内室,关严了门窗之后,才敢点起蜡烛。

    灯火燃起,渐渐的照亮内室,韩玠原本安安静静的站在漆黑里,此时才单膝跪地道:“父亲,母亲。”多年的养育之情铭刻在心,他躬身抱拳,为这么久的刻意避嫌疏远而歉疚。

    韩遂是有心理准备的,忙将韩玠扶起来,也不分什么皇家臣子,将韩玠按在椅中。后头韩夫人全然没料到会是韩玠,愣怔着在那儿站了片刻,就有眼泪滚了下来,“玉玠,是你?”

    “母亲。”韩玠拖过一张椅子,“请坐。”

    他这样深夜赶来,自然是有要紧的事情,韩遂不敢耽搁,往韩夫人手背拍了拍示意她镇定,这才开口道:“这样急着赶过来,难道是为了廊西的事?”

    “皇上派高诚去廊西查探,高诚已经回来了,那些事,全都查实。”韩玠的目光扫过韩遂和韩瑜,父子三人心意相通,他也无需赘述,只是道:“高诚还发现,那些银钱自廊西送出来,由越王调度的时候,是经了巍城知府贺赢的手。”

    对于贺赢这个名字,韩遂父子并不陌生。

    雁鸣关外的将士驻守边塞,关乎粮草的事上京城会跟贺赢打交道,韩遂父子对他十分熟悉。未料那个不得志的半百老头竟会是越王和庸郡王之间的线,两人各自诧异。

    韩玠不能多耽搁,便将今夜高诚所述拣要紧的说了,父子三人共议对策。

    旁边韩夫人对这些知之甚少,今夜能够前来,还是韩遂怜她许久未见韩玠才特意带来的。即便知道眼前这尊贵挺拔的青年并非亲生儿子,然而多年养育,那份感情又如何磨灭?

    她沉默着听父子三人议事,情绪由喜而转悲、转忧,肚子里攒了许多的话想说,却不能尽吐。直到他们说完了正事,韩夫人才有机会插话,道出最担心的事情,“我听说你为了纳侧妃的事情,跟皇上闹得很不好?”

    “皇上逼我纳侧妃,我不愿意,他自然生气。”韩玠轻描淡写。

    韩夫人却着急,“怎么还是这样拗!你跟他本来就没感情,再这么闹下去,不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不过是个侧妃而已,他要你娶,你从了就是,何必在这等无关紧要的事上为难?”

    “我不打算娶侧妃。”韩玠答得爽利。

    “寻常人家都是三妻四妾,你见哪个王爷没有侧妃滕妾了?是,我知道你心疼谢家那孩子,可心疼也该有个限度,也不在这些小事上。你娶了那个胡家姑娘当摆设也罢,直接丢开也罢,对她并没多少坏处,执拗个什么。”毕竟不是正经的母亲了,韩夫人即便心焦,却也只能劝解,而非如从前般命令。

    韩玠摇了摇头,“我承诺过只娶她一人,说到做到。”

    这股执拗的劲儿简直就是说不通,韩夫人心急,“怎么就不知变通呢!她能有多好,值得你为她跟皇上做对?”

    韩玠原本对于韩夫人是有感激与愧疚的,然而提到这个,想起前一世的支离破碎来,心里到底不能平静无波。

    上辈子的对错固然已不必深究,然而他却一直疑惑,不知道韩夫人为何不喜欢谢璇。正好此时提到,韩玠便问道:“我知道母亲是关心我的处境,这些事我会有分寸。只是听母亲的意思,似乎不大看得上璇璇?”

    韩夫人一愣,下意识的看了韩遂一眼,随即道:“不是看不上,只是觉得不值得。”

    “我认为值得。”韩玠笃定。

    韩夫人被噎了一下,话头卡在嗓子里,却吐不出来。

    韩玠便道:“当日咱们府上被围,多少旧日故交束手无策,甚至袖手旁观怕受牵连。是璇璇不顾谢老太爷的威压,去求告于人,来诏狱中看我,又去南平长公主处求情,为我求得转圜之机。整个京城乃至天下,几个姑娘有这样的胆色,敢抛下一切不顾,只为救人?别说是姑娘,就是男子,谁能像她般到诏狱探视身负附逆大罪的人?母亲哪怕不感念这份恩情,也当明白,这京城上下,能比得上她这份胆色与仗义的,没有任何人。”

    他甚少这样维护过谁,更不曾用过这样的言辞。

    韩夫人被最后一句说得有些脸红,只是她自发现当年偷龙换凤的事情后就有些偏激,一年多压抑至今,性情也有些乖戾。

    于是羞而成恼,“你就只看得到她的好?”

    韩玠体念她的心情,然而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清楚,“我今日前来,原不是为说这个,不过既然母亲提及,我也说得透彻。璇璇是我请礼部郑重安排迎娶的王妃,也是采衣自幼相交的好友。个人自有缘法,母亲若不喜欢她,我也不能怎样。只是别再阻拦采衣了——她难得有几个性格投契的朋友。”

    韩夫人的脸霎时就有些红了。

    靖宁侯府最初解围,韩夫人得知是谢家姐弟出力的时候,确实感念过,然而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个天翻地覆的消息——韩玠是宁妃的儿子,他的儿子早已在将近二十年前被人掐死后丢在乱葬岗。她明明知道着一些,却不能说,不能反抗,甚至还要跪谢元靖帝所给的荣宠,打落牙齿和血吞。

    仇恨与压抑积攒,却难以发泄,日渐乖戾的性情中,便将恩仇无限放大。

    从前不喜欢的,如今更加不喜欢。从前能忍耐隐藏的,此时却在不经意间流露,要求韩采衣远离她不喜欢的人。

    没想到韩玠慧眼如炬,竟连这些都知道。

    内室里片刻沉默,韩遂是个公私分明的人,知道韩玠素来有主见,也知道妻子心里的疙瘩,便未插嘴,甚至在韩瑜想要劝解的时候,拦住了他。

    ——该说的话总要说的,就像该面对的敌人总要面对,拖延得久了,反而会溃烂,越来越难清理。

    烛火燃烧得明亮,噼啪声里爆出一个灯花,韩玠再度单膝跪地,“母亲的养育之恩,玉玠一直铭刻于心,将来必当报答。只是今日的话,还望母亲三思。璇璇是我的妻子,她对我来说很重要。”

    *

    踏着浓重的夜色离开靖宁公府,半路上却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韩玠出门前未带防雨之物,只能冒雨而行,等回到王府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轻易躲开外围的一双眼睛,进了信王府,才彻底安心——当了一年半的信王,这座起初如同牢笼的府邸渐渐也归到了他的麾下,除了王府长史是元靖帝专门指派,他不敢笼络得太明显之外,大半的护卫已然成了真正的信王府侍卫。

    漆黑的雨夜,甬道两侧的昏黄烛光像是奄奄一息,随时能灭了似的。

    他踏着雨水走进和谢璇居住的明光院,值夜的婆子在靠着廊柱打盹儿,并未听到任何动静。韩玠有意放轻脚步,旁人更是难以察觉,直到屋门轻声作响再掩上,那婆子才后知后觉的睁开一个眼皮,没发现任何异常,便对着雨幕叹了口气。

    屋子里也是黑漆漆的,韩玠脱掉湿透了的外衫,换上寝衣进了内室,谢璇大概是为了等她,并未熄掉床帐外的火烛,此时几乎燃烧到了尽头。

    那一点微弱的光亮,却如同熊熊篝火温暖。

    韩玠掀开帏帐,就见谢璇睡在床榻里侧,微微蜷缩着,靠向他的位置。一只手搭在他的枕头上,睡得安稳。

    随手挥灭外头的火烛,韩玠钻进被窝里,谢璇仿佛察觉了似的,又软有暖的身子便朝他怀里钻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