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1章

    韩玠这两天明显忙碌了起来,既然是奉旨整顿军务,临行前还需跟兵部等处交接,元靖帝那里又有许多嘱咐和安排,连着两天韩玠都是忙得脚不沾地。直到临行的前一天,元靖帝才算是容他歇上一天,准备行囊。

    这些事自有长史司的官员们打理,韩玠惯于从军征伐,讲究也不多,且先前谢璇已有准备,便只跟荣安吩咐过了,安排他会同长史共同筹备。

    而他自己,则带着谢璇轻车简从的往庆国公府上去了。

    ——春日里乍暖还寒,在这极易生病的当口,谢珺不慎染了一场风寒。

    这消息谢璇前两天就听见了,只是韩玠那里忙碌,叮嘱她务必等他同行,才拖到此时。

    这一日天气甚暖,谢璇已经换上了春衣,与韩玠同乘的时候双手交握,心里全是藏着的不舍。韩玠将她紧紧揽在怀中,瞧着庆国公府外车马往来的景象,低声叮嘱,“待会你去瞧你姐姐,我找少留有事商议。走时我叫人告诉你。”

    谢璇偏头瞧他,明白了韩玠的意思,便道:“放心。”

    到得庆国公府外,随行的女官递上信王妃的名号,自然有人殷勤来接,还没走几步,许少留便闻讯而来,恭敬行礼,“信王殿下与王妃驾到,有失远迎。”

    “听说姐姐染了风寒,我来瞧瞧。”谢璇微微一笑,“姐夫忙自己的吧。”

    许少留便派人引谢璇往内院去,而后带着韩玠去了另一处。

    谢珺是庆国公府的当家少夫人,如今虽还住在刚嫁进来时的小院子,那景致却是全然不同了。许老夫人亲自迎着她进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珺儿年节里就劳累,元夕的那晚出去赏灯,回来就不大舒服。谁知道这天气见天儿的变,没小心就染了风寒,倒是我疏忽大意了。”

    她是年事已高的老封翁,谢璇纵然顶着个王妃的头衔,却还是得客气的,“老夫人客气,人吃五谷杂粮,谁还没个头疼脑热的?我也是近来想念姐姐,听说她不大舒服,顺道过来瞧瞧罢了,倒搅扰了尊府。”

    “珺儿也想念王妃呢。”许老夫人见好就收。

    入得院内,那屋宇装饰显然是翻新过了,甬道旁边摆着一溜谢珺喜欢的矮松盆景,窗根底下移植了一丛翠竹,这时候渐渐焕出新绿。

    当初谢珺有孕时,谢璇特地过来陪着住了几个月,彼时姐妹俩虽非同起同居,白日里许少留出去时却是时刻黏在一处的。这院儿里的丫鬟大多认得谢璇,知道她已经做了王妃,即便谢璇未穿戴王妃服侍,行礼的时候也格外恭敬。

    里头的许融像是听见了动静,噔噔噔的跑了出来。

    他已经两岁半了,跑起来虽还有些不稳,脸上却全是粉嘟嘟的笑意,“祖母,姨姨!”他平时大概是缠惯了许老夫人,伸开手臂就要让她抱。

    许老夫人毕竟是上了年纪的,平时稳坐短榻时还能抱抱,这会儿走路都得随从搀扶一二,哪还能蹲下去抱孩子,倒是谢璇中途笑眯眯的拦着,“来,姨姨抱。”

    许融在年节里才见过谢璇,对她并不陌生,将短短的胳膊儿环在谢璇脖颈间,说话时还奶声奶气的,“娘亲想姨姨,融儿来接。”他的话还未落下,里头谢珺已经披好了衣衫,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她原本保养得极好,平常面色红润、行事端庄,此时面色却微微苍白,规规矩矩的冲谢璇行礼。

    谢璇连忙叫人扶着,“姐姐病着,怎么就出来了?外头虽有太阳,到底风凉,快到屋里坐着。”便又扭头问许融,“娘亲病了,融儿听话么?”

    “听话!”许融邀功似的。

    谢珺便嗔他,“哪里听话了?这么大的胖小子,行动还要人抱,快下来,别累坏了姨姨。”许融果然听话,闭着嘴儿就要往地上溜,谢璇随手递给旁边的妈妈抱着,过去握了谢珺的手,有些暖热。

    “姐姐发烧了?”谢璇抬手试她额上温度。

    谢珺摇头,“不碍事。”便请谢璇和许老夫人到屋里坐,一面又叫人奉茶。

    姐妹俩固然感情亲密,无人处能嬉笑无拘束,当着许老夫人的时候,却还是要规规矩矩的。谢珺被丫鬟搀扶到榻上,在王妃和老夫人面前并不敢躺下,只是拿了个软枕靠着,同谢璇说话。

    许老夫人大抵也发觉自己拘束了姐妹两个,客气了几句,便先离开。

    屋里只剩下姐妹两个,说话就方便得多了,将闲杂人打发出去,只留个亲近的丫鬟端茶递水。谢璇将谢珺按着躺在榻上,扯了锦被给她盖好,“姐姐一向身子不弱,从前也没怎么见你受风寒,这回怎么病成了这样?”

    “看着来势汹汹,其实也不算大事。大概是生了融儿之后身子还未补好,才会这样。”谢珺侧身拉着谢璇,“听说信王要去雁鸣关了?”

    “嗯,明儿就走。姐夫说的吧?”

    谢珺点点头儿,“恐怕待会阿玖也要跟着卫远道过来,他们三个有事商议,咱们姐妹在这儿打发时间。璇璇,有件事我得先跟你说了——”她咳嗽了两声,拿茶水润喉,挥手叫人全都退出去,神色渐渐严肃,“元夕那夜我出去赏灯,碰见了胡云修。”

    胡云修?已有许久没听见这个名字,谢璇乍听之下倒有点陌生。

    “我看她并没死心,恐怕还在做梦。”谢珺哂笑了一下,“那晚她跟明珠说话,话里话外,还是从前的意思。她年纪也已不小,就这么吊着,恐怕将来胡家还是会想法子把她往信王跟前塞——毕竟论姿色容貌,胡云修也不算太差。我知道信王待你好,只是这种人无孔不入,防不胜防,你要觉得信王能解决了而坐视不理,等她真凑到了跟前,再想打压就难了。”

    她最末的语调有些低落,谢璇觉出些不对来,“姐姐是碰上什么事儿了?”

    “我就是白嘱咐你。”谢珺避开谢璇的目光,“说到底,人跟人哪有平白无故就对你好的?若说是男女两情相悦,那也是瞧着枝头的花儿好,等真的摘到手里看腻了揉碎了,就还有许多的风景来分神。信王殿下固然也与旁人不同,只是璇璇——太容易到手的东西没有人会珍惜,听姐姐一句话,哪怕信王待你再好,你也不能失了自己的主意,一味依赖于他,该培植的臂膀还是得一个不落的培植。所谓的男女情爱,闲时自娱就好,不能太放在心上。”

    这番话听得谢璇心惊,她坐得更近,“姐姐,是不是姐夫待你不好了?”

    “也不是不好。”谢珺沉默了片刻,到底没对妹妹隐瞒,“有个姑娘对他,也是胡云修对信王的样子。我从前不闻不问,前两天……”

    谢璇霎时猜到了后头的意思,想起许少留时,不由得暗生跬怒,“姐姐染风寒,难道也是跟这个有关?”

    “这倒不会。”谢珺摇头,“我虽也迷失过,却也知此事实属寻常,只在早晚罢了,思前想后,就只是担心你。璇璇,信王待你好,我确实看在眼里,你待他如何,那年元夕他因附逆之罪下狱的时候,我也瞧出来了。这一年里你跟信王的相处,确实叫人艳羡,只是你毕竟年纪小,他固然处处宠着你,却不可能这样宠一辈子。朝堂上信王日渐得重用,将来想往他跟前凑的何止一个胡云修?而他越走越高,又哪能几十年如一日的像现在这样护着你?往后世事多磨,该你担当的事情,只有你自己来担当,不能总想着依赖旁人。你也该早作打算,成为真正的王妃。”

    谢璇认真听着,明白了她的意思,一时间有些出神。

    当初谢珺初嫁,她看着许少留的温柔,看着夫妻二人自客气疏离到蜜里调油,着实是欣慰的,尤其是许融出生之后,更是为姐姐高兴。然而成婚三四载,到底也是走上了老路——

    许少留是因为朝政还是因为私情接受了那个女子,谢璇不得而知,她只知道,从此后谢珺就不再是许少留心头唯一的女人。如果那个女人有心机有手段,恐怕不可避免的,就会像其他府邸般,有妻妾明争暗斗的事发生。哪怕谢珺未必把她放在眼里,却也会如蚊虫般烦人。

    所谓的一人一心,说起来容易,真要做到,又是多么艰难!

    谢珺长篇大论了一番,目光里渐渐有了当日做恒国公府大姑娘时的从容清醒。

    她待嫁时就因陶氏、罗氏和谢缜的事情,对所谓男女情爱没报什么期待,即便如此,跟许少留腻味了两年,如今抽身出来理智以待的时候都难受得辗转反侧,寝食无味。似谢璇这般跟韩玠感情极深的,若是有一日碰见这样的事情,该是有多么难受?

    谢珺不愿谢璇也深陷其苦。

    “我这说虽难听,你也该琢磨琢磨,可别嫌我多事。”她叹着气,拍了拍谢璇的手背。

    “我明白姐姐的意思。”谢璇瞧着她的面色又有些泛红了,连忙递了茶水给她润喉,“从小到大,除了姐姐,从没有人教我这些话。其中好歹我分得清楚,姐姐不要见外。”

    ——这是谢珺心头滴血的经验,谢珺没有强作伪饰,肯将这样难堪的事说给她听、劝解她,那自是因为疼爱唯一的妹妹,不肯见她重蹈覆辙。

    这样的好意,谢璇自然明白。

    只是还是心疼之极。

    她原以为谢珺和许少留会是个例外,以为谢珺终究托付良人,能够厮守终老,谁料走着走着,也还是不可避免的踏上了老路。

    其实细算起来,那些最终归于疏离客气的夫妇,在年轻的时候,谁不曾许过相守之诺,说过甜言蜜语?也许年轻的女子都觉得自己是例外,却只有在诺言消散,新人欢笑之后,天真向往被磨平,才明白世事无情,来来去去都是凡夫俗子,能有几个例外。

    谢璇心中感叹,又觉得悲伤,凑过去贴在谢珺的肩头,“姐姐说的,也是我害怕的。就算是依树而生的藤蔓,也该有自己的筋骨,否则没了树的支撑,就只会烂在泥里。佛经上说人在爱欲中独来独往,独生独死,苦乐自当,无有代者,又何尝不是这个道理?我不能靠着玉玠哥哥一辈子,也不能指望他会像现在这样疼我一辈子。后头的事情我会打算,毕竟各人的路,只能自己一步步走下去。”

    其实前世凄惨收场,临死孤独无助的时候,她早已明白这个道理。

    只是此生被韩玠宠溺,沉浸于厮磨纠缠的时候有所迷失。

    谢珺握住谢璇的手,“你明白就好。往后把握好分寸,不能只做娇养着的金丝鸟儿。”

    “嗯。姐姐——”谢璇到底还是担心,“你这边没事吧?”

    “没什么事,照常吃饭说话,我是少夫人,身边还有融儿,有什么可担心的?”谢珺勾起个笑容,又掩着唇咳嗽了起来。

    原本就习惯了独力支撑,现在抛下情爱将心思放在家事上,反而更加踏实。

    *

    一个时辰之后,谢玖果然也来了。

    她进来的时候谢珺和谢璇的情绪已然恢复如常,谢珺喝完药之后气色也好了许多,姐妹三个趁着晌午日头暖和,给谢珺加了衣裳,在院里散步说话。

    直到用完午饭后辞别,谢璇瞧见许少留的时候,对面那人还是和从前一样儒雅端方,看起来并未因谢珺所说的事情有半点影响。。

    ——也许在他看来,纳妾收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值一提吧。

    今日的见闻谢璇默默藏在了心里,并未跟韩玠提起。回府后韩玠便带她去了书房,召了两个三十余岁的男子近前。

    “这是崔恬、这是甄朔,我走之后,有些事会交给他们打点。”韩玠以目示意,对面两个男子便跪地抱拳行礼。

    “崔恬拜见王妃!”说话的男子高瘦挺拔,举止行动干脆利落。

    另一个则微胖,打扮平淡无奇,行动却十分从容,端端正正的掀起衣襟,行礼周正。

    这两个人谢璇以前从没注意过,韩玠今日既将他们带到了书房,那必然是受器重的。

    谢璇道一声“免礼”,韩玠便吩咐,“我走后府中诸事皆由王妃主理,王妃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不得有半点违背。”那两人自是应声从命,耳提面命完了,韩玠挥退二人,又将信王府卫军副统领齐忠召入书房,吩咐了同样的话。

    这齐忠谢璇倒是认得的。此人原是江湖义士,据说为人颇仗义守信,前世曾被韩玠招揽到韩家帐下,在雁鸣关外立下不少功劳,如今到了信王府中,短短一年时间便由低等卫士擢拔为卫军副统领,不止功夫出众,机谋应变上也比一般将士出色。

    韩玠此次出行带了统领随行,府中的戍卫事务便悉数交由齐忠打理,可见他有多受韩玠信任。

    比起崔恬和甄朔来,韩玠对于齐忠显然也重视许多,叮嘱了一些他离开后需要注意的事项,又吩咐齐忠有事务必向谢璇禀报,要紧的事由王妃裁夺。转过身,让谢璇不必拘谨,齐忠有事禀报时,她尽可提出自己的见解,两人商议着处置。

    他前些天显然已有安排,此时将诸事安排妥当,叫齐忠退出之后,便靠在椅背上,目光悠悠裹着谢璇。

    此时已是暮色四合的光景,书房里很安静,也未掌灯,昏暗之中便叫人心思沉静了些许。谢璇瞧着那张俊朗的脸,似乎有许多话要叮嘱韩玠,却又觉得前几夜已经叮嘱过了,这时候尚未别离,就已牵挂起来。

    韩玠也珍惜这离别前的光影,将谢璇抱进怀里,不厌其烦的又一次叮嘱——

    遇到难事,头一个去找高诚,若寻不到他,就去找卫远道,他会请卫阁老安排。宫里的事惠妃娘娘会留意,婉贵妃那儿要避嫌,不能跑得太勤,段贵妃要是说什么纳侧妃等事,让她只管应下,回来他自有道理。府里的事外头交给齐忠尽可放心,里面女官若有异动的,可以毫不手软的处置。而谢璇每到春夏便爱贪凉,对身子不好,要克制口腹云云。

    说到最后,谢璇忍不住闭着眼睛,凑上前封住他的唇。

    韩玠在外面从来不是这样啰嗦的性格,果断而干练,丝毫不拖泥带水。今日却这般,自是因为担忧。

    眼泪悄悄的落下来,顺着脸蛋滑到腮边,沾在韩玠的指尖。

    他到底是有多放心不下他?这一趟去雁鸣关明明是危险重重,外头还有那么多要紧的事情得做,他却还惦记着她这里的一点琐事。其实她已经不小了,即便未必能杀伐决断,要稳住这个信王府的内宅,却也不是没这个本事。

    他还当她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么?

    伸臂紧拥,像是要把彼此融入身体里,唇舌纠缠之间,韩玠用力的将她往怀里揉按。

    “真想把你带在身边。”他喑哑着声音,低声说。

    那样即使他出了什么事,也还有她在身边,即便中途万不得已的退缩,也还能带着她死遁,不辜负舍弃永生求来的一世相伴。可这一路危险重重,他又怎么舍得令她冒险?

    晚饭精致丰盛,木叶平常极少对韩玠献殷勤,这段时间得了谢璇的吩咐,便变着花样的做了种种美食呈上,吃得谢璇肚子圆滚滚的,硬是同韩玠在院外溜达了小半个时辰才算是消食。

    明光院的锦帐里,床褥都已铺好,自谢璇嫁入信王府以来,除了谢璇闹脾气的夜晚,其他时候都是韩玠抱着谢璇入睡。丫鬟们习惯了两人的腻歪,如今陡然要分离几个月,竟也被离情感染,屋中一器一物都比平时精心。打点妥当之后,皆极有默契的退出了内室,合上门窗。

    甜香自金兽吐出,绕出缱绻的烟丝,层层垂落的帐幔之内,韩玠抱着谢璇纤腰,用力冲撞之间,克制而放肆。她的身体日渐丰满,腰肢却依旧纤细柔弱,更凸显出上下的挺翘,每一次的紧扣与摩挲,都叫人心神剧颤。

    这一去山长水远,归期无定,有前世的参商永隔压在心头,便更多几分离情。

    谢璇大抵也是因此而放松了心绪,不像平常那样拘谨,任由韩玠翻来覆去,偶尔迎合着亲吻,身体紧紧的贴送过去,漆黑的头发铺散在腻白圆润的肩头,一声声“玉玠哥哥”夹杂着破碎的呻.吟溢出,像是最让人的动情的春.药渗入血液骨髓,点燃欲念,让韩玠浑身的的血液都叫嚣着往下冲。

    锦被软枕尽是有情之物,甜香呼吸皆为缱绻情思。

    云端半空,极度的愉悦令人落泪。

    夜半风静,床帐尚且微微拂动。

    谢璇整个人缩在韩玠的怀抱中,金丝绣鸳鸯的锦被覆盖着半个身子,浑身上下皆是亲吻之下的瘀痕。即便韩玠已有意克制,此时的身子却还是撕裂般的疼痛。她知道宫廷内有妙手御医能治愈浑身上下所有的伤痕,只是纵观天上人间,却没有人能彻底愈合心里的伤口。

    即便已经过了四五年的时间,那时的支离破碎却还是藏在记忆深处,一个不慎就会突兀浮现。雁鸣关像是最令人恐惧的毒.药,于谢璇而言是四年苦等、母子俱亡,于韩玠而言是人去屋空、数载寻索。

    忍不住将谢璇抱得更紧,韩玠翻身仰躺,令谢璇伏在他的身上。

    胸腹相接,唇齿留恋,身体像是不知疲倦,谢璇吮吸韩玠的唇,声音软如祈求。

    “玉玠哥哥,我等你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