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4章

    谢璇被这反应吓了一跳,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勉强站稳,支撑住韩玠的身体。

    此时夜色已深,外面秋雨潺潺,谢璇小心翼翼的叫了声“玉玠哥哥”,回答她的只有韩玠模糊的低吟。看这样子,怕是伤势沉重,也不知他是怎么撑着回到信王府,还没惊动外头的任何人。

    谢璇扶着他走了两步,跌跌撞撞,就近让他躺在了暖和的榻上,又扬声叫人,“芳洲,木叶!”

    芳洲带着值夜的丫鬟婆子匆匆赶进来,昏暗的屋里灯火惨惨,只看得到谢璇站在帐内,床榻上像是还有什么人。举着明亮的烛台走近了,瞧见韩玠那张脸时,各自吃惊。那头谢璇已将韩玠的外袍剥了下来,只消手掌稍稍用力,就能捏出滴滴答答的雨水。

    “让齐忠去请徐朗中,就说是我半夜急病了,不许惊动旁人,也不必去请太医。木叶,去寻王爷的干净衣裳,备好擦洗的热水,再去把次间的床榻捂热。”谢璇怕触动韩玠的伤处,小心翼翼的剥着衣裳。

    借着明亮的烛光,可以瞧见他中衣上一团团的血迹,触目惊心。

    这时候韩玠伤得昏昏沉沉,谢璇竟格外镇定,吩咐芳洲等人自去准备,剥开韩玠最里面的衣裳,身上湿漉漉的全是秋雨。他究竟是淋了多久的雨?

    中衣上共有三处重重的血迹,一处在腰,另外两处在背,谢璇剥到这里的时候便格外小心。伤口显然是才留下不久,血还未止住,因有秋雨浸透,衣裳倒不会黏在伤处,小心翼翼的取开,昏迷中的韩玠闷哼了一声。

    谢璇的手在瞧见那血肉模糊的伤处时微微一颤,随即努力镇定,取过锦被盖住韩玠□□的上半身。

    整个床榻已然湿透,显然不宜久卧,谢璇瞧着那湿哒哒贴在修长腿上的底裤,定一定神,吩咐芳洲,“把帐子放下来,去寻春凳,叫四个有力的婆子在外面等着。”

    待得帘帐层层落下,谢璇便要伸手去解韩玠的底裤。

    韩玠虽是昏迷,却也有所察觉,刚才剥上衣的时候知道是谢璇,便强忍闷痛,此时仿佛是明白了谢璇的打算,蓦然翻手,滚烫的手掌便钳住了谢璇的手腕。

    “璇璇……”昏迷之中,低哑的声音叫谢璇蓦然鼻子一酸,忙凑过去贴在他的耳边,“玉玠哥哥,是我,先给你换身衣裳,待会请徐朗中来疗伤。放心,我没惊动太医。”她瞧着韩玠湿漉漉的头发,随手扯了棉布沾掉雨水。

    前世今生,她从未见过韩玠如此狼狈重伤的模样。

    哪怕那时韩玠浑身上下有许多伤处,也是等伤口复原后才回京,谢璇虽然听他说了受伤的因果,却也没有见过那血淋淋的伤口。

    韩玠的手握得更紧,“太医……”他睁开眼睛,目光却是模糊的,“去请太医,让皇上知道。”

    他这样说,自然有理由。

    谢璇没有任何犹疑,“好,我这就叫人去请!你先忍忍,换身衣裳,咱们到次间去疗伤。”时间太过仓促,半年的离别后终于等到他的归来,却没有什么时间来诉说思念温柔。她便又回身去剥韩玠的底裤,手指触到他精壮的腰臀,怕牵动腰间伤口,每一下都小心翼翼。

    底裤由腰褪到大腿,熟悉的身体在烛光下展露无遗。

    谢璇以前怕羞,并未详细看过,此时只扫一眼,忙挪开目光,将那锦被往下扯了扯。

    彻底褪下底裤之后,去帐外取了干爽的寝衣。

    此时的床榻早已凌乱潮湿,不能多用,谢璇取了干净的帕子将韩玠身上的水痕擦净,问道:“还能站起来么?”

    “能。”韩玠就算脑中昏沉,身体却还是能撑住的,否则也没办法咬牙坚持,孤身回到明光院,在看到她安然无恙之后,才放心的倒下。

    昏昏沉沉的在谢璇搀扶下站起身,套上干爽的寝衣,他也不用什么春凳,扶着谢璇的肩膀,朝次间走过去。

    其实前世万里跋涉,什么样的苦没吃过?重伤重病,饥渴交加,烈日炙烤与大雨滂沱,每一样都没能拦下他前进的脚步。那些濒死的时刻,比此时都要凶险万倍,这点小伤和秋雨又算什么?

    躺在柔软床榻上的那一瞬,韩玠忽然自嘲的勾了勾唇角——

    果然温柔乡磨损人的意志,到了她身边,昔日的那些硬气顽强仿佛瞬间就折半了。

    太医来得很快,谢璇因为听了韩玠的提醒,又将徐朗中打发了回去,等太医入帐之后,将韩玠原样保留着的伤口指给他看,“王爷身上受了伤,身上也都湿透了,我才刚换了干爽衣裳,只是不敢碰伤口。你快瞧瞧!”

    那太医忙手忙脚的看了会儿,便跪在地上磕头,“王妃恕罪,王爷身上伤得不轻,怕是还有毒,老臣还得请人过来协助。”——他瞧着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模样,太医院值夜的太医多是为了宫廷中女人们预备,妇科和常见的小病上游刃有余,这刀剑伤口恐怕未必擅长。

    谢璇瞧着那伤口,都快冒火了,“那就快去!”

    太医便又叩首,报了另一位太医的名字,谢璇便忙派人去请。

    王府里日常备有处理伤口的东西,太医虽不敢贸然清毒,仓促间帮着清理伤口却是可以的,又开了疏寒的药汤,叫人煎来喂服。等另一位太医顶着个惺忪睡眼冒雨赶来,便忙着清毒撒药,一直折腾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算是妥当。

    外头的雨还没停,依旧淅淅沥沥的滴个不止,韩玠此时已然昏昏睡了过去。

    谢璇安排人赏赐太医,晓得韩玠的打算,便叫王府长史代写个折子递到宫里去,就说韩玠已经回京,只是重伤重病不能见驾,等病情稍愈时便入宫面圣云云。

    一通兵荒马乱,至此时才算稍稍安顿。

    谢璇总算是有时间能安安静静的跟韩玠单独待一会儿,便上了床榻,侧躺在韩玠身畔。

    他比走时憔悴了许多,下巴上冒出了青青的胡茬,轮廓中透着瘦削,添了坚毅。

    这一路从雁鸣关到廊西,要理清军中复杂难辨的形势,要对付凶悍顽固的山匪,还要提防旁人的暗算,韩玠过得有多辛苦?谢璇不敢深想,只是心疼,疼得像是要掏空似的。

    手指爬到韩玠的手背,依旧是烫热的,只是比初来时降了些许。

    韩玠似有察觉,亦握住了那只柔软的手。

    熬了一夜的睡意在此时沉沉袭来,谢璇凑过去亲了亲韩玠,扯过闲着的被子盖上,贴在他的身边昏昏睡去。

    *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近大亮,外头的雨声像是停了,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就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谢璇眯着眼睛瞧向身侧,韩玠不知是何时醒的,正在看她。

    不知道看了多久,此时他的唇边略有笑意,目光也温柔得像是春日静照的暖阳。

    谢璇没有说话,也安静的跟他对视。

    手依旧是交握的,韩玠身子原本就强健,服药歇息之后,体温已然恢复如初。他不知何时将锦被盖到了谢璇身上,此时两人睡在一条锦被下,温热而紧密的依偎。

    谢璇习惯性的将手轻轻搭到他腰间,怕触动伤口,稍稍下移,却碰到鼓囊囊的一团。

    她立时面色一红,有点窘迫开口,“怎么……”

    “想你。”韩玠的目光依旧紧紧锁在她的脸上,“二百五十四天。”

    “还受着伤呢!”谢璇忍俊不禁,往他怀里贴了帖,柔声道:“我也想你,每天都是。”

    韩玠笑了笑,“跟我一样么?”

    才不一样!谢璇脸上更红,抽出手来,抚摸他的脸,“玉玠哥哥瘦了好多,昨晚你那么昏迷着,又是受伤又是淋雨,吓死我了。”忍不住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亲,却被韩玠扣着停留,索性不再后退,只在他的唇上辗转,轻轻的触碰与吸吮,不带□□,更像是诉说。

    从二月仲春到盛夏,再到草木凋零的深秋,大半年的思念深藏酝酿,在唇齿交缠之间无声倾吐。许久,韩玠才放开她,低声道:“不能再亲了,不然得带伤上阵。”

    谢璇在他唇上咬了一下,“先好好养伤。昨晚我已叫长史写了折子,今早就能递到宫里去。太医恐怕也已经将昨夜的事禀报给皇上了,为了叫他亲眼目睹,我硬是拖到他来的时候才处理伤口。”

    “璇璇真聪明。”

    “是傅家么?”谢璇的手依旧在韩玠的脸上流连,柔软的指尖一点点感受青色的胡茬,怎么都不够似的,就连声音都透着柔软,“我接到信之后,这一个多月都没出门。韩莹那里打着吃里扒外的算盘,已经交给高诚处置了。只是没想到京城重地,天子脚下,他们居然敢如此放肆。”

    “拼死一搏吧。”韩玠哂笑,“我要是死于非命,皇上膝下就只有思安了,端亲王已然见弃,傅家便能独大。”

    谢璇咬了咬唇,“人的野心,真是叫人害怕。”

    “我在廊西时他们就不安分,想借山匪的手除了我,可惜本事有限。”韩玠并不在乎身上那点伤口,伸臂将谢璇圈进怀里,“直到大捷之后终于坐不住,这一路上动作频频,临近京城时更是放肆大胆,连途径的青衣卫都不怕了,甚至妄图杀人灭口。”

    “青衣卫?”谢璇眼珠子一转,便低低笑出声来,“玉玠哥哥你也成老狐狸了。”

    “总不能坐以待毙。”韩玠微笑,“我一个人的话皇上未必相信,青衣卫却不同。”

    “是高大人派的么?傅家在京城外谋害有功的皇子,这本就是死罪了,竟然连皇上的青衣卫也不放在眼里,回到消息报上去,还不知皇上怎么发怒呢。”

    娇软的身姿就在怀里,她的声音魂牵梦萦,真想把她含在嘴里揉进身体永不放开。韩玠又一次凑过去亲吻,唇舌缠绵厮磨,像是怡然戏水的鸳鸯,好半天才放开谢璇,语含懊恼,“好不容易回京,却是带伤的,傅家真可恶!”

    “是很可恶,就是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因为这点就发落他们。毕竟他还想着要让你和傅家平衡,好给思安铺路,防你专权呢。”

    “傅家没机会了。”韩玠的冷笑转瞬即逝,“皇上虽然反复无常,心思不定,却也不傻。这回傅家妄图杀我,在皇上看来却未必是这么简单的事——如果我死了,思安就是皇家的独苗,没了我的牵制,皇上对傅家时就会被动,这一点是皇上忌讳的。何况,他们今日敢对我这个王爷下手,焉知将来不会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思安下手?届时皇权已落入觳中,野心蓬勃之下,谁知道傅家会做什么?这才是皇上最忌惮的!”

    这样一说,谢璇恍然大悟,“难怪你昨夜要惊动太医。”

    “只是让皇上看到,我对他没有多少隐瞒,而傅家却贼胆包天。也叫他知道,傅家的胆子到底有多大。”

    “那你带的人呢?”

    “三天后和钦差抵京,还有,咱们府上的统领死在了廊西,往后防务就交给齐忠。”

    谢璇晓得韩玠对那个统领的提防,便点了点头,“他战死沙场,也能落个抚恤。”到底是叹了口气,那么能干的一个人,卷进了皇家的争执里,便再难全身而退。这几年他一直都为元靖帝盯着韩玠的举动,私底下也有些小动作,也难怪会为韩玠所不容。

    夫妻俩离别日久,话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

    谢璇昨夜折腾了一宿,此时天也不早了,到底美色不能真的顶替饭食,只好起身叫了芳洲等人进来。同韩玠洗漱过了,便叫人把饭食摆到榻边,韩玠这个病人享受了一回优待,饭食一半儿都是谢璇喂进去的。

    几场秋雨之后天气寒凉,外头阴沉沉的,谢璇只出去走了一圈便瑟瑟的回屋躲着。

    太医按着时辰过来给韩玠换药,彼时韩玠又睡了过去,谢璇坐在榻边,一脸的愁苦担心,好几次问太医伤势如何,韩玠能不能挺过去云云,叫那太医都有些心惊胆战,磕头不止,“臣必定尽心竭力,确保殿下无虞,请王妃宽心!”

    ——这一日朝堂上并没有信王回朝的消息,据他打探,信王的队伍离抵京还有两三天的路程。而韩玠昨夜又是那样重伤狼狈的情形,那太医惯常在京中高门行走,也知道其中的凶险,此时只是擦汗。

    谢璇便也叹气,“王爷这条命算是有幸捡回来的,多劳太医费心。”便又赏了许多东西。

    那太医必然是将这些如实报到了宫里。

    这一日的傍晚,韩玠依旧重伤卧床,谢璇在他旁边守着,哪怕是无言的陪伴,都叫人心中欢喜。

    外头芳洲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自谢璇嫁入信王府,她还头一次这样慌张,就连声音都是紧张的,“启禀殿下,皇上……皇上他来了!”

    “皇上?”谢璇瞧过去,“到哪里了?”

    “已经进府了,没带銮驾,只有两个随从跟着,长史大人已经在外面跪迎。殿下,咱们……”芳洲毕竟不同于宫廷出来的女官,就算仗着谢璇能将府中上下仆从管得服帖,到底也不懂得如何接驾,且元靖帝来得如此突然,难免慌神。

    谢璇只是一笑,“不必紧张,我去迎他。”

    说罢低头去看韩玠,那位果然乖觉,早已闭上眼睛装睡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