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16章

    次日清晨,即便韩玠有所顾虑,谢璇还是坚持要去赴宴,理由倒也简单——

    她既然已经成了信王妃,往后便要陪着韩玠走更多风浪,若是这么点事就成了缩头乌龟,难道将来要天天躲在信王府不成?何况既然皇上明令众人必须过去,她若临阵脱逃,未免刻意,反倒会给韩玠招来猜忌。

    韩玠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便也不再拦着她。

    两人收拾停当乘车出门,到了皇宫,被内监带到小山房的时候,南平长公主和端亲王已然到了,旁边还有久未露面的平王妃和侧妃陶妩。

    自打生下小皇孙之后,陶妩的身份俨然高了不少,从前除了除夕中秋的家宴之外,侧妃极少入宫,这回其他侧妃不见踪影,她倒是来了,打扮得齐齐整整,衣饰装扮丝毫不逊色于平王妃,甚至因为年轻气色好的缘故,比平王妃还要光鲜。

    按照昨日的旨意,设宴的地点在御花园一带,男女亲眷分席,各尽其欢。这小山房离御花园还有很远的距离,如今众人被带到这里,愈发印证了韩玠的担心。

    对面南平长公主中秋时因身体抱恙未能来赴宴,谢璇与她相熟,便先过去问候。

    过不多时,陆陆续续的又有人到来,连管着宗室,轻易不怎么出门的两位老王爷都来了。

    这架势就有点隆重了,待得人都到齐,就差个越王夫妇姗姗来迟。

    就有人开始议论,“越王和王妃怎么还没来?”

    “越王被关到东宫思过了,你不知道?”

    “在东宫思过?”那人有些诧异,摸不准元靖帝这到底是奖是罚。

    这头谢璇悄悄的握住韩玠的手,到底是有点忐忑。她还记得韩玠曾隐晦的提过,越王的野心日益勃发,在除掉太子,笼络了满朝文武之后,早已有了取元靖帝而代之的念头,而元靖帝今日诸般安排,显然是要有大动作。

    韩玠能察觉到指尖微微的凉意,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低声道:“有我在。”

    殿门外又有内监引了人进来,正是姗姗来迟的越王妃,只是她平常春风得意,今日却像是忧心忡忡似的,手里牵着柔音县主,进门后拜见过尊长,默默的坐在了末尾。

    亲近的人几乎都来了,除了越王。

    陌生的“皇上驾到”响起,元靖帝带着婉贵妃和段贵妃走进门来,扫视在场众人。

    “去太极殿。”他如是吩咐。

    这小山房离太极殿不过百十来步的距离,走过去倒也便宜。只是临时换了赐宴的地方,敏锐的人自是察觉了异常,于是愈发恭敬,一群人去往太极殿的时候,路上除了沙沙的脚步作响,竟是鸦雀无声。

    太极殿内除了惯常拜访的桌案座椅,连半个杯盘碗盏都不见。

    元靖帝缓缓上了御座,婉贵妃和段贵妃并未入座,而是站在两侧陪着。来赴宴的众人见无宴可赴,心里有了计较,便以宗人令为首,按长幼次序团团立在殿中,大气也不敢出。

    元靖帝的脸色很难看,像是随时都能忍不住拍案大怒似的。

    他沉默着坐在上首,底下众人也不敢说话,好半天才听见外头传来一声禀报,“报——”随着这个声响,站在中间的人自发让开一条通道,一个穿着麒麟服的侍卫自门外飞奔而入,稳稳的跪在了御前。

    “禀报皇上,高大人已经带人拿下了叛变之人,现东宫已被围困,请皇上旨意。”

    “惟庸带到这里。”元靖帝的声音寒冷透了,森森的目光瞧下来,咬牙切齿的道:“其他人,无论官职身份,全部就地处决!”

    那侍卫应命而去,“围困东宫”的消息却如同炸雷在众人耳边轰响。

    东宫原本虚位,这两日只有越王在其中思过,而越王在朝堂上的勃勃野心和越来越明目张胆的举止,不少人也是看在眼里的。只是,他竟然已经这样急不可耐了?

    ——以元靖帝如今的身体状态,能撑个一两年就不错了,届时越王声威日隆,韩玠则应中途回宗谱而被反对,皇上的位子迟早都是他的。越王他何必,在此时随了废太子的前尘,不自量力的谋划宫变?

    这是在场大多数人的心声。

    满殿死一样的安静里,砰地一声,越王妃像是支撑不住,晕倒在了地上。柔音县主哪里知道什么事情,小姑娘也顾不上这肃杀的氛围了,扑在越王妃身上便哭了起来,“母妃,母妃你怎么了?”

    越王妃的随从都在殿外侍立,此时瞧着元靖帝那冷厉的神情时,却都逡巡不敢上前。

    孩子惊恐的哭声响彻太华殿,元靖帝冰冷的眼神扫过,斥道:“住口!”

    天子威严,哪是柔音县主所能承受的?她即便是越王唯一的孩子,在家里的时候也并不曾受过什么宠爱,越王对她永远只有厉声斥责教训,不许哭也不许闹。而今元靖帝的威仪更胜越王,柔音县主顿时被吓得停了哭泣,惊恐的抬头看着御座上的皇者,不知所措。

    东宫与太华殿之间隔着五六重的宫殿,此时那金戈交鸣的打斗声却能清晰的传到众人耳中。

    不知是谁先跪了下去,而后一个个悄无声息的跪在了地上,垂着头不敢出大气。

    外头似乎有喊杀声传来,有人一声令下,太华殿外的禁军便齐齐整整的守在了殿门口,严阵以待。喊杀声渐渐靠近又消弱下去,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却像是过了很久很久,元靖帝不发一语的坐在上首,花白的胡须微微颤抖着,双手伏在桌案,脊背微微弓着,即便身子已大不如前,眼神却还是锋利,仿佛蓄势待发的凶兽。

    动静似乎慢慢的压了下去,元靖帝稍稍直起身子,声音里藏着汹涌的愤怒,“诸位亲眼所见。”他扫视低头臣服在脚下的众人,徐徐道:“惟庸心存不轨,目无君上。”

    外头高诚和两名青衣卫拖着越王飞步上殿,在众人低声的抽气里,将越王重重的掷在地上,随即半跪在地,朗声道:“属下已奉命拿下越王,请皇上处置。”

    “越王?”元靖帝冷笑了一声,微微抬了抬下巴。

    高诚手狠,当即将爬在地上的越王拽得半跪起来,由那两名侍卫押着,又抬起他的脸,面朝元靖帝。

    那张脸上满是血迹,蕴藏着浓浓的愤恨与不甘,一条长长的刀疤自右边眼角滑到唇边,皮肉几乎外翻,看着触目惊心。他与元靖帝目光相接,竟然毫无闪避,还勾起唇角露出个讽刺而诡异的笑容,哪怕抽动了伤处,也没皱眉头。

    元靖帝冷哼了一声,斥道:“逆子!”

    “皇上居然也拿我当儿子?”越王开口,声音是虚弱而颤抖的——

    高诚心狠手黑是众所皆知的事情,但凡有元靖帝的命令在,哪怕是对皇后贵妃下手,他也不会有半点手软。留着越王的性命没问题,但是皮肉伤的苦楚不可避免,他原本就是个极擅刑罚的人,能拿出百十来种方法令人痛得死去活来,却不重伤筋骨。

    越王就算有再深的城府,到了武力相抗的时候,却与砧板上的鱼肉无异。

    元靖帝坐得端正,“你觉得朕没拿你当儿子?”

    “我自小就长在冷宫,皇上若拿我当儿子,又怎会一眼都不肯看我?冷宫里是什么样子,你比我更清楚吧?我像个野狗一样讨生活,甚至还要看那些低贱吓人的脸色!天底下有这样的皇子?”浓重的怨怼脱口而出,越王也是冷笑,“拿我当儿子,会把我送到铁勒去当质子?”

    底下还跪着成群的宗亲,元靖帝蓦地握紧双拳,斥道:“那是为了历练!”

    “是啊,历练。”越王抬起头来,浑身的疼痛似乎令他感到快意,脸颊上的血滑到唇边,他伸舌轻轻舔舐,竟自笑出来,“所以历练出了如今的我,父皇可满意?”

    “混账!”元靖帝被他这态度激怒,抄起身边的茶碗就摔了过去,重重砸在越王的额角,“当年的事朕也有补偿,这些年朕待你一向不薄,朝堂上的事也交给你打理,你就是这么报答朕的!”

    “真要补偿,何必捧着那个孩子?”越王挑眉,“这些事咱们心知肚明,父皇,是你逼我的!对了,是有补偿,我玩弄□□过的那几个……”他的声音猛然卡在了喉咙,高诚在元靖帝的眼神示意下重重的掐住了越王的脖子,让他连呼吸都难以为继,脸色迅速涨红。

    元靖帝未料到越王竟会这样疯狂的口无遮拦,在事败无望的时候,摆出鱼死网破的态度。

    越王自铁勒归来之后元靖帝便心存愧疚,得知越王折磨女童的事情之后虽有斥责阻止,却未能让越王停手。元靖帝也深知是当年的经历所致,对这些龌龊事情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大概是父子间心照不宣的,最肮脏、最见不得人的秘密了。

    如今越王竟不惜把这些都吐露出来,是觉得彻底无望,打算痛快的对峙一场么?

    元靖帝冷哼了一声。

    几个月的筹谋布局,十数天的心惊胆战,从发现越王真实图谋的那一天起,巨大的愤怒之后便是担忧、惧怕。元靖帝知道自己垂垂老矣,而越王正当年轻力壮,当年那个孤苦无依、连活下去都无比艰难的皇子,居然在不知不觉之间长成了如今的毒蛇,慢慢的向皇位游动,意图盘踞。

    ——他居然会跟庸郡王有瓜葛!

    年轻时的斗志再次被点燃,当年他用多大的心力打败庸郡王,此时他便用两倍的精力来对付这个儿子,以及那位同胞而生的兄长。

    数个月的心惊胆战、寝食不安,在看到越王这等态度的时候,总算消去。

    元靖帝竟自露出点成功后的笑容,在那张日渐老态的脸上堆起了褶子。

    “宣卫忠敏。”他朗声吩咐,继而朝底下的宗亲们道:“今日请大家赴宴,便是要你们亲眼看看这逆子的所作所为。朕无愧于他,是他辜负朕的期望,朕做出任何处置,都是他咎由自取!”

    宗亲们各自屏息,跪扶得更低。

    韩玠在人群之中垂首,嘴角却牵出讽刺的笑。

    当年英明神武的帝王已然不再,如今的元靖帝在他看来简直是可笑的——太子谋逆、越王谋逆,前者他苦苦遮掩,关于后者,他却邀了所有宗亲来见证,难道已不怕丢脸?

    无非是心虚,才想证明而已!

    否则太子忤逆、越王宫变,即便是子孙不肖,旁人大抵也难免揣测。

    *

    越王妃已经悠悠醒转,有些木然的跟众位宗亲跪在两侧,越王因疼痛而清醒,被高诚钳制着跪趴在御前,半点声音都吐不出来。

    卫忠敏手里拿着一封奏折,端端正正的跪在御前,“臣奉皇上之命,查越王结党营私、贪贿舞弊……”奏折很长,从陈年旧事说到如今,其间有牵涉晋王的、废太子的、郭舍的,加上这两年越王得意后笼络朝臣,桩桩件件都是证据确凿。

    只是洋洋洒洒千余字的奏章里,半个字都没有提庸郡王。

    随后便是高诚的奏禀。青衣卫原本就有查案之职,今日他又同禁军统领平了宫变,又罗列出了许多罪名。

    末了,元靖帝高高在上的瞧着底下如蝼蚁般趴着的越王,“朕一向厚待于你,你却如此报答,卫忠敏和高诚所奏,皆已查实。”他看向宗人令,“朕没有这样的儿子,将他废为庶民,阖府斩首。”

    “皇上!”白发苍苍的宗人令膝行上前,“老臣知道越王所为十恶不赦,只是皇家子嗣单薄,还望皇上三思!”

    “三思?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犯上忤逆,心怀不轨,你叫朕三思?”

    宗人令已经有七十多岁了,见惯了朝堂起伏,也见证着元靖帝的儿子逐个失去儿子,他既是宗人令,自然要从宗务说起,“皇上子嗣单薄,若杀了越王,更非皇家繁荣之象。老臣恳请皇上三思,可将越王幽禁,从严论处。”

    ——从最初的晋王之死、到之后的太子自尽,乃至今日,元靖帝膝下总共就这么几个儿子,一个个都杀了,只剩个半路认祖归宗的韩玠和一向病弱的陈思安,那与断子绝孙何异?

    元靖帝冷哼,却也再未执意论处。

    他今日召众宗亲过来,无非是要证明越王的狼子野心,要如何论处,也不急在这一时。

    元靖帝有些疲惫的起身,带着已然站得双腿麻木的两位贵妃离去。

    谢璇跟着韩玠默然出了太华殿,

    没有人开口说话,他们二人也闭口不语。原以为今日会有所波澜,却原来元靖帝早已有了安排,其中许多事情,更是韩玠所不知道的。这个皇帝看似老来庸碌,真正触到痛处的时候,原来也是这样的凶狠。

    金砖铺就的宫廊,远处尚有士兵在忙着清理厮杀中的败兵,鲜红的血在秋阳映照之下,刺目惊心。

    这大概是谢璇一生中最难以忘记的重阳了。

    *

    越王的命竟然保了下来。

    以皇家子嗣为名求情的人不少,更是有人搬出了皇孙陈思安体弱的事情,恳请元靖帝积福,为皇嗣着想——当然言辞没这么直白,否则他就是不想要脑袋了。

    而元靖帝大抵也是受此影响,下令将越王单独囚禁在阴冷偏僻的宫室里,犯人一样被看管了起来。越王府的一应官职都被撤去,越王妃带着柔音县主搬到一所极小的宅院居住,再无往日尊荣,而其余人等则按律处决,或斩或流放,半月内清洗完毕。

    韩玠特意看过处置的名单,上头并没有那个老狐狸一样的谋士晁伦。

    他觉得越王能活命,多半还是晁伦的功劳,那老狐狸是个越困难越有干劲的人,且身上没什么牵挂,搅浑水便是他唯一的乐趣。越王苟全性命,未必没有后手,他早年曾在铁勒为质,这些年在雁鸣关也有安排,甚至还曾在鸿胪寺露出马脚,埋下的伏笔太多,其实还是斩尽杀绝以除后患的好。

    然而他只是稍稍流露出了这样的意思,便被元靖帝斥责了一通——

    皇家子嗣单薄,如今只剩了几个公主,难道要断了气数才好?

    韩玠无语。

    皇家子嗣单薄,怪得到他头上吗?

    随着越王府的坍塌,廊西那边便报上了匪情——说云麓山附近积聚了几千匪类,占着地势作恶、鱼肉百姓,罪大恶极,恳请元靖帝准许,出兵剿匪。

    元靖帝朱批一划,当即准了。

    韩玠当然知道这所谓的匪类是什么。据高诚在廊西的查探,庸郡王在廊西过了多年软禁的日子,除了找到那宝藏之外,还偷偷在深山里养兵,总数大概能上万,是否还在别处有所渗透,也不得而知。元靖帝之所以花了半年的时间清洗,也是惧怕这个,若庸郡王那厮真的同越王里应外合的起兵,哪怕未必危及京城,一旦有人真的举旗造反,那就真是棘手了。

    好在如今越王已被软禁,庸郡王在昏迷了多日后悄没声息的过世,群龙无首之下,正好安个匪类的头衔,剿灭为上。

    这些事情上,韩玠都没能参与。

    谢璇能明显感觉到韩玠所受的冷落,夜半无人读书练字的时候,也会忍不住抱怨,“皇上可真是过河拆桥的好手,越王没倒的时候见天的拉你当挡箭牌,又是培植势力又是委以重任。这儿越王才倒,待你的脸就冷淡下来了,比孩子翻脸还快。”

    “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只是早年做了些好事,才博得英明的名声。”

    谢璇将手中毛笔一搁,“我瞧端亲王父子如今往宫里跑得勤快,皇上张罗着把孩子抱到宫里养,他这是打算扶植思安了?”

    “朝臣们对我的身世有异议,这一点非常麻烦。皇上心里也有疙瘩,廊西的事情,虽然我做了遮掩,恐怕皇上也察觉了我跟大哥的往来。”韩玠冷笑了一声,“他忌讳这些,哪怕我跟大哥并无私心,也觉得我是跟外人勾结。”

    “对你这样戒备,他能用的也就一个思安了。”谢璇瞧着韩玠最后一笔落下,便静候墨迹渗干,又道:“只是思安年纪尚小,哪怕来日登基,也得有人扶持,他就不怕端亲王和世子生出野心?”

    “所以留着我。”

    “这可真是舍近求远了。当年立了太子又拿谋逆的罪名逼得太子自尽,如今良心发现,又要拿这孩子当太孙?”谢璇哂笑,“几个皇子里,就只有太子和晋王是皇上亲手教导养大的吧?如今看着思安,难道是想起了当年的父子情分?上了年纪,没了儿子,才算是愿意有点心肠了。”

    ——因为胡云修的事和对韩玠的打压,谢璇对元靖帝并没有太多好感。

    韩玠一笑,“至于端亲王父子,他们想拿这个孩子做一番事业,只是皇上乐意么?何况,这个孩子能不能撑到长大成人也是未知之数——你瞧柔音也是身子骨极弱,这不奇怪么?”

    说到这个,谢璇倒是一愣。

    这里头又要牵扯到庸郡王的事情,韩玠如今不能像在青衣卫时那样便宜的查探过往卷宗及内廷人事,许多事也只能是猜测,却不能肯定。

    谢璇无法探究过往秘辛,只能考虑将来,“那如果思安也撑不住了,皇位怎么办呢?”

    “皇上又不是真的没了儿子,”韩玠侧头在谢璇额头亲了亲,“你当年一时善念留了点皇室血脉,晋王上去,当不会有异议。”

    晋王么?谢璇想起了那个温润的少年。

    已经有好几年过去了,若不是韩玠提起,谢璇已有许久没想起这个人。他是元靖帝的血脉,当年也有贤良之名,怕是能让不少朝臣推崇。若是陈思安能平平安安的长大,这些忧虑便是多余,若是他不能长大,总还有个晋王在。

    谢璇嘘了口气,“算了,我操什么心。”

    冬日清闲,韩玠的心绪不错,低头在她唇上一触,温软的触感叫人贪恋。屋里笼着的地龙暖烘烘的,他霸占着她的唇舌,伸手将她抱着坐在桌案上,俯身吻过去的时候眼中如有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